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鹏恨恨地盯着叶枫和林志琳,那眼神很可怕。

  叶枫却忽然捉住林志琳的手,半轻不重地抽在了纪鹏的脸上:“就这样,打他。”

  这一巴掌不轻不重,也就疼那么一下而已,谈不上什么伤害,但对于纪鹏这么骄傲的人来说,这却比往他身上捅刀子还让他难受!

  “这你都学不会吗?真笨。”叶枫无视纪鹏那几乎能杀人的眼神,他再次捉住林志琳的手,抽在了纪鹏的脸上。

  啪!这一声要响亮一些了。

  “够了!你们——”

  林志琳忽然发疯似的挥舞着巴掌,噼噼啪啪地抽在了纪鹏的脸上。

  她一边打,一边哭。她的巴掌雨点一般落在纪鹏的脸上,那张本就被叶枫打肿了半边的脸眨眼就就变成了包子脸。

  “别打了,求求你别打了!”纪鹏捂着脸,蹲在了地上,他的尊严,他的骄傲已经荡然无存了。

  林志琳却还在用穿着高跟鞋的脚狠狠地踢着他。

  “好了,就这样吧。”叶枫拉住了他。

  “我好多了。”发泄了一下,林志琳的感觉果然是好多了。

  如果她刚才不发泄就离开的话,她之前所经历的一切就会向烙印一样留在她的记忆里,会变成一个伤疤,但她这样发泄一下之后,她心中的委屈和怨气就及时地宣泄出去了,以后再想起这件事的时候,她也会觉得没什么。

  感觉一下子变好,林志琳也顿时明白了叶枫的良苦用心,她的心中充满了感激,还有一些甜蜜的成分。

  叶枫蹲在了纪鹏的身边,伸手抓住了纪鹏的衣领,冷声说道:“纪鹏是吧,我不管你多有钱,手底下有多少人,我也不怕你报复,我要提醒你一下,你如果要报复,最后做好最坏的打算,你得弄死我,如果我一不小心活下来,那么死的就是你,你记住了吗?”

  纪鹏望着叶枫,那冰冷的眼神让他不寒而栗,他下意识地点了点头。

  “但愿我们不会走到那一步。”叶枫摸了摸纪鹏那肿得跟包子似的脸。

  就在叶枫起身准备带着林志琳离开的时候,纪鹏的身上忽然想起了手机的铃声。

  纪鹏没动,任由手机铃声响着。

  这个时候,谁会给他打电话呢?

  叶枫停下了脚步。

  “怎么不接电话?”叶枫抓着纪鹏的衣领将他提了起来瞪着他。

  “我接我接。”纪鹏赶紧从西服兜里掏出了手机。

  纪鹏滑开接听键前的那一刹那,叶枫从手机屏幕上瞥见了一个名字——来志强。

  来志强怎么会在这个时候打电话来?

  叶枫心中一动,低声道:“开免提!”

  纪鹏很配合,跟着就开了免提的功能。

  手机里传出了来志强的声音,“纪兄,怎么样?玩得还开心吗?”

  “玩你个——”纪鹏张嘴要骂人,但他忽然发现叶枫正狠狠地瞪着他,铁一样的拳头也高高地举了起来,他跟着就改口说道,“开心,我开心得很。”

  “那你怎么谢我啊?”来志强笑着说道。

  “你想要什么?”

  “算了,就算你欠我一个人情好了,改天一起喝茶。”来志强说。

  “改天约。”

  “对了,可以的话拍几张照片给我吧,林小姐也是我以前崇拜过的偶像啊,如果有她的那方面的照片,我会很开心的。”来志强忽然说道。

  “好的,我拍给你。”

  “嗯,不要玩得太过火了,注意点分寸好。”

  “我有分寸的。”

  “好,再见。”

  “再见。”纪鹏挂了电话。

  叶枫问道:“来志强怎么会知道这件事?”

  纪鹏说道:“这会展中心是他的,那瓶价值不菲的红酒也是他的藏品,这个主意也是他的。”

  “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我怎么知道?你问他去!”纪鹏很恼火的样子。

  “志琳姐,我们走吧。”叶枫不问了。

  林志琳挽着叶枫的胳膊,跟着他离开了。

  如果不是来志强打来的那个电话,叶枫压根儿就不会知道这件事与来志强也有关系,可是,叶枫仍然想不明白来志强为什么会搀和这次针对林志琳的事件。

  “站在来志强的立场,他应该处理他自己的麻烦才对,怎么会搀和事情,给他自己找更多的麻烦呢?来志强不会是那种显得无聊找刺激的人,他也绝对不是为了要几张照片,他不会这么幼稚,那么,他究竟想得到什么呢?”叶枫的心里各种想不明白。

  “把腿抬高一点,我要帮你处理腿上的伤口。”林志琳的声音,打断了叶枫的思维。

  房间里,叶枫的身上仅穿着一条三角裤,林志琳折用棉球蘸着消毒酒精帮他清理身上的伤痕。

  与那两个光头保镖一场恶战,虽然最终是打赢了,但叶枫的身上也留下了好多伤痕,有些地方破皮了,有些地方肿了,总之是很糟糕的样子。

  叶枫将右腿抬起来,搁在了沙发上,一边问道:“姐,你以前认识来志强吗?有得罪过他吗?”

  林志琳蹲在了叶枫的腿间,用蘸了消毒酒精的棉球清理叶枫的腿根处的一处伤口,一边小心翼翼地清理伤口,一边说道:“认识,在一个酒会上认识的,不过谈不上什么交情,我从来没得罪过他呀,与他说的话也不过几句。”

  “这就奇怪了,他为什么下个套整你呢?”叶枫还是想不明白。

  “哎呀,你就别想了,你看你浑身是伤,那两个死光头也真下得心,把你打成这样。”林志琳很心疼的样子,她用棉球一点点擦着伤口上的淤血。

  她口中的那两个死光头被叶枫还惨,但她自动忽略了这个事实。

  “嘶。”酒精扎肉,叶枫疼得直吸气,眉头也拧成了一团。

  “疼吗?”林志琳紧张而心疼地望着叶枫。

  “当然疼啦,还是不清理了吧,我洗个澡就行了。”叶枫自己就是医生,身上的这点皮外伤他自己就能处理,可林志琳偏不让,偏要帮他清理。

  “不行,不及时清理会感染的,你是医生,你不会不知道这点吧?”

  叶枫苦笑了一下,最难消受美人恩。

  “疼的话,我就给你吹吹,吹吹就好了。”

  “吹吹?”叶枫的额头上顿时冒汗了。

  “呼——呼——”说吹吹就吹吹,林志琳当着对着叶枫的伤口吹起了气来,从她口中吹出来的热气温柔地扑卷到叶枫的伤口上,带着她的关怀,带着湿润的气息和她的芬芳。

  吹气能缓解疼痛吗?叶枫的感觉其实并不明显,但他的身子里面仿佛藏着一只气球,林志琳一吹,就吹大了。

  林志琳一下子就瞧见了,脸红红地啐了一口:“你呀,又在想什么坏事情了?不要脸。”

  叶枫苦笑道:“我是一个正常的男人啊,你往那个地方吹气,我要是没反应,那才真的有问题了呢。”

  “狡辩。”林志琳不敢吹气了。

  “还是别弄了吧,我洗个澡就行了,这样的小伤,我抹点小病丸的药粉就能处理了。”叶枫说。

  “你想吗?”林志琳的小嘴里忽然冒出了这么一句话,她的声音喃喃的,充满了磁性。

  叶枫愣了一下,“想什么?”

  林志琳忽然凑过了头去……

  其实,不是叶枫想,而是她想了。

  门外,刚刚伸手准备敲门的阿虎将手放了下去,他苦笑着摇了摇头:“我还是去附近的医院找外科医生处理一下伤口吧,叶先生挺忙的。”

  也倒是的,叶医生现在连他自己身上的伤口都顾不了了,他还有时间和心情去照顾阿虎身上的伤口吗?

  同一时间,不同的地点。

  一个私人会所之中,来志强和聂东对面坐着,脸色都很难看。

  “纪鹏那个废物,就这么一件小事都做不好,我们还能指望他什么?”聂东不满地道。

  来志强说道:“你让我帮你做件事,我做了,你答应我的事,也应该兑现了吧。”

  聂东笑了笑,“你放心吧,那块地皮我们两家一起开发,一起赚钱,我爸和我都有同样的认识,只要我们两家联手的话,我们就能在房地产界做得更大,做得更强。所以,这一次的合作只是一个开头,往后,我们愿意与神州地产展开更多的合作。”

  “这对我们两家来说都是双赢的,为我们的合作干杯。”来志强举起了手中的酒杯。

  聂东也举起了酒杯,轻轻一下触碰之后,他和来志强都浅浅地品尝了一口杯子的名贵的红酒。

  “对了,我想不明白,你为什么要下套整林志琳呢?她和你根本不认识,也没有任何过节。”来志强说道。

  “林志琳确实与我没有过节,我们也不认识,但是她和叶枫认识,她和叶枫是很要好的朋友,只要是叶枫的朋友,那就是我的敌人,只要能让叶枫难受的事情,我就乐意去做。”聂东的嘴角浮出了一丝残忍的笑意。

  “为了女人?宁新柔,我明白了,”来志强笑了笑,“不过,宁新柔确实是一个很好的女人啊,我听说她是下一届诺贝尔奖的热门人选,欧洲的博彩公司开出的盘口也比较低,看来我得在宁小姐的身上压一笔钱了,没准她能带给我丰厚的回报。”

  “没人能从我手中抢走什么东西,更别说是女人了,”聂东将水晶酒杯之中的红酒一口喝了下去,然后又恨恨地说道,“他以为他得逞了吗?没有!我很清楚宁新柔是什么样的女人,她喜欢精神层面上的交流,她绝对不会让叶枫碰她的,还有,叶枫不过是一个山村的穷小子,不过是一个高中生,他有什么资格追求宁新柔?真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对,他确实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来志强说了一句聂东喜欢听的话。

  “他就等着吧,只要是让他痛苦的事,无论是什么事我都愿意做,我要他知道与我作对是一个什么下场,他的固元补气汤到目前为止都还没发进入天汉的市场,哼,我看他能撑到什么时候!”

  

章节目录

不死医圣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语无伦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语无伦次并收藏不死医圣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