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医生,要吃点什么吗?”赵一说道:“晚饭的时间已经过了,肚子都有些饿了。”

  叶医生低头看了一眼开口的裤子,脑袋摇得跟拨浪鼓似的:“那个,我在你们特别侦察科吃碗泡面就可以了。”

  赵一笑了一声,“我差点忘了,叶医生不太方便,小妍,你等下去给叶医生买一套衣服,我带叶医生去科里,让他先洗个澡。”

  “知道了。”刘梓妍说,她的话总是很少。

  警车在城市里的道路上东转西转,十多分钟后开到了一幢挂着警徽的办公楼前,刘梓妍下了车,直接去了商场,赵一带着叶枫进了办公楼。

  一楼是大厅,除了一个门卫没别人,赵一带着叶枫进去的时候,门卫站得笔直,很严肃的样子。

  赵一的办公室在二楼,叶枫跟着他上去的时候,恰好一个拿着文件夹的女警往下走。

  女警看见赵一,又看了一眼叶枫,忽然咧嘴一笑:“赵科,你真是宝刀未老喃,又抓着一个?这小子犯了什么事?劫财还是劫个色啊?”

  叶枫无语地看着这个看起来很斯文的女警,她看起来像是一个文职女警,但思想怎么就这么龌龊啊?咱是那种劫财或者劫个色的人吗?很像吗?

  “冉莹颖,你别乱说,你没认出来吗?这可是立了大功的叶医生啊,锁龙沟的致命病毒,就是他攻克的。”赵一皱着眉头说。

  “啊?”被称作冉莹颖的女警露出了一副很惊讶的神情,愣了半响才说道,“你就是那个被媒体吵得火热的叶枫叶医生啊?”

  叶枫点了点头,“很高兴认识你。”

  他其实想说的是,“很不高兴认识你。”

  “对不起对不起,咯咯,我刚才都以为你是罪犯了,也倒是的,哪有你这样的一身正气的罪犯啊……”

  “冉莹颖,该忙什么就去忙吧。”赵一打断了冉莹颖的话。

  冉莹颖吐了一下舌头,迈步下楼。

  叶枫也才注意到她肩头上的警衔,居然和刘梓妍是一样的,都是三级警司的警衔。

  同样是女警,同样都年轻漂亮,但刘梓妍和冉莹颖却是截然不同的两个女人,一个像冰雕的,一个像奶油雕的。

  “叶医生,跟我来吧,二楼休息室有个浴室,你可以在里面洗个澡。”赵一说。

  “谢谢。”叶枫的视线却落在了下楼的冉莹颖的背影上,确实是奶油雕的,露在警服外面的脖颈和胳膊,那肌肤白得有些过分。

  这时,正下楼的冉莹颖忽然抬起了头开,她的视线顿时与叶枫的视线碰撞在一起。

  叶枫有些尴尬地想要移开视线,却见冉莹颖张开嘴,好像对他说了一句什么。

  唇语?叶枫的姿势顿时有些乱了,她说的是什么呢?

  冉莹颖又对叶枫微微笑了一下,然后慢吞吞地下了楼。

  这是什么情况啊?

  洗个了热水澡,刘梓妍也回来了,给叶枫带回来一套衣服。

  白色的印花t恤,深蓝色的休闲裤,以及一双匡威牌子的帆布鞋,难能可贵的是,她居然还给叶枫买了一条棉质的底裤,仅凭这一点,就不得不佩服她的观察力和细心。

  叶枫换上了刘梓妍给他买回来的衣服,整个人顿时给人一种焕然一新的感觉,佛靠金装,人靠衣装,这一身衣服一打扮,他整个人都精神多了,给人一种充满青春活力的感觉。

  赵一让食堂的师傅加班给叶枫炒了三个菜,还烧了一个蛋汤,然后让师傅亲自送到休息室来给叶枫吃,二楼的休息室也改成了叶枫临时的住处了。

  吃了饭,刘梓妍个叶枫录了一份详细的口供。

  赵一本来也在场,不过中途接了一个电话,他就离开了。

  “好了,总算是搞定了,”刘梓妍收拾好了记事本和笔,然后说道,“叶医生,你今晚就在这里凑合着住一晚吧,我们明天再说。”

  “等等,柳警官,”叶枫叫住了准备离开的刘梓妍,“我想问一下,能不能查到杨冰凝的底细呢?”

  “叶医生,现在这种情况,还不能确定那个杨冰凝的女人参与到关于你的绑架案之中啊。”刘梓妍说。

  叶枫说道:“我知道,我只是想知道这个女人的底细,能帮我查查吗?”

  刘梓妍想了一下才说道:“要查杨冰凝的资料,需要进入全国联网的户籍系统,这会儿档案室的同事都下班了,要不明天吧,明天我跟赵科长请示一下,应该没问题的。”

  “那就先谢谢了。”叶枫道了声谢。

  “好好休息吧,再见。”刘梓妍离开了休息室。

  刘梓妍离开的时候带上了房门,叶枫坐在沙发上却没有半点倦意。

  他此时根本就不想休息,回想了一下前前后后的情况,最后又停顿在了赵一接到的那个电话上。

  一些细节,也油然浮现与眼前,处处都透露着让人起疑的猫腻。

  “接电话的时候,赵一是漫不经心的样子,可没听对方几句,他的神色一下就变了,变得很恭敬很小心的样子,然后就离开了,一直都没再回来,打电话给他的,不会是给杨冰凝说情的大官吧?还有,敢见面的时候,赵一和刘梓妍还满口保证,回来就给查杨冰凝的资料,不过是进一下户籍档案的事情,对他们这种身份的人来说简直是不值一提的小事情,根本就不需要什么权限,可为什么刘梓妍刚才还说要跟赵一请示一下呢?嗯,这里面有猫腻啊。”叶枫越想越不对劲,越想越觉得不是滋味。

  静静地坐了一会儿,叶枫的视线落在了靠近窗台的一部座机上。

  他心中一动,走了过去,熟练地拨出了兰翠娥的手机号码。

  “喂?兰姐吗……”

  “喂?你谁啊?你打电话给我妈妈有什么事吗?看病买药的话明天再来,我妈妈忙得很。”听筒里传出来的居然是杨宝儿的声音。

  杨宝儿的稚嫩童音,还有那小孩特有的装腔作势的声音让叶枫一阵好笑,心中的郁闷也一扫而光,他笑着说道:“宝儿啊,你听不出我的声音吗?”

  杨宝儿沉默了一下,忽然呀地叫了一声:“爸爸,你是爸爸!爸爸爸爸爸爸!”

  叶枫哑口无言了。

  杨宝儿跟着就叫道:“爸爸你在哪啊,你快回来啊,我和妈妈都很想你呢,昨晚,妈妈做梦的时候还叫了你的名字,还让你轻点呢,你是在梦里给妈妈治病吗?”

  叶枫的脑门冒汗了,有些结巴地道:“嗯,那个,可能是的吧。”

  兰翠娥也真是的啊,做的都是什么梦啊,叫了名字不说,还让轻点儿,还好杨宝儿小还不懂事,要是大点儿懂事了,听到她说这些梦话,那多难为情啊!

  “爸爸你等等,我去叫妈妈听你电话,妈妈在给我准备新书包呢,”杨宝儿咯咯笑着,“告诉爸爸一个好消息,我就要去读书了!”

  “哎呀,宝儿乖,一定要认真读书,考一百分知道吗?”叶枫很高兴地道。

  然后,他听到了杨宝儿的声音,却不是对着话筒说的:“妈妈,快过来,爸爸打电话回来了!是爸爸呀!”

  “你个小屁孩,叫你不要乱叫,你没记性是吗?要叫叶叔叔,不能叫爸爸。”兰翠娥的声音。

  “我不,我就要叫爸爸。”

  “你这孩子,信不信妈妈打你屁股?”

  “打也要叫,爸爸爸爸爸爸!”

  兰翠娥和杨宝儿母子俩吵嘴的声音隐隐约约地传到叶枫的耳朵里,他的脑海里也不禁构画出了相似的画面,害羞尴尬的俏寡妇,还有调皮可爱的小女孩,这是多么温馨的一副画面啊。

  兰翠娥的声音很快从听筒里传了出来,“叶枫吗?”

  “是我,兰姐。”叶枫说。

  “枫,你没事吧?”兰翠娥压低了声音,“我看新闻,电视里说得很悬,我很担心你。”

  淡淡的的一句担心,透露出的却是真真的关切,叶枫心里暖暖的,他说道:“我现在没在锁龙沟了,在天汉市,过几天就能回来了。”

  “嗯,回来,我给你整好吃的。”兰翠娥笑着说。

  叶枫的嘴角也露出了笑意:“兰姐,我打电话回来是想问问,最近村子里有没有什么陌生人出现?”

  “陌生人,有啊,每天都有从外地慕名而来的陌生人找我买你的小病丸,告诉你,每个来买药的人,我都假装给他们把把脉,说点什么,他们都当我也是医生呢。”

  “嗯,我的意思是那种很可疑的陌生人,不来买药,却东打听西打听的那种人。”

  “这个倒没有。”

  “那你有去我木屋看过吗?有没有发现谁在附近,或者家里的东西有没有丢什么的?”

  “也没有啊,你给了我钥匙,我每隔一天都要去看看,去打扫一下的,没发现有人在附近,也没发现有人偷走过什么东西,枫,你问这个干什么呢?”

  “没有就好,如果有,你不要惊动他,当什么都没发生,然后偷偷给我一个电话就行了。”叶枫叮嘱道。

  “嗯,我记住了。”

  “那就这样,等我回来再说。”叶枫挂断了电话。

  叶枫回到了沙发上,心里暗暗地道:“没人,那我埋在坟堆里的《归元内经》也就是安全的了,杨冰凝连我的老屋都没去搜去找,那就更别说是去我父母的坟前了,再说了,那个地方那么隐秘,杨冰凝恐怕就是做梦都不会想到我会将《归元内经》藏在那个地方。”

  咯噔,咯噔。

  脚步声从门外传来。

  这样的脚步声,是穿着高跟鞋的女人所特有的脚步声。

  

章节目录

不死医圣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语无伦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语无伦次并收藏不死医圣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