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民们的议论还在继续,叶枫却已经听不下去了,他和查达冰玉来到了堂屋口,因为是热天,虽然死亡的时间不到二十四小时,但尸体腐烂所特有的气味也很强烈,靠近门口的时候就能闻到。

  堂屋里,包建平仰躺在地上,脸色青紫,身上仅穿着一条红色的四角裤,脚上有一双蓝色的泡沫拖鞋,还好好地穿在他的脚上,他闭着眼睛,神色也挺安详,就像是一个睡着了的老人一样。

  叶枫的视线又移到了别处,堂屋里的家具和器皿都好端端地摆在远处,没有被乱动过的迹象,堂屋的侧墙上开着门,从门里能看到包建平的寝室的一角,寝室里也没有打斗过的痕迹,他的心中顿时奇怪了起来,“如果是有人杀了包建平,那这屋子里就应该有点打斗的痕迹吧?屋子里不但没有打斗过的痕迹,包建平的身上也没有明显的伤痕,昨晚究竟发生了什么呢?”

  就在这时大门口忽然传来一阵骚动,堵在大门口的村民慌乱地往后退。

  “让开让开?谁让你们进门的?你们知不知道这样做会破坏现场?”一个戴着大檐帽的警察走了进来,随后,又从门口涌进几个警察,还有两个穿着白色的防菌服,其中一个还拿着一只单反相机和工具箱。

  法医都来了,虽然有点迟。

  “你们是谁?说你们呢,你们站在这里干什么?”带队的警官粗声粗气地道。

  包建安赶紧说道:“我是死者的堂弟,我叫包建安。”

  “出去出去,不要妨碍我们工作,还有你们两个也出去。”带队的警官看着叶枫和查达冰玉说道。

  叶枫将查达冰玉拉着,走出了堂屋。

  “到大门外面去,封锁现场。”带队的警官冲还留在院子里的村民挥手。

  叶枫拉着查达冰玉又往大门外走,一边掏出手机,他要给齐国兴打个电话。

  法医进场,大门也被封了。

  门口站着一个表情严肃的警察,没人敢靠近。

  叶枫和齐国兴通了电话,齐国兴说跟着就赶过来,电话里叶枫也没跟他细说,只是告诉他包建平死了,而且死因可疑,齐国兴是一个聪明人,他肯定会联想到什么,所以他也没问,直接就告诉叶枫他跟着就赶过来。

  查达冰玉还在流泪,她没有哭出声音来,但那凄婉的样儿看着就让人心疼。

  叶枫忽然想起了什么,问道:“冰玉,包校长是一个人居住吗?他家里人呢?”

  查达冰玉说道:“包校长的老伴找就过世了,他也没再娶,他有一个儿子,在外省上班,我没有他儿子的电话,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跟他说。”

  失去亲人的感受叶枫非常清楚,那种撕心裂肺的伤痛让他一辈子都忘不了,包建平死了,与他没有血缘关系的查达冰玉都这么伤心,可以想象如果是他的儿子知道了这个噩耗,他会是多么痛苦的感受。

  包建安说道:“冰玉老师,这事你就不要操心了,包伟是我的侄子,我会找个合适的时间告诉他的。”

  叶枫叹了一口气:“只能这样了,但愿他能挺过去。”

  “叶医生,你跟我来一下,我有话跟你说。”查达冰玉轻声对叶枫说道。

  叶枫不知道这个时候她要说什么,不过他点了点头,跟在查达冰玉的身后向没人的地方走去。

  查达冰玉在远离周家院门的地方停了下来,她看着叶枫,眼神之中流露出担忧与恐惧:“叶医生,我现在回想起昨晚的事情我就好害怕,我怀疑包校长是被人害死的,而那些人在昨晚同样想害死我,我、我真的好害怕,我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叶枫轻轻地握着她的手,安慰地道:“不要害怕,无论是什么坏人,我都会保护你的,我不会让人伤害你。”

  “昨晚的事情,我应该告诉警察吗?”查达冰玉看着叶枫,寻求他的意见,她的心里乱成了一团麻,都不知道该怎么应对了。

  叶枫想了一下,说道:“这事还真应该告诉警察,或许还能帮助警察找到破案的线索。

  “嗯,我听你的。”查达冰玉说。

  叶枫和查达冰玉返回了院门口,站在门口的警察还是很严肃地站在门口,不允许任何人靠近,透过人群露出来的缝隙,可以看到两个法医在堂屋里忙活着,拍照、画线等等。

  叶枫挤到了门前,对站在门口的警察说道:“警官,我有一些情况要反应,方便说话吗?”

  守在门口的警察打量了叶枫一眼,不冷不热地道:“你要反应什么情况?”

  叶枫说道:“与这个案子有关的情况,方便说话吗?”他实在不行在众目睽睽的环境之中说查达冰玉的事情。

  守在门口的警察又打量了叶枫一眼,这才转身对里面的同事说道:“曹队,你过来一下,有人说知道一些情况。”

  带队的中年警官走了过来。

  守在门口的警官指着叶枫说道:“就是他,他说知道一些情况。”

  带队的中年警官的视线落在了叶枫的身上,充满了审视的意味,然后他才说道:“我叫曹俊超,刑警队队长,这里我负责,你知道些什么呢?”

  “你好,曹队长,”叶枫很客气地道:“能借一步说话吗?”

  曹俊超的眉头微微皱了一下,短暂的沉默之后才点了点头:“好,我和你谈谈。”

  叶枫将曹俊超带到了他刚才和查达冰玉说话的地方,说道:“曹队,是这样的,”他指了一下身边的查达冰玉说道,“这位是名族小学的查达冰玉老师,她和包校长在一个上班上班。”

  “说重点。”曹俊超有些不耐烦地道。

  高高在上的姿态,盛气叶人的感觉,叶枫其实很不爽这个曹俊超队长,但一想到包建平的死,想到昨晚发生在查达冰玉身上的事情,他还是将心中的火气压制了下去,他不温不火地道:“好吧,曹队长,我就直说了,昨晚有人在冰玉老师的住处意图不轨,冰玉老师打了报警电话,但没人接,冰玉老师又给我打了电话,我赶到名族小学的时候也看到那个人了。”

  “长什么样?”曹俊超的话很简单。

  叶枫摇了摇头:“晚上光线不好,我没看清。”

  曹俊超点了一下头:“嗯,没看清,”顿了一下,他忽然又说道,“你说查达冰玉打过报警电话,没人接?”

  查达冰玉接嘴道:“是的,不然我也不会麻烦叶医生了。”

  曹俊超的脸色顿时变得有些不好看了:“这话可不能乱说啊,报警电话二十小四小时都有值班,你可能是打错了,打到别的地方去了。”

  横竖就三个数字键,查达冰玉一个手指健全的人会拨错号?叶枫冷冷地看着曹俊超,他觉得这个曹俊超对线索并不热心,对发生在查达冰玉身上的事情也不热心,却热心掩盖报警电话没人接的事实,他拿工资就是这么工作的吗?

  “继续说。”曹俊超又说道。

  叶枫都快压制不住心中的火气了:“曹队长,冰玉老师的人身受到威胁,如果不是我及时赶到,没准她现在也被人害死了呢,还有,这事情同样发生在昨天晚上,而包校长就是昨天晚上遇害的,你难道不觉得奇怪吗?”

  曹俊超直直地看着叶枫,语气也有些冲地道:“我办案要你来教吗?包校长是不是遇害,要法医经过科学检查之后才能下定论,如果证据显示他是遇害的,这案子自然会定性为他杀的刑事案件,这无需你来操心,至于你说的有人想伤害查达冰玉,你有什么能证明的吗?如果你能拿出半点可行的证据,我立马给你立案调查。”

  “你——”叶枫气得话都说不出来。

  “你究竟是谁啊?你和包校长是什么关系?你和这个查达冰玉又是什么关系?”曹俊超接连发问,那口气,简直就像是把叶枫当成嫌疑人了一样。

  面对曹俊超咄咄逼人的气势,叶枫的手指动了动,他真想一耳光给他抽过去了。

  查达冰玉似乎感觉到了叶枫身上的怒火,她赶紧挽住了叶枫的手,一边对曹俊超说道:“对不起了曹队,我们不报案了,我朋友是太关心我才这样的,对不起,我们不报案了。”

  叶枫不乐地道:“冰玉老师,你给他倒什么歉呢?”

  查达冰玉却不说话了,只管拖着叶枫往大门口走去。

  “喂,等等。”曹俊超叫住道。

  “我们不报案了,还不行吗?”查达冰玉很紧张地道。

  “我没和你说话,我和他说话。”曹俊超向叶枫招了招手,又说道:“你过来一下。”

  叶枫没动,冷笑道:“你要说什么?你过来。”

  曹俊超愣了一下,面色顿时阴沉了下来,厉声说道:“你小子叫什么名字?嚣张什么?”

  “老子叫什么关你屁事!”叶枫一下子就压不住火气了,火了。

  “你敢给我充老子?”曹俊超大步向叶枫走了过来。

  查达冰玉跟着挡在了叶枫的前面,紧张地道:“曹队长,对不起,对不起。”

  没等她把话说完,叶枫就一把将查达冰玉拉到了他的身后,他说道:“跟这种人道什么歉?他以为他披上一身警服就是天王老子了吗?”说着他抬手指着曹俊超,“你想打我是吗?老子让你一只手两只脚!”

  “是吗?”曹俊超忽然冷笑了一声,忽然拔出了枪套里的手枪指着叶枫,历声说道,“我现在怀疑你跟这个案子有关,跟我回警察局配合调查!”

  他居然拔枪了,谁给他的这种胆量和权利呢?

  

章节目录

不死医圣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语无伦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语无伦次并收藏不死医圣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