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现在不好吗?以前,我们穷,吃一个馒头都要一人掰一半,现在我们住别墅,开好车,喝最好的洋酒,女人想要多少有多少,再去那种地方过那种随时都有可能被干掉的生活,我不想去。”陈新亮说。

  “你被金钱和女色软化了,失去了当年的胆气,我一辈子都记得那一次,我被几个人拿刀追砍,你趴在我的背上,替我挨了八刀,你看看你,你现在哪有那时的胆气?”

  “好汉不提当年勇啊,对了,你跟踪叶枫,有什么发现没有?”陈新亮提到叶枫这个名字的时候,眉头跟着就皱了起来。

  “你皱眉头了。”胡巴抽了一口烟说。

  陈新亮苦笑道:“我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对手,他的功夫真的很厉害,我亲眼见到的,他一拳就打碎了一根水泥柱头,那样的拳头,一头牛都能打死,谁敢跟他打?而且,他很聪明,很狡猾,懂得利用一切机会,这样的对手,我还真是想不出我应该怎么对付他。

  “杀了。”胡巴说。

  “这节骨眼上杀了他,别人用脚趾头都能想到是我做的,”陈新亮摇了摇头,“他不是包建平,也不是查达冰玉,那两个人不过是普通的教师,死了也没人关注,可叶枫那小子不同啊,他都快成了媒体的宠儿了,而且,无论是西岭市的齐国兴市长,还是天汉市市的李雯市长都很看重他,他要是死了,李雯这边不好确定,但齐国兴肯定是不会甘休的。”

  “一个小小的西岭市市长,他能掀起什么风浪?”胡巴的口吻有些不屑。

  陈新亮说道:“一个齐国兴或许掀不起什么风浪,但那小子还认识地产大鳄来永辉,他欠着叶枫两条命啊,他要是搀和进来,这事就闹大了,不好收拾了。”

  胡巴将手中的烟头弹飞,淡淡地道:“难道就这样?让他在你的头上继续撒野?这不是你的风格。”

  陈新亮的脸色阴沉了下来,他想要叶枫的命,可是叶枫却又是一个扎手的对手,浑身都是刺,让他无从下手!

  “我杀了包建平,也杀了查达冰玉,这两个人的死,叶枫已经怀疑到了你的头上,不然他是不会这么做的,我跟踪他的这两天,我也发现他是一个非常机警和聪明的人,这样一个对手,而且这么年轻,再给他一些成长壮大的时间,以后你再要想做掉他就更不容易了,而且,那还是在他不先做掉你的情况下。”胡巴说道。

  不是你死就是我活,这是狮子与老虎的搏斗。这个现实的世界所奉行的也是古老的丛林法则。

  陈新亮想得很清楚,叶枫这只老虎才刚刚崭露头角,力量还不强大,他这只狮子目前还占着力量的优势,但这种优势不会长久存在,一旦叶枫那只消老虎完全成熟,有了更大的力量,那么就是他这只狮子的死期了,所以,他不能给叶枫壮大的机会!

  陈新亮在胡巴的身旁坐了下来:“给我一支烟吧。”

  胡巴给陈新亮递了一支烟,又给陈新亮点上,却又说道:“你不是戒了吗?”

  “戒不了,你怎么抽七元一包的红娇子?”陈新亮看了一眼手中的烟,眉头微微地皱了起来,这烟很辣,很难抽。

  “劣质的烟味道更大,抽起来才过瘾。”胡巴说。

  陈新亮没在烟的品次上多说什么,七元一包的红娇子他也抽着,只因为是胡巴给他的。

  他抽了两口烟,又才说道:“那份举报材料里不仅有我的一些见不得光的证据,还牵扯到我大哥早年做过的一些事情,也是见不得光的,我大哥也是那个地方的人啊,当年和我们一样,也是混社会的,现在混出头了,但当年做的那些事情却是抹不掉的,那老头不知道是怎么想的,他告我也就罢了,居然把我大哥也牵扯进去,他太天真了,他真的以为能告倒我和我大哥吗?他倒是死了,却给我留下了叶枫这个麻烦。”

  这就是叶枫不知道的真相,他想不明白的地方,一个一百万的小工程,为什么会给包建平招来杀身之祸,如果不牵扯到陈新亮身后的人物,他是不会死的。

  “举报材料已经毁掉了,你大哥没麻烦了,你却有麻烦了,你打算怎么做?”胡巴点燃了第三根烟。

  “我现在想清楚了,他必须要死,你这两天跟踪他,你说说,如果你出手的话,有多大的把握?”陈新亮看着胡巴。

  胡巴说道:“机会?用枪的话,随时都有机会,不用枪的话,我去杀他,他活,我死。”

  “用枪,警察就会立案调查。”

  “那就调查吧,做掉他,我去金三角度假去,”胡巴说道,“让我去做吧,事成之后我离开华国,你把我的家人照顾好就行了。”

  “好,就这么决定了,事成之后我照顾你的家人,我再给你五百万,你拿去金三角招兵买马,做你的山大王。”陈新亮笑了,其实,他等的就是胡巴这句话。

  “你又跟我提钱。”

  “我现在除了给你钱,我还能给你什么啊?”

  胡巴起身向别墅之中走去,不再跟陈新亮说话了,他的脸上依旧是那副冷冰冰的表情,看不出他是高兴,还是生气,抑或则是什么感觉都没有。

  陈新亮躺倒了沙滩椅上,看着泛着金色光斑的游泳池,脸上也露出了一丝冷笑:“叶枫,你跟我说你不是包建平,也不是查达冰玉,你让我不要惹你,我不惹你,我要你的命!”

  办公室里,叶枫正看着冉莹颖和刘梓妍给他的资料。

  “能源、矿山、运输……”叶枫看得连连摇头,“这个陈新亮还真是爱钱啊,什么生意都做。”

  一个名字忽然进入了他的视线,邓方安。

  “邓方安?顺安集团董事长,胡润榜榜上人物,资产二百一十亿,旗下集团公司涉足能源化工、房地产业、旅游开发、金属冶炼……西岭市人,早年曾因涉黑案件被调查……”这一段文字出现在叶枫的视线之中,他的心豁然明朗,以前一些不明白的地方也明白了过来。

  在冉莹颖和刘梓妍所给的资料之中,邓方安和陈新亮的名字多次一起出现,牵连的也是早期的一些见不得光的事件。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陈新亮身后的大人物就是邓方安,修建学校,一百万的工程不过是一个小工程,陈新亮不至于要杀了包建平,是因为包建平的举报内容涉及到了邓方安,这也是查达冰玉被杀的原因,她得到了那份举报材料,因此而招来了杀身之祸,”想起查达冰玉,叶枫的心隐隐作痛,他喃喃地道,“傻丫头,你为什么不告诉我呢?你为了不让我再次卷进包建平的案子之中,可你自己去卷进去了,还丢了性命,不过你放心,我会为你讨回公道的,还有你的家人,你也放心吧,我会好好照顾他们的。”

  脚步声传来,叶枫抬起了头,他以为是安伯,但出现在门口的却是柯书冉,这让他有些意外。

  柯书冉一身雪白的长裙,就像是溪流边的水仙花一样清丽脱俗。

  “书冉姐,你怎么来啦?”叶枫慌忙站了起来,迎了上去。

  “在忙啊?”柯书冉的声音挺温柔的。

  “也没什么忙的,在看一些资料。”叶枫说道。他没告诉柯书冉那是什么资料,他不想让柯书冉担心。

  “怎么,不请我进去坐坐啊?”柯书冉俏皮地看着叶枫。

  “瞧你说的,我这里就是你的家啊,你随便干什么都行,你要坐沙发还是我的办公椅,那也是随便你选择的。”让陈新亮和聂东陷入麻烦之中,叶枫的心情也好了很多,见到好了,他的脸上也终于有了笑容。

  听他说得这么暧昧,柯书冉不满地瞪了叶枫一眼:“我找你谈点事。”

  柯书冉刚好在沙发上坐下,安伯的助理就进来了,很客气地道:“请问这位女士想喝点什么呢?”

  柯书冉有些局促地道:“随便,嗯,给我一杯白水就行了。”

  “好的,你稍等。”安伯的助理说着就要去给柯书冉倒水。

  叶枫叫住道:“别听她的,给我们来一杯红酒吧。”

  “好的,叶总。”年轻的女助理抿嘴笑了一下,转身去了酒柜。

  “别听他的,喝什么红酒啊?我是来谈正事的。”柯书冉说。

  可是那个年轻的助理仿佛没有听见她说了什么,很快就倒了两杯红酒,一杯递给了叶枫,一杯递给了她。

  人家递都递到手上了,柯书冉也不好推辞了,当着年轻女助理的面她也不好说叶枫什么。

  不过年轻的女助理从办公室里走出去的时候,她却啧道:“你呀,上班的时间喝什么酒啊?你什么时候学会的这种坏习惯啊,以前的苦日子你都忘记了吗?”

  叶枫是她的学生里面最有出息的一个,她可不想他变成奢侈放纵的人,她相信一句话,那就是创业难,守业更难。

  

章节目录

不死医圣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语无伦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语无伦次并收藏不死医圣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