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不起,对不起,我太激动了一点。”聂东意识到了自己的态度有问题,跟着就改变了语气,“柔儿,是这样的,三天前我就用你的手机给我爸打了电话,他会安排人把我们从这里接走,他那边做准备需要一天的时间,路上需要一天多到两天的时间,我估计,明天我爸派来的人就会翻过我们来时的山峰,来到这里,那个时候,你就不要固执了,跟我离开吧,我爸也很想见见你,你跟我爸见了面,我们的关系也就确定下来了,你说好不好?”

  “你们有钱人家的子弟说话都是这种口气吗?把爱情看做是一场交易,聂东,在你的眼里,我是不是看上你的钱才和你交往的呢?”宁新柔已经收到了伤害,她的浩眸里也闪现出了泪花。

  “柔儿,我——”

  “不用解释了,你父亲是亿万富翁,他能组织一支救援队来接你出去,但这里的村民们却还困在这里,他们的根在这里,他们无法离开,在外面,还有许许多多人在关注着锁龙沟,担心着这里的人的命运,我愿意留下来,共同和病毒抗争,你走吧,我是不会和你走的,另外,我觉得我们需要分开一段时间,彼此都静下来想一想,我们的关系是否还有必要维系下去。”宁新柔说。

  聂东愣了半响,忽然冷笑了起来:“宁新柔,你这在和我分手吗?”

  “随便你怎么想。”

  “我不同意!”聂东恼怒地道。

  宁新柔平静地看着他,心中却好生懊恼,有些自责地想着,她以前怎么就没看出聂东会是这样自私和暴躁的人呢?

  就在这时,叶枫从他的房间之中走了出来,打着呵欠,已经长长了的头发也乱糟糟的。

  他慢吞吞地走出来,打了一个呵欠,”你们吵什么啊?大清早的也不让人睡一个懒觉。我昨晚忙到三点才睡呢——呵欠——”

  宁新柔向叶枫打了一个点头招呼,她实在没心情说话。

  聂东看了叶枫一眼,忽然想起了他的计划,跟着就说道:“叶医生,对了,你还有没有小病丸,我还想要一些?”

  “你想要一些?”叶枫揉了揉眼角,感觉似乎好多了的样子。

  “是啊,我得承认你的小病丸是很神奇的东西,这样吧,你给我五十颗,我一颗给你一千块,五万块,买你五十颗小病丸。”聂东说。

  叶枫看着他,”你要这么多小病丸干什么呢?”

  聂东故作洒脱地耸了一下肩,”我给你钱买的小病丸,你问原因干什么呢?”

  叶枫笑道:“你不说,我就来猜猜,你看我猜得对不对。你老爹派了一支救援队来接你离开这里,你怕那些人感染了病毒然后再传染给你,所以你要给他们小病丸预防一下。对不对?”

  聂东没回答,算是默认了。

  叶枫又说道:“一支救援队,不过几个人,你要不了那么多小病丸,剩下的,你会打算给你老爹一些,治疗一下他的小毛病,让他知道小病丸的作用,然后你多半就会提出研究和开发我的小病丸吧?”

  聂东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起来了,叶枫说的,还真是他心里所想的,这一个秘密,他就连宁新柔都没说,他就纳闷了,这个姓叶的小子难道是他肚子里的蛔虫,怎么连这个都猜得到呢?

  “我说,万一把我的小病丸研究透彻了,批量生产了,在市场上大紫大红了,你会付我专利费吗?“叶枫笑着说。

  聂东的脸上也挤出了一丝勉强的笑容,”叶医生,你说笑了,我们家族企业是搞房地产和矿业的,还从来没有进军医疗产业的打算,就如你所说,如果真有那么一天,我将你的小病丸研究透彻了,在市场是大红大紫了,我就给你五百万专利费吧,满意了吗?”

  “很满意,五百万,很多钱了。”叶枫笑道:“你真的要小病丸吗?”

  “是啊,五十颗,如果有更多的话,我都要,价钱不变,一千块一颗,有多少我要多少。”聂东说。

  叶枫从裤兜里掏出了一颗小病丸,慢慢地向聂东递了过去。

  聂东伸手去接,叶枫却又突然将手缩了回去。

  “叶医生,你什么意思?”聂东不快地道。

  叶枫却随手将那颗小病丸扔到了院子里一只正在啄食的公鸡旁边,那只大公鸡一口就将那颗小病丸吞了下去,然后咯咯叫了两声,仰着脑袋看着叶枫,似乎还想叶枫喂它。

  “你——”被戏弄的聂东满面怒容,他走哪不是被人尊着敬着,却还从来没有被人这么戏弄过!

  叶枫摊开了双手,”没了,最后一颗都被鸡吃了,看来我是赚不了你那五万块了。”

  “姓叶的,你给我记住!”聂东恨恨地看了叶枫一眼,然后又冷漠地看了宁新柔一眼,一瘸一瘸地往他的屋里去了。

  “叶医生,你怎么能这样啊?”宁新柔终于开口说话了,她说的话虽然有责备叶枫的意味,可她的语气和眼神儿里却没有半点责备叶枫的意思,相反的,很亲切。

  叶枫微微笑了一下:“其实,我早就醒了,你们的谈话我都听到了,不管你愿不愿意听,我都要告诉你,我最讨厌这种仗着有几个臭钱就嚣张跋扈的公子哥了,他或许能用钱买到一切,但他要想从我这里买点什么,那得看我愿不愿意。”

  “你呀,真是一个很特别的人。”宁新柔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笑容。

  “你真的不离开吗?”叶枫看着她。

  “真的不离开。”宁新柔说。

  “那好吧,我今天要去金水寨,如果你不怕的话,就跟我一起去吧。”叶枫说。

  “好吧,我和你去金水寨。”宁新柔嘴角的笑容,很甜。

  “那我去准备一下。”

  “莴晓燕和邓秘书呢?”宁新柔问道:“她们也要一起去吗?”

  叶枫说道:“莴晓燕在村委会,静宜姐去了齐大哥那里,我今天是一个人行动。”

  “好,那我也去准备一下。”宁新柔也回到她的屋里去做准备了。

  崇山峻岭当中,山风轻拂,小桥流水,鸟语花香,这样的环境有谁能将它跟死亡和病毒什么的联系在一起呢?

  从”鬼缠身”病毒被发现,到现在已经一个来月的时间了,叶枫进入锁龙沟,也有半个月的时间了,却连病毒的源头都没找到,每每想起这点,他的心情就很沉重。

  不过,有宁新柔陪着他,一路上和他说话聊天,他的心情就算差也差不到哪里去。

  走了半天的山路,叶枫和宁新柔才赶到金水寨。

  锁龙沟三个寨子,金水寨位于峡谷最里面,路最难走,人口最少,经济条件也最差。不过金水寨的风景却也是最美丽的,村尾向西边是一望无涯的大雪山,时值初秋,艳阳高照下也可以看见覆盖在山顶的皑皑白雪,纯洁,泛着光,宛如梦境。

  “好美的雪山,真想翻过那些雪山,爬到最高的山峰上,看看雪山后面的风景。”眺望着皑皑的雪山,宁新柔的眼神里充满了向往。

  叶枫笑着说道:“在我们大槐树村,天气好的早晨和傍晚也能看见这些雪山,只是这里更真实,更近而已,这些雪山的后面应该便是草原,一望无涯,成群成群的牛羊,成片成片的苜蓿花,还有奔驰的骏马,很美丽。”

  “你去过?”宁新柔的眼神里顿时对叶枫充满了敬意。

  叶枫讪笑了一下,”我在地图上看到的。”

  宁新柔:“……”

  金水寨的村长姓王,叫王利俊,是一个很和气的中年男人,他按照叶枫的要求,将村民很快的召集起来,在村委会排着队,让叶枫检查身体,并领取小病丸。

  给村民检查身体,叶枫用的还是他在《黄帝外经》上学到的手段,内力探脉,这手段儿可比那些大医院的先进的仪器还管用,被他把着脉诊断一下,一个村民有没有病,有没有被病毒感染,他一下子就能掌握到最真实的情况。

  而这其中出现漏诊误诊的几率也是存在的,不过那简直少得可怜,可以忽略不计。

  可尽管可以忽略,叶枫依然不肯放松,对每个村民他都看得很仔细。

  宁新柔也有忙的,帮着叶枫招呼村民排队,安抚排在后面的情绪焦躁的村民。

  这一次诊断,仅有两个新增的感染者,名叫张正天和张正地,两人是亲兄弟,一个三十八岁,一个三十六岁,都是峡马寨的猎人。

  平时兄弟俩就爱拿着猎枪去森林里打猎,或者放过雪山,去草原上挖虫草。

  而且兄弟俩的身体都非常好,一年到头也难得吃一次药,却没想到就是这么强壮的猎人,居然会被”鬼缠身”病毒传染上。

  一被确诊下来,张正天和张正地俩兄弟就被隔离了起来,住进了村委会的一间空屋里。

  现在的新规定,为了减少病毒传染的渠道,一旦被确诊下来的病人就会被隔离起来。张正天和张正地兄弟俩被关进隔离室,就连他们的家人来看望他们也只能隔着以上窗户说话了。

  叶枫站在窗外看着张家兄弟俩,他的心情沉重得很。

  

章节目录

不死医圣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语无伦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语无伦次并收藏不死医圣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