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继续给村民们登记一下,我去接个人。”叶枫说,当着这么多村民的面,太那啥了可不好,会被戳脊梁骨的。

  “接谁啊?”李婉博问。

  “宁新柔,人家可是一个大作家,我在锁龙沟认识的朋友。”叶枫说。

  李婉博嘴巴动了动,正要说句什么,兰翠娥却在桌下轻轻地踢了一下李婉博的脚背,李婉博跟着就闭上了嘴巴,她是聪明的,这个时候旁边这么多人,她要是说错一句话,那还不被这些村民的唾沫星子淹死呀?

  等到叶枫走远,李婉博才说道:“一定是个美女作家。”

  “可算盼到了。”兰翠娥说。

  “盼到什么呀?”李婉博不解地看着兰翠娥。

  “叶枫总算是找到女朋友嘛,就这个,”兰翠娥笑道,“叶枫这么出色的男人,就应该找个作家对象。”

  李婉博也笑了一下,不过笑容却是酸酸的。

  兰翠娥又何尝不是呢?

  宁新柔果然是来了,开着一辆小巧漂亮的大众甲壳虫车,这车的涂装改装过,是蓝色的,上面还画了一个大大的绑着蝴蝶结的狗骨头,可爱极了,一看就是女孩子开的车。

  叶枫在村道上碰到了开车过来的宁新柔,他坐上了宁新柔的车,宁新柔在他的指引下将车往叶氏庄园开。

  一路上,两人说说笑笑,聊了一些事情,叶枫没有主动提说他开办药厂的事情,但宁新柔却提说了出来。

  “你怎么知道啊?”叶枫有些讶然。

  “这么大的事情我怎么能不知道啊?我当然有我的渠道,不过我不告诉你。”宁新柔笑着说道,她调皮的样子就像是一个天真的小女孩。

  叶枫笑了笑:“知道就知道呗,你来我这里作客,难道我还能瞒着你啊?”

  “往后,你的药厂建成了,开始生产了,恐怕还有记者来采访你呢,我这次来,就是想见证一个新贵的诞生。”宁新柔很开心的样子。

  “新贵?我那是什么新贵啊,我现在欠了一千多万的帐呢,我比以前更穷了。”

  “现在哪个企业家不欠政府和银行的钱啊?欠得越多的人,活得越光鲜体面,以后,你就会体会到的。”宁新柔说。

  这点叶枫倒是赞同的,现在的有钱人都拿着政府和银行的钱在为自己谋利,炒房炒楼,很少有人投资实业,他是不会做那种人的,他要踏踏实实地办药厂,搞实业,踏踏实实地做事,正正当当地赚钱。

  “其实,我这次来也是想找一个清静点的地方写我的新书,我要在你这里住一段时间,不会麻烦你吧?”宁新柔说。

  “柔儿姐你说的是什么话呀,我的家就是你的家,你想住都久都行,怎么会麻烦呢?”叶枫赶紧说道。

  听叶枫说“我的家就是你的家”的时候,宁新柔的玉靥微微红了一下,不过没吭声。

  叶枫又说道:“你住在我这里,我正好求你一件事。”

  “什么事?”

  “教我开车。”叶枫说。

  以前叶枫倒是幻想过自己有一辆小车,哪怕是那种二手的只值几千块钱的奥拓车或者是QQ车什么的也行,可就是这样的梦想那个时候都无法实现。

  现在不一样了,他是远近闻名的神医,又是药厂的老总,没有一辆车是不行的。

  也倒是的,现在的老总,哪个没有一辆像样的车啊?你去跟人家谈几百万上千万的生意,在大酒店谈,却是坐出租车去,或者是开着一辆破烂的奥拓车或者QQ车过去,人家更你谈生意的信心恐怕都要大打折扣。

  身份不一样了,就要讲究一点了,出门办事谈生意就要有个老总的排场了,这些,叶枫都是从来永辉的身上学到的,所以,他才会让宁新柔教他开车。

  宁新柔也一口答应了下来:“好啊,我可以教你开车,不过驾照你要自己去考,另外,你想买一辆什么车啊?我比较喜欢研究车的,没事就爱看看汽车杂志什么的,你喜欢什么样的车,我可以帮你参考一下。”

  “这个我倒没想过,现在就考虑,也太早了点吧?”叶枫说。

  “不早不早,选车是一件很麻烦的事情,你们男人也常说选车如选老婆,买车就是买老婆,你不多参考参考,娶个黄脸婆回来岂不是后悔死了?”宁新柔开着玩笑地道。

  叶枫心中一乐,也口花花地道:“柔儿姐,那你说我该娶什么样的老婆啊?”

  “你应该娶一个——”宁新柔忽然觉得和叶枫谈这种事情不合适,感觉挺尴尬的,跟着就转移了话题,“哎哟,到了,这就是你家啊,好气派,你门前围着那么多人,是干什么的呢?”

  “药厂在招工,都是来报名的。”叶枫说。

  宁新柔将车子停了下来,下了车,然后打开后备箱取行李,她的行李有好几大包,叶枫帮她拿着往后门走,前门都被堵着了,要进去也不是不可以,不过他知道宁新柔喜欢清静,所以便带着她走后门。

  也倒是的,山里的乡亲们的个性都是很爽直的,想着什么说什么,嘴巴没个遮拦,要是那些三姑六婆大小村姑小媳妇的说点什么闲言碎语,唐突了人家女作家可不好。

  叶枫的担心还真是出现了,宁新柔跟着他往后门走去的时候,一些村民还真就窃窃私语地议论了起来。

  有的说宁新柔是不是叶枫的女朋友,有的说宁新柔是不是叶枫的情儿什么的,总之乱七八糟的什么说法都有,比较难听。

  还好,叶枫带着宁新柔走的是后门,根本就没听见,要是被宁新柔听见了,她的大好的心情肯定就没有了。

  李婉博和兰翠娥也有议论。

  “哎哟,还真是一个女作家呢,文质彬彬的,斯斯文文的,人也挺漂亮的。”李婉博酸酸地道。

  “可不是,听叶枫说,前端时间我们看的好几部电视剧,都是根据她写的书改编过来的呢,对了,那什么《琅琊传》就是她写的。”兰翠娥说,语气里充满了敬意。

  “我才没看呢,除了新闻联播,我什么节目都不看。”李婉博说。

  兰翠娥:“……”

  “对了,如果我跟那个女作家站在一起比一比,哪个好看?”李婉博在兰翠娥的耳朵边上窃窃私语地道。

  兰翠娥很认真地想了一下:“嗯,她要秀气一些,身上有一股灵气,就像古时候里的大才女一样,嗯,就像是林黛玉,”忽然看见李婉博有些不高兴的样子了,她跟着又说道,“不过,你的胸要大一些,屁股也要丰满一些,我要是男人,肯定更喜欢你,因为有嚼头呀。”

  李婉博的脸上这才露出了笑容,不过嘴上却轻轻地啐了一口:“你说的也是你吧?你的比我的还大,比我的还要丰满,你岂不是更有嚼头?嚼头嚼头,你当我们俩是鸡肉还是板鸭啊?”

  两女笑成一团。

  也确实是这样的,如果将三个女人放在一起比较,宁新柔就像是空谷里的幽兰,而李婉博则是火辣奔放的野玫瑰,而兰翠娥则是绽放得赏心悦目的富贵牡丹,不同的花就需要从不同的角度去欣赏,去感受,所体会大韵味自然也是不同的,所以这种比较其实也是没有意义的。

  宁新柔就在叶氏庄园住了下来,叶枫还专门指派了女仆赵巧照顾她,他给赵巧的指示就是无论宁新柔需要什么,她都要想办法满足她,如果她满足不了,就要告诉他,由他来做。

  这样的安排,就等于是给宁新柔配备了一个全职的丫鬟了,宁新柔来他家做客,他这个地主的地主之谊算是尽到了尽善尽美的程度了。

  赵巧这丫头也愿意伺候宁新柔,一来是因为宁新柔为人和气,平易近人,一点也没有大作家的架子,再有就是她跟着宁新柔能学到东西。

  忙活了一天,招工的事情也忙完了,叶枫想留李婉博和兰翠娥吃晚饭,但李婉博和兰翠娥都婉拒了,早早地走了。

  李婉博和兰翠娥都是过来人了,这种情况留下来吃晚饭,那不成电灯泡了吗?

  宁新柔来了,李婉博和兰翠娥的心里难免有些泛酸,毕竟她们对叶枫的情感都是真的,可她们也都是懂分寸的女人,知道她们和叶枫是不可能的,现在叶枫的身边多了一个作家女友,这对她们来说却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

  爱一个人并不一定要拥有,李婉博和兰翠娥虽然是山里女人,但她们的心地都是很善良很美好的,这点比那些所谓千金大小姐,上流名媛纯洁得多,高尚得多。

  叶枫和宁新柔共进晚餐,为了营造更好的气氛,叶枫还学着电视里的那一套,熄了灯,点了好几根蜡烛。

  唯一不和谐的是桌上的菜品,烛光晚餐本来应该搭配西餐红酒的,但厨子整的却是爆炒虾仁,宫保鸡丁,红烧肉之类的地地道道的中餐,还有高脚玻璃杯里装的也不是红酒,是固元补气汤,叶枫本来是要上红酒的,但宁新柔执意要喝叶枫的固元补气汤,没法,只得满足她的口味了。

  

章节目录

不死医圣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语无伦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语无伦次并收藏不死医圣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