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在何绪文的秘书走了进来:“何厅,会场已经准备好了,你和叶医生可以下去了。”

  何绪文站了起来:“叶医生,跟我去会场吧,那些记者们都想见你一面,锁龙沟的事情,你也是最了解情况的一个,由你来告诉记者们真实的故事,会更有说服力。”

  “我就不去了吧,”叶枫说道:“我是因为何厅长说有事找我,我才留下来的,不然我早就回大槐树村了。”

  “这就是我要请你帮忙的事情啊,锁龙沟爆发H7N9病毒,闹得全国皆知,一度还引起了民众的恐慌,你帮助省卫生厅解决了问题,帮助了锁龙沟的村民们,如果没有你,这事情还不知道要闹到哪一天,发展到什么地步呢。”

  “专家组的功劳也很大啊。”叶枫说。

  “孔怡也会参加记者招待会的,你就跟我去吧。”说着,也不管叶枫愿意不愿意,何绪文拉住叶枫的手就往外走。

  叶枫苦笑了一下,只得跟着他去了,面对那些记者,他应该说些什么呢?他心里连一点谱都没有。

  这其实就是他不愿意去参加记者招待会的原因。

  如果是面对三五个记者,他兴许还能适应得了,可一次性面对来自全国各地上百个记者,他就有些怯场了。

  凡事都有第一回,谁都不是天生的能人,就算是面对记者这种事情,也都是有一个从紧张到自然的过程的。

  赵一和刘梓妍还有杨冰凝也跟着去了,一行五个人在秘书的带领下走进了楼梯口,然后往专用的会场走去。

  “叶枫,除了让你参加记者招待会的事情,我还真有一点事要和你商量一下。”下楼的时候,何绪文还是抓着叶枫的手,生怕他挣脱跑了一样,他的语气和神情,也都给人一种很亲切的感觉。

  “什么事?”叶枫问。

  “是这样的,我打算让你进省卫生厅工作,接替杜泽涛的位置,你看怎么样?”何绪文说道。

  “杜泽涛的位置?”叶枫愣了一下,他感到很突然。

  “是的,他是省防疫办的主任,由你来接替他的位置,做他的工作,我会放心得多,我相信你能胜任的。”何绪文看着叶枫,眼神之中充满了期待与信任。

  “我考虑一下再答复你行不行?”叶枫心里拿不定主意。

  何绪文点了点头:“这是大事情,确实需要仔细考虑一下,我等你的答复,在这期间,省防疫办主任的职位,我就一直给你保留着,不过,你可不要让我等太久啊。”

  叶枫说道:“我会尽快给你答复的。”

  何绪文和叶枫的对话,赵一和刘梓妍都听见了,两人神色惊讶,唯有杨冰凝不同,她显得很平静。

  就省防疫办主任的职位而言,在她的眼里,那其实是芝麻绿豆大的一个小官,怎么能入她的法眼呢?

  答应何绪文的邀请,进省卫生厅当防疫办的主任,这样的事情,在别人的眼里那简直就是一步登天了。

  要知道在华国,就算是普普通通一个公务员的职位,也有上千人报名去争抢,由此可见公务员职位的火爆。

  因为一进入公务员队伍,那就意味着各种不错的福利,分房子,交很少养老金却又能在退休后拿超出普通职工数倍的退休金,另外还有免费的医疗,所有法定的假期等等,这些,在普通人的眼里,那就是金饭碗了,岂有不争抢的道理?

  一个普通的公务员职位都已经如此火爆诱人了,更何况直接提拔为防疫办的主任呢?

  叶枫不心动是假的,他心动,因为同样是职位,当初聂天齐给他的那些职位不过是医院里的医生,或者市政府的低级职位,所以他一点也不感兴趣,可何绪文却是如此大手笔,竟然给他一个主任干!

  “这事情,我应该怎么来想呢?曹雪考上了名牌大学,可就算是她要进公务员队伍,却还要经历一次比高考还要严酷的公务员考试才能进入公务员队伍,而且是从最低级的公务员做起,而我只要点个头就能做主任,这真的是一步登天了。”叶枫的心里暗暗地想着。

  要答应何绪文的任命吗?

  “可是,师父传给我内力,传给我《归元内经》和太极戒,他是要我继承他的衣钵,我要是做了官,我还能像以前那样自由自在治病救人吗?吃了政府的饭,就要服政府的管,那时候肯定没有现在自由,束手束脚的,我岂不是辜负了师父的一番期望?不行不行,这样可不行。”叶枫的心里纠结得很。

  如果就自身的利益和前途来考虑这件事,那么接受任命就是正确的选择了,可从玄机子的遗命和期望而言,他又不能答应,矛盾就在这里,让他左右为难,无法做出选择。

  就在心中纠结万分的时候,叶枫已经被何绪文拉进了会场。

  “何厅长和叶医生来了!”不知道是谁叫了一声,立时间会场里变得热闹了起来,记者们的单反相机咔咔地闪个不停。

  一些记者也赶紧争抢靠近发言台的位置,你推我攘,浑然没有半点文化人的素质。

  这场景,让叶枫的眉头都拧成一团了。

  “叶枫!”一个熟悉的声音忽然从前排的座位上传来。

  循着声音,叶枫很快就看见一张熟悉的面孔,看清楚那张清秀绝伦的脸蛋,他的眉头顿时舒展开了,脸上也露出了笑容。

  叫叶枫的是宁新柔。

  她说过她要回来,却没想到她会出现在记者招待会上,上次在电话里她没有和叶枫多说什么,但一见到叶枫,她的心情却是很愉悦的。

  叶枫正要下台去和她说话,却被何绪文又一把拉住了:“叶枫,你又要干什么啊?马上就要开始了。”

  叶枫说道:“我看见宁新柔了,怎么,她不发言说点什么吗?她和我一起找到了H7N9病毒的源头,也有很大功劳的。”

  “乱子也是她造成的。”何绪文说。

  叶枫的好心情一下子又没有了,他知道何绪文说的“乱子”是指什么。

  在何绪文的眼里,宁新柔就是一个麻烦。

  然而,在叶枫的眼里却是另外一回事。

  如果没有宁新柔的那些微博,外界根本就不知道锁龙沟发生了什么事,杜泽涛所领导的专家组也就不会被推翻,他也有可能被安排一个带头闹事的罪名,被关押,甚至被判有罪送去监狱坐牢。

  所以,在锁龙沟的一系列事件之中,宁新柔一直都是一个很关键的人物,她的正直,她的善良,她的坚持,还有她的敢于与病毒斗争的勇气,这样的她,还有她经历的那些事情,以及她所做的贡献,她完全有资格站在这个讲台上,接受媒体的采访,接受公众的赞美!

  可是,何绪文所代表的省卫生厅却连半点表示都没有,更甚至还在为她当初发布的那些说实话的微博内容耿耿于怀!

  本来,叶枫还在犹豫,还在考虑要不要接受何绪文的任命,接替杜泽涛的职位,做防疫办的主任,可是现在就因为何绪文的一句话,因为何绪文的心胸和态度,他心里已经有了决定——别说是一个主任,就算是省卫生厅的处长、厅长的职位,老子也不稀罕!

  这时,何绪文的秘书慢慢地举高了双手:“大家安静,大家安静,有请省卫生厅何厅长主持这次记者招待会,大家欢迎何厅长发言吧。”

  一片掌声响了起来。

  何绪文整理了一下西装的领口,表情严肃地走到了发言台上,发言台上,早就摆好了一份事先准备好的发言稿。

  何绪文轻轻敲了一下话筒。

  会场里顿时又安静了下来。

  何绪文的脸上露出了一个淡淡的笑容:“你们都是来自全国各地的各大媒体的记者,会场的纪律我就不用重复了吧?还是老规矩,举手发言,我只回答与H7N9病毒有关的问题。至于叙利亚和乌克兰的战事,我是不会回答的,因为我也不知道谁会是最后的胜利者。”

  很幽默的开场白,会场的气氛顿时轻松了起来,一些年轻的记者甚至还笑出了声来。

  “相信你们都知道西岭市锁龙沟所发生的事情,前一段时间媒体炒得沸沸扬扬的神秘病毒给人民的生命财产造成了严重的威胁,事件发生之后,我们省卫生厅立刻组织专家队伍开赴锁龙沟……”

  何绪文的讲话有板有眼,一口地道的官腔。

  叶枫听得有些不耐烦了,他心里暗暗地道:“这样的发言,和新闻联播有什么区别啊?哎,这些当官的都是这副德行,如果要我下半辈子过这样的日子,那岂不是无聊死了?幸好,我还没有答应他。”

  不想听何绪文的枯燥的发言,叶枫的视线落在了宁新柔的身上。

  她今天戴了一顶白色的小礼帽,帽檐上还别着一朵红色的丝绸玫瑰花,显得特别俏丽,她坐在椅子上,是那么地恬静自然,仿佛周围的人并不存在一样。

  叶枫觉得,要是能坐在身边,就算是台上的何绪文就着稿子念八个小时他也不会觉得闷。

  宁新柔也正看着叶枫,两人的视线在会场里无声地碰撞在了一起,那一瞬间,两人的眼神交织在一起,仿佛传递了什么,却又无从捕捉的感觉,很奇特,很美妙。

  就这样默默对视,时间荡然无存,周围的声音和灯光也都消失了,整个世界仿佛就剩下了她和他,他和她。

  

章节目录

不死医圣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语无伦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语无伦次并收藏不死医圣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