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子馨愣了一下:“来永辉是我爸,来志强是我哥,但我们不是同一个母亲。”

  叶枫想了一下,心中有些明白了,他说道:“专心开你的车吧。”

  “谢谢你,叶医生。”来子馨松了一口气,她的嘴角也露出了一丝难得的笑容。

  片刻后,车子开进了一个小区,很普通的一个小区,随处可见锈迹斑斑的防盗栏,还有晾晒在阳台上的衣物,小衣什么的,来子馨将车子停在了地下车库,然后带着叶枫从一道楼梯上了五楼小区,五楼,这是这个平民小区最高的楼层了。

  叶枫跟着来子馨来到一道房门前,来子馨掏出钥匙打开了房门。

  “请进。”来子馨说。

  “不用这么客气。”叶枫走了进去。

  客厅不大,但装饰和家具还有电器都很有档次和品位,在墙壁上,叶枫还看见了一些充满异国情调的装饰品,比如柬埔寨的漆器,泰国的象牙雕件等等,这些东西,都是价值不菲的东西,可以肯定的是,普通人家是买不起这些工艺品的,不过,回头一想来子馨的身份,叶枫也就一点都不奇怪了,一个亿万富翁的私生女,她能缺钱花吗?

  “私生女?我怎么能这样想人家呢?但她多半是来永辉的私生女吧?不然,怎么会住在这种地方呢?”叶枫的心里这样想到,其实,也不怪他将来子馨贴上“私生女”的标签,因为他所看到的和感受到的一切都将他往这个标签上引。

  “这些都是我旅行的时候买的,我喜欢不同民族的传统艺术,”来子馨说道,“我以前不是住在这个地方的,我其实才搬来没几天。”

  “呃?”叶枫等着她继续说下去。

  “我是来永辉的女儿,不过……”来子馨苦笑了一下,“不过我妈可不是他的妻子,我是一个私生女。”

  果然是这样,叶枫猜对了。

  “来永辉虽然没娶我妈,但对我们母女俩还是不错的,他经常给我妈一笔钱,我和我妈的生活也挺宽裕的,就在几天前,我和我妈都还住在我们自己的别墅里,可来了一群人将我们撵了出来,我妈和他们争论,一个人出手打伤了我妈,她现在都还在医院里住着,别墅的所有人是来永辉,我和我妈都联系不上他了,所以你也看见了,我现在住在这样一个地方,而且,还是租的。”来子馨的语气很忧伤。

  无论是谁,住惯了别墅,有一天突然沦落到去租房子住,那感觉肯定是不好的。

  “你找我来,就是要告诉我这些吗?”叶枫对这种豪门恩怨真的是没有半点兴趣。“不,当然不是,”来子馨慌忙说道,“我要告诉你的是,来永辉并没有去欧洲,那个说法,不过是来志强炮制出来的,他是在掩人耳目。”

  叶枫直直地看着来子馨:“来志强说来永辉在欧洲,你说他不在欧洲,你们谁说的才是真的?你说来永辉没有在欧洲,那你告诉我他现在在什么地方,你告诉我,我就相信你的说法。”

  来子馨摇了摇头:“我不知道。”

  跟着她又说道:“请你相信我,我说的都是真的。”

  叶枫苦笑了一下:“好吧,就算我相信你,那你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帮助呢?如果来志强对你做了什么非法的事情,你应该告诉警察,而不是我,我只是一个医生。”

  “以来志强现在的能量,我去报案有用吗?一些官员的任命和调动都要找他拖人找关系,我要是去报案的话,我还离开警察局,来志强就知道我在干什么了,更何况,他做事非常干净,不会留下把柄的。”

  “没有非法的事情,也没有病人需要我看病,你将我带到这里来,难道是听你倾诉的吗?”叶枫有一种哭笑不得的感觉。

  眼前这个少女,明明年纪很小,甚至还算不上是成年人,但她却表现得如此小心谨慎,他知道她将他带到这里来并不是听她倾诉,而是真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可是她却不着急说出来,而是在试探,在观察,她的心机之深,就连很多成年人都比不上。

  叶枫不喜欢这种被试探被观察的感觉,他也没有兴趣陪来子馨玩下去了,他有些后悔跟着来子馨来到这个地方,他打算离开了。

  “如果你没有别的事情要说,我就告辞了。”叶枫说道。

  “等等——”来子馨欲言又止,很纠结的样子。

  “再见。”叶枫转身向门口走去。

  “来志强不是我爸的儿子!”来子馨忽然大声地说了出来。

  叶枫的脚步顿时就停住了,他慢慢地转过身来:“你说什么?”

  “来志强不是我爸的儿子!”来子馨重复了一次。

  叶枫其实是听得非常清楚的,就在来子馨第一次说出来的时候他就听得很清楚了,但他怎么也不敢相信来子馨将他带到这个地方来,会是因为这个秘密。

  “这怎么可能呢?”愣了好半响,叶枫才说出一句话来。

  “我爸是最近才知道这个秘密的。”

  “怎么知道的?”

  “来家有自己的私人医生,前不久来志强受伤了,来家的私人医生给他治疗了,也做了一些必要的检查,恰好就是那一次检查,医生发现了一些问题,那个医生与我爸有着很深的交情,也替我爸工作了至少二十年了,他将他发现的问题告诉了我爸,我爸让他别声张,继续做更高级别的DNA化验,这一化验,我爸才知道来志强不是他亲生的,而是他母亲从外面带进来家的野种!”

  “事情就这样不了了之了?”叶枫问道。

  “当然不是,”来子馨继续说了下去,“来志强不知道从哪里知道了这件事,提前采取了行动,我爸就是这么莫名其妙地消失了,我和我妈也被赶出了我们住了十多年的别墅,来志强还警告我,不许踏进来家半步,我知道我爸曾经在你那里治过病,我也听他讲了很多关于你的事情,叶医生,求求你了,帮帮我吧。”

  看着来子馨那充满乞求的眼神,叶枫却在想着另外一个问题:“我不就是找来永辉借个钱吗?至于这么大难度吗?”

  这样的事情让叶枫哭笑不得,但他却相信了来子馨的说法。

  从古到今,在男人的世界里,最流行的是什么呢?答案就只有一个,那就是女人。

  没钱的男人娶一个老婆,还挺困难的,有钱的男人除了娶一个老婆,还要在外面养点情儿,小三什么的,所以现在的世界,衡量一个男人成功与不成功,数一下他的情人数量就知道了。

  来永辉这样的男人,财产上百亿,他睡过多少女人这还真是无法统计的事情,但是,命运跟他开了一个玩笑,他从小养到大,并视为接班人的儿子居然不是自己亲生的,他的人生真是充满了戏剧性。

  从来子馨的嘴里听到这个故事之后,叶枫倒也有些同情起来永辉的遭遇来,他一辈子赚了那么多钱,自己的亲生女儿却被逐出了自己的房子,得不到一分财产,一个给他带来耻辱的野种却接管了他辛辛苦苦打下来的江山,享受他的一切。

  “我怀疑,来志强把我爸软禁起来了,”来子馨打断了叶枫的思维,“你是我爸的医生,你知道他的情况,如果没有你的治疗的话,他活不了多长的时间,来志强是一个非常聪明的人,他将我爸软禁在一个地方,不给任何治疗,这等于是变相地谋杀!我爸一死,他就顺理成章地继承我爸的遗产,成为神州地产的主人!”

  “难怪我问他你爸在欧洲什么地方接受治疗的时候,他怎么也不肯告诉我具体的地址,我当时还真有些相信他说的会影响公司股价的借口,现在想起来,他大概是害怕我去欧洲找你爸吧。”叶枫说道。

  “你的头受伤了。”来子馨忽然说道。

  “怎么?”叶枫奇怪地道,“突然提起这个,这和你说的事情有关吗?”

  来子馨说道:“我去过神州大厦,我也进过我爸的办公室,也就是来志强现在的办公室,在那间办公室里有一面墙,墙上全是显示器,我爸喜欢员工在他的监视下工作,通过那面墙上的监视器,他能看到整座大厦的各个角落的情况,包括,你与那些保安发生争执的大门口。”

  “你当时在附近?”

  “不,我当时在家里,如果没有必要,我是不会冒险出现在神州大厦附近的,我害怕,我害怕来志强会把我抓起来,也把我软禁起来,或者干脆买杀手杀了我,他那个人我了解,表面上很和善,可一旦有人妨害到他的利益,他就会不择手段地扳倒那个人,我爸死了,我也死了,那么这个世界上就没有任何人能妨碍到他继承庞大的遗产了。”

  上百亿的遗产,这确实够让人铤而走险的了。

  叶枫相信来子馨的推测,可是他还是有一点想不明白:“你说你当时在家里,你又是怎么知道我在那里呢?”

  “我怎么知道你在那里,这个你不用知道,我想告诉你的是,那些挑衅你的保安其实是受了来志强的指示。”

  “受了来志强的指示?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章节目录

不死医圣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语无伦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语无伦次并收藏不死医圣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