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员工们庆祝了一下,叶枫转身往外走。

  李婉博走到了叶枫的身边,穿着工作服的李婉博别有一番蓝领美女的味道,她的胸将工作服顶得高高的,很膨胀的感觉,还有她的****,也将蓝色的工作裤撑得满满的,很是肥美。

  “枫,你行啊,现在越来越成熟了。”李婉博的脸上挂着甜美的笑容。

  叶枫笑着说道:“婉博姐你什么意思呢,我以前就不够成熟吗?”

  “不是,只是,我只是觉得你身上的男人味越来越浓了。”李婉博什么都敢说。

  叶枫在咯吱窝上嗅了一下,假装正经地道:“没有啊,我身上没什么味儿啊,你是不是感冒了,鼻子出问题了?”

  李婉博瞪了叶枫一眼,然后一粉拳捶了过去。

  叶枫撒腿就跑。

  女人有女人的味道,有女人味的女人很讨男人喜欢,男人也有男人的味道,有男人味的男人更容易讨到女人的喜欢。

  不过这个味道绝对不是汗味,绝对不是。

  一份大订单并没有让叶枫身上的压力减轻许多,因为这样的订单并不是长久之计,仙女药业要生存要发展,还是只有一条路可走,那就是让更多的消费者知道它的存在,知道它的作用。

  宁新柔还在动用她的关系,为叶枫寻找“价廉物美”的大明星。

  仙女药业的营销团队也火力全开,加班加点地工作着,聂东用他在天汉市建立的势力和关系网切断了仙女药业进入天汉市场的渠道,他们也放弃了天汉市这个市场,改变了战略,向西岭市周边的地级市的各大卖场发展代销商,甚至是连一些乡镇上的小超市也不放过,让叶枫很感动的是,这些营销人员,甚至向他们的亲戚朋友推销仙女药业的固元补气汤。

  就这样,在困境之中拼斗,一步一个脚印。仙女药业的每一步都走得很艰辛,但却走得很踏实,很坚定。

  时间一天天过去,不到一个月的时间,营销团队的作用也渐渐体现了出来。

  聂东虽然切断了仙女药业进入天汉市的渠道,但是在周边一些地级市,他就没有办法了,他无法让所有的超市老板都听他的话,也无法说服所有人卖他一个面子,而在周边的地级市,一些乡镇上,叶枫的神医名头是非常响亮的,很多人一听是是叶枫研制出来的滋养身子的中药饮料,都愿意买几听来试试,这么一来,知道固元补气汤的人越来越多,而固元补气汤的效果也是实实在在的,谁喝谁知道,于是一传十十传百,一个意想不到的结果就出现了,在繁华的省会天汉市没人知道固元补气汤的存在,但在周边的地级市,一些乡镇上,一些超市的固元补气汤却卖得很火。

  而在生产方面,军方的百万大订单,再加上周边市县和乡镇的小订单,仙女药业的固元补气汤终于走出去了,被越来越多的人知道和接受了,不过,周边市县还有乡镇上的市场始终是太小了,仙女药业的成品仓库里还是有堆积如山的存货。

  每每看见仓库里的存货时,叶枫的心情就很郁闷。

  不过,有一件事却让他感到欣慰,那就是经过他这一段时间的治疗,安妮的情况已经有了很大的好转。

  房间里,安妮光着腿平躺在床上。

  她的腿已经不再是枯瘦如柴的腿了,经过这一段时间的内力针灸、内力推拿和服用大病丸,她的腿已经长了不少肉,皮肤也不再是干燥粗糙的皮肤,变得白皙起来来,更重要的是,她的腿虽然还无法站立和行走,但已经有一些知觉了。

  叶枫用他的医术再次缔造了一个奇迹。

  不过,有知觉也不一定是好事。

  “哎呀,好酸好痒。”就在叶枫给她扎银针的时候,安妮忍不住叫唤了起来。

  金发碧眼的美少女,白生生的腿,就算是唐僧也要念几句经文才能定心,更何况是凡人叶枫呢。

  “安妮,再有几天就是春节了,你有过过春节吗?”叶枫给自己找了一个话题,转移自己的注意力。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以前安妮的腿像干柴,毫无美感可言,他治疗的时候也没什么邪念,可这妮子的腿这段时间“长势”喜人,越来越丰腴,越来越娇嫩了,他再也无法像从前那样淡定了。

  “今年的春节吗?没过过。”安妮说。

  “去年的春节你过过啊?”叶枫随口说。

  “没有,那时我在日耳曼国。”

  叶枫:“……”

  这段时间恶补中文,安妮的中文有了很大的进步。不过,有些地方还是要闹出笑话的。比如现在,叶枫就被她的回答弄得丈二摸不着头脑了。

  继续扎银针。

  “哎呀,有了感觉,我被你扎得好舒服。”她说。

  叶枫再次无语了,这样的话,要是被别人听到,还以为他在对她做什么呢!

  一次银针治疗结束,安妮乱七八糟地说了很多话,她的一条小内内也湿润了一团。

  这是她的反应,也是这种治疗的“副作用”,她免不了会这样,叶枫不敢多看,结束治疗之后就帮助她穿上裤子了。

  “枫,你能把我抱到轮椅上吗?”安妮眨巴着一双蓝宝石般的大眼睛看着叶枫,“我想出去晒晒太阳。”

  叶枫将她抱了起来,她的双臂也自然地圈着了他的脖子,她那稚嫩的前面压着叶枫的胸膛,别有一番青涩的韵味。还有她身上的淡淡的薰衣草的香味,也让人感到很舒服。

  叶枫将她放进了轮椅里,然后推着她走了出去。

  屋外阳光明媚,却还是显得有些寒冷,庭院里,柳树抽芽了,一些映山红也开了,给静静的庭院添加了几分生气。

  阳光下,安妮的一头金发就像是阳光的一部分,鲜艳漂亮。

  “要是我能走路就好了,”安妮笑着,很开心的样子,“要是我能走路的话,枫,我要为你跳一支舞。”

  “你会跳舞吗?”叶枫有些意外地道。

  安妮笑道:“在没有出那场车祸前,我可是我们学校的舞蹈明星呢,我会跳很多种舞蹈,轮舞、链舞、街舞、华尔兹,嗯,我还会钢管舞呢。”

  她还会跳钢管舞?叶枫的脑海里不仅浮现出了她穿着比基尼,在一根亮铮铮的钢管上扭来扭去的样子来,这么一想,再看一下安妮的精致面孔,他心里就忍不住一声叹息,罪过啊,这么清纯的一个孩子,她怎么可以学哪种舞蹈呢?

  这时安伯走了过来,看见阳光下的叶枫和安妮,她的脸上顿时露出了笑容,老远就招呼道:“枫,我亲爱的妹妹,你们在聊什么呢?”

  “春节,”安妮兴奋地说道,“还有跳舞,我对枫说,等我能走路的时候,我要为他跳一支舞蹈。”

  “呃,什么舞蹈?”安伯走了过来。

  “我还没有决定呢。”安妮笑着说。

  叶枫的心里默默地道:“就钢管舞吧,什么轮舞链舞的,我看不懂……”

  男人的心里总是不缺乏那些坏坏的念头。

  “真是太谢谢你了,枫,我有一种预感,安妮很快就会站起来的,她也将丢掉她的轮椅。”安伯充满感激地道。

  叶枫说道:“就安妮目前的情况而言,再给我一段时间,她就能站起来走路了。”

  “你真的是一个天使,枫。”安伯忽然将叶枫抱住,然后亲了叶枫的两边脸颊。

  她的拥抱和亲,叶枫已经习惯了。

  亲了叶枫的脸颊之后,安伯松开了叶枫:“枫,我找你商量一件事。”

  “什么事?”叶枫说。

  “我要请几天假。”安伯说。

  “你请几天假,是要到什么地方去吗?”安伯是一个很能干的秘书,叶枫已经离不开她的工作了。

  “是这样的。”安伯说道:“我收到了领事馆的邀请函,我们的领事馆要举办一次同胞联谊会,我想去参加一下,嗯,地点在京都,很遥远,不过我会尽快赶回来的。”

  “去吧,我这边也没什么要紧的事。”叶枫说,自从成了他的秘书之后,安伯还从来没有请过一次假,很多时候就连周六和周日都在工作,很勤奋,人家第一次请假,于情于理都是要答应的。

  “姐姐,我也要去!”安妮很兴奋地道。

  “你去?你的治疗怎么办?”安伯说。

  “枫,我能去吗?”安妮眼巴巴地看着叶枫。

  叶枫说道:“没问题,你只需要带着我给你的药丸,每天按时吃药就行了,至于针灸和按摩,你回来也可以做,中断几天也没有什么问题。”

  “好呀,谢谢你,枫!”安妮兴奋得很,她向叶枫伸出了双臂。

  叶枫愣了一下:“干什么?”

  “拥抱你呀。”安妮说。

  叶枫硬着头皮俯下了身子,坐在轮椅上的安妮抱着叶枫的脖子,将上身钻进了他的怀里,然后也"bobo"两下,分别在叶枫的两边脸颊上亲了一下。

  然而,这一次安妮却没有像安伯那样主动松开叶枫,而是继续抱着。

  “你?”叶枫尴尬地看着安妮。

  安妮却一本正经地道:“你也应该亲亲我呀,你教了我很多东西,我也教一教你我们的礼节,你要是不亲我,就表示你讨厌我,我会伤心的。”

  叶枫:“……”

  没有办法,叶枫硬着头皮在安妮的脸蛋上亲了两下,那稚嫩的脸蛋就像是果冻一般柔软,也香香的,感觉很舒服。

  亲了安妮的脸颊,安妮才松开他,坐回到了轮椅上,她笑得很灿烂,仿佛是获得了一场战斗的胜利一样。

  其实,在安伯和安妮的眼里,叶枫是一个很腼腆的小男人,心智很成熟,做事也非常稳重,但在感情方面却是很稚嫩的,并不成熟。

  “我和安妮明天动身。”安伯说。

  “我开车送你们去机场吧。”叶枫说。

  “这怎么好意思啊,你那么忙。”安伯说。

  “再忙,送你们去机场的时间肯定是有的吧,别说了,就这么定了,我明天开车送你们去机场。”叶枫说。

  “正好,我明天也要去机场,也送送我吧。”宁新柔的声音,她正往这边走来。

  看着宁新柔,叶枫诧异道:“柔儿姐,你怎么也要走啊?去机场干什么?”

  宁新柔轻笑了一下:“去扬帆市。”

  “去扬帆市干什么?”

  “不仅是我要去,你也要去。”宁新柔说。

  叶枫苦笑地道:“柔儿姐,你就不能爽快地告诉我是什么事情吗?”

  “你让我办的事,终于有眉目了。”宁新柔说道。

  

章节目录

不死医圣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语无伦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语无伦次并收藏不死医圣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