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开实验室,站在阳光下,叶枫却觉得一阵阴冷。

  如果罪犯是用残暴的手段,简简单单地用刀捅死包建平,那么这个罪犯其实是不可怕的,可是现在的种种迹象都表明,这个杀手经验丰富且极其狡猾,有这么一个随时都有可能以任何面孔出现在你身边的杀手,谁能安心呢?

  他有功夫在身,自保没有问题,可查达冰玉呢?还有那些牵扯到其中的普通人,他们在这个杀手的面前根本就没有自保的能力!

  现在,杀手没有新的动作,看似销声匿迹了,但可以肯定的是这只是暂时的,他杀了包建平,他出现在查达冰玉的屋子附近,这都是一个恐吓,他要制造出一种恐怖的气氛,让人不敢往下查。

  如果齐国兴继续调查这个案子,那么杀手肯定会有新的行动,那么,谁会是他的下一个目标呢?

  叶枫不喜欢这种被威胁的感觉,但这种威胁却无处不在,无法摆脱。

  “在想什么呢?”齐国兴问道。

  叶枫叹了一口气:“齐大哥,你真的要继续调查下去吗?”

  齐国兴说道:“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放心吧,我会照顾我自己的。”

  叶枫点了点头:“那就好。”

  “走吧,去我家,我让你嫂子给你做几样好菜,我们哥俩好久都没有在一起喝过酒了。”齐国兴笑着说。

  叶枫也笑了一下:“好啊,正好去试试嫂子的厨艺。”

  阳光重新洒落在了心上。

  ******

  桌上摆着一盘青菜,一盘回锅肉,一个蛋花汤,简简单单却香气四溢,当然,这不是齐国兴的老婆给叶枫做的菜,而是查达冰玉给叶枫做的菜。

  中午在齐国兴的家里吃饭的时候,齐国兴的老婆做了一大桌子菜,叶枫与齐国兴也讨论了包建平的案件,而就在饭后,齐国兴就安排下去了,让人专门调查这件案子。

  从市里回来之后,叶枫去仙女药业处理了一些公务,下班之后就来到了民族小学,与查达冰玉在她的简陋的小屋子里的时候,他有一种很特别的感觉,就像是一个上班族忙碌了一天回到家里,美貌的小娇妻已经做好了晚饭一样,很舒服。

  叶氏庄园名义上是他的家了,但名族小学里的小屋才是他的真正的家。

  “我就简简单单弄了三样菜,你凑合着吃吧。”查达冰玉忙了一头汗,毕竟,在大热天里炒菜是一件很辛苦的事情,汗水打湿了她的紧身背心,有点通透的感觉,朦朦胧胧。

  叶枫笑着说道:“你就是给我酸菜吃,我也喜欢。”

  查达冰玉嫣然一笑:“看着我干什么,又在想坏事了吧?我可告诉你,今晚我不给你。”

  “为什么啊?”叶枫顿时着急了。

  查达冰玉在桌下轻轻踢了他一脚,羞涩地道:“都坏了,你就舍得要啊?”

  叶枫的心里充满了愧疚,埋头拔饭。

  “你别光吃饭啊,吃点菜,不然我就白忙活了,”查达冰玉往叶枫的碗里夹回锅肉,一边说道,“哎,猪肉又涨价了,二级肉都要十十块一斤了呢,还有鸡蛋,要一块二一个呢。”

  “跟我回去住吧,我来照顾你。”叶枫说,他现在已经成富人了,自然再不用去为柴米油盐操心,但查达冰玉这样的普通的老百姓,猪肉鸡蛋什么的涨价了,对生活的影响还是挺大的。

  查达冰玉却摇了摇头:“我不去,那样,别人怎么看我呀?”

  “你是我的女人,跟我住一起又有什么?哪个敢说你的闲话,我打烂他的嘴。

  查达冰玉还是摇头,“这事以后再说吧,再说了,包校长现在走了,学校少了一根顶梁柱,我不留下来照顾,谁来照顾啊,孩子们怎么办呢?”

  叶枫也不劝她去叶氏庄园了,他想了一下又说道:“冰玉,我想把学校翻修一下,给孩子们添加一些健身器材,修建一个图书馆什么的。”

  “好是好,可那要花多少钱啊?你上次就已经很破费了,你再往学校上花钱,你为什么呢?再说了,你赚钱也不容易呀。”她这语气已经有点而管家婆的范儿了。

  叶枫喜欢这种味道,他笑了笑:“钱花了可以再赚嘛,但这些孩子没有一个好的成长环境,他们和城里的孩子比就输在起跑线上了,我以前和这里的孩子一样,学习环境很不好,很辛苦的感觉,我不想他们也像我一样。”

  “你的心真好。”查达冰玉的脸蛋上浮现出了两只可爱的小酒窝。

  “另外,包校长走了,我打算给齐市长说一下让你当校长,你看好不好?”

  “我?”查达冰玉惊了一下,跟着就摇起头来,“我、我不行啊,我才转正成为正式教师,突然又成了校长,我适应不了啊。”

  叶枫笑道:“那有什么?我看你就行,再说了,学校也需要一个好校长不是?嗯,这事就这么说定了。”

  查达冰玉想推辞,却又找不到推辞的理由,她犹犹豫豫地点了点头,表示同意了。

  “等下我给你瞧瞧伤。”

  查达冰玉的玉靥一下子红透了,慌忙摇头:“不要不要。”

  “听话,我是医生,你的我的女人,哪有自己女人有伤不自己治的,嗯,这事就这么说定了。”一样的口气,叶枫还是这么霸道。

  查达冰玉垂着头,羞得都想找一条地缝钻进去了,不过叶枫左一句“你是我的女人”,右一句“你是我的女人”,她听在耳朵里却似喝了蜜一样甜美,她这一含羞垂头,也就算是含蓄地答应了。

  吃了饭疗伤。

  夜渐渐深了,今晚的天空没有星月,一片漆黑。

  黑夜笼罩下的小河畔,一棵柳树上,一个人真用热息夜视镜眺望着墙后小屋。这个人固然看不穿贴着报纸的窗户,更看不穿厚厚的砖墙,但他手里的热息夜视镜却可以让他看到两团纠缠在一起的鲜红的人影,虽然很模糊,但也完全看得出来屋里的人在干着什么事情。

  “哼,狗男女!”他冷哼了一声,伸出右手,比了一个手枪的手势,然后他说,“砰!”

  “叶总,有个叫曹俊超的警察要见你。”安伯走进了叶枫的办公室。

  叶枫放下了手中的文件:“我知道他,他没说为什么要见我吗?”

  安伯摇了摇头:“我问了,他没说,只说是公务,警察的公务,我不好多问,所以我让他在会客室里等,你要见他吗?如果你不想见他,我就去让他离开。”

  “不用,我去见见他。”叶枫说。

  曹俊超多半是为了包建平的案子来的,可这也让叶枫感到奇怪,曹俊超不是被齐国兴停职调查了吗,他怎么还负责这个案子呢?他心里暗暗地道:“如果他不是为了包建平的案子来的,是为了他自己,想让我在齐国兴面前给他求情,那他就打错算盘了,他那种人,应该去当环卫工人,而不是警察。”

  “那我去忙了,新进口的设备已经到港口了,我得打电话催一下,让他们尽快将设备运过来。”安伯说。

  “嗯,你去忙吧,辛苦了。”叶枫客气地道。

  “你呀,你现在还跟我客气吗?我妹妹的事情我都没好生感谢你呢,她现在的情况越来越好了,她的腿的肌肉和皮肤都恢复得差不多了,和正常的女孩子的腿几乎没什么区别了,我估计,再经过你一段治疗,她就会站起来,然后也会向正常人一样行走,我从未见过哪个医生有你这样神奇的医术。”安伯笑着说。

  叶枫笑道:“你不也是一样吗?好了,我去见见那家伙。”

  他心存感激是很正常的,仙女药业的绝大多数事务都是安伯帮他处理的,这是她的专业领域,她在这方面的能力比他要强得多,他也从她的身上学到了很多公司管理方面的知识,可以这么说,安伯现在是他的不可或缺的助手。

  会客室里,曹俊超正坐在沙发上喝着一杯茶,很悠闲的样子。

  叶枫走了进去,不冷不热地道:“曹队长,是什么风把你吹到这里来了呢?”

  正常情况下,一个人到别人的地方去作客,主人进来的时候应该站起来的,就算不站起来也应该打个招呼表示一下的,但曹俊超却没有这样做,他不仅没有站起来,就连一个招呼都没有,他只是看了叶枫一眼,然后端起茶几上的茶杯喝了一口茶。

  这是什么态度呢?叶枫看着他就有些生气了:“曹队长,我的茶好喝吗?你如果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去工作去了,我的时间很宝贵。”

  “坐吧。”曹俊超出声说话了,他给叶枫指了一下他对面的沙发,“坐下,我们好生谈谈。”

  如果说曹俊超刚才是在装逼,那么现在更是装到巅峰状态了,这里是仙女药业,是叶枫的王国,他一个刑警队长在仙女药业的会客室里居然以主人的口吻让叶枫坐下。

  叶枫觉得气愤,但也很冷静,他不认为曹俊超是那种不知道自己有多少斤两的莽夫,但让他奇怪的地方也就在这里,是什么让曹俊超这么有底气,这么嚣张呢?曹俊超凭仗的又是什么呢?

  

章节目录

不死医圣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语无伦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语无伦次并收藏不死医圣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