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昨晚你去什么地方了呢?”冉浩辰用猜疑的眼光看着叶枫,叶枫的两只眼睛红红的,整个人的精神也挺差的,这种情况,让他充满了想象。

  “你这小子,师父当然有很要紧的事情,你问这个干什么呢?”叶枫目光躲闪。

  “什么要紧的事情啊?”

  “滚,去练功!”叶枫摆出了师父的架势,不过,他和冉浩辰表面上虽然是师徒的关系,但其实和朋友差不多,两人也经常开玩笑。

  冉浩辰不以为意,呵呵笑了笑:“师父,你让我给你查的人我查到了,他的资料都在这里,你看看吧。”他将一个信封递给了叶枫。

  信封厚厚的,装了不少东西,叶枫拿着手里掂了掂,却没立刻打开。

  “师父,这个人,我有一句话不知道当说不当说。”冉浩辰欲言又止。

  “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婆婆妈妈的了?有话就直说。”叶枫说道。

  “这个人不是我们能招惹的,甚至,也不是齐市长能招惹的,”冉浩辰神色担忧地道,“师父,你有今天也不容易,不要意气用事。”

  叶枫笑了笑:“你怕了吗?”

  冉浩辰说道:“师父,这不是怕不怕的问题,而是值得与不值得的问题,毕竟我们与人家没有任何矛盾。”

  叶枫打断了他的话:“好了,不要再说了,我的事情我知道该怎么做,我知道你这是为我好,我有分寸的。”

  冉浩辰顿时松了一口气:“这样我就放心了,对了师父,公司的订单不断,生意好得不得了,利润也很可观,但我们的产品就只有一个固元补气汤,你是不是该打主意炮制一个新产品出来了?公司里的人大多也是这个意见。”

  叶枫说道:“这个问题我早就想过了,不过现在公司才起步,一个产品做成功了却并不意味着根基牢靠了,我们还是先把固元补气汤这一种产品做好再说吧,新产品的事情,我会慢慢考虑的。”

  “嗯,要得,那我去练功了,然后就去公司上班。”冉浩辰说。

  叶枫无语地看着他:“不要假装你很努力的样子好不好?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和你的女秘书陈蕊搞不正当关系吗?我可是知道得一清二楚的。”

  陈蕊是一个很漂亮的女孩子,刚刚大学毕业,冉浩辰的秘书,人家姑娘给这小子当秘书,当了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就开始给他煮饭洗衣物了。

  “师父,只许你吃肉不许我喝汤啊?”冉浩辰叫嚷道,很不高兴的样子。

  叶枫冲他挥了一下拳头,他转身就跑了。

  办公室恋情,这种事情太普遍了,叶枫当然不会制止冉浩辰,他也乐见冉浩辰有个归宿,冉浩辰这小子有个女人管着他也是一件好事。

  冉浩辰走后叶枫取出了信封里的东西。

  信封里装着好几张照片,还有一张叠得很工整的a4纸。

  照片上是同一个人,陈新亮,这些照片是从不同的时间和不同的地点拍摄的,从拍摄的角度不难看出是偷偷的拍的。

  照片之中的陈新亮三十多岁,中等身材,长相也挺普通,如果不看他的眼睛,他这种人往人堆里一站绝对很难发现他,他的眼睛很特别,是典型的三角眼,按照面相学说长这种眼睛通常都有着犯罪型人格,再加上他那比较阴狠的眼神,所以他就是长相普通,身材也普通,但也能给人很深刻的印象,让人一眼难忘。

  叶枫看过了几张陈新亮的照片,有打开了那张a4纸,这张a4纸上记载着陈新亮的一些资料,出生年月,家庭住址,还有公司的地址和联系电话等等,很详尽。

  凭着手里的这些东西,叶枫虽然从来没有见过陈新亮的面,也没有越他接触过,但对这个人也有了一个比较基本的了解了。

  这些资料并不是冉浩辰亲自去搞的,而是叶枫让他找了一个外地的私家侦探搞到手的,无论是出于为包建平讨回公道的原因,还是出于保护查达冰玉的原因,陈新亮这个人他都是必须要了解一下的。

  看了资料,叶枫正准备去仙女药业厂区,手机就响了。

  一看来电显示,叶枫的嘴角顿时露出了笑容,他滑开接听键。

  “你到家了吗?”手机里传来了查达冰玉的慵懒的声音,软绵绵的,就像是困倦的小猫咪一样。

  叶枫的心里充满了温馨的感觉:“嗯,我刚到家,你没事吧,小懒猫。”

  “还不都是你呀,你那么凶,我现在都还没精神呢,呵欠……”她打了一个呵欠,又说道,“我就是打电话问一下你回家没有,担心你路上会遇到什么麻烦,既然你回家了,我就挂电话了,我还想再睡一会儿呢。”

  “那就再睡一会儿吧,反正你今天也没有课上。”叶枫说。

  “你今晚要来吗?”查达冰玉的声音低低的。

  叶枫心里偷乐,这句话恐怕才是她打电话来的真实目的吧?她想他了。

  叶枫笑了:“我要来,我当然要来,我要来保护你嘛。”

  她轻轻地啐了一口:“呸,我才不相信你是来保护我的呢,你是来做坏事的。”

  “呵呵,我可不是那种人啊。”

  “晚上就不要带东西来了,我给你做饭。”她说。

  “嗯。”叶枫应了一声。

  “那我挂了。”她说。

  “嗯,下午一下班我就过来。”叶枫的心早就飞到名族小学去了。

  挂了电话,叶枫向仙女药业产区走去。

  叮铃铃……叮铃铃……

  手机铃声又响了。

  “呵呵,难道她还想和我说点什么吗?”叶枫心里这样想着,掏出手机看了一下,却不是查达冰玉的号码了,而是齐国兴的。

  齐国兴这个时候打电话来,是与包建平的案子有关吗?

  叶枫的心中微微一动,接了电话:“喂,齐大哥你好啊,有什么事吗?”

  齐国兴说道:“上次你不是给我说尸检报告出来就告诉你吗?我刚刚接到法医的电话,说是发现了一点异常的情况,我正准备去看看,你要一起来吗?”

  “我将公司的事情安排一下,马上就过来。”叶枫说。

  “好,我等你,然后我们一起过去。”齐国兴说完挂了电话。

  一个小时后,叶枫和齐国兴一起出现在了一个实验室之中,接待齐国兴和叶枫的正是那天在包建平家的两个法医之中的一个。

  包建平的尸体静静地躺在手术台上,盖着一张白布,一个鲜活的人,一个教了一辈子书的老教师就这么离开了,他的人生简简单单,但他死后却给人留下了很多谜团。

  叶枫对着包建平的尸体深深地鞠了一个躬。

  “罗警官,尸检报告的结果是什么?”齐国兴开门见山地问道。

  这个法医姓罗,叶枫不曾知道他的名字,不过这个法医姓甚名谁他也没有兴趣,他来这里只是想知道包建平的死亡原因。

  罗姓法医说道:“一如我最初的判断,他是突发性心脏病死的,尸体没有钝器击伤的痕迹,也没有窒息死亡的痕迹,血液和胃里也没有半点有毒物质。这是详细的检查报告,齐市长你请看看吧。”

  齐国兴接过罗姓法医递过来的尸检报告翻看了起来,他的神色严肃,不知道心里在想着什么事情。

  叶枫也凑到齐国兴的身边,与他一起看着那份尸检报告。

  尸检报告很详细,死亡的时间,死亡的原因,还有很多项化验检查的检查数据都标注得详详细细,看这份尸检报告,会让人觉得包建平确实是突发心脏病死的,与别人没有任何关系,可是,叶枫却不愿意接受这个结果,他的心里总觉得有些什么地方不对头一样,可是这只是一种模糊的感觉,他就连一个猜测的方向都没有。

  罗姓法医这时又说道:“齐市长,我记得你当初说过尸检报告出来要给你汇报一下的,所以我就打电话给你汇报一下,却没想到你亲自来了,你是一市之长,你可是一个大忙人啊,但你还是抽出时间来关心一个老教师的身后事,我真的是挺感动的。”

  叶枫用眼角的余光扫了一眼拍马屁的罗姓法医,心里暗暗地道:“你是不是想说齐国兴和我多管闲事呢?”

  齐国兴将尸检报告放了下来,说道:“我不太懂这些数据,我只想问一下,包建平真的是突发心脏病死亡的吗?你也很认真负责地进行尸检了吗?”

  罗姓法医连忙说道:“我以我的人格担保,我绝对是认真负责地进行尸检了的,我也百分之百地确定包建平的死因是突发性心脏病死亡,齐市长,你该不是不相信我的专业能力吧?”

  齐国兴淡淡地道:“我不是不相信你的准也能力,我只是担心你遗漏了点什么。”

  “绝对没有遗漏,我保证。”罗姓法医信誓旦旦地道。

  齐国兴的视线落在了叶枫的身上:“叶枫,你能看看吗?你也是医生,你瞧瞧有没有什么地方遗漏了的?”

  叶枫点了点头,也不等罗姓法医表个态,伸手就掀开了盖在包建平身上的白布。

  尸体旁边的三个人各怀心思。

  

章节目录

不死医圣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语无伦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语无伦次并收藏不死医圣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