柴米油盐都是正常的食品,不会有问题,两只塑料桶里装着清水,没有经过化验,仅凭肉眼去看,暂时看不出什么问题。

  至于那口铁锅,也是普通的铁锅,也不会有什么问题。

  叶枫取出采样用的塑料瓶,小心翼翼地装了一瓶清水,然后又用密封袋密封起来,装进了他的背包之中。

  他没法瞧出水里有什么问题,但孔怡所领导的专家组却有设备可以分析水的成分,有没问题,专家组会查出来。

  叶枫的视线又落在了干草铺就的地铺上。

  草铺上的草不是草原上常见的牧草,也不是山野间常见的茅草,而是一种很特别的草,看起来很柔软的样子,叶片也很长,起码有三尺的长度,现在看上去它的颜色还是青黄色的,而且并不是特别干燥,很显然被割下来的时间并不是很长。

  “这是什么草呢,我怎么没见过呢?”叶枫皱着眉头思考着。

  他用戴着防菌手套的手小心翼翼地抓起一根草,用手指轻轻地捻了一下,它果然是很柔软,比村民们常用的用来铺床的稻草还要柔软,用这样的草来铺床,睡觉肯定会很舒服,这恐怕也是张家兄弟选择这种草来铺床的原因吧。

  就在这时,一丝异样的气味忽然传到了他的鼻孔里。

  那是一种尸体腐烂特有的气味,很难闻。

  这股难闻的气味顿时让叶枫紧张了起来,他的第一个念头是这种草的气味,可转眼一想,要是这种草这么臭,张家兄弟还会用它来铺地铺吗?这一想,他的心又安定了一下,他循着气味寻找发臭的东西。

  在地铺的边沿,一只老鼠的是他进入了他的视线。

  老鼠的尸体已经腐烂了,但却不是正常的性质的腐烂,它的皮毛脱落,保存还算完好的皮肤上也满是溃烂的伤口。

  老鼠的腹部烂了一个洞,从洞口可以看到里面的内脏,它的内脏也溃烂了。

  这个发现让叶枫顿时激动了起来,心里叫喊道:“这不就是鬼缠身的症状吗?老鼠也有患病,难道和这些草有关?”

  这个推断没有证据,但它的可能性却是极大的。

  张家兄弟在这个地铺上睡过,染病了,这种可能性很大。

  老鼠来偷吃张家兄弟存放在休息点的米油,喜欢草铺里的舒服的环境,也染病死了,这种可能性也是很大的。

  这个推断出来,剩下来的就是取样回去研究了。

  叶枫将他的发现跟宁新柔一说,宁新柔也激动得很。

  “没行到真被你找到了源头,我们这就要回去了吗?”宁新柔还真有点舍不得这次探险。这次探险留给她太多的美好回忆了。

  “是该回去了,不过我们还应该在这个休息点附近查看一下,我怀疑鬼缠身与这种草有关,但也只是一个猜测,没有证据来证明,我们去附近看看,看有没有这种草生长,我觉得张家兄弟既然用这种草来铺地铺,肯定不会到很远的地方去割草,那么这种草在附近应该还有生长。”叶枫说。

  “嗯,我们就在附近看看,真没看出来,你的心思还挺缜密的呢。”宁新柔说。

  叶枫冲她笑了笑,然后将手里的草也用密封袋装了起来,放进了背包之中。

  离开之前,宁新柔拿着她的单反相机对张家兄弟的地铺拍了两张照片,还给那只老鼠的尸体拍了照片。这些照片,会让叶枫的推断更有说服力。

  离开山洞,宁新柔再次回到了叶枫的后背上,由他背着在山林里转悠。她实在很享受这种不用脚就能在山林里探险的过程,叶枫带给她的踏实的安全感。

  她拿着相机拍着山林里的幽美风景,有时候也会给叶枫来一张,单独的,合照的。

  她的不安分没有给叶枫带来多少安全上的隐患,但这却让叶枫除了搜寻神秘野草之外还得面对一个问题,那就是她在他背上乱动给他带来的那一阵阵刺激的感觉,这才是让他头疼的。

  不过,不管如何,他都得忍着。

  在第三个休息点的附近转了一圈,叶枫果然在一片斜坡上发现了山洞里用来铺地铺的草。

  在山洞里看它,因为不是自然光的原因,他看见的青黄相间的颜色,现在在阳光下看那一片草地,却又带点黑色,青色、黄色和黑色,构成了一种很特别的阴沉色调。

  它就像是来自另外一个世界的植物,与周围的树木和杂草格格不入。

  草地的面积不大,也就几分地的面积。

  在草地的几处边角上都有被割过的痕迹,有的痕迹很新鲜,根部还是鲜活的样子,有的却已经有较长时间了,根部已经枯萎了。

  这个发现,更让叶枫确定了他心中的推断。

  最初,金水寨的某个猎人或者某个翻过大雪山来挖虫草的村民发现了这种草,用这种草铺了地铺,这个村民或者猎人染上了鬼缠身病毒,回到村里,鬼缠身病毒便传染到了别人的身上。

  张家兄弟,还有陈家的猎人并不知道这种草是致命的东西,他们从别的猎人和村民口中知道了这种草的存在,也在自己的休息点上铺上了这种草,他们也就没能逃脱厄运。

  休息点和地铺这种事情在冯军或者宁新柔这样的比较专业的驴友的眼里是很原始的,没有必要的,因为他们都专业的户外帐篷,收起来也就比一把伞大不了多少,往背包里一放就行了。

  可金水寨的村民却没有这种条件,他们在大山里狩猎,在草原上挖虫草,一次往往要带上二十多天甚至一个多月的时间,这是一个很漫长的时间,他们必须要打造他们的休息点,防备野兽的偷袭。

  有了休息点,那么想办法让自己住得舒服一点也就成了很正常的事情了。

  却没想到,这居然会成为整个锁龙沟的一场噩梦。

  有些惊天动地的大事件,它的起因往往是出乎意料的小问题,这似乎印证了那已经老话,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世事难料,一切自有天命。

  “这是什么草啊?这么邪恶。”宁新柔在叶枫的后背上感叹地道。

  叶枫摇了摇头:“这个就不得而知了,但咱们有了这种草的样本,带回去专家组就能攻克病毒,这场危机也就会过去。”

  “我们回去吧。”宁新柔说,她虽然舍不得结束这次探险的旅程,但她也知道将这种草的样本送到专家组是更加重要的事情。

  “嗯,马上。”叶枫说着,人却没动,仍然在观察这片草地。

  这片草地真的很诡异。

  别的草地,往往生长着好几种草,还有藤蔓什么的,但这片草地就只生长着这种草,没有别的草,也没有藤蔓什么的,很纯粹,这片山坡就像是它们的领地一样。

  在地面上,也看不见一只蚂蚁或者别的虫子,完全就是一块活着的死亡之地。

  “叶枫,你在看什么呢?”宁新柔好奇地道,已经找到了源头,也采到了样本,他还在这个危险的地方干什么呢?

  叶枫的视线落在了一棵草的上面,那棵草已经开了花,黑色的花朵,很小,就像是麦穗一样,密密麻麻地爬忙了花茎,那些小花朵好不起眼,看上去还很诡异的样子。

  宁新柔也看见了那些黑色的小花朵,她心中一动,抬起手臂,对着那些花朵就连拍了好几张。

  “你等我一下,我把那棵草拔回去。”叶枫说着将宁新柔放了下来。

  宁新柔单脚站在地上,关切地道:“叶枫,你小心一点。”

  叶枫点了点头,小心翼翼地走到了草地边,将那棵开了花的草拔了起来,然后他将那棵草对折,放进了一只大号密封袋里,又小心翼翼地装进了背包里。

  背包里还装着他来时在雪山上采到的雪莲花,这个时候他将雪莲花拿了出来,扔进了草地里,与这么危险这么邪恶的东西放在一起,虽然有密封袋隔着,但他也不打算再要那一株雪莲花了。

  “好了,我们回去吧。”叶枫走了回来,蹲下,等着宁新柔爬到他的背上。

  宁新柔甚至前倾,双臂自然地搂着他的脖颈,然后腿分开在他腰两侧。这一些动作,她已经很熟练了。如此亲密地接触,她也没有什么害羞的感觉了,感觉很自然。

  叶枫放过双手,拖住她,然后双脚一撑就站立了起来。

  “回家咯!”宁新柔兴奋地吼叫了一声。

  叶枫却在感受她细腻柔软的臀部,他的嘴角也露出了一丝笑容。

  “对了,叶枫,那些专家能攻克鬼缠身病毒吗?”

  “不知道啊,我想应该能吧,现在的科技很发达的,有了样本,我想应该可以的。”叶枫说道,他觉得成功的几率还是很大的。

  “不知道能不能救下张家兄弟,他们太可怜了,还那么年轻,如果就这么死去的话,他们的家人是接受不了的。”

  “但愿能吧,我们得快些回去了。”叶枫忽然抱紧了宁新柔。

  “呀!”突然被叶枫的手侵犯,宁新柔的脸一下子就红了,也紧张了起来。

  叶枫却突然开动,在山林里奔跑了起来!

  “你——”宁新柔兴奋地张大了嘴巴,不敢相信她正在经历的事情——他背着一个人还能在地形复杂的山林里奔跑,而且速度很快!

  

章节目录

不死医圣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语无伦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语无伦次并收藏不死医圣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