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其实是来扬帆拍广告片的,今天拍好了,我也没事了,所以就来瞧瞧来叔和你。”叶枫说。

  “你费心了。”来志强很客气地道。

  “对了,来叔的身子最近怎么样了?”叶枫问道。

  “很好,很好。”来志强松开了叶枫。

  一个保镖跟着上前,给来志强递了一条手巾。

  来志强慢吞吞地擦拭着手上的血迹,视线也移到了聂东的身上:“聂东,你也来了,一起去我办公室坐坐吧,我正好和你谈谈天汉市广场旁边的那一两块地的事情。”

  聂东笑道:“我这次来,正是带着家父的指示来的。”

  来志强对身边一个保镖说道:“你带叶医生去我的休息室坐坐,把我的衣物拿给叶医生换一下。”

  “是的,老板。”保镖很恭敬地道,然后又对叶枫说道,“叶医生,请跟我来。”

  叶枫疑惑地看了来志强和聂东一眼,心中隐隐升起一丝不好的感觉来。

  聂东和来志强居然会合作?这点,叶枫怎么也没想到,而且,两人看上去关系还很不错的样子,而在来永辉在大槐树村接受治疗的那段时间里,聂东连一次都没有来看过来永辉,聂东的家人也没有来过,如果关系好的话,来永辉身患绝症求医,怎么会不来探望一下呢?难道来家和聂家的关系,是在最近一段时间才建立起来的?

  “来家与聂家,都是搞地产的,都很有钱,两家联合起来开发某块地皮,有些生意上的来往很正常,管他的呢,等下换了衣裳我就去找来永辉,找他借钱,然后就走,来志强和聂东谈什么做什么,与我有什么关系呢?”想到这里,叶枫苦笑了一下,跟着那个保镖往神州大厦里面走去。

  来志强和聂东在一大群保镖的拥簇下,先叶枫一步进了神州大厦大堂,这个过程,来志强竟没有和叶枫再说一句话,甚至没有回头再看叶枫一眼,他倒是和聂东有说有笑,聊得很投机的样子。

  进了大堂,来志强和聂东乘坐一台电梯,叶枫却被保镖安排坐另外一部电梯。

  保镖按了三十八楼的数字按键,电梯缓缓地往上升。

  “哥们,能告诉我来董事长在什么地方吗?”叶枫试探地道。

  保镖盯了叶枫一眼:“来董事长不是乘坐另外一部电梯上去了吗?来董事长的办公室也在三十八层,稍后你就能见到他了。”

  叶枫说道:“不是,我问的是来永辉来董事长,他在什么地方?”

  保镖沉默了一下才说道:“我不知道。”

  “是在家休养吗?”叶枫追问道。

  保镖顿时板起了一张脸:“我说你这人是怎么回事?我不是告诉你不知道了吗?你怎么还问我呢?”

  他的口气和态度让叶枫很不舒服,叶枫的脑海里也顿时浮现出了来志强的先热后冷的态度,心中就更不舒服了,电梯上升到二十楼的时候,他甚至想停下电梯,然后离开神州大厦。

  “我都还没开口借钱,来志强就是这种不待见的态度,我要是开口借个千儿八百万的,他还不跟我翻脸啊?哎,现在的人,太现实了。”叶枫的心里暗暗地道,嘴角也浮出了一丝苦笑。

  他不舒服,他生气,但他却也很清楚,他不能就这么离开,气节和面子固然重要,但仙女药业的发展更加重要,大槐树村的村民们,还都指望着跟他发财,过上好日子呢。

  还有齐国兴,仙女药业建厂之初他跑前跑后,不仅给了财政拨款,还做了担保从银行贷了款,所以,他觉得他要是现在扭头走了,他就对不起大槐树村那一群淳朴善良的村民,对不起齐国兴的那份期待和信任!

  “嗯,男人的膝盖,该直的时候要直,该曲的时候就得曲下来,今天,为了仙女药业,为了大槐树村和齐大哥,还有许许多多信任我的人,我就把膝盖曲下来吧。”这么一想,叶枫心中的郁闷和晦气都一扫而光。

  心情郁闷的时候,遭遇挫折的时候,不妨换个角度去想一想,感觉就会好很多,从小就失去父母的叶枫,他很早就学会了这个。

  电梯在三十八层停了下来。

  在保镖的带领下叶枫来到了休息室。

  保镖打开了衣橱。

  来志强的衣橱里挂着很多高档的衣物,西装、衬衣和休闲风格的衣物,不过他的衣物对于叶枫来说都短了一些,穿倒是能穿上,可看上去很滑稽,毕竟,他的身高要比来志强高一些,也要强壮得多。

  “有大一点的吗?不一定要衬衣,t恤也行。”叶枫对一旁的保镖说道。

  保镖说道:“这是董事长的休息室,只有他的衣物,你要是不嫌弃的话,我有一个同事的体型和你差不多,我去问问他有没有合适的衣物。”

  “谢谢,非常感谢。”叶枫说。

  “你留在这里,不要随处走动。”保镖叮嘱道。

  精赤着上身的叶枫摊开了双手,“我这样,能到什么地方去呢?”

  保镖离开了休息室。

  叶枫跟着就从衣橱里拿了一件刚刚试穿过的衬衣,一边穿衣物,一边休息室外走。他是不会那么老实地待在休息室里的,在这里,他看到的一切,他感觉到的一切,处处都透露着诡异的气息,他想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而待在休息室里是什么都得不到的。

  门外,替他去拿衣物的保镖的背影刚刚消失在走廊的尽头。

  走廊里静悄悄的,看不见一个人,站在休息室门口,叶枫就连半点头绪都没有,他的心里暗暗地道:“这座神州大厦是来家家族企业的总部,我要在这里询问来永辉的下落,我该去问谁呢?”

  那些保镖显然是不能问的,他们都是来志强的人,这里管事的,要么是来家的人,要么是与来家有关的人,不知道对方的底细,贸然去问,恐怕他一转身,来志强那边就知道了。

  就在这时,一个推着清洁车的大妈慢吞吞地往这边走了过来。

  叶枫心中一动,转身回到了休息室,他将茶几上的报纸和茶杯扫到了地毯上,然后又回到门口,那个清洁女工刚刚路过休息室的门口。

  叶枫说道:“大婶,麻烦你把这里清洁一下。”

  “好的,先生。”清洁女工跟着就推着清洁车进了休息室。

  她对叶枫很客气很恭敬,那是她知道能在这间休息室里休息的人不可能是一般的人,她根本就不敢怠慢,进了休息室,她跟着就跪在地毯上清理起地毯上的污渍和杂物来。

  “大婶,我能问你个事吗?”叶枫试探地道。

  “先生,您不要客气,您要问什么事呢?”清洁女工很恭敬很客气地道。

  她的恭敬和顺从正是叶枫想要的,他说道:“是这样的,我和来永辉来董事长是很要好的朋友,我来找他有很重要的事情,可我却不知道他在什么地方,你能告诉我他在什么地方吗?”

  “这个,我不知道。”原本还很平静的清洁女工一下子就显得紧张了起来。

  “这是一个很简单的问题,你紧张什么呢?”叶枫紧紧地盯着清洁女工。

  “我不知道,你别问我。”清洁女工加快了清洁的速度,看得出来,她想尽快离开这里了。

  “他在家吗?”叶枫追问道。

  “先生,求求你了,不要问我。”清洁女工更紧张了。

  “发生什么事情了?”叶枫其实也不想这样逼问她,可是眼前所发生的一切都太蹊跷了,他控制不住他的好奇心。

  就在这时,先前离开的保镖走了进来,他狠狠地瞪了清洁女工一眼:“这里不用你清理了,下去。”

  清洁女工赶紧站了起来,慌慌张张地推着工具车离开了。

  “叶先生,你这是干什么呢?”保镖用不舒服的口气说道,“你想干什么呢?”

  叶枫说道:“我想干什么?我来这里是见来永辉的,这是很正常的事情,也是很简单的事情,来永辉是我的朋友,也是我的病人,我担心他的病情,我想见他一面,这是很复杂的事情吗?我不过是问一下他在什么地方,你们至于这么紧张吗?你们在掩饰什么呢?”

  一连串的问题,保镖没有回答其中任何一个,他只是将手中的叠得很工整的一件衬衣递给了叶枫:“叶先生,这是你需要的衣物,试试吧,不合身的话我再让人给你买新的。”

  叶枫从他的手里接过了衣物:“你出去吧。”

  保镖离开了休息室,却在门口停了下来,他站在门口,并没有离开的意思。

  叶枫换上了保镖给他带来的衬衣,衣物的大小倒也合适,换了衣物,他坐在沙发上看起了电视,站在门口的保镖就像是一条狗一样守在门口,他要是离开休息室去问谁来永辉的消息,肯定没有任何结果。

  虽然是在看电视,但电视里正播放着什么内容叶枫都不知道,他的思维就像是被揉成一团的丝线,怎么梳理都梳理不清楚。

  一件非常非常简单的事情,为什么会变得这么复杂呢?

  就这么一个问题,叶枫怎么也想不明白。

  

章节目录

不死医圣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语无伦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语无伦次并收藏不死医圣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