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风轻拂,山花烂漫。

  柯书冉的意识慢慢地苏醒了过来,她的双眼微微地睁开一条细缝,她看见了一个模糊的人影,她忽然回想了起了校长办公室里的情景,她喝了郑科杰给她泡的卡布基诺,然后她就晕了,郑科杰在一旁对她笑!

  对了,郑科杰在那杯咖啡里下了药!

  郑科杰想非礼她!

  想到这里,恐惧重新席卷心头,柯书冉的手脚慌乱地踢着蹬着,一边叫嚷地道:“滚开!滚开!不要碰我!滚开啊——”

  “叫吧,叫吧,你就是叫破喉咙也没人理你的。”一个男人的声音说。

  最经典的坏蛋台词,柯书冉心里怕得要死,可是这声音好熟悉!

  这是怎么回事呢?

  柯书冉将眼睛睁得大大的,然后揉揉了眼睛,忽然才发现坐在她身边的是叶枫,而她也不在校长办公室里,而是她最喜欢拍照的开满杯鞘花的山坡上。

  “叶枫,你怎么在这里?我又怎么会在这里?”一时间,柯书冉的漂亮的脑袋瓜子里充满了问号,大大小小的问号。

  叶枫笑着说道:“我来学校找你,却发现校长郑科杰和教导处主任张志新合谋对你下套,他们两个,一个唱黑脸,一个唱红脸,为的就是让你钻入郑科杰的圈套,郑科杰在你喝的咖啡里下了药,他想——”

  柯书冉猛地从草地上坐了起来,查看身上的衣服,她发现她的衣服都还工整得很,一点也没有被暴力侵犯的迹象,可是,她还是不放心,紧张兮兮地道:“他、他得手没有?”

  叶枫摇了摇头:“我来得及时,他正真想非礼你,我就进来了,我揍了他一顿,然后让他脱光衣服,在学校里的操场上果裸奔十圈,相信你明天回学校的时候,就会听说此事。”

  柯书冉这才长长地松了一口气,如果被郑科杰那样的男人玷污了身子,那是多么恶心的事情啊,一辈子都洗不掉那污点。

  还好,叶枫及时出现了。

  她的心里充满了感激和庆幸,脸上也露出了甜美的笑容:“叶枫,你在锁龙沟的事情我都知道,你很了不起啊,老师真替你感到骄傲的,你一回来,就把我从火坑里救了出来,我真的没白疼你呀。”

  一句“我真是没白疼你呀”出口,柯书冉忽然察觉到有些语误,想纠正过来,可是说出去的话是收不回来的,她尴尬地看着叶枫,玉靥上也浮现出了两团红晕。

  夕阳下,她的样子好美,好恬静。

  叶枫看得呆了一下,脱口说道:“书冉姐,你好美。”

  柯书冉放倒紧张了起来:“你、你不要这样说。”

  “美就美,难道不能说吗?”叶枫打趣地道,“要不,你长丑一点,我就不说你美了。”

  “你就是一个坏小子。”柯书冉羞恼地打了叶枫两粉拳,一拳打在叶枫的肩头上,一拳打在叶枫的胸膛上,不过都没有力道,软绵绵的,跟挠痒痒差不多。

  这样的拳头,叶枫就是挨一千拳也是没有问题的。

  “叶枫,你回来了,你打算做什么呢?你现在可是一个非常有名的神医了,你对你的将来,有什么计划吗?”柯书冉岔开了话题。

  在那些发生之前,她只有转移注意力这一招了。

  “人生的计划?”叶枫想了一下才说道,“我打算把小病丸搞成批量生产的药品,赚很多的钱,然后做我想做的事情。”

  “你想做什么事啊?”柯书冉讶然地看着叶枫,办厂,这个计划已经超出她的想象了。

  “创立一个慈善基金,为那些需要帮助的穷人解决他们的困难,嗯,我会在大槐树村修一个疗养院,让村里镇上的老人老有所养老有所依,让村里镇里的年轻人不必去很远的地方打工,辛辛苦苦一年却只能挣很少的一点的钱。”叶枫说。

  “好啊,你的计划很远大啊,我为你感到高兴,”柯书冉开心地道,然后又问道,“然后呢?”

  叶枫笑道:“我就想到这么多,以后,那是以后的事情,走一步算一步了。”

  开办药厂,用赚的钱做慈善,这就是遵循了玄机子的遗命了,至于以后,叶枫还真没认真想过。

  不过,就开办药厂和创立慈善基金而言,无论是哪一个,想起来容易,但要做到却是千难万难,就连这两个目标都没有完成,那还谈什么更遥远的将来呢?

  “别光说我的问题了,书冉姐,我今天算是帮了你一个大忙了吧?你要怎么报答我呢?”叶枫直盯盯地看着柯书冉,花容月貌,皮肤白嫩,真是越看越养眼。

  “你、你个坏小子,你又在想什么坏主意了呀?”柯书冉被叶枫盯得心慌慌的。

  叶枫想说的是“以身相许”、“人情债肉来偿”什么的,但面对他最敬爱最喜欢的柯书冉老师,他却又说不出这样的话来,所以他肚子里虽然有一把花花肠子,但从他的嘴里说出来的话却是不一样的,正正经经的:“嗯,书冉姐,我想吃你做的菜,你可不可以做给我吃啊?”

  “这有什么不可以的,去我家吧,我做给你吃。”柯书冉一口就答应了下来。

  好奇怪,叶枫提出这种正经的要求,而不是坏坏的要求,她的心里反而有些失望和失落了。

  可是,要是叶枫说我要和你睡觉什么的,她肯定又会羞恼。

  女人呐,就算是站在教室里的御姐女神,也是口是心非的主啊。

  一起向山坡下走去,夕阳洒满道路,柯书冉就像是怀春的少女一样,蹦蹦跳跳,一会儿在地上捡个石头向山坡下扔去,一会儿在杯鞘花丛里摘一朵野杯鞘花,而叶枫则替她插在发梢上。

  于是,两人的影子就在夕阳的照射下分分合合,变幻着形状。

  “叶枫,上次你说你要给我研究什么消除疤痕的药物,你怕是已经忘了吧?”就要到家的时候,柯书冉忽然想起了这事,也没去想问出来合适不合适,脱口就说出来了。

  叶枫心中一乐,面上却假装很正经的样子:“早就研究好了,药我也带着的,要不你也别做饭了,回家里我给你抹药除疤,你看行不行?”

  “抹你个头啊,上次你还没看够吗?想起我就恼得很,你还想给我抹药啊?你个坏小子,老师是你随便能看,随便碰的吗?”柯书冉责备地道,越说却是越脸红了。

  “我的药,只有我来抹在能见效,你自己是用不来的,抹不抹可随便书冉你了,再说了,病不避医嘛,我是医生,现在又不是你的学生,我又为什么不能看,不能碰呢?”叶枫说得振振有词

  “那我不除疤了。”

  “书冉姐你那么漂亮,留一块疤,一定难看死了。”叶枫促狭地道。

  “我打你个坏小子。”柯书冉挥拳就打。

  叶枫快步躲开,两人在花田里追逐,踩坏了不少花花草草。

  柯书冉炒了几样叶枫最爱吃的菜,饭后天也黑了,她没赶叶枫离开,叶枫也没有离开的意思,两人就这么耗着。

  叶枫正想用小病丸冒充除疤圣药,给柯书冉后面除疤,趁机碰的时候他的手机却响了。

  打来电话的是冉浩辰。

  “师父,我想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和坏消息,你想听哪一个?”冉浩辰说。

  “听你个头,你想说什么就直说。”叶枫可没心情跟他瞎扯。

  “嗯,那我就先说好消息吧,”冉浩辰说道,“计划书我已经搞整出来了,就等着你回来看。”

  “我明天回来看。”叶枫说。

  旁边的柯书冉顿时紧张了起来,心里暗暗地道:“他说明天回去,那不就是说要在我这里过夜了吗?这坏小子,他真的是在打我的主意呀!他如果对我毛手毛脚,我应该怎么拒绝他呢?”

  这边,冉浩辰却继续说道:“师父,这可不是我要说的好消息,你莫着急嘛。”

  叶枫:“……”

  “好消息就是有一个非常有名的富翁找你看病,他就在我们家门前,排场大得很,师父,这是一个机会,如果你治好了他的病,你要多少钱都行,我们的药厂计划,没有启动的资金,现在资金就自动送****来了,所以你赶紧回来看看吧。”

  叶枫心动了,这确实是一个好消息。

  “至于坏消息,那就是——”沉默了半响,冉浩辰才说道,“我生火做饭的时候,把房子引燃了,我们今晚得睡地上了。”

  叶枫眼前一黑,差点昏倒在地。

  房子都被烧了,与老师姐姐的晚餐显然是没法继续下去了,叶枫拔腿就开跑。

  “叶枫,什么事啊?”柯书冉着急地追出了门。

  “没事,没事。”一边说一边跑,叶枫眨眼就跑远了。

  柯书冉苦笑着摇了摇头,喃喃地道:“这小子,还像读书那会儿那么调皮,真是的,他就不能成熟一点吗?”

  在老师的眼里,学生永远都是调皮的。

  ……

  木质结构的房子燃起来很快,叶枫赶回来的时候,一段没有烧尽的梁木还在冒火冒烟,烧得很欢快的样子。

  冉浩辰傻兮兮地站在残垣断壁前,手里还端着一只被烧得黑乎乎的铝锅,堪称奇迹的是,铝锅里还有半锅米饭,居然没烧糊!

  叶枫幡然醒悟,这小子抢救了他煮的饭,却没抢救回他的房子。

  

章节目录

不死医圣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语无伦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语无伦次并收藏不死医圣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