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枫看见了那间简陋的小瓦房,墙体也是连墙灰都没有抹上,窗户也没装窗帘,只是用报纸糊了玻璃,门前有一棵桑树,桑树上绷着一条绳子,绳子的一头系在窗户的钢筋栏上,绳子上晾晒着一件蓝色的小衣,一条红色的小内内,还有一条洗得发白的牛仔短裤。

  简陋寒碜的小瓦房,以及诱人的牛仔裤,这些元素在金色的阳光下顿时构成了一副充满乡土气息的艺术画面。

  叶枫忍不住浮想联翩,面上却是一本正经:“那个,不好吧?”

  “这有什么?”查达冰玉说,“只要你不嫌弃就好。”

  “嫌弃?”叶枫笑道,“说出来你恐怕不会相信,一年前,我住的房子比你的房子还破烂呢。”

  查达冰玉愣了一下,惊讶地道:“不会吧,你一定是骗我的,”她又说,“你一定是嫌弃我那里简陋。”

  人家都把话说道这份上了,就算是茅坑边上叶枫也得去睡一觉了,他赶紧说道:“你别误会,我说的可都是真话,我就叨扰你一下了,我去坐坐吧。”

  “你不嫌弃我那里简陋啊?”

  “你说哪里话啊?你是不是不想让我去啊?”

  查达冰玉抿嘴笑了笑,转身带路,她其实是故意的,她激了叶枫一下,如果不激叶枫一下,叶枫多半是不会去的,可带着叶枫往她的宿舍走的时候,她的心里又莫名其妙地冒起了一个念头来,心里羞涩地道:“哎呀,我这是干什么啊?我看见他困了,就想方设法地要把带到我屋里去休息,他会怎么想我啊?可是,话都说出去了,收不回来了,算了,不就是休息一下吗,他帮了我那么大一个忙,我请他休息一下算得了什么?就算他将我看成那种随便的女人,我也认了。”

  这么一想,她的心情又不紧张了,也不害羞了,走路的速度也快了。

  查达冰玉的单身宿舍确实挺简陋的,屋里的墙壁也没有上墙灰,红砖和水泥所形成的缝隙分外扎眼,屋子里的空间很小,摆着一张小木床,还有一张放在窗下的书桌,书桌上堆满了书籍,除外还有一张小桌子,两只凳子,如果有三个客人来,恐怕就得坐到她的床上去了。

  屋子虽然简陋,但却收拾得很干净,书桌上擦得一尘不染,书本的摆放也很工整,就连书角都是对得整整齐齐的,小木床上,一张白色的床单洗得雪白,履平得一个褶皱都没有,被子也叠成了豆腐块,看见这种形状的被子,叶枫都以为是来到部队上的一个女战士的寝室里了。

  “叶医生,你到床上去躺一会儿吧。”查达冰玉虽然早就想透彻了,但开口让一个男人到自己的床上去睡,她还是不免有些害羞起来了,脸蛋儿也升起了两团红晕。

  叶枫有些局促地道:“那个,还是不要了,我坐坐就行了。”

  查达冰玉有些着急了:“那怎么行啊,我带你来就是让你睡的,你不睡怎么行啊?”

  叶枫:“……”

  我带你来就是让你睡的,你不睡怎么行啊?

  这话横竖去听,都有巨大的猫腻啊!

  查达冰玉说的时候是一时着急,没多想,张嘴就说出来了,可看见叶枫没说话,而是直盯盯地看着她自己,她慌忙将刚刚说出口的话回味了一下,一张脸顿时红成了三月里的熟樱桃了,可是,她又不敢解释,这种口误越解释误会就越大啊!

  “怎么办啊,我笨死了,他肯定是将我看做那种随便的女人了。”她心里胆怯地想着,心头羞恼,恨不得找一条地缝钻进去了。

  “咳咳,你不介意的话,那我就躺一下了。”叶枫不忍看她尴尬害羞,褪下脚上的鞋子躺倒了床上,他还假装打了一个呵欠,躺下一秒钟就闭上了眼睛。

  如果他去横店影视城演鬼子的死尸,绝对会成为一个王牌死尸。

  明知道叶枫没有可能这么快就睡着,但见叶枫闭上了眼睛,查达冰玉还是松了一口气。

  躺在查达冰玉的床上,叶枫嗅到了一股淡淡的冰玉香,床也软软的,让他感到很舒服,他的睡意其实早就没有了,他的眼睛也不是真闭上,还留着两条缝,只是这两条缝,如果不凑近仔细看睫毛里面的情况,还真是看不出来呢,他看见了查达冰玉扶着高耸的****松气的样子,他觉得有趣。

  查达冰玉看着他,半响又走到墙角的简易衣橱前,拉开拉链,从里面取出了一条毛巾被,然后又回到了床边。

  叶枫紧张地看着她,心里暗暗地道:“这大热天的,她不会是要给我盖毛巾被吧?”

  他刚想到这里,毛巾被就盖在他的身上了。

  这么简陋的屋子里根本就没有空调,六月的天就是打着赤膊睡觉都不会感冒,她是怎么想的啊?叶枫的心里纳闷地想着,但又不好意思掀掉,那毕竟是人家姑娘的一片好意。

  也倒是的,人家给你盖被子,你掀掉,你什么意思啊?

  最难消受美人恩。

  给叶枫盖上了毛巾被,查达冰玉便走到书桌前坐下看书。

  叶枫的眼缝睁大了一些,躺在床上的他,将坐在窗前的查达冰玉的背影尽收眼底,她的背影婀娜,小腰纤细柔软,她穿的是那种廉价的牛仔裤,布料很薄,紧贴着她的肌肤,一双长腿和后面的曲线就被完美的勾勒了出来,充满了青春的气息。

  背对着叶枫的查达冰玉显得很安静,安静,几分钟都不动弹一下,这个姿势,是在看书吗?

  脑子里面有些邪念,身子的温度就会提升,再加上一条毛巾被捂一下,那感觉就更难受了,叶枫躺了几分钟,身上的汗嗖嗖地往外冒,别说是身上的名牌衬衣被打湿了,就连小裤都湿了一大半,照这样下去,等他把“午觉”睡完,他距离中暑也就不远了。

  实在是热得受不了了,他假装翻了一个身,将盖在身上的毛巾被翻落了下去,然后用膝盖压住。

  毛巾被从身上掉下去的那一刹那,叶枫觉得不盖被子居然还可以这么幸福!

  听到身后的细微声响,查达冰玉回头看了一眼,她看见叶枫将毛巾被掀掉了,赶紧起身走到床边。

  “你盖!你盖!你盖我跟你翻脸!”叶枫心里紧张地道,膝盖也死死地压着毛巾被,为了更逼真,他这么做的时候还故意发出打呼噜的声音。

  查达冰玉皱起了眉头,呢喃地道:“真是的,这么大一个人了,睡都不老实,像个孩子一样,还踢被子。”她伸手抓住毛巾被,试图将它拉出来,重新给叶枫盖上。

  一个拉,一个压着不让拉。

  睡个午觉都搞得这么复杂。

  也不知道是怎么搞的,兴许是心中一着急,也兴许是被什么东西拉了一下,试图将毛巾被抽出来的查达冰玉哎呀地叫了一声,身子失去平衡,一下子压到了叶枫的身上。

  犹如软玉在怀,说不清楚的美妙感觉,叶枫要是还能闭着眼睛装睡,那他在横店的工作恐怕就得失业了。

  他假装醒来,然后呀地叫了一声:“冰玉老师,你这是?”

  “我、我不是你想的那种的女人,这是、这是误会!”查达冰玉着急地解释,慌忙从叶枫的身上爬了起来。

  “没事没事,不用解释,”叶枫慌忙伸手拉起毛巾被往身上盖,又故作惊讶地道:“哎呀,这是你给我盖的被子吗?你真细心,谢谢你啊,冰玉老师,我正觉得凉飕飕的呢,正好盖上。”

  查达冰玉却直直地盯着毛巾被下的一个突兀地挺立起来的地方,脸上没有一处不红的地方了。

  “呵欠。”被查达冰玉瞧得有些心虚的叶枫假装打了一个呵欠,翻了半个身,侧躺着睡午觉去了。

  他没瞧见,查达冰玉瞪了他一眼,好娇蛮的味道。

  “你就装嘛,哼!”她心里这么说。

  然后,她回到了书桌前,继续刚才那种姿势看书,几分钟都不动一下。

  校长办公室里,老旧的电风扇呼呼地转动着,却没办法让屋子里的温度降下来,闷热得很,齐国兴和包建平还在交谈,邓静宜则用记录本将一些重要的地方记录下来,三个人,仿佛感觉不到闷热的温度。

  “包校长,你说的这些都是很严重的违法的事情,我不能听你的一家之言,你要让我相信,你得给我证据,实实在在的证据,如果你能拿出证据,我就会从重从快处理相关的人员,还你们学校一个公道。”齐国兴说。

  包建平说道:“我一个几十岁的人了,如果没有证据,我能张嘴乱说吗?我当然有证据,不过都放在家里了,而且有些杂乱,我需要整理一下,给我三天时间,我将那些材料和单据整理出来交给你。”

  “好,就这么说定了。”齐国兴说。

  邓静宜将记录本递给了齐国兴,她说道:“齐市长,你看一看,还有什么遗漏或者需要补充的地方。”

  齐国兴大致看了一眼,说道:“没有了,你做的不错。”

  这时叶枫出现在门口,白衬衣被汗打湿了一半,裤子也被打湿了一半,头发也是湿漉漉的,那样子仿佛是刚淋了一场雨一样,可是,外面艳阳高照,哪里曾下过雨呢?

  邓静宜讶然地看着叶枫,半响才笑着说道:“叶枫,你去什么了,怎么身上都湿了啊?”

  “刚才睡了一个午觉,给热的。”叶枫有些尴尬地道。

  刚才的午觉,是他这辈子睡过的最艰难的午觉。

  齐国兴站了起来:“包校长,等你整理好了你的材料,你就给我吧,你可以打我的电话,也可以打邓秘书的电话。”

  “好的,谢谢,齐市长,”包建平很高兴的样子,他也站了起来,“我送送你们。”

  

章节目录

不死医圣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语无伦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语无伦次并收藏不死医圣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