嗖!眼见叶枫就要和高达三米的红砖墙撞上了,却见他连停顿一下都没有,双脚一点,嗖一声风响,眨眼就没人了。

  而此时,韩宵云才将右手的食指扣在扳机上,还没来得及扣一下。

  几个龙精虎猛的保镖也冲到了墙角下,却没法向叶枫那样嗖一下飞过去。

  他们傻愣愣地看着三米高的围墙,嘴巴都张开着,合不上了,他们其实也是可以嗖一下的,但嗖一下的下场却是一头撞在墙上,头破血流。

  几个保镖回头看了一眼韩宵云,韩宵云又回头看着杨冰凝。

  “你们这群废物,还不快出去给我追!”杨冰凝气得快发疯了。

  韩宵云这才回过神来,果断地道:“这是个废弃的化工厂,方圆几十里都是没有人烟的河滩地,开车出去追,他跑不远的!”

  一切都糟糕透了。

  围墙外面没有半点掩体,也没有半点可以藏身的地方,有的全是大大小小的石头,飞出围墙叶枫才发现,外面是一片一眼往不到尽头的河滩地。

  更糟糕的是,他是一米八出头的身材,而他身上的衣服却是一米七几的人穿的。

  剧烈的奔跑,还有刚才飞跃围墙的时候,他的裤子也就无可避免地崩开了,露出了里面的脏兮兮的裤,还有胳肢窝,线缝也被崩开了,露出了白色的里子。

  最最糟糕的是他脚上的鞋子,大概是四十码的,小了一码,蹭脚,奔跑的时候脚掌疼得厉害。

  不过,就算再多的困难也比不上自家的小命重要,一出围墙,叶枫照旧跑得比兔子还快,厂门口倒是有一条大路,跑起来会舒服一些,可叶枫没蠢得往大路上跑,他专拣石头多的没有路的河滩地上跑。

  果然,他往前奔出三百米的时候,厂门口就冲出几辆车来。

  河滩地,就算是越野性能最好的越野车也没法子开,更别说追上跑得比兔子还快的叶枫了。

  “混蛋!你给我回来!”杨冰凝站在一辆车的天窗里对叶枫吼叫着。

  叶枫回头,向她伸出了一根中指。

  几个保镖从车上下来,深一脚浅一脚地向叶枫追来,杨冰凝所称作的车子顺着大路往前开,意图很明显,她要绕到前面去截住叶枫。

  就这样,荒无人烟的河滩地上上演起了一步紧张刺激的追逐大片,只不过被追的人和追逐的人,不是警也不是匪,而是一对冤家师姐和师弟。

  虽然衣服不合身,鞋子小一码,但叶枫的速度却也不是那些保镖说能比拟的,他在前面奔跑,完全没有压力,片刻就将那几个保镖甩得老远。

  手枪的有效射程不过五十米,因此他也一点不担心被保镖的子弹击中。

  越跑越远,开始的时候还能看见杨冰凝所乘坐的车子,后来就连车子都看不见了,也倒是的,叶枫始终往没有路的河滩地深处逃跑,那条从厂门口延伸出去的大路却不知道会延伸到什么地方,如果根本不在一条平行线上,那么杨冰凝的车子越开就离得越远,他也越安全。

  最后,就连几个保镖也看不见了,叶枫所能看见的就只是石头。

  叶枫坐在一块石头上休息,他褪下鞋子才发现,他的脚趾头和脚后跟都被小一码的皮鞋蹭破皮了,血淋淋的,疼得厉害。

  “杨冰凝,不管你是什么来头,这事我跟你没完,你最好不要落在我的手里,不然我也要你尝尝我的折磨人的手段!”越想越气,叶枫恨不得将杨冰凝裙子撕烂,把她的裤也撕烂,然后用荨麻草抽她屁股。

  荨麻草在农村很常见,是一种很厉害的草,一不小心触碰到,皮肤上就会生起一片疙瘩,又痒又痛,难以想象,用荨麻草抽打杨冰凝屁股,让她屁股长出又痛又痒的疙瘩,那会是一种什么样的景象和感受呢?

  这不是阿Q式的自我安慰,而是如果杨冰凝真的落在他的手里,他真的会这么干,对杨冰凝这种已经两次找他麻烦的女人,尽管很漂亮,但他也不会有半点怜香惜玉的心思的手软的。

  “她想要师父传给我的《归元内经》,哼,她以为将我绑架到这里,她就能得偿所愿吗?她做梦都不会想到我把《归元内经》藏在什么地方了,她这一辈子都别想得到!”叶枫很生气地想着。

  《归元内经》其实他根本就没有带在身上,而是在杨冰凝离开神女村不久的一天夜里,偷偷跑到他父母的坟前,并将《归元内经》埋在了他父母的坟墓之中。

  他父母的埋骨之所就在距离仙女山不远的一个山涧之中,也是非常偏僻的,除了他大伯知道之外,再没有其他人知道,而且他大伯叶满贵除了叶枫父母去世的前两年去过,再就没有去过了,估计连地方都忘了吧,总之非常安全。

  而就他现在的情况而言,《归元内经》上的内容他大部分都默熟于胸,不需要经常翻看,不懂的地方主要是后面最深奥的部分,也就是《归元内经》上的催眠术。不过他现在还不需要学习那个深奥的催眠术,如果以后要学习,他去将《归元内经》挖出来就行了。

  这样的安排,如果他自己不主动说出来,杨冰凝又怎么能从他的口中得出《归元内经》的下落呢?

  事实上,在将叶枫麻醉倒的时候,杨冰凝的保镖早就将叶枫的屋子搜了一遍,叶枫所有的物品也都被带走了,但杨冰凝却什么都没得到。

  “这次她没成功?下次呢?”叶枫皱着眉头想道:“有了第一次,就有二次,她没有得到她想要的东西,她会罢休吗?肯定不会。第一次我识破了她的阴谋,她离开了大槐树村,却是去调集人手,准备更大更阴险的计划,于是,我就被她绑架了,这一次我能成功逃出来,下一次呢,下一次她肯定会给我准备一个更周密更阴险的计划,如果我被她抓住,我还能逃出来吗?妈的,与其等她准备下一次计划阴谋算计我,我还不如主动出击,解决她这个麻烦!”

  他对杨冰凝的理解是很到位的,这一次杨冰凝失败了,肯定还会有第三次,如果第三次他被杨冰凝抓到,那么捆绑他的绳索恐怕会换成钢绳了,铁链恐怕也会换成钛合金的了,那时候就算有一百年的内力都挣不断!

  与其这样,那还不如主动去解决她!

  叶枫打定了主意,也休息够了,他开始搜索身上可以利用上的东西。

  他的所有的物品都被杨冰凝拿走了,他身上穿的衣服除了一条小裤是他自己的外,都是杨冰凝的保镖的,衣服里面的物品,自然也都是那个保镖的了。

  叶枫将衣兜里的所有的东西都掏了出来,有一部手机,一个皮夹子,还有一只杜蕾斯。

  “什么乱七八糟东西?”叶枫啐了一口,随时就将那只套扔了。

  他打开了皮夹子,里面有几张百元面额的钞票,还有一些零钞,以及几张信用卡,工行的农行的还有建设银行什么的,不知道密码,就算有一千张信用卡也是没用的。

  不过就算知道密码,他也是不会使用人家的信用卡去套现或者消费的,如果他那样做,事情的性质就不一样了,他也成了罪犯了。

  就在翻信用卡的时候,他发现了一张很特别的卡片,仔细看了一下,他才发现那是一张房卡,房卡的背面印刷着“名尚大酒店”,酒店的地址注明的是在天汉市,也就是这个盆地省份银海省的省会城市。

  可以说它大名鼎鼎,但叶枫这个山里小子却是从来都没去过。

  看见这张房卡,叶枫的嘴角露出了一丝笑容,他觉得他已经找到杨冰凝的临时巢穴了。

  保镖是雇主的跟屁虫,雇主在什么地方,保镖也就在什么地方,反过来想,这个保镖在名尚大酒店开了房间,杨冰凝不会在别的酒店入住吧?

  叶枫又打开了保镖的手机,查看了里面的通话记录,通话记录里一大堆号码,未接的,打出去和接听的,他根本就不知道杨冰凝使用的是哪个号码。

  又或许,杨冰凝根本就没有必要给一个小小的保镖打电话,她的号码根本就不在这部手机里面也说不一定。

  想来想去,叶枫还是放弃了给杨冰凝打个电话气她一下的想法。

  他拨了邓静宜的手机号码,他不知道自己昏迷了多久时间,他的心里非常牵挂锁龙沟里的事情。

  嘟嘟嘟……

  “很抱歉,您的手机已经停机,请到移动营业厅办理相关手续开通使用。”

  叶枫顿时愣在了当场,半响才冒出一句话来:“我日!杨冰凝这女人究竟是干什么的啊?间谍还是特工?我不过是想打个电话,她居然这么快就让她的保镖挂失停机了!”

  他肯定这是杨冰凝干的,她是一个极其聪明,极其狡猾的女人。

  杨冰凝无法猜到他想给邓静宜打电话,但却要防备他给警察打电话,她的心思之缜密,比最会织网的蜘蛛还要强一些。

  那么,既然她能想到手机的事情,她会想不到房卡的事情吗?

  叶枫忽然有些气馁了起来,刚刚他还在庆幸他发现了杨冰凝的临时巢穴,准备给她一个教训,现在看来这个计划的成功几率实在是太低了。

  有一个杨冰凝这样的女人做对手,无论是谁都会觉得很头疼的。

  

章节目录

不死医圣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语无伦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语无伦次并收藏不死医圣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