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了一段山路,叶枫和宁新柔跟着王利俊来到了他的家里。

  王利俊虽然是村长,但他的家也没有多与众不同,还是那种很普遍的木质大梁、木质格挡的房子,房子顶上是青色瓦片。

  这种房屋最大的特色就是屋子里全都是木料结构,住起来很舒服,顶上的瓦片又能够很好的遮风挡雨。

  王利俊的老婆准备了好几样菜,腊肉、黄刺骨鱼、炒鸡蛋,还有两样时令蔬菜,虽然简简单单,但却很可口美味。

  叶枫还陪王利俊喝了几杯酒,聊了一些金水寨的情况。

  吃了晚饭宁新柔和叶枫各自回到了客房休息。

  两个房间相邻,仅隔着一层木板墙壁,宁新柔在房间里稍微有些动静,叶枫都能听见,叶枫在房间里动静大一点,宁新柔也能听的清清楚楚。

  王利俊也真是有心,床单和被褥都是崭新的,没有使用过,叶枫躺在床上,一点陌生床铺不舒服的感觉都没有,心中直赞王利俊。

  休息片刻,叶枫将他的笔记又拿出来翻看,当看到下午记录的张家兄弟的情况时,他的脑海里回想着张家兄弟的描述,心中忽然又冒出了那种捕捉到什么灵感的感觉,他暗暗地道:“对了,金水寨陈家一夜死了八个,他们家好像也是传统的猎户,难道这只是一种巧合吗?或者,还有别的什么我不知道的原因?”

  想到这里,叶枫心中有些激动地将记事本翻到了记录着陈家的情况的那几页,从头看了起来。

  这一翻看,他跟着就发现陈家的八个死者之中,有三个与张家兄弟的情况是一样的,也是进入了大雪山,狩猎挖虫草,二十多天才回家,但一回来没几天陈家就有八个人染上鬼缠身病毒,然后就死了。

  “这么看来,难怪我找不到鬼缠身病毒的源头,因为它根本就不在锁龙沟里,而应该是锁龙沟的猎人从大雪山里或者草原里染上,然后再带回来传染给了别的村民!”叶枫激动得坐不住了。

  这只是有种假设,但叶枫的预感却很强烈——这种可能性存在的几率极大!

  “宁姐,你睡了吗?”叶枫迫不及待地想将他的发现和想法告诉宁新柔。

  “还没呢,睡不着。”隔壁传来宁新柔的声音。

  叶枫接着就将他的发现和想法说了出来,然后又说道:“我有一个计划,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呢?”

  “你说,我听着呢。”宁新柔也激动了起来。

  “明天我们就不回金华寨了,我们去大雪山,去草原看看,我怀疑病毒的源头就在雪山或者草原上。”叶枫说。

  “行!我们就沿着张家兄弟走过的路线,重新走一遍,或许我们能彻底解决问题!”宁新柔更激动了。

  “嗯,那就说定了,早点睡吧,养好精神,我们明天就去征服大雪山,消灭病毒。”叶枫说。

  “嗯,”宁新柔应了一声,半饷,她又冒出了一句,“糟糕,被你一说我有些兴奋,睡不着觉了。”

  叶枫:“……”

  这时候,叶枫也这才突然发现,宁新柔的声音其实就在木板墙壁的后面,距离他很近很近,如果没有一道木板墙壁隔着,他一个翻身或许就能从他的床翻滚到宁新柔的床去,甚至说两个人其实是在一张床上,中间隔挡起来了而已。

  这个发现让他很无语,两个房间里的两张床都安置的仅仅一墙之隔,在如此不怎么隔音的情况下,让人怎么能不去胡思乱想?

  叶枫翻了一下身,侧身躺着,他的视线落到了床边的木板墙壁上。

  木板墙壁起码有好几十年的历史了,木板与木板之间有缝隙,一些地方,还有虫眼,宁新柔现在在干什么呢?平躺着睡还是侧躺着睡,抑或则是蜷缩着睡?她有穿小衣吗?她有盖被子吗?

  一时间,墙壁上的缝隙和虫眼让叶枫的脑袋里充满了这些幻想。

  不过,他终究还是打消了偷窥的念头,拉了一下白炽灯的线头开关,熄灯睡觉。

  灯熄了,隔壁房间的灯光却从墙壁上的缝隙和虫眼之中透射了过来,这些灯光,满满的都是诱惑,都是幻想。

  辗转反侧,越是强迫自己不要去想,反而更加胡思乱想起来。

  心里始终难以平静下来,叶枫又从床上坐了起来,盘膝打坐,用《归元内经》上的内功修炼方式运行他的内力。

  既然睡不着,又不愿意干那种没品的龌龊事,他可不愿意浪费时间,用来修练一下内力正合适。

  这内力修练,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进行了,要不是归元子传给他的底子厚,都快要被他荒废了。

  叶枫很快就进入了《归元内经》上所描述那种心神一片空明的境界,抱元守一,气沉丹田,呼、吸,呼、吸。

  “呼—吸—呼—吸—!”叶枫沉浸在了内力修练的境界之中,忘记了身边的事物,此时此刻,他不再去关心鬼缠身病毒,也不再去关心明天的雪山之行,就连原本满脑子里翻滚的宁新柔有没有穿小衣,有没有盖被子这种充满诱惑的事情他也都不去关心了。

  可是他却浑然未觉,木板墙壁上的一条缝隙忽然光线一黯,缝隙的后边悄悄地凑近了一只睁得圆圆的大眼睛。

  叶枫能克制住自己不去看宁新柔,然而宁新柔却按捺不住她的好奇心,被叶枫所制造出来的特有的吐纳声吸引住了,忍不住就利用木板间的缝隙来看叶枫干什么了。

  从木板缝隙和虫眼间透射过去的灯光有一部分照在了叶枫的身上,让他的房间并不黑暗。

  宁新柔静悄悄地看着叶枫,因为从小干农活锻炼出来的结实身体和近一段时间的修炼,他的身体具有普通人无法比拟的的美感,还有力量和野性,这让她觉得很舒服。

  她的心里也在悄悄地琢磨着:“他这是在干什么呢?哦,对了,他是在练功吧?多半是的,嗯,一定是的,那天在竹林里,他就露了一手,还差点伤到我呢,可是,打盘腿,吐纳呼吸,这些都是那些武侠电视剧里才有的情节啊,现实世界里怎么可能存在呢?而且,他看上去好专业,好厉害的样子……”

  看起来就好像是那么一回事,可仔细斟酌起来又觉得不是真的,宁新柔的心里矛盾极了,好几次她都忍不住想打断叶枫,问一下他在干什么,可每次话到嘴边,她都小心翼翼地咽了下去。

  一个拥有几十万粉丝的大作家,夜里偷看一个青年男子的身体,这种事情要是传出去,她恐怕只有找一条地缝钻进去躲起来了。

  “总有一天,我要解开他身上的谜团,一定会的。”宁新柔的心里暗暗地做下了决定。

  一个静静地看着。

  一个静静地练着。

  屋外,连绵的大雪山矗立在瓦蓝的夜空下,圆月清冷,白雪皑皑。

  过了约莫半个小时,叶枫长长地吐出一口气来,结束了他的修练,他的精气神焕然一新,身上也没有半点倦意,更别说是睡意了。

  他静坐了一会儿,似乎是在思考什么,犹豫什么。

  “他在干什么?好奇怪的样子,这也是一种功夫吗?”宁新柔好奇地想着。

  忽然,好像是想通了什么问题,叶枫的脑袋向木板墙壁凑了过来。

  “啊呀!被他发现了吗?”宁新柔被吓了一跳,慌忙缩头,可缩了一点回去,她似乎又觉得应该不是这么回事,跟着又将眼睛凑到那条缝隙上瞧叶枫,却见叶枫已经侧身躺了下来,很安静的样子。

  刚才,她以为叶枫要来看她,可是并不是这样的,叶枫只是躺下来睡觉。

  “主啊,请原谅我的过错吧……”惭愧的女作家跪在床上,手画十字,虔诚地忏悔着刚才偷窥男色所犯的错误。

  ******

  临近中午的时候,王利俊急冲冲地走进了山神庙里的指挥部,找到齐国兴说道:“齐市长,这是叶医生让我交给你的东西,他说很重要,所以十几里山路,我是一口气跑下来的。”

  齐国兴接过王利俊递来的记事本,随手翻了翻,却是叶枫记录的一些病例和对病人的问询,他有些奇怪地道:“王村长,这是怎么回事?叶医生呢?”

  王利俊说道:“叶医生和宁小姐去了大雪山。”

  “去了大雪山?”不仅是齐国兴很惊讶,就连何绪文等人也都很惊讶的样子。

  邓静宜有些着急地道:“王村长,叶医生去大雪山干什么啊?他就没有说别的吗?”

  王利俊说道:“他说他有了重大的发现……哦,对了,我想起来了,他临走的时候特意嘱咐过我,他要说的话都在这本子的后面,你们看看吧,他没有告诉我他发现了什么,但我相信他一定是写在本子上的。”

  齐国兴跟着就将叶枫的记事本翻到了最后几页,邓静宜和何绪文,还有孔怡也凑过了头来,一起看叶枫所写的内容。

  半响,齐国兴才欣喜地道:“如果这是真的话,那就太好了!”

  何绪文也爽朗地笑了起来,“齐市长,你找的这小子真是不错啊,呵呵。”

  邓静宜激动地道:“齐市长,我要去大雪山找叶枫和宁小姐,他们两个人能搜索的范围有限,我去一定能帮上忙的。”

  齐国兴说道:“不要着急,大雪山那么大一片范围,你怎么知道叶枫和宁小姐现在在什么地方?会走什么地方?你如果贸然去了,找不到人不说,还会有危险,这样吧,我们先去金水寨,再做下一步打算。”

  “我同意。”何绪文说。

  邓静宜的眼眸之中闪过了一抹失望的神色。

  

章节目录

不死医圣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语无伦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语无伦次并收藏不死医圣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