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枫没回老屋,而是去了大槐树村村委会。

  进了村委会,一眼就看见李婉博的办公室门开着,那间办公室隔壁的诊所的门也开着,李婉博正坐在办公室里填写着一份表格,兰翠娥则坐在他的办公桌前看着一本护士手册。

  叶枫发现她们的时候,她们都还没有发现叶枫来了。

  “婉博姐,翠娥姐,我回来了!”叶枫站在两间办公室的中间,大声说道。

  两个女人几乎同时抬头,又几乎同时露出惊喜的笑容,更离谱的是,她们同时丢下了手中的活从办公室里面跑了出来。

  “枫,你回来了啊。”兰翠娥很老实的样子。

  “你这家伙,回来之前也不打一个电话,真是的。”李婉博很气恼的样子,但脸上的笑容却是很甜美的。

  叶枫笑着说道:“我又不是什么大领导,我回家而已,提前打招呼,难不成你还组织村民去接我啊?”

  “那有什么啊?”李婉博说道:“你现在可是全国闻名的神医啊,你自己难道不知道你有多出名吗?前几天你在省城参加记者招待会,新闻都播放了,我在电视上都看见你了,没想到,你小子挺上镜的呢。”

  兰翠娥也激动地道:“是啊,我也在电视上看到了,嗯,还有你订阅的医学周刊,上面都写了你的事迹呢。”

  叶枫愕然,他倒是没有认真想过自己有多出名,现在看来,他还真是很出名了。

  其实,他并不知道,他在锁龙沟里的善举,他的勇敢,都还不至于让他有今天这种极高的知名度,真正让他成为热点人物的是他在记者招待会上现场诊治那些记者的职业病,以及后来的针灸惩罚两个无良记者的事情才是让他名声大震的原因。

  “出名了又怎么样?我还是原来那个我嘛,你们不会因此而疏远我吧?”叶枫半开玩笑地道。

  “疏远你个头,我知道你拿了十万块奖金,你必须得请吃饭,”李婉博趁火打劫,“嗯,还要有礼物,横竖我下午没事,我就跟你去镇上赶集,你得买点礼物给我。”

  叶枫:“……”

  兰翠娥赶紧说道:“我不要礼物。”

  “不就是吃饭买礼物吗?多大个事啊,走吧,我今天就带你们去赶集,你们看上什么买什么,想吃什么随便点,另外,我还要介绍我的徒弟给你们认识一下,那家伙可是一个很有趣的人呐。”叶枫笑着说道。

  “你徒弟?”李婉博很惊讶的样子。

  兰翠娥也显得有些错愕:“枫,你什么时候收了个徒弟啊?”

  叶枫说道:“这事说来话长,路上我再给你们好好说说,现在你们就收拾收拾,我们去镇上吧。”

  李婉博可不客气,跟着就去办公室收拾去了。

  兰翠娥却只是关个门而已。

  叶枫说道:“翠娥姐,最近有病人吗?”

  “有啊,很多的,就前几天,黑压压的一大片,都是从各地慕名而来的,可我没药了,我告诉他们你在省城,要等你回来才会开门看病,那些病人就都走了。”兰翠娥说。

  叶枫说道:“没事,明天我就上山采药,炼制药丸。”

  “哦,还有,你留下的那些小病丸卖了五万多块,我都放在……”她的声音忽然压低,“我都放在我们家床边的那个空泡菜坛子里了,回头我拿给你。”

  叶枫:“……”

  说请客就请客,叶枫在这方面向来都是很豪爽的。

  在沔阳镇逛了一大圈,叶枫也舍得花钱,给李婉博和兰翠娥都买了很多礼物,服装、首饰,还有护肤品什么的。

  就连杨宝儿也有礼物,一大堆精美的零食,巧克力、开心果和奶茶什么的,李婉博和兰翠娥虽然都不是贪心的女人,但只要是叶枫给她们买的礼物,她们就很开心,收礼也收得心安理得。

  冉浩辰这小子居然还是一个人来熟,不到半天功夫就跟李婉博和兰翠娥混熟了,小嘴巴也甜,一口一个翠娥姐把兰翠娥叫得喜欢得很,一口一个婉博姐,把李婉博也叫得欢欢喜心的,两个女人,也挺喜欢叶枫收的这个徒弟,在叶枫的面前,也没少帮冉浩辰这小子说好话。

  赶集的时候,冉浩辰也给自己买了一些生活必需品,面盆、牙膏牙刷,还有床单被套什么的,这些东西都塞在他的现代ix35里,后备箱都被塞得满满当当的。

  晚饭是在沔阳镇最好的烟云阁饭店吃的,叶枫、冉浩辰、李婉博和兰翠娥一桌,不过也不铺张,仅点了五六个菜,一个汤,叶枫和冉浩辰就连酒都没有喝。

  不过,就在吃了饭,要结账的时候,邹茵阮带着几个沙场里的货车司机来吃饭,硬是要替叶枫买单,叶枫推迟不过,只得说了声谢谢,然后便带着徒弟和女人,高高兴兴地回家去了。

  冉浩辰开着车将李婉博送到了家门口。

  也就是在路上,叶枫才知道她已经和骆少东离了婚,正式解除了夫妻关系。

  有了上次的经历,骆少东也学乖了,根本不敢来找李婉博和她父母的麻烦,就连离婚协议都是托人捎过来的,根本不敢再露面。

  这一切,还都是叶枫的功劳,她心里又给叶枫记下了一笔人情帐。

  她欠了叶枫很多人情帐,都不知道该怎么来还了,她本身是想人情债肉偿的,学戏剧里面的以身相许,可叶枫似乎又没有那份心思,她愁都愁死了。

  车子开到李婉博的家门口,叶枫帮李婉博抱着一大堆装着服装的袋子,李婉博也抱着一大摞化妆品的盒子往门里走。

  冉浩辰和兰翠娥就坐在车里等着,天色都黑了,冉浩辰和兰翠娥也不方便进李婉博家里做客什么的。

  前脚进门,李婉博后脚就在叶枫的耳朵边上嘀咕道:“你去这么长一段时间都不给我打电话,你知不知道人家都担心死你了?”

  叶枫心里暖暖的,他冲她笑了笑。

  叶枫的笑容似乎给了李婉博更大的勇气,她轻轻地撞了一下叶枫的腰:“枫,骆少东那窝囊废现在都搬走了,姐家里空,姐怕黑,你晚上要是没事的话,过来陪陪姐怎么样?给姐壮壮胆子。”

  叶枫:“……”

  这是猫在约耗子的节奏啊,叶枫的心里又过那么一刹的时间想要答应,可答应的话儿始终说不出口。

  李婉博是一个结过婚的女人,还大叶枫好几岁,在农村里,叶枫要是和她在一起有那种不三不四的关系的话,那他的名声就真的败坏了。

  答应吧,叶枫胆小,不答应吧,又怕伤害了李婉博的心,总之他的心里乱透了。

  “嘻嘻,姐跟你开玩笑的啦,姐这么大一个人了,会怕黑吗?快回去吧。”李婉博强颜欢笑,但眼眸里却难掩失望的神色。

  “那我回去了。”叶枫不敢看李婉博的眼神,转身就溜。

  李婉博苦笑着摇了摇头,也进了门。

  这一夜叶枫辗转难眠,他迷迷糊糊地做了一个梦。

  他梦到了曹雪,他和她在树林里跑啊跑啊,曹雪咯咯地笑着,一边跑一边叫着他的名字,让他去追她。

  他追了上去,却又发现是在在李婉博的家里,李婉博正含羞地坐在她的床上,她对他说,“你不是说不来吗?”

  梦醒了,天也亮了。

  这个梦让叶枫好无语。

  冉浩辰那家伙还在呼呼大睡,叶枫也懒得去叫他起床了。

  他自己泡了一碗面,吃了面便出了门,往柯书冉的家走去,他想给柯书冉送一份礼物,但他又担心柯书冉不收,所以想先看看柯书冉的反应。

  给柯书冉送一份礼物,这是必须的,李婉博和兰翠娥他都送了,还有曹雪也送了,又怎么能不给柯书冉送呢?

  而且在他读高中的时候,柯书冉一直都很照顾他的,经常给他补课,还留他吃饭什么的。他拿了十万块奖金,怎么可能不报答一下老师姐姐呢?

  柯书冉家里没人,叶枫正准备离开的时候忽然接到了何绪文的电话。

  “叶枫,我跟你说的那个事情,你考虑得怎么样了?如果你考虑好了的话就来我这里一趟,组织上决定考察一下你。”电话里,何绪文说道。

  叶枫说道:“何厅长,很抱歉啊,我考虑好了,我做不来官,我还是不来了。”

  “叶枫,你是怎么回事啊?这可是一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啊,多少人求神拜佛都求不来,我把这么好一个机会送给你,你却不要?”何绪文的声音显得很激动,很气愤,叶枫太不给面子了!

  叶枫说道:“何厅长,谢谢你的好意了,可我还是决定了,我真的胜任不了那个职位,。你想,我这么年轻,谁服我管啊?还有,我的资历也不够……”

  “就这样,哼!”何绪文很生气地说了一句,然后挂了电话。

  叶枫苦笑了一下。

  他知道,他拒绝何绪文的任命,肯定会得罪何绪文,没有第二种结果,不过,他一点也不后悔,比起在机关里上班,朝九晚五,看人脸色做事做人,他更喜欢现在的自由自在的生活。

  世事难两全,鱼与熊掌岂可兼得?

  

章节目录

不死医圣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语无伦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语无伦次并收藏不死医圣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