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张大了嘴巴想要叫,但就在那一瞬间她又将嘴巴闭上了,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努力镇定下来之后又关了水龙头,然后伸手去开门。

  “你都看见我了,还能假装没看见,你真当我是隐形人啊?”叶枫说。

  “有——”女人张嘴就开叫。

  却就在她张开嘴巴,还没把“有”字叫出来的时候,叶枫忽然从天花板上跃下,一把就掐住了她的脖子,她所有的声音都被堵在了喉咙里。

  女人突然一膝盖撞在了叶枫的腿间,然后双手同时压向了叶枫掐在她脖子上的右手。

  从她刚才的反应和冷静的处理方式,还有眼前的敏锐而狠辣的攻击动作上不难看出她是一个不普通的女人。

  她偷袭的地方和时间都掐算得很好,如果是一般的人,被这么狠撞一下,肯定会吃痛往地上蹲,她的双手也能轻易摆脱掐在脖子上的手,她的算计是好的,但她却算计错了人。

  砰!一声闷响,女人的膝盖撞在了叶枫的要害上,她的双手也狠狠地拍在了叶枫的手腕上,可是叶枫没有下蹲的迹象,他的手也死死地掐在她的脖子上。

  女人的眼眸里闪现出了惊恐的神光。

  “我松开你,如果你叫人,我就杀了你。”叶枫用凶狠的眼神盯着女人,然后慢慢地松开了手。

  女人很配合,没有出声,紧张地看着叶枫。

  叶枫淡淡地问道:“你是陈新亮什么人?”

  “女人。”女人说,她说道。

  “你叫什么名字?”

  “你是谁?”

  “回答我的问题!”叶枫的声音变得冰冷了。

  “韩月。”女人说出了一个名字。

  就在韩月说话的时候,叶枫的双眼忽然微微发亮,就连眼神都变得妖异莫测起来,被这样的眼光盯着,韩月的眼神随之变得呆滞了起来。

  “韩月,听我的声音。”叶枫的声音充满了磁性,充满了一种神奇的魔力。

  “嗯,我听你的声音。”韩月呆滞地道。

  “韩月,陈新亮还有什么秘密的收藏重要物品的地方吗?密室?保险柜?”叶枫用声音引导着韩月的思维。

  市面上的催眠术,仅仅是施术者通过语言、肢体动作和心理暗示等来引诱被催眠者,所进行的一种绕开表面意识的深沉交流的方式,这种催眠术耗时,且成功率极其低下。

  但是《归元内经》上的催眠术完全不同,它是以深厚的内力做基础,转换成强大的精神力量来对目标进行直接干预,直接控制,通过这种强大而绝对的控制,施术者不仅能左右被施术者的精神,甚至能通过精神控制抹除对方的某一段记忆,更别说是控制施术者做某件特定的事情了。

  如果将市面上的普通的催眠术和《归元内经》上的催眠术相比较,得到的结果就是——前者给后者提鞋都不配。

  此刻,韩月就处在被绝对控制的状态下,叶枫的一切指示她都会照做,叶枫问了这个问题,她想都没想就回答道:“有,床头柜后面有一只嵌在墙壁里的保险箱。”

  “你知道密码吗?”

  “知道。”

  “带我去,打开它。”叶枫心中惊喜,如果那只保险箱里装着什么见不得光的非常重要的东西,那他这次的收货就更大了。

  韩月打开了卫生间的门走了出去。叶枫跟着她走了出去。

  来到床头,韩月挪开了床头柜,后面是一块干净的墙面,看不到什么保险柜,她蹲了下去,伸手在墙壁上按了一下,一个机括弹动的声响过后,一块伪装的金属板就从墙壁上弹开了,墙体里果然放着一只小型的保险柜。

  韩月转动密码锁,很快就打开了保险柜。

  保险柜有两格储物空间,上面一层里放着好几摞美金,还有护照什么的,下面一层则放着一个厚厚的笔记本,还有一只文件袋。

  不等韩月伸手将里面的东西拿出来,叶枫便已经等不及地将那只笔记本和文件袋拿了出来,他飞快地翻了两下笔记本,很快就发现里面记着的全是帐目,还有一些官员的名字,直觉告诉他,这个账本是陈新亮贿赂某些官员的账本,然后他打开了那只文件袋,取出里面的文件看了一下,顿时惊愣当场。

  文件袋里的文件竟然是包建平的举报材料!

  “我以为陈新亮会毁了这份举报材料,却没想到他还保留着,狡猾的家伙,他恐怕是想将来自保或者用来索要更大好处的吧?”叶枫冷笑了一声,然后一脚将保险柜踢关上了。

  “把床头柜放回原位。”叶枫对韩月说道。

  韩月顺从地将伪装墙面的金属板合上,然后又将床头柜搬回原位。

  叶枫接着说道:“你没有遇见我,你太困了,你想睡。”

  “我没有遇见你,我太困了,我想睡。”最后一个“觉”字从嘴里说出来,韩月的脑袋一歪,整个人忽然就昏睡了过去。

  叶枫伸手扶住了她的身子,避免她摔倒带地上,然后,他将她扶到床上躺下。

  韩月睡得很安详,呼吸时均匀。

  叶枫将笔记本和文件袋揣进了怀里,然后趴下,钻到了床底下。

  叶枫刚一躺下,内力与精神双重透支的虚弱感就出现了,太极戒释放出一股暖流,帮助他恢复。

  然后,他的双眼被一片血色笼罩,无法视物,他的双眼也似撒了盐一般疼痛。

  叶枫虽然已经将催眠术掌握到了很娴熟的地步,但使用催眠术所带来的后遗症却是没法避免的,每一次使用他都要经历这些可怕的后遗症。

  不过,经过这段时间的加强修练,叶枫对催眠术的了解也更深了。

  《归元内经》上的催眠术主要是用眼睛来完成的,声音只是一个辅助,内力灌入双眼,刺激眼球的潜能,一旦结束催眠术,他的双眼就会短暂失明,需要休息一点时间就会恢复,通过这段时间的加强修练,他也掌握到了一个规律,那就是使用催眠术的时间越长,他失明的时间也就越长,反之就短。

  掌握了这些规律,灵活使用催眠术,那么催眠术就会成为他所掌握的超凡技能。

  几分钟后,叶枫的视线恢复正常,然而身子和精神却还是疲惫得很。

  叶枫从裤兜里取出了一个金属小盒子,打开,里面装着一些小病丸、大病丸和回生丸,以及齐国兴送给他的一包银针。

  这只金属盒子是他特意准备的,它扮演着一个“战术装备包”的角色,他取出回生丸,刮下了少许粉末,吞服了下去。

  回生丸很快就发挥出了作用,他的精神,他的体力都飞快地恢复着。

  用这种方式,他就能解决使用催眠术之后的精神和身子都非常虚弱的后遗症了。

  接下来,他需要做的事情就是等待陈新亮回来了。

  叶枫虽然藏在床下,但他在潜入别墅的时候安装在几个地方的窃听器却在工作,为他收集别墅里的信息,所以,就算他看不见屋外的情况,却也能掌握到屋外的情况。

  又过了二十多分钟后,叶枫终于从微型耳机里听到了陈新亮的声音。

  “好了,你们该干嘛干嘛去,眼睛放亮点。”陈新亮说。

  “大哥,就算给那姓叶的小子一千个胆子他也不敢到这里来捣乱吧?大哥你多心了,你去休息吧。”一个手下说。

  “小心为好,我总觉得这小子邪门。”陈新亮的声音。

  “我们会看好的,大哥你放心。”又有手下说。

  “胡巴,陪我喝一杯,今晚被那小子气惨了,想喝点酒。”陈新亮说。

  一个男人的声音传来:“还是不喝了,我去那两个女警察所居住的小区去看看,我觉得如果叶枫那小子来天汉市的话,他不住酒店,很有可能会在那两个女警察的家里住。”

  “如果他在那里,你打算怎么做?”

  “杀了他。”

  “做干净一点。”

  “你放心吧,我走了,你这边有情况,及时联系我。”

  “小心一点。”陈新亮的声音。

  两人的对话就此结束。楼上,躺在床下的叶枫心中暗暗地猜测道:“这个与陈新亮说话的人,多半就是那个神秘的杀手了,这个人究竟是什么身份,我在陈新亮的电脑里都没有查到他的资料,不过也不重要了,等我催眠了陈新亮,他的身份就会暴露。”

  脚步声传来,叶枫也跟着收起了思绪。

  门打开,一个人走了进来,趴在床下的叶枫无法看见来人的面孔,只能看到他的脚。

  来人关上了房门,径直向床边走了过来。

  他一边走路,一边往嘴里灌着酒。叶枫听到了他喝酒的声音,也嗅到了酒味。

  “妈的,老子回来了也不吭一声,阿月,阿月?”陈新亮的声音。

  听到他说话的声音,叶枫也确定了进来的人是陈新亮了,不过他并没立刻采取行动,他静静地匍匐在床下,等着陈新亮上床,他必须等待,这段时间陈新亮的手下都还在下面,大致也保持着一定的警惕性,不利于他得手后离开。

  陈新亮咕噜咕噜地往嘴里灌着酒,叶枫虽然看不见他是怎么喝酒的,但听声音却能知道他喝得很猛也喝得很多。

  

章节目录

不死医圣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语无伦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语无伦次并收藏不死医圣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