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里想着事情,脚步轻快,不知不觉就走到了柯书冉的家门前。

  “是叶枫啊,你来得正好,我的头昏沉得很,还有些疼,你正好给我看看病。”给叶枫开门的时候,柯书冉的头上还敷着一条热毛巾,她的脸色也很差,苍白没有颜色。精神也很差,给人一种气虚无神的感觉。

  叶枫瞧着忧心:“那你还不快进屋坐着。”

  他伸手要扶她,柯书冉却不乐意,笑盈盈地道:“小坏蛋,又想趁机吃豆腐了是吧?我就是有点头晕头疼,我还能走路,不要你扶的。”

  阴谋被识破,叶枫很窘地看着她,心中却是很欢喜的。

  以前是老师,长期被她训斥,罚站什么的,现在她都主动跟他口花花了,她这是融冰的节奏吗?

  进了屋,柯书冉招呼叶枫在客厅的沙发上坐着,她还给叶枫倒了一杯水,然后才挨着叶枫坐下。

  “你怎么搞的啊,这么不爱惜自己的身体?”叶枫说。

  “老毛病了,批改作业,备课,长期伏案工作,时不时就发作了。”柯书冉皱着眉头,不堪忍受的样子。

  叶枫笑道:“我要抓你的手,给你把脉,你允许不允许啊?”

  “讨厌,你要把脉当然可以。”柯书冉微嗔道。

  叶枫伸手搭在了她的皓腕上,却不把脉,而是轻轻地碰着她的肌肤。

  柯书冉这种情况,和他曾经治疗过的那些记者是一样的情况,长期伏案工作的人,颈椎多少有些毛病,压迫神经之后就会出现头晕头疼的现象,这是不需要把脉就能知道的。

  他之所以还要把脉,不就是想碰一下小手吗?

  “我没出什么毛病吧?”柯书冉其实知道叶枫的小心思,哪有医生给病人把脉的时候在病人的手上这样的呢?不过,她假装没有看见,放任叶枫吃她一点小豆腐了。

  “书冉姐,你这种情况有两个原因。”叶枫说。

  “两个原因?”

  “是啊,第一个,你长期伏案工作,颈椎有些毛病,压迫神经的时候就会头晕头疼,第二个原因,你的精神很差,这个却是你用脑过度,没有休息好的原因了。”叶枫说道。

  柯书冉揣摩了一下叶枫的话,露出了笑容:“你还真是挺厉害的,都说准了,我的颈椎确实有些毛病,还去医院理疗过,可不管用,后来就没去了,至于你说的第二种原因,最近一段时间学生的学习任务重,我批改的作业也就多了,经常熬夜,睡眠又不好,所以整体都没什么精神,对了,你都知道了我不舒服的原因,你是神医,你给我治治吧。”

  “我正好带着药汤,你把它喝了吧。”叶枫将保温杯递给了柯书冉。

  “你来我这里,事先又不知道我不舒服,你怎么还带着药汤啊?”柯书冉很奇怪地道。

  叶枫笑道:“这叫心有灵犀一点通,我们之间是有灵犀的。”

  “灵犀你个头啊,你个小坏蛋,可不许跟你老师口花花的,”柯书冉娇嗔地白了叶枫一眼,然后拧开保温杯的盖子,嗅了一下,又奇怪地道,“咦,这是什么药汤啊,我感觉它不苦,也不难闻,很清香的感觉。”

  “这叫固元补气汤,一点都不苦,你喝吧,喝了告诉我是什么感觉。”叶枫催促地道。

  柯书冉将半杯元气邹安部喝了下去。

  “书冉姐,是什么感觉?”叶枫有些着急地道。

  “我的脖子还酸痛呢。”柯书冉不告诉叶枫喝药汤的感觉,却暗示叶枫应该给她按摩一下脖子。

  这种事情,叶枫是巴不得的,跟着就伸手给柯书冉按摩脖子和肩膀,他的手带着一丝内力,很快,略显僵硬的肌肉就松缓了下来。

  “嗯,好舒服呀,你的手艺还是这么好。”柯书冉舒服得直哼哼。

  叶枫的心中微微地荡漾了一下,按摩柯书冉雪颈的手也大胆了许多。

  这样的尺度,已经超过按摩,柯书冉明明知道这一点,可那种感受让她沉迷了下去,所以,她都没有出声制止,更别说是出手制止了,脸蛋却是一片绯红了。

  “她不责备我,也不制止我,难道是在暗示我,默许我对她做点什么吗?”叶枫的心里窃窃地想着,暗自激动。

  柯书冉却有些不堪忍受了。

  “不要了,你这是什么手段啊?”

  叶枫一脸坏笑,用大拇指刺激着她的中府穴。

  柯书冉心里天人交战,“这小子是故意的,故意逗我的,他想干什么呢?坏蛋,如果他敢碰我,我给他一耳光。”

  偏偏在这个时候,叶枫却又松开了柯书冉的脖颈,老老实实地坐在沙发上,一本正经地看着她。

  柯书冉的心里好生失落,空荡荡的。

  “好些了吗?书冉姐。”叶枫一本正经地道。

  “好、好些了。”脸色绯红的柯书冉说话都有些结巴了,她垂着螓首,不敢看叶枫的眼神,她恨死眼前这个坏小子了,明明做了坏事却还一本正经的样子!

  叶枫仔细观察着柯书冉的神色,半响他就笑了起来,“书冉姐,你看,你的气色好多了,这是喝了固元补气汤的效果吧,告诉我,你现在还头晕吗?头还疼不疼?”

  柯书冉仔细地感受了一下,还真别说,叶枫来之前她的精神还差得很,做什么事情都无法集中精神,可是喝了叶枫的固元补气汤之后,她竟感觉像是美美地睡了一觉之后,那种精力充沛的感觉!

  她将这种感觉跟叶枫一说,叶枫顿时开心地柯书冉一把抱住,一边兴奋地道:“要的就是这种仿佛睡了一个饱觉的效果,成功了!成功了!哈哈!”

  他很清楚,发生在柯书冉身上的事情,那种感觉,按摩是达不到的,只有固元补气汤能达到。

  柯书冉紧张地推开了叶枫,责道:“你干什么啊?”

  “对不起,对不起,我太高兴了。”叶枫尴尬地道,然后他这才将他要开发固元补气汤的事情告诉柯书冉。

  听他说完,柯书冉也高兴了起来:“这是好事啊,你怎么不早说呢,”顿了一下,她又白了叶枫一眼,“你这个坏小子,刚才你是故意的吧?”

  “我故意什么了?”叶枫明知故问。

  “算了,我去给你做饭。”柯书冉溜走了。

  沙发上就剩叶枫一个人了,空荡荡的,叶枫的心里也有些失落的感受。

  他忍不住去想,倘若是兰翠娥或者李婉博,她们肯定是不会在这个时候把他扔下吧?她们会比他还主动呢。

  可是,兰翠娥是兰翠娥,李婉博是李婉博,她们不是柯书冉,也无法取代柯书冉在他心目中的地位。

  其实,无论是李婉博还是兰翠娥,叶枫的心里都是当成大姐来看待的,她们没法给他那种怦然心动的恋爱的感觉,这个,或许也是他与她们保持着若即若离的距离的原因吧。

  世界上最复杂的就是人的感情,最难算清楚的也是感情上的帐。

  “叶枫,帮我洗一下菜。”厨房里传来柯书冉的声音。

  叶枫这才收起乱糟糟的思绪,进了厨房。

  系着围裙的柯书冉俏丽可人,身上散发着一种温婉贤惠的气质,她这样的女人有着东方女人最好的特质,也就是那种上得了厅堂下得了厨房的女人。

  “瞧着我干什么?洗菜呀。”柯书冉被叶枫瞧得有些不自然了,娇媚地白了他一眼。

  “哦。”叶枫应了一声,赶紧洗菜。

  叮当!一声脆响,柯书冉一不小心把一只勺子碰掉在了地上。

  “帮我捡起来一下,我等下要勺盐的。”正在炒菜的柯书冉分不开手。

  叶枫蹲下去拣勺子,一抬头,无意间窥见了柯书冉的裙下的****,他顿时呆了一下。

  柯书冉发现叶枫正蹲在她的裙下,赶紧闭紧了腿,脸红红地道:“小坏蛋,你在干什么呢?”

  “拣勺子啊,不是你叫我拣的吗?”叶枫笑着说,这才从地上站了起来。

  柯书冉瞪了他一眼,却没有再责备他了。

  叶枫心里偷着乐,感觉温馨得很。

  固元补气汤的效果很明显,针对不同的人群有不同的作用,就目前的反应来看,一旦进市场,将会获得很大的成功,甚至会产生惊人的轰动效应。

  现在,需要解决的问题就是如何引进设备,以及原料的问题。

  从柯书冉的家返回叶氏庄园的当天夜里,叶枫就与冉浩辰交谈了大半夜。

  叶枫将设备和技术人才的事情交给冉浩辰去处理,而他则负责原材料方面的筹备工作,以及固元补气汤的配方。

  固元补气汤的方子是现成的,但那只是用药罐熬的方子,要批量生产,那肯定是不行的,需要改进,而这方面的工作冉浩辰肯定是不行的,叶枫也不放心让他来做,所以就只有自己上了。

  与冉浩辰商谈结束,叶枫想了一夜,原材料的问题就有了突破的方向了。

  固元补气汤所需要的十几种药材,除了井栏草和甘麻豆,其余的药材都可以从药材市场采买,只要有钱就有充足的货源。

  至于井栏草和甘麻豆,跟李婉博商量一下,让村民们栽种,然后高价收购不也就解决问题了吗?井栏草和甘麻豆都是很贱的植物,很容易栽种和成活,产量也必定很高,如果价钱合适的话,村民们肯定是很乐意栽种的。

  想到了这个办法,叶枫更是兴奋得睡不着觉,第二天吃了早饭就往李婉博的家里去了,不过,刚下山坡,一辆雪佛兰牌子的警车就急冲冲地开了过来。

  

章节目录

不死医圣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语无伦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语无伦次并收藏不死医圣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