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幻想让他暗暗兴奋,很舒服,可也让他感到郁闷,他身边的女人不少,可到现在却有个都没有碰过,他倒是被那些姐姐们亲了好几次了。

  怎么说呢,愿意伺候他的女人,他迈不过心中的那些沟沟坎坎,不敢去碰她们,而那些他想碰的女人呢,却又始终与他保持着若即若离的距离,让他患得患失的。

  不过这些都还算正常,哪个十八九岁的少年没有个青春萌动,充满幻想却又患得患失的时候呢?

  正因为对爱情的美好憧憬,所以他直到现在都还戴着处男的帽子,他也时常幻想他的未来的伴侣,她一定要是一个美丽大方,温柔贤惠的女人……

  正浮想联翩的时候,浴室的门忽然被推开了,兰翠娥走了进来,反手又把浴室的门给关上了。

  看见兰翠娥,叶枫一下子就呆住了。

  她穿着一件白色的连体泳衣,很薄透的类型,朦胧的春光从她的身上显露出来,说朦胧又清晰,说清晰又朦胧,诱人至极。

  “翠娥姐,你、你、你怎么进来啦?”叶枫缩在浴缸里,紧张得很。

  兰翠娥的脸红红的,紧张兮兮地道:“我身上也挺脏的,我也来洗洗,你不介意吧?你当初不也给我泡过药汤澡吗?你就当你现在是在泡药汤澡,我是医生好了,不碍事的吧?”

  叶枫:“……”

  她还敢再直接一点吗?

  她怎么可以这样呢?

  兰翠娥假装正经地走到了莲蓬头下,拧开了龙头,水流哗哗地交到了她的身上,那件薄薄的连体泳衣顿时被打湿了,紧紧地贴在她的肌肤上,成熟至极的身体,曼妙的曲线,毫无遮掩地曝露在了空气之中。

  叶枫的眼珠子都快掉在地上了,他的呼吸也急促了起来。

  兰翠娥拿起香皂抹着,却一不小心把香皂掉在了地上。

  香皂滴溜溜地滑到了浴缸旁边。

  “哎呀,枫,帮姐拣一下香皂。”兰翠娥的头发上好多洗头水的泡沫,睁不开眼。

  叶枫无语地捡起了那块香皂,伸手递过去,却差了那么长一截,他尴尬地道:“翠娥姐你过来点,够不着。”

  兰翠娥移步过来,忽然脚下一滑,哗啦一下倒进了浴缸里。

  叶枫惊呼了一声,生怕她撞伤了头什么的,赶紧伸手抱住她,他这一抱,兰翠娥也死死地抱住了他。

  时间和空间就在这一刹那间凝固了下来,不流动了。

  四目相对,兰翠娥忽然吻住了叶枫。

  叶枫算是明白了过来,所谓香皂掉地上不过是一个早就安排好了的剧情。

  “翠娥姐,你不要这样。”叶枫扭开了头,紧张得很。

  兰翠娥的眼泪一下子就流了出来,无声地看着叶枫。

  叶枫最见不得女人哭了,他慌了:“翠娥姐,你怎么了?你怎么哭了?”

  “我知道我配不上你,我也没想过要嫁给你,我就是想伺候一下你,这都不行吗?你给了我那么多,我和宝儿能有今天都是你赐予的,你什么都不要,你让我怎么安心啊?你今天就让我伺候你一下好不好?”兰翠娥哭得更伤心了。

  叶枫的头都大了,这叫什么事啊?

  兰翠娥在叶枫安慰下平静下来……

  正在云霄中飞翔的叶枫,突然听到了杨宝儿的叫声!

  “妈妈!妈妈!我放学啦!你在哪啊里?”杨宝儿的声音,充满了欢快的感觉。

  正伺候人的人和正被伺候的人猛然惊醒,一秒钟之后兰翠娥和叶枫慌慌张张地从浴缸里爬了出来,这个时候叶枫也顾不得身上没穿,慌慌张张地寻找逃跑的路线。

  “不要紧张,她不知道我们在这里。”兰翠娥小声地说,她的脸早就红得不像样子了。她让叶枫不要紧张,但她自己却紧张得要死。

  她刚把话说完,浴室门口就传来了杨宝儿的声音:“妈妈,你在里面洗澡吗?我也要洗。”

  “啊?不行!”兰翠娥赶紧道:“不许进来!”

  “我要洗嘛,不嘛。”杨宝儿伸手推门。

  浴室的雾化玻璃门刚刚推开一条缝,兰翠娥就猛冲上去堵住了门。

  叶枫也吓了个半死,他一把抓起放在衣柜里面的鞋袜,打开浴室的通风窗口,翻窗逃走。

  哐当!因为太过慌张,没注意到脚下的情况,翻窗出逃的叶枫一脚踩碎了放在墙下的一只金鱼缸。

  “哎呀!什么东西打碎了?我的金鱼缸吗?”杨宝儿的声音,然后又是小脚板跑动的声音。

  叶枫也顾不得在地上活蹦乱跳的金鱼了,撒腿就冲进了一片玉米林子,然后又借着玉米杆子的掩护穿鞋袜。

  整个过程,他的小心脏都扑通扑通地跳个不停。

  “翠娥姐啊翠娥姐,你这是要闹哪样啊?”三下五除二穿上衣服,叶枫才松了一口气,回想之前的那一点经过,却又暗自兴奋不已,兰翠娥的那张小嘴,差点就把他给融化了。

  他第一次经历这样的事情,印象难免深刻。

  在玉米地里躲了一些时候,叶枫才悄悄地走出玉米地,贼一样地顺着兰翠娥家的墙角往外走。

  “爸爸!”杨宝儿忽然从拐角出走了过来,红扑扑的小脸蛋,漂亮的小校服,别提有多精神了。

  叶枫顿时被她吓了一跳,愣在了当场。

  “爸爸,你去哪啊?”

  “我——”叶枫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

  “你刚才有没有看见什么坏蛋经过这里?我的金鱼缸被坏蛋弄碎了,哼!”杨宝儿很生气的样子。

  叶枫涨红着脸:“我不知道啊,我没看见什么坏蛋,我刚从那边过来,哎呀,我还有事,我先走了,宝儿乖,回家做作业吧。”

  “我作业在学校里就做完了。”杨宝儿说。

  叶枫无语了,他伸手摸裤兜,却没碰着什么,歉然地道:“宝儿啊,叔叔没带糖,下次给你买好不好?”

  “嗯,爸爸最好了。”杨宝儿咯咯笑道。

  这时兰翠娥走了出来,身上已经换了服装,她看见杨宝儿拦着叶枫,一张俏脸唰一下又红透了,赶紧说道:“宝儿,跟你说多少次了,不许叫爸爸,你怎么老是记不住呢?是不是想挨打了?”

  杨宝儿翘起了小嘴。

  兰翠娥又假装一副惊讶的样子:“哎呀,是叶枫来了啊,快进屋坐坐吧。”

  她这样当着孩子的面撒谎,她就不怕带坏孩子么?

  “不了不了,我还有点事,改天来,再见。”叶枫撒腿就走。

  “爸爸,下次给我买糖呀!”杨宝儿说。

  “好的好的,叔叔给你买糖。”叶枫边说边走,头都不敢回。

  “你这孩子,不许叫叶叔叔爸爸,听见没有?”兰翠娥继续教训孩子。

  “你撒谎,撒谎的人脸会红,你的脸就红了,哼!”杨宝儿的声音。

  听了这句话,叶枫的脚下一绊,差点栽山沟里。

  一路走,一路回味那张差点将他融合的小嘴。

  他的心里暗暗地道:“原来是那种滋味啊,好奇怪呢。”

  还没到叶氏庄园,叶枫就碰见了叶满贵和何爱萍两口子。

  叶枫知道这不是碰巧遇见,而是这两口子一直在这里等着他,不用叶满贵和何爱萍开口,他也知道这两口子是为了什么来找他的。

  果然,不等叶枫开口,叶满贵和何爱萍两口子扑通一下子就跪在了叶枫的面前。

  “叶枫啊,你就看在你死去的父亲的情分上,饶了我家有财吧……呜呜……”虽然没有眼泪,但何爱萍还是哭得很伤心的样子,一边哭,一边还用手背擦眼角。

  叶满贵也哀求地道:“叶枫,是啊,再怎么说我也是你大伯啊,我们一笔写不出一个叶字啊,都是一家人,你何必把你哥往死里整啊?”

  叶枫淡淡地道:“我整他?我有什么资格和权利整他?他犯了国法,国法要整他,你们要求情找派出所去,找法官去,找我干什么?”

  “叶枫,你不能这样啊,我们就一个儿子……呜呜……”何爱萍哭得更响亮了。

  叶枫皱起了眉头:“道理我就不跟你们多了,反正你们也不是讲道理的人,我也没时间听你们诉苦,人是警察抓的,我没权放人。你们明白不明白?”

  “我们都是文盲,不讲道理,反正,你得管管这事啊,呜呜……”何爱萍说。

  叶枫心头烦得很,但也没有失去理智,他想了想,知道如果叶满贵和何爱萍这两口子在他这里要不到说法,肯定会去找兰翠娥的麻烦。

  他可不愿意这样,于是他说道:“这样吧,你们的儿子肯定是放不出来的了,你要活干的话,我倒是可以给你,你还可以挣一些钱,工钱方面,我不亏你,我能做的,就只有这些了,如果你不识趣,你什么好处都捞不到。”

  “我的有财啊——”何爱萍干嚎。

  “闭上你的嘴!”叶满贵喝道:“都是你惯的!我先把活弄到手再说!”

  何爱萍跟着就闭上了嘴巴。

  叶枫苦笑着摇了摇头,从两口子身边走了过去,然后,继续回味。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可见一个“钱”字的重要。

  

章节目录

不死医圣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语无伦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语无伦次并收藏不死医圣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