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枫说道:“我没有问题,只是治病的地点是在冉警官的家,她要是同意的话,我是很乐意给你爸看看的。”

  刘梓妍露出了一丝笑容,“我和冉警官小学就是同学,初中、高中一直到警察学院都是同学,十多年的同学了,她家的门槛都快被我踩断了,她会不答应吗?嗯,就这么定了,我现在就去接我爸,对了,冉警官,多弄点好吃的,中午就在你家吃了,我最喜欢吃你炒的糖醋排骨,一定要炒一份。”

  “吃你个头啊。”冉莹颖不客气地道。

  “好了,就这么说定了,我现在就去接我爸。”刘梓妍说走就走,也不管冉莹颖答应还是不答应。

  冉莹颖冲刘梓妍的背影挥一下粉白的拳头,那模样儿俏皮得很。

  叶枫压根儿就没想到冉莹颖和刘梓妍居然会是这种关系,刚才,看两人的神情,她们哪有什么老同学的感觉啊,倒是更像是一对冤家。

  不过,他并不关心这些,无论是冉莹颖还是刘梓妍,对他而言都只是人生之中的过客,从不认识到认识,或许会有点小交情,但这些都不重要,他是医生,看病治病是天职,他又何必去关心两个女警司是什么关系呢?

  几分钟后,叶枫坐在了冉莹颖的车里,由她载着在城市里的街道上飞驰。

  十多分钟车程后,冉莹颖将车开进了一个小区,这个小区住的都是警察,就连小区的名字都是“正气荣光小区”,特色鲜明得不能再鲜明了。

  这个小区肯定没有小偷光顾。

  下了车,看着小区里的一个个穿着制服进进出出的警察,叶枫感觉这个小区的气氛很特别,与众不同。

  然后,他就看见刘梓妍带着一个四十出头的男人从小区的一条步行道上往他和冉莹颖这边走来。

  “她也住这个小区吗?”叶枫的感觉怪怪的。

  “可不是,从小到大,我就摆脱不了她,”冉莹颖气鼓鼓的样子,“从小到大,她什么都和争,我考九十五分,她就要考九十六分,在警察学院,一个男孩子追求我,我觉得还可以,于是便答应了人家的去看一场电影的约会请求,那天我还特意画了妆,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可到电影院门口的时候,我发现她居然和那个男生在一起,然后进了电影院,更气人的是,事后她还找到我,跟我说,她是帮我考验一下那个男生是不是花心的男生!”

  叶枫:“……”

  “我可不是那么好欺负的,毕业之后,有一个男的喜欢她,那男的长得高大帅气,家庭条件也不错,是一个理想的结婚对象,她和那个男的约会了两次,坠入了爱河,我查到了那个男的的家庭住址和联系方式,然后主动接近他,然后当着她的面进了一家专开钟点房的小酒店,不过,我连房都没进,直接出来告诉她,我是在帮她考验那个男士是不是花心的男士。”

  叶枫:“……”

  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玩意啊?

  这两个女警司,该是怎样一种复杂透顶的关系啊!

  “嗨!叶医生,冉莹颖,我们来啦!”刘梓妍和那个中年男人走了过来。

  “稀客!”冉莹颖轻哼了一句,嘀咕道,“蹭饭还带家属,你真够可以的!”

  刚才还只是一种感觉,现在,叶枫的脑门已经汗涔涔的了。

  冉莹颖的父母出去旅行了,就只剩下她和她的弟弟冉浩辰在家里。

  冉浩辰的长相和冉莹颖很相似,是一个白白生生,斯斯文文的小伙子。

  他和冉莹颖是龙凤胎,虽然是冉莹颖的弟弟,但却也仅比冉莹颖晚出生五分钟。

  没出车祸之前在一家外贸公司上班,说得一口好英语,很有前途,可就是那场车祸,他的人生都改变了,工作没了,女朋友也没了,也不敢出门了,生怕突然犯病,然后又来一个火爆果奔什么的,那样的话,以后还有哪家的姑娘愿意与他交往啊?

  其实,冉浩辰只要不犯病的时候,绝对是一个正常人,根本就看不出有什么病。

  不过,一旦犯病,他就会变得很疯狂。

  上一次犯病是在一个星期前的中午,冉莹颖在厨房里做饭,等她做好了饭准备去叫冉浩辰吃饭的时候,却发现冉浩辰不在家。

  她下楼就发现小区活动区里围着好大一群人,她挤进去才发现冉浩辰浑身光光地坐在地上,双手还作僧侣的合十手势,口中念念有词,说什么他马上就要飞升了……

  从看到刘梓妍的父亲刘西城时,叶枫就仔细地观察了他的面色。

  他的面色看起来略显苍白,眼袋很重,两颊也有点浮肿的现象,这是典型的肾虚之症,叶枫一眼就瞧了出来。

  中年男人,不仅在职场上拼斗了大半辈子,也和女人战斗了大半辈子,再加上应酬上的烟酒,生活上的一些不好的习惯,得这样的病其实是很正常的。

  这种肾虚的病,不疼不痒,也不会要人的命,但却是一个折磨人的慢性病,除开房事上的虚弱就不说了,光是尿频尿急,频繁起夜就够折磨人的了。

  而且,这种病也很不好治疗,大多要经历一个漫长的调养过程,在调养的过程之中还要忌讳这样忌讳那样,稍不注意就前功尽弃了。

  所以,这种慢性病几乎是没法治愈的,只是病情的轻重而已。

  五个人,一张餐桌,叶枫观察两个病人的时候,两个病人也在观察着他。

  冉浩辰的眼神里带着一丝不信任的意味,毕竟,叶枫看上去太年轻了,不到二十岁的人,怎么可能是医生呢?

  刘西城的眼神则要复杂一些,他观察叶枫的时候,脸上也带着一丝莫名其妙的笑意,显得很有深度的样子。

  他也是一个警察,不过与刘梓妍和冉莹颖不在一个单位,或许是出于职业习惯的原因,他观察叶枫的时候那眼神儿让叶枫感到有些不自在。

  怎么说呢,给人的感觉就像是老丈人第一次见女儿带回来的男朋友一样。

  吃了饭,冉浩辰就把他的姐姐冉莹颖拉到了一边,低声说道:“姐,这个叶枫是不是医生啊,我看他不过十八九岁的样子,横看竖看都不像是什么医生啊,你不要被人骗了。”

  冉莹颖瞪了冉浩辰一眼,压低了声音,“你胡说什么呢?人家叶医生骗我什么啊?”

  “骗财骗色啊,咱们家虽然没什么钱,但姐你有色啊,你这么漂亮,脑子又不聪明,万一被骗色了怎么办?”冉浩辰说。

  冉莹颖踩了冉浩辰一脚背,啐道:“去去去,老老实实让叶医生给你看病,不要给姐添乱,不然揍你。”

  “你就大我十分钟。”冉浩辰不满地道。

  冉莹颖又一脚踩了过去,冉浩辰这一次躲开了。

  餐桌上,叶枫已经替刘西城把完了脉。

  “叶医生,我这病要怎么治啊?”刘西城很客气地道。

  “刘叔,你这是肾虚之症,调理一下,保养一下就好了。”叶枫说道。

  刘梓妍插嘴道:“叶医生你说得没错,我爸这病就是肾虚的病,几个名老中医都看过了,药方也吃了十几张了,可始终不见好转啊,我担心就这样拖下去,病情会恶化,叶医生,你想想办法吧。”

  叶枫说道:“我自己炼制的小病丸倒是很有用,治疗肾虚的病通常三十颗就够了,一天一颗,吃一个月,你的症状就会消失,如果在坚持锻炼,注意饮食,两个月就会痊愈,不过,我现在身上没有小病丸啊,我需要上山采药,然后才能炼制出足够的小病丸。”

  当初他离开的时候,他给兰翠娥留了一些小病丸,可这么长一段时间,兰翠娥恐怕也快将小病丸卖光了吧。

  他在锁龙沟炼制的那些小病丸也没有可能再去拿回来了。

  看来,还是得回去一趟,准备一些存货才行。

  “三十颗小病丸就能治愈我的老毛病,叶医生,如果这是真的话,你真的是神医啊,难怪那些媒体记者都说你的医术传神,就连专家都束手无辞的致命病毒,到了你的手上就攻克了。”刘西城高兴地道,说的也是讨人喜欢的话。

  叶枫笑道:“刘叔你言重了,能攻克H7N9病毒,专家组的功劳是很大的,我只不过是运气好一点,将专家组引到了正确的路子上罢了。”

  他说的是事实,他一个中医,连一件像样的科研设备都没有,怎么去攻克肉眼无法看见的病毒呢?

  但锁龙沟的村民们,还有各路媒体记者们却不这么认为,都将他视为最大的功臣,再加上他在锁龙沟的善举,人们自然也就不吝啬他们的赞美之词了。

  “谦虚,哎,多好的小伙子啊,我的闺女要是能谈上你这样的男朋友,我就享福了哦。”刘西城盯了刘梓妍一眼。

  刘梓妍的脸一下子就红了:“爸,你说什么啊?”

  叶枫的感觉也挺尴尬的。

  “嗯咳咳,”正好走过来的冉莹颖咳嗽了一声,“刘叔,你就别替刘梓妍操心了,她在我们特别侦查科可是警花啊,追求她的人从前大门能排到后大门,她挑都挑不过来呢。”

  “胡说什么呢?有人追求我,我怎么不知道?你说的,那是你吧?你是特别侦察科的科花,暗恋里的男同事,能从负一层排到五楼天台呢。”刘梓妍不客气地道。

  一个是科花,一个是警花,都是招蜂引蝶的鲜花,还真别说,刘梓妍和冉莹颖,这两个女人如果站在一起,让某个有资格的男人挑选,那个男人还真不知道该怎么来取舍。

  

章节目录

不死医圣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语无伦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语无伦次并收藏不死医圣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