四十多分钟后,陈新亮将车子开到了一个废弃的停车场之中,这个停车场四周都是被房产开发商圈起来的地皮,荒草丛生,根本就没有车辆和人经过这里,这个地方,是叶枫一早就看中了的地方。

  车子停下来以后,陈新亮忽然晃了晃脑袋,惊讶而困惑地看着窗外荒凉的景色,他下意识地冒出了一句话来:“我怎么会在这里?”

  “你说你要和我谈谈,然后你就开着车把我带到这里来了。”叶枫戏谑地道。

  陈新亮这才发现坐在副驾驶座上的叶枫,看见叶枫那张冷漠且带着冷笑的面孔,恐惧一下子漫上心头,叶枫对他做了什么他不知道,但他却知道叶枫在他的卧房里出现过,还打晕了他,让他怎么也想不明白的是,叶枫打晕了他,他就应该还在卧房里才合理,怎么会开着车到这么荒僻的地方来呢?

  短暂的惊愕之后陈新亮忽然伸手去腰间摸什么东西。

  叶枫笑着说道:“你要找你的枪吗?你放家里了,所以不用再找了。”

  “你对我做了什么?”陈新亮用充满恐惧的眼神看着叶枫,在他的眼里叶枫已经变得非常陌生了,甚至不是一个正常的人类,是怪物!

  “你认为我对你做了什么?”叶枫用戏谑的眼神看着他。

  “我怎么会开车到这个地方?你究竟对我做过什么?说!”陈新亮又惊又怒,大哥脾气又犯了。

  叶枫挥手就是一耳光抽了过去:“凶什么凶?你还以为你是横着走路的大哥吗?你在我眼里屁都不是!你最好给我老实一点,不然有你的苦头吃!”

  这一耳光抽得特别响亮,火辣辣的疼痛感也将陈新亮唤回到了现实之中,他这才意识到,他落在了叶枫的手里,他根本就没有资格对叶枫耍横耍狠。

  更让他感到羞耻和绝望的是——他还不敢还手!

  “被人打的滋味不好受吧?”叶枫笑着说,他想起了查达冰玉,那个美丽而善良的女孩,她将她最美好的一切都献给了他,被人打的滋味都不好受,那么被人夺走什么的人又会是什么样的感受呢?那是一种无法言喻的恨!

  现在,他也要让陈新亮尝尝这种滋味。

  “说吧,你要多少钱才能放了我?我给你钱,我们之前的恩怨也一笔勾销,你不找我的麻烦,我也不找你的麻烦,你看怎么样?”陈新亮还是很聪明的,他试探地道。

  “我要一个亿,你能给我吗?”叶枫说。

  陈新亮的眼眸中闪过一抹怒意,但面上却还是装出一副和气的姿态:“呵呵,叶总你开什么玩笑?你也是生意人,你现在有一亿的资产吗?我连你都不如啊,我哪有一亿?这样吧,我给你五百万,我们一笔购销怎么样?”

  叶枫淡淡地笑了笑,“姓陈的,你觉得我很缺钱吗?”

  “那你究竟想要什么?矿山?我名下的公司?说吧,只要合理,我都可以给你。”陈新亮并没打算给叶枫什么,他只想脱身。

  “我想要你去自首。”叶枫说。

  陈新亮愣了一下,忽然笑了起来:“你开什么玩笑?我又没有犯罪,我为什么要去自首?”

  “你买凶杀人,组织道上,强买强卖,故意伤害,嗯,要说你的罪,我恐怕要好几个小时才能说完。”

  “我不去!”陈新亮怒极反笑,“就算我做了一些犯罪的事情,警察都没来抓我,我傻啊,我去自首?你如果有证据,你去告我好了。”

  “我要你去自首。”叶枫显得很固执。

  “你有病啊?我不信你会在这里杀我,你少跟我来这套!”陈新亮冲着叶枫吼道。

  叶枫又挥手一耳光抽在了陈新亮的脸上,他这一巴掌比刚才那一巴掌要重得多,陈新亮嘴角跟着就冒出了一丝血丝来。

  陈新亮被打懵了,刚刚才冒出来的一丝嚣张气焰顿时就被扑灭了。

  “我说过,我要让你比死还难受,你难道忘记了吗?”叶枫不再向刚才那样和陈新亮说话了,他用冰冷的眼神看着陈新亮,“到了现在这种地步,你还指望你能逃过这一劫吗?”

  陈新亮不相信叶枫这种身份的人会在这里下手杀了他,可叶枫那冰冷的眼神却又让他感到怀疑,感到恐惧,他六神无主地想了想,又硬着头皮对叶枫说道:“叶总,不要这样好不好?凡事都可以谈,凡事也都有一个价钱,你明码实价地开个价钱吧,你说,你要什么条件才能放了我?”

  “我要呢去自首。”叶枫说。

  陈新亮快崩溃了,叶枫翻来覆去地要他去自首,他觉得他都快被叶枫折磨成神经病了。

  叶枫说道:“你不相信我能让你去自首?”

  陈新亮心里肯定不相信,但他嘴上却没人会表示,他害怕叶枫又抽他耳光。

  “我能让你开着车到这里来,那就说明我能让你去自首,你看,自首所需要的材料我都给你准备好了。”叶枫将陈新亮放在保险柜里的账本和包建平留下的举报材料拿了出来,放在了仪表盘上。

  陈新亮惊疑地看着那两样东西,说话的声音都在颤抖:“你是怎么得到的?”

  “我自然有我的法子,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陈新亮忽然伸手去抢账本和举报材料,叶枫却一掌刀砍在了他的颈动脉上,陈新亮的脑袋重重地砸在方向盘上,昏死了过去。

  “冰玉,你等着吧,我很快就会让这家伙还你一个公道的。”叶枫喃喃地道。

  他看着车窗外,仿佛身姿窈窕的查达冰玉正站在车窗外看着他,面带笑容,两只小酒窝分外迷人……

  极度虚弱的感觉袭来,随之而来的又是双目的暂时失明,在经受痛苦的时候叶枫却又感到快意,他正走在一条复仇的道路上,而他距离终点已经越来越近了。

  恍恍惚惚里,他仿佛回到了那个阳光灿烂的日子里,那一天,他见到了查达冰玉,她就像是一朵玉兰花一样绽放着,美丽动人。

  “我请你吃苹果。”她笑盈盈地看着他。

  他的眼泪夺眶而出……

  夏季最不缺的就是艳阳高照的晴天,今天又是一个大晴天。

  一大早就万里无云,金色的阳光毫不吝啬地洒满大地,即便是早晨,也能让人感觉到热。

  特别侦察科办公楼里,冉莹颖和刘梓妍正所说笑笑往往楼上爬。

  “冉浩辰一大早打电话来说叶枫来天汉市了,而且是昨天来的,”冉莹颖柳眉微蹙的样子,不高兴地道,“哼,来了都不打一个电话!下次碰见了,看我怎么收拾他!”

  刘梓妍笑道:“你怎么收拾人家呢?说来听听。”

  “打他呀,”冉莹颖挥舞了一下拳头,“然后让他请客,这小子现在最不缺的就是钱了,我们让他请客是劫富济贫。”

  刘梓妍咯咯地笑了起来:“打他?你舍得吗?”

  冉莹颖愣了一下,“你什么意思呢?”

  “你喜欢他,不要不承认哦,我比你妈还了解你。”刘梓妍说。

  “你才喜欢他,你们全家人都喜欢他!”

  “想吵架吗?姑奶奶可从来不怕你,叶太太!”刘梓妍瞪眼。

  冉莹颖当即还以颜色:“你才叶太太呢,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是什么心思。”

  各自说对方是叶太太,表面上针尖对麦芒,但心里却都很受用。

  以前,她们从小争到大,小时候争衣物的颜色,争书包的样式,争芭比娃娃,长大了就争男朋友,你抢我的男朋友扔掉,我抢你的男朋友扔掉,以至于成了一对欢喜冤家。

  直到叶枫出现在她们的生活里,两女离奇地发现,她们二十多年的友谊更深厚更融洽了,这真的是很诡异的事情。

  两个女警司说说闹闹上了二楼,刘梓妍伸手在冉莹颖的屁股拍了一巴掌,笑道:“亲爱的,中午见。”

  冉莹颖白了刘梓妍一眼,俏皮地道:“好的,老婆。”

  刘梓妍:“……”

  “咯咯咯。”冉莹颖一串娇笑,花枝乱颤。

  刘梓妍再伸手想打她的屁股,冉莹颖却及时地逃走了。她摇了摇头向办公室走去,却看见办公室门口站着一个男人,看清楚那人的面孔,她顿时愣在了楼道里。

  正准备往三楼办公室爬的冉莹颖也看见了站在刘梓妍办公室门口的男人,她的脚步也不由停了下来,然后,她走到了刘梓妍的身边。

  站在刘梓妍办公室门口的男人不是别人,正是陈新亮。

  他面向门板,站得很端正,他的手里提着一只公事包,看上去就像是一个上班族在等着电梯门打开一样。

  刘梓妍和冉莹颖之所以熟悉他,是因为商品展销会结束后的那天晚上她们给叶枫收集了所有关于这家伙的资料,经过那天晚上,可以这么说,她们对陈新亮的了解,比陈新亮他妈对他的了解还多。

  “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冉莹颖不解地道。

  刘梓妍摇了摇头:“不知道啊,不过,这里是特别侦察科,他不敢乱来的。”

  “是不是他知道我们帮叶枫收集他的资料,他来告我的状的?”冉莹颖有些紧张,她的胆子比刘梓妍要小些。

  “他不太可能知道,叶枫是不会出卖我们的,我们过去问问他不就知道了吗?”刘梓妍走了过去,冉莹颖紧步跟随。

  陈新亮看见刘梓妍和冉莹颖向他走来,脸上露出了友好的笑容,还打了一个招呼:“两位警官好!”

  看见他的笑容,看他客气的样子,刘梓妍和冉莹颖更糊涂了。

  他这个样子,还有一点黑老大的气概吗?

  “你来这里干什么?”刘梓妍试探地道。

  陈新亮的脸上还是带着和气的笑容:“两位警官,我是来自首的。”

  

章节目录

不死医圣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语无伦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语无伦次并收藏不死医圣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