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神庙里一片欢呼沸腾的时候,叶枫却刚刚才放松下来。

  这一夜,他一夜未睡,忙着炼制更多的小病丸。

  他并不知道专家组已经攻克了“鬼缠身”病毒,而他的小病丸已经消耗得差不多了,他需要补充一些,这样才能缓解村民们的需要。

  凌晨六点的时候,窗外已经放亮,叶枫看了看窗外的天色,起身出了门。

  “洗个澡,然后就去山神庙看看吧,但愿我的猜测是对的,专家组也有所收获。”叶枫心里这样想着。

  来到温泉潭池边,叶枫正准备下水泡个澡,竹林一边却走出一个人来。

  叶枫看清楚了他的脸,一下子就认了出来,那不是当初他在山林里采药遇到的与宁新柔和聂东在一起的户外教练冯军吗?

  “啊,叶医生,我总算找到你了,聂东呢?宁小姐呢?”冯军急冲冲地走来,很惊喜很样子。

  叶枫疑惑地看着他,“聂东已经离开了,你不知道吗?至于宁姐,她现在在指挥部的一个房间里养伤。”

  “养伤?”冯军惊讶地道:“她受伤了吗?她怎么受的伤?”

  “小伤,只是拐着脚脖子了,你要见她的话,等下跟我一起去山神庙庙吧。”叶枫说。

  “好的,谢谢你了叶医生,另外我还有一件事想请你帮忙。”冯军快步走了过来。

  “什……”叶枫的话还没说完,背上就被什么扎了一下,他伸手摸了一把被刺痛的地方,却离奇地拔下了一根针筒,看见针筒的时候,他的眼前顿时一黑,扑通一下栽倒在了地上。

  冯军阴森地笑了一下,“我请你帮忙的事情就是想让你跟我走一趟,嘿嘿。”

  他的话,叶枫已经听不见了。

  竹林另一边,韩宵云走了出来,他的手上拿着一支麻醉枪,他对着别在领口的微型通讯器说道:“搞定了,大小姐。”

  他的话,叶枫也是听不见的。

  ******

  不知道过了多久,叶枫悠悠地醒转了过来,他发现他此刻身处一间看不见阳光的房间之中。

  房间没有窗户,空间也大得很,很显然是一个用来堆放货物的地下仓库。

  四周非常安静,他也听不见任何声音。

  黑暗和寂静,都让他感到紧张,他下意识地挣扎了一下,这才发现他是被绑在一个水泥石柱上的。

  绑他的人不仅是用上了铁链,还用上了麻绳,捆得非常仔细,非常牢靠,如果现在再给他全身包裹上叶子,那就是一只人形的粽子,非常滑稽。

  更糟糕的是,他的身上仅穿着一条三角裤,而且有些地方还被磨破了,不过,这可不诱人,是狼狈。

  他的脑海里飞快地将事情的经过回想了一遍,心里也暗暗地分析道:“我和那个冯军没有任何过节,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呢?难道是聂东指使他的?可是,就算聂东吃宁新柔的醋,他也不会干出这种违法的事情吧?再说了,我和宁姐没什么吧?”

  他想到了聂东,却又不敢肯定。

  可是除了聂东,他又实在想不起谁还与冯军有关系,而且有动机对他干出这种事情来。

  空荡荡的地下仓库里没有一个人,叶枫观察了一下环境也收起了猜想真相的思绪,他无法忍受就这样被困在一根柱头上,他必须想办法离开这里。

  他深吸了一口气,被反绑在柱头后面的双手使劲地往左右两边挣开。

  一百年多的身后内力立刻就显现出了威力,拇指粗的麻绳被他挣得吱吱响,随时都有可能崩断,还有铁链,同样是拇指粗的铁链也被绷直,“0”形的铁链扣环的焊接部位也发出轻微的响声,一点点地分开。

  只需要一分钟,或者再多一点点的时间,叶枫就有信心将麻绳和铁链挣断,恢复自由。

  咯噔,咯噔。

  高跟鞋敲击水泥地面所特有的声音忽然从黑暗的深处传来。

  来人还没有走近,屋顶上的节能灯却忽然亮了,散发出冷白色调的灯光。

  灯光和脚步声让叶枫放弃了挣断绳索和铁链的想法,假装很老实的样子。

  也倒是的,对方就连麻醉枪这种武器都能拿出来,难保没有真枪,而他挣断绳索和铁链却还需要一些时间,一旦被对方发现,他无法逃走不说,对方肯定会加强对他的戒备和防范。如果将铁链和麻绳换成钢丝绳什么的,那他就糟糕了。

  咯噔,咯噔。

  脚步声越来越近,一个身材窈窕,头上戴着一只黑色头套的女人出现在了他的视线之中。

  女人的手里,还真的拿着一支乌黑的手枪。

  叶枫看着她,一种似曾见过的感觉也冒了出来。

  这让他感到很奇怪,对方明明戴着头套,他连对方长什么样都看不见,怎么会有这样奇怪的感觉呢?

  “睡得还好吧?”女人开始说道。

  她的嘴里明显含着一个什么装置,她说出的声音非常特别,沙哑、低沉、冷硬,就像是科幻电影里面的女机器人合成出来的声音,没有半点人味。

  叶枫只是静静地看着她。

  “问你话呢,回答我的问题,不然我揍你。”女人凶巴巴地举起了手中的手枪,准备用枪柄砸人了。

  叶枫这才出声说道:“嗯,还可以吧,有麻醉剂辅助睡眠,我这一觉睡得特别香,就连梦都没做一个。”

  蒙面女人微微地愣了一下,她显然没有预料到会是这样的回答。

  “还有,你这身装扮不错,很有点俄罗斯车臣武装组织所培养的‘黑寡妇’的味道,很酷。”叶枫又说道。

  “哼!”女人冷哼了一声,轻蔑地道,“你一个山野小子,也知道俄罗斯车臣武装组织的黑寡妇?”

  “山野小子怎么啦?山野小子就只能知道红薯玉米吗?现在可是一个开放的世界,我在山里,却能放眼整个世界,再说了,你是城里人吧,你们城里人的户口还比不上我们一个山里人的户口呢,我想在哪里盖房子,我就在哪里盖房子,你们行吗?”叶枫说。

  “你给我闭嘴,扯哪去了?”女人有些恼怒地呵斥道。

  “是你一来问我睡得好不好的好不好?我很配合你的。”叶枫的嘴角露出了一丝笑容,这个女人虽然拿着枪,但他并不害怕。

  “别跟我扯那些,我现在问你一个问题,你老实回答,你能不能活着离开这里,就看你识不识趣了。”女人冷冰冰地道。

  叶枫点头,“我说了,我一开始就很配合你的,你问吧。”

  女人沉默了一下,将没有握枪的左手伸到了叶枫的面前,摊开,她的手心之中露出了一颗黑色的小药丸子。

  叶枫一眼就认了出来,这是他所炼制的小病丸。

  “这是你炼制的吧?”女人问。

  叶枫说道:“是的,是我炼制的,它叫小病丸,你从哪里得到的?”

  “我自然有我的渠道,这个你别管,另外你给我记住了,是我在问你问题,不是你在问我问题!”

  “好的好的,你继续问,我不问你问题了。”叶枫果然很配合的样子。

  “你炼制的这种小病丸,有哪几种药材?”

  叶枫随口说了几种药材的名字。

  “你说的没错,我分析过你的小病丸的成分,确实有你所说的几种药材的成分,可是为什么我自己制出来的小病丸,却没有你的小病丸的药效呢?”女人直盯盯地看着叶枫,等着叶枫的答案。

  她所炼制的小病丸为什么没有应该有的药效,答案其实很简单,那就是叶枫的小病丸不是制药设备制造出来的,也不是道士用丹炉炼制出来的,而是用一百多连的内力烘干才制成的。

  他的小病丸,核心元素不是那些药材,而是他的内力,放眼整个世界,除非有人也拥有同样深厚的内力,然后再得到《归元内经》上的药方,那么他才有可能炼制出同样的小病丸,换而言之,这两个条件任缺一种,那都是不行的。

  答案虽然简单,但叶枫却也没打算说出来,他说道:“这小病丸丸吧,前后有三七二十一道工序,我就先从第一道说起吧,第一道工序是选材,同样一种药材,天然的和人工栽种的就有很大的区别,你要选天然的,而且生长的地方也有原因,有些药材要选向阳地方生长的,有些药材你要选潮湿环境中生长的……”

  “够了够了,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二十一道工序,你蒙谁呢?”女人好不客气地打断了叶枫的话。

  叶枫苦笑了一下:“你不相信我也没有办法了,反正,我是将实情告诉了你的。”

  “不要跟我废话!我再问你第二个问题。”

  “你请讲。”

  “你认识一个叫归元子的老道士吗?你的医术,就是他传给你的吧?”蒙面女人两眼放光地看着叶枫。

  叶枫摇了摇头:“你说的是什么呢,我怎么听不明白呢?”

  “你撒谎!不给你点苦头吃,你就心存侥幸吗?混蛋!”蒙面女人忽然伸手掐住了叶枫的脖子。

  

章节目录

不死医圣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语无伦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语无伦次并收藏不死医圣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