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下室里没空调,闷热得很,再加上浑身上下就仅有一条破裤衩,叶枫在被转移到这里来的过程中也滚了一身泥,所以一出汗,他的脖子就脏兮兮的,滑腻腻的。蒙面女人激愤之下一把掐住了他的脖子,却跟着又松开了,连忙将纤细的左手伸到裙子上擦了又擦。

  “脏死了,脏死了,你怎么这么脏?好恶心!”她一边擦手,一边嘟囔地道。

  叶枫看着她的举动,心中一下子就想到了一个人,结合着她来时所体现出来的一些细节,他越发肯定这个戴着头戴冒充黑寡妇的女人是谁了——杨冰凝!

  点破她的身份?这个念头刚刚冒出来的时候就被叶枫给否定了。

  他不清楚杨冰凝的背景,也不了解杨冰凝的性格,万一她杀人灭口,那可就不妙了,这种可能性虽然很小,但他却不愿意拿自己的性命去冒险。

  他很快就拿定了主意,先拖延时间,然后再寻找机会逃走,只要杨冰凝离开,他很快就能挣断束缚在身上的麻绳和铁链!

  这个蒙面的女人正是杨冰凝。

  上次神女村身份暴露之后她又指使韩宵云给李婉博一家下毒,还是有没成功,但她却并不死心。

  她不曾进入锁龙沟,以身犯险,但她却有能力让手下人将叶枫放倒,偷偷带走。

  其实,如果不是她想要的东西很重要,她甚至不愿意亲自来审问叶枫,原因很简单,她见不得半点脏东西,不雅的东西,而叶枫不仅身上很脏,且只穿着一条底裤,而且还有破洞!

  “我再问你一次,你认识归元子吗?他和你是什么关系?”杨冰凝强忍着不适的感觉,逼问道。

  “我真的不认识什么归元子归胡子的,我都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叶枫说。

  “可恶!”杨冰凝举起枪柄向叶枫砸了过来。

  叶枫没法躲闪,眼睁睁地看着金属枪柄向他的脑袋砸来,却就在眼见要砸中脑袋的时候,他忽然说道:“血!”

  “啊呀!”杨冰凝一声尖叫,慌忙退后。

  叶枫笑了一下:“我是提醒你,你拿枪柄打我的话,我会流血的,血也会喷溅到你的身上,我想你不愿意这种事情发生吧?”

  严重的洁癖症患者在见到脏东西的时候会极端不适应,遇到一些过敏的东西甚至会休克,叶枫知道这点,也知道杨冰凝的这种毛病,岂有不好好利用一下的道理。

  “你等着,我去让人给你洗个澡,换身衣服,然后我再来审问你!”杨冰凝气冲冲地走了。

  她并不知道,叶枫已经识破了她的身份。

  “能不能给我带一块面包?包子或者馒头也行,我饿的不行了。”叶枫冲着她的背影大声说道。

  “你去死吧你,你休想!”杨冰凝回头,恨恨地骂了一句。

  叶枫不出声了,静静地等杨冰凝的脚步声远去,直到听不见杨冰凝的脚步声的时候,他才猛然法力,左手和右手使劲起往左右两边拉扯。

  一百多年的内力聚集在他的双臂之上,他的双臂简直就像是用铁水铸的,一块块肌肉坚硬得就像是石头。

  嘣!麻绳首先断了。

  咔嚓!铁链也断了。

  叶枫几把就扯掉了缠在身上的麻绳和铁链,彻底恢复了自由。

  他飞快地向杨冰凝离开的方向跑去。

  这个地下仓库确实很大,地下室的楼梯足足有五米的宽度,楼梯的水泥地面扫得很干净,但仅此而已,没有别的什么,更没人看守。

  里面没人看守,不代表外面没有,叶枫顺着楼梯往上爬的时候,听到了出口处有两个人在谈话。

  “大小姐也真是的,这种脏活让我们来干就行了嘛,她那么爱干净的人,肯定是不会出手打人的,不打人,不动刑,那小子会招吗?”一个男人的声音。

  “别说了,大小姐早就交代了,不能伤那小子的性命,打也不能打得太狠,就算让你去,你又有多少发挥的空间?万一审问不出一个结果来,反而让大小姐觉得你没有能力,再看不上你,何必自讨苦吃呢?大小姐爱怎么弄,就怎么弄吧,我们听她的吩咐做事就行了。”另一个人说,也是一个男人的声音。

  “说得有道理,我也懒得瞎操心了。”

  “你说,咱大小姐为什么不让我们下死手或者下狠手呢?会不会和那小子有特殊的关系呢?”

  “这个你也敢说啊?小心挨揍。”

  “这不就我们哥俩闲聊吗?不说了,不说了。”

  就在两个看守说话的时候,叶枫已经观察了一下楼梯出口,他没看见两个看守,却也没看见阳光,由此可以判断出,他现在所在的位置应该是一个建筑物的内部。

  他也琢磨了一下下一步的行动,是直接冲出去,还是将两个看守引诱下来,再一一解决掉?

  想了一下,他心中很快就做下了决定。

  他退下了楼梯入口,背贴在旁边的墙壁上,然后大声说道:“外面有没有人啊,我要方便!再不来人,我就就地解决了!”

  “妈的,这小子真多事,真******想狠狠地揍他一顿!”一个看守骂了一句。

  另一个说道:“我下去看看吧,如果那小子真的尿在了裤里,大小姐闻着那股味儿恐怕都会饶不了我们的。”

  “好吧,你去,我看着,不过你得快一点,大小姐很快就会回来了。”

  “嗯,放心吧,我不信那小子连两三分钟都坚持不了。”那个看守笑了两声,然后向楼梯下走来。

  叶枫静静地等着,用耳朵听着看守的脚步声。

  脚步声越来越近,那个看守很快就走下了楼梯,看守的视线移向捆绑叶枫的柱子,却突然发现那柱子上根本就没人,柱子下面还散落着一堆麻绳和铁链,心中警觉顿生,他张嘴就要喊人,却就在他还没来得及发出半点声音,他的侧后面就蹿出一个人来,一掌砍在了他的颈动脉上。

  看守一咕咚栽倒在了地上。

  叶枫抓住他的双脚,将他拖到了墙后面,飞快地拔着他的衣服和裤子。

  “好了没有啊?”守在楼梯口的看守有些不耐烦了。

  没人应答。

  “兄弟,说话啊!”守在门口的看守心里升起了一丝警觉。

  这时正在慌乱地穿着衣服的叶枫赶紧说道:“哎哟,大哥,你不要打我啊,头都破了,好多血、好多血啊……”

  “真是的,兄弟,不是告诉你不要随便动那小子吗?大小姐不喜欢见血!”守在楼梯口的看守急冲冲地走下了地下室。

  一走下地下室,这个看守看到了先前那个看守看到的同样的景象,空荡荡的柱头,还有被挣断的麻绳和铁链。

  “可恶!”看守下意识地去掏枪。

  叶枫再次一个箭步从藏身处冲出来,照着那个看守的后脖颈就是一记掌刀看了下去。

  一掌见效,第二个看守也软绵绵地倒在了地上。

  这还是叶枫手下留情了,不然,以他一百多连的深厚内力,要把这两个看守的颈椎骨砍断也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有这样的实力,但叶枫是不会那么去做的,他从来没想过要杀人。

  两分钟后,叶枫西装革履地从地下室之中走了出来。

  他这才看清楚地下室外面的情况,这是一幢空荡荡的厂房,到处都是锈迹斑斑的机器,除了已经被他撂倒的两个看守,还有先前离开的杨冰凝,他再没有看见第三个人。

  厂房外面是一个宽阔的长满野草的荒地,不清楚以前是做什么用的,不过看样子已经荒废很久了。

  在空地的边沿地带有一道红砖围墙,距离他现在的位置起码两百米。

  视线所能看到的地方,也没有一个人存在,站在厂房里,他也无法看见围墙外面的景象,不过,放眼望去,围墙外面没有一幢高过围墙的建筑出现,倒是看见了一些长势不错的树木,这里一棵,那里一棵,毫无规则地分布在视野之中。

  “这是什么地方啊?荒郊野外?”叶枫头大地想着。

  咯噔,咯噔。

  脚步声忽然从厂房侧面传来。

  叶枫暗叫了一声糟糕,转身就贴着厂房另一侧的墙角向围墙方向跑去。

  就在这时,头顶上忽然有人喊道:“那小子跑啦!追!快追!”

  厂房顶上还有一个看守,叶枫在厂房里面他看不见,叶枫一跑出厂房,他一下子就看见了,他惊慌失措地吼叫着,眼睁睁地看着叶枫以兔子的速度从进荒地,冲向围墙。

  叶枫身后,以韩宵云为首的几个保镖撒腿追赶,穿着高跟鞋的杨冰凝显然是追不上叶枫的,她急得跳脚,焦急而愤怒地吼道:“抓住他!你们快点给我抓住他!”

  韩宵云麻利地抽出了手枪,一边追一边喊道:“散开,趁他翻墙的时候围住他!”他准备在叶枫爬墙的时候,开枪射叶枫的腿。

  杨冰凝似乎很清楚韩宵云的想法,她不愿意动枪,也不愿意见血,可让她眼睁睁地看着叶枫逃走,她却更不愿意了,所以,看见韩宵云拔枪,她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没有出声制止。

  她相信侦察兵出身的韩宵云的枪法。

  “打伤他的腿,我看他还怎么跑!”杨冰凝叫道。

  韩宵云猛地刹住身形,双手交叉,右手握枪,左手拖住枪柄,视线与准星成一条直线,他的动作,行云流水,自然顺畅,没有半点拖泥带水的感觉。

  侦察兵就是侦察兵,千锤百炼出来的军人在射击方面自然有着超人一等的实力。

  可是,这一切都是建立在叶枫需要爬墙的前提下,如果叶枫不爬墙呢?

  

章节目录

不死医圣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语无伦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语无伦次并收藏不死医圣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