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枫拿了一个苹果,走到了沙发前,递给了来子馨:“吃吧,我知道你很饿。”

  “我不想吃。”来子馨低低地道。

  叶枫将手电关了,坐到了她的身边,咔嚓咬了一口苹果,一边说道:“嗯,真香,真甜,好奇怪啊,我以前怎么就不觉得苹果有这么香甜呢?不信你试试?”

  “我又不是小孩子,你骗我吃东西也没用,”来子馨说着话,忽然倒在了叶枫的怀中,“抱着我。”

  叶枫僵了一下,不过还是伸手搂住了她的腰。

  她需要安慰,这里就只有他能给她安慰,她需要安全的感觉,这里也只有他能给她安全的感觉。

  这一次,来子馨蜷缩在他的怀里,小猫般依人,但他的心情却出奇地平静,没有半点不健康的想法。

  也许是身心都疲累到了极点,来子馨蜷缩在叶枫的怀里很快就睡着了。

  叶枫打开了手电,静静地看着她,她的鼻孔里传出均匀的呼吸声,神态安详。

  他将她抱了起来,往卧室里走去,将她放在了床上,替她褪下了鞋子,最后又帮她盖上了被子。

  他离开了卧房,回到了客厅的沙发上,躺在沙发上想睡觉,但闭上眼睛却怎么也睡不着。

  他再次打开手电,照向了天花板。

  地下室的天花板没有使用装饰建材,只是贴了一层很高档的环保墙纸,有着很华丽的图案。

  墙纸之后就是坚厚的混泥土,这点已经在他扯掉墙角上的监控器的时候得到了证实,可是,就是这样单调的天花板,叶枫却举着手的非常仔细地看了一遍。

  “奇怪啊,怎么没有通风口呢?地下的空间,如果没有通风口,人还不得被窒息而死啊?来永辉是搞地产的,不会连这点常识都不知道吧?”叶枫呢喃自语,然后他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四处寻找通风设施。

  他将整个地下室找了一个遍,没有找到一处排气扇,更没有想象中的通风管道,然而奇怪的地方也就在这里,他没有半点缺氧的感觉,地下室里的空气也显得很流畅。

  “一定有通风的管道,不然空气不会这么清新,还有,来志强现在还不能让来子馨死,如果他将来子馨关在一个没有空气的地下室里,他根本就没法用一具窒息而死的尸体去要挟来永辉立下他需要的遗嘱。”叶枫心里肯定了这一点,可是,通风管道在什么地方呢?

  静静地想了一下,叶枫忽然快步走进了浴室。

  浴室也是卫生间,很宽大,不过设计也很讲究,用于方便的马桶安装在一个雾化玻璃打造出来的小空间里,小空间上面没有封顶。

  这个地下室所有的地方叶枫都检查过了,唯独没有经过这个安装马桶的小空间里仔细看看。

  他打开过,但只是看一眼就作罢了。

  也倒是的,谁会在便便的地方寻找什么呢?

  打开小巧的雾化玻璃门,一只镶嵌着金边的奢华马桶进入视线,在它的旁边,有一块铜质的金属栅,看上去就像是一块普通的地漏一样,不过它是方形的,而且面积要大一些。

  “我怎么就没想到呢?哈!我怎么就没想到呢?”叶枫顿时兴奋了起来,他趴在马桶旁边,然后从头上扯了一根头发,慢慢地凑到铜质栅栏前。果然,他拈着的头发丝在靠近铜质栅栏的时候就轻微地颤动了起来,头发尖儿轻轻地往上翘。

  这里就是地下室的通风管道!

  室内的温度比较高,室外的温度比较低,一冷一热就产生了气压差,外面的空气便流动进来,而屋里的空气也会自动流出去,所以无需换取的电器设备,这条通风管道就能完成换气的任务,而地下室里的空气始终都是清新的!

  激动中,叶枫的脑海里又浮现出了这幢别墅的景象:“这幢别墅修建在山坡上,背面是悬崖,悬崖下是石霸湖,我所在的地下室是修建在靠近悬崖的山体里,来永辉当初修建这个避难屋,绝对不想有人堵塞他的通风管道,所以他设计的通风管道的另一头应该在没人能去的悬崖上!

  希望的火花迸射了出来。

  一个大胆的念头也在叶枫的心头诞生了。

  来子馨一觉足足睡了十多个小时,一觉醒来,她的精神也好了许多,她下来床,打开了手机的一款照明软件,借着亮光从卧室里面走了出来。

  她看见了倒在沙发上睡觉的叶枫,那家伙身上满是泥污,脏兮兮的。

  “这家伙干了什么?”来子馨疑惑地道。

  叶枫忽然睁开了眼睛,看了她一眼,然后又倒头睡觉。

  “睡觉都能保持这样的警惕,真怀疑这家伙是不是一个医生。”来子馨苦笑着摇了摇头,然后向浴室走去。

  进了浴室,她推开玻璃门,正准备脱裤子解手的她却顿时愣在了当场。

  当你很着急想要解手的时候,却突然发现家里的马桶被人砸了,你会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呢?

  厕所里的镶着金边的马桶被砸得稀巴烂,不仅如此,地上也被挖出了一个大洞,原本很干净很上档次的厕所堆满了泥土还有混凝土的碎片,它已经不是一个厕所了,而是一个施工现场了。

  但来子馨却不知道叶枫想修建什么,难道是一个更大的厕所吗?她愣愣地看着一片狼藉的厕所,半响之后,她忽然冲出了浴室,对着睡觉的叶枫吼道:“叶医生,你干什么啊?你把厕所毁了,我怎么解手啊!”

  “你让我休息一会儿吧,我挖了十多个小时,累得很。”叶枫嘟囔地道,一双眼睛似睁非睁的样子。

  “你花十多小时破坏唯一的厕所?你——我们以后在哪解手啊?可恶!”来子馨说话的时候夹紧着腿,憋得很难受的样子,越是这样内急,她越是不理解叶枫的行为,也越是生气。

  “我早就替你想到了,浴室里有一只塑料水盆,你尿在那里面吧,如果我们的水喝完了,还可以喝尿,不要浪费了。”叶枫说。

  “你去死!”来子馨再也憋不住了,转身就进了浴室。

  很快,浴室里面就传出了嘘嘘的声音。

  塑料盆子被水流冲击的声音很特别,在这个封闭的静谧的空间里,它显得特别响亮。

  黑暗里,来子馨的一张娇俏的脸蛋臊得跟猴子屁股一样,她心里不停地念叨着:“他听不见这声音,他听不见这声音……”

  叶枫这一觉只睡了两个小时,而且他始终保持着相当的警惕性。

  他虽然断定来志强的人不会在头几天里打开地下室的防爆门,但他也得防备着,不给对方可乘之机。

  他醒来的时候发现来子馨还坐在沙发上发呆。

  她双手抱着膝盖,下巴放在膝盖上,很安静,不知道在想着什么问题。

  叶枫关了手电,然后将那颗没有啃完的苹果啃掉了。

  一个苹果下肚,胃里仍感觉空荡荡的,饿得慌,这种饥饿的感觉让他忍不住想打开冰箱,再从里面拿一个苹果,或者别的水果填肚子。

  可是他忍了下来,食物就那么一点,如果不控制住自己的食欲的话,冰箱里面的那点东西很快就会吃完,那么,往后的时间就更难捱了。

  “子馨,你爸会不会在这个地下室建一个储备室什么的呢?这是他的避难屋,总应该具备避难屋的功能吧,他应该有食物储备的,有吗?”叶枫问道。

  “有。”来子馨的声音。

  “在哪?”叶枫一下子就激动了起来。

  “卧室的衣橱后面有一个储藏室,但我刚才看过了,里面什么都没有。”来子馨说道。

  叶枫的高兴劲顿时又没有了,来志强一早就准备了这个陷阱,他会在储藏室里留下食物吗?显然不会,来志强能在冰箱里留下一点水果,也绝对不是良心发现,而是想让来子馨多活一点时间,让他有足够的时间要挟来永辉立下遗嘱。

  “你很饿吧?那你就吃掉那些水果吧,我不饿。”来子馨说。

  “我也不是很饿,省着点吃吧,倒是你,你到现在都没有吃一点东西,你应该吃一点。”叶枫说道。

  来子馨却没动:“对了,你把厕所毁了,挖那么大一个坑,你想干什么?挖我们的墓穴吗?”

  “我要挖一条地道逃出去。”叶枫说。

  来子馨愣了一下,继而发神经似的笑了起来:“你是想逗我笑吗?你做到了,挖地道逃出去?你是《越狱》的粉丝吗?但那是电视剧,在这里绝对没有可能实现!”

  叶枫不理她的嘲笑:“我想得很清楚,你爸修建这个避难屋,他将通风管道,还有浴缸的排水管道都埋在了地下,我琢磨了一下地形,我们应该是在靠近山坡背面的悬崖的山体之中,只要我往下挖到排水管道和通风管道的地方,我们就有可能挖一条通往悬崖的地道逃出去。”

  “等等……你刚才说什么,再说一次?”来子馨明明听清楚了,但她却还想再听叶枫说一遍。

  叶枫笑了笑,他知道他已经激起来子馨的求生欲了。

  

章节目录

不死医圣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语无伦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语无伦次并收藏不死医圣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