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被教训,但叶枫却没有半点不快的感觉,反而觉得很温馨,仿佛又回到了高中时代的课堂上一样,他笑着说道:“书冉姐,难得和你喝一点酒,你在我这里还客气什么啊?我知道你担心我学坏,我向你保证,我可不是那种不知道分寸的人,喝一点,就喝一点。”

  “那我就喝一点。”柯书冉摇晃着杯子,然后浅浅地喝了一点。

  她喝酒的姿势很优雅,那鲜嫩的红唇与红酒差不多是一样的色泽,柔软湿润。

  叶枫坐到了她的身边:“书冉姐,你说你要和我谈正事,什么正事?”

  “是这样的,学校马上就要放暑假了,学校里的几个孩子家庭挺困难的,我想让他们来你的仙女药业打份暑假工,好为读大学积攒点学费,”柯书冉说道,不等叶枫回答,面浅的她跟着又说道,“好不好处理啊?要是让你为难就算了,我另外再想办法。”

  叶枫说道:“你干嘛这么见外啊,我不是跟你说了吗,我们就像是一家人一样,你想让贫困学生来打暑假工,我完全同意啊,你让他们来吧,如果学费不够,我可以资助他们。”

  柯书冉见他答应,脸上露出了笑容,“那哪行啊?让他们来仙女药业打暑假工已经很够意思了,哪能再让你拿钱出来资助他们啊?不够的,他们的家里会想办法凑的。”

  “没钱怎么凑啊?这事就这么定了,实在困难的,来我这里打暑假工,学费不够的我补足不够的部分。

  “好吧好吧,那我就先替他们谢谢你了。”柯书冉很开心。

  “书冉姐,我也跟你说个事吧,正事。”叶枫说。

  “什么正事啊?”

  “你知道民族小学吗?”

  “我知道,教育局都通报了,冰玉老师的事情……我也挺难过的。”柯书冉有点伤感地道,她其实也不知道叶枫和冰玉的关系。

  “我是这样想的,我出钱捐建一座新的小学,名字就叫‘冰玉小学’,包校长死了,冰玉老师也死了,那个学校里就剩下几个老教师,眼见也要退休了,所以我想新学校建起来以后,你去当校长怎么样?”叶枫说道。

  柯书冉惊愣了一下,半响才回过神来:“我、我去当校长?”

  叶枫笑着说道:“反正暑期你带的班就要毕业了,带毕业班是很累的,我不想你那么累嘛,还有,你在大槐树中学能有什么发展?民族小学变成冰玉小学,它将是一所慈善小学,一些没钱读书的孩子,甚至是没有父母的孤儿都可以在里面解释优质的教育,你带领着冰玉小学,不更有意义吗?”

  柯书冉真的有些心动了,可这毕竟不是小事,她犹豫了一下才说道:“这么大个事情,我得考虑考虑。”

  “反正等民族小学的孩子们一放假,我就要修建冰玉小学了,知道我要将它修建在什么地方吗?”

  “什么地方?”柯书冉好奇地看着叶枫。

  叶枫说道:“你把耳朵伸过来,我才告诉你。”

  柯书冉羞涩地白了他一眼:“干什么呀?我们坐得还不够近吗?还要我把耳朵伸过去,你说的话我都听得见,说不说?不说算了。”

  叶枫闭着嘴巴,没有说出来的意思。

  “好了好了,真拿你没办法,以前你读书的时候还挺老实的,现在越来越不老实了。”柯书冉数落着叶枫,却被头凑了过去。

  叶枫的嘴唇贴着她那白皙晶莹的耳朵,小声地说道:“民族小学那个地址太偏僻了,好多学生要走好几公里的路才能走到学校,所以我打算把新学校修建在你家旁边,稍远一点的学生用校车接送。”

  “什么?”柯书冉惊讶地看着叶枫,心中却是一片欢喜,她知道,叶枫知道她喜欢那片山坡,那片花田,将学校建在那里其实也是为了她,她的心里也就在这个时候做下了决定,她要当“冰玉小学”的校长。

  见她高兴,叶枫也高兴了起来。

  其实,他并不是偶然想到了才做出这样的决定的,而是在这段时间里思念查达冰玉的时候,慢慢酝酿产生的。

  冰玉走了,但她永远活在他的心中,她喜欢的事业,他也要为她延续下去,用冰玉的名字来建一所慈善小学,那座小学就仿佛是冰玉一样,永远矗立在仙女山的山脚下,注视着他,与他在一起。

  “你答应了吗?”叶枫看着她。

  柯书冉心里早就拿定了主意,但面上却还假装在考虑:“你不着急嘛,我想想嘛,哪有你这么着急的?”

  叶枫还真就着急了:“你今天不答应,我可不放你出门。”

  柯书冉顿时紧张了起来:“你这坏小子,你又想干什么?”

  以前经常被叶枫吃豆腐,口花花舌花花,她很容易就想到一边去了——这小子要关上门吃她的豆腐?

  换做是以前,叶枫肯定会这么干,与她口花花舌花花,玩点暧昧的游戏,占点便宜吃点豆腐什么的,但这段时间他却没有那份心情了,他需要时间来修复他心中的伤口。

  以为他要毛手毛脚地来吃豆腐,但柯书冉却见叶枫老老实实地坐在那里,根本就没有使坏的迹象,她的心里反而有点失落了,她看着叶枫的眼睛,忽然发现他的眼神里面有点淡淡的忧伤。

  柯书冉的心一下子就软了:“你怎么了?怎么忽然就不开心了呢?”

  叶枫也看着她,“谁让你不答应我的?你答应了,我就高兴了,不然,我就把门关上,一直磨到你答应为止。”

  “你呀,我答应你还不行吗?”柯书冉逗他,“好了,我都答应你了,笑一个。”

  叶枫白了她一眼,“我又不是三岁小孩子,真是的。”

  “笑不笑?”

  “不笑。”

  柯书冉忽然凑过头来,飞快地在他的脸颊上亲了一下。

  叶枫顿时僵在了当场。他不对柯书冉毛手毛脚的,柯书冉反倒对他毛手毛脚的了,这是什么节奏啊?

  “你可别胡思乱想啊,我和你的秘书安伯小姐是朋友,我在学习西方的礼节,”柯书冉的脸红红的,却又装作一本正经的样子,“我学得怎么样?”

  叶枫再也忍不住了,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新车间紧锣密鼓地建设着,已经完成的也已经开始调试,试运行了,冰玉小学的事情也进入了筹备阶段,叶枫将这个想法告诉齐国兴之后,齐国兴当场就答应了,跟着还特意指示沔阳镇的新镇长王福安给叶枫划五十亩地出来,且是免费的。

  市长亲自下指示,王福安哪里敢有半点怠慢,他亲自找到叶枫,让叶枫去选地,地址叶枫其实是早就算好了的,就在柯书冉的家对面,那是一片临近仙女山的荒地,用来修建学校的话也不占用良田,是一个非常好的地方。

  得到了土地,还在给仙女药业修建新厂区的建筑公司就分调了一部分攻城机械和建筑工人进场了,平整地皮,测量和挖地基,修建围墙和其它基础设施,很快就进入了如火似荼的建设状态。

  叶枫的计划是暑假结束之后新学校就要投入使用,也就是说整个建设周期只有两个多月,时间紧迫。

  新车间和冰玉小学双线并进的期间,叶枫也终于有了点闲暇的时间,他也开始专研《归元内经》上最深奥的部分了,也就是第三篇命理篇了。

  《归元内经》三篇,第一篇功夫篇,是功夫的范畴。第二篇医术篇,是医学的范畴。第三篇命理篇,却是玄学的范畴了。

  这第三篇除了间如何从一个人的面相、气运分析治疗病症,最主要的内容就是催眠术,这些技能,很玄妙,很难学懂。叶枫将主要的精力都放在了催眠术上,关于面相风水的技能,他只是大致看了看,并没有多大的兴趣,他打算等将来老了,闲得无聊的时候再来学习那些面相风水的技能,现在是没有那个必要的,他也没有那份精力和时间。

  《归元内经》三篇,无论是功夫篇还是医术篇,抑或则是第三篇命理篇,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都是建立在深厚的内力的基础上的,所以,《归元内经》上的催眠术,也要用到内力。

  叶枫的身上有着玄机子传授的一百多年的深厚内力,所以这基础是相当牢实的,他要学习和掌握催眠术,只需要弄懂其中的道理,掌握其中的诀窍就行了。

  看似简单,但做起来却是很难。

  不学催眠术的时候,叶枫倒没什么特别的感觉,可一旦他接触到《归元内经》上的催眠术,开始学习,专研进去的时候他就被迷上了,沉浸了进去,白天在办公室上班的时候他都在琢磨其中的道理,晚上回家的时候他也会修练到很晚很晚的时间。

  而在实践方面,李婉博和何翠娥就成了他催眠的对象,虽然,一次都没成功过。

  转眼,半个月的时间过去了,暑假也来临了。

  这一日,阳光明媚。

  山坡下,小河畔,冰玉小学的工地上工程机械轰隆隆地运转不停,建筑工人顶着烈日劳动,汗流浃背却不肯休息,山坡上,灿烂的杯鞘花在阳光下盛开,这里一团团,那里一簇簇,就像是一幅美丽的油画。

  这幅画中,最美的一笔显然是柯书冉。

  柯书冉开心得很,因为她终于有了属于她自己的单反相机,她最大的爱好就是拍照,但以前用的都是业余得不能再业余的数码相机,现在有了单反相机,她哪里还能忍住想拍照的冲动?

  相机是叶枫送的,他早就想送柯书冉一份礼物,可总是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而没有达成心愿,这次柯书冉答应当冰玉小学的校长,他就借这个机会送了她一份礼物,一台单反相机。

  

章节目录

不死医圣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语无伦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语无伦次并收藏不死医圣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