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国兴跟着何绪文进了山神庙。

  一大群特警仍然紧张兮兮地堵着门口,前排拿着盾牌和橡胶警棍,后排拿着枪械,一个个都绷紧了神经,如临大敌,还有几个特警则搭着梯子,用灭火器喷着被蜡烛引燃的地方,消除火灾隐患。

  “你们这是干什么?打小日本啊?”何绪文一看全副武装的特警就火冒三丈。

  付强认出了何绪文,也认出了齐国兴,跟着就让手下散开。

  这时杜泽涛出现在了何绪文和齐国兴的面前,两边脸颊肿得更猪尿泡似的,别提有多狼狈了。

  “你怎么了?被那些村民打的?”何绪文用奇怪的眼神看着杜泽涛。

  “我——”杜泽涛想说是他自己打的,可这种丢人的事情,爱面子的他怎么说得出口啊!

  “好了,不说你的脸了,”何绪文说道,“你给我一个说法吧,我把这么重要的事情交给你来做,对你期望之大,你不是不知道,可你看看,你都干了些什么?”

  杜泽涛的脸色阴晴不定,眼神也闪烁不停,他在想怎么解释眼前的事情才能推卸掉本该由他来承担的责任。

  “在来之前,我还在怀疑宁新柔所拍摄的你让特警用催泪瓦斯驱赶村民的照片的真实性,我也怀疑宁新柔所描述的内容有夸大的嫌疑,现在看来,宁新柔说的都是事实,而你说的都是谎话,是不是?”何绪文的语气带着一丝儿怒意。

  杜泽涛终于想好了说辞:“何厅长,根本不是你想的那样,村民们闹事,都是受到了叶枫的鼓动,如果没有叶枫,村民们不会聚集到这里来闹事,聚众闹事就是犯法,我依法抓人,将叶枫临时关押了起来,不让他干扰专家组的工作,可不知道他是怎么联系上那些村民的,这一次那些村民闹得特别凶,用火和石头攻击我们,可我让特警和专家组成员保持了最大的克制,我们根本就没有动手驱赶他们,更没有攻击他们。”

  “这么说,你还有功了?”何绪文说。

  “功劳是没有的,我只是想尽快地完成何厅长你交给我的任务。”杜泽涛说,他的脸皮真的厚得可以,说这样的谎话,面不红心不跳的。

  “杜主任,你说这话就不对了吧?”齐国兴出声说道,“叶医生是我请来帮忙的,他本来应该加入你们的专家组的,可邓静宜给我打电话却说叶医生一来你就给人家穿小鞋,叶医生心气高,得罪了你,没能加入专家组,后来叶医生用他自己的方式帮助村民,你却将叶医生和邓静宜抓了起来,将你惹的麻烦推卸到叶医生的身上,你这样做,是不是太卑鄙可耻了一点?”

  杜泽涛一下子就沉不住气了,怒道:“齐国兴,你说谁卑鄙可耻?你这是人身攻击!栽赃陷害!”

  “你做的事情你自己清楚!”齐国兴也怒了。

  “好了,你们都别吵了!都跟我出来,我们去跟叶枫和村民们谈谈。”何绪文转身出了山神庙。

  齐国兴跟着出去了。

  杜泽涛却犹豫了一下才跟着走了出去,他自己是绝对不愿意和那些村民们见面的,因为他自己做的事情他自己非常清楚,可是,何绪文让他出去,他敢不出去吗?

  “妈的,都是那个姓叶的小子,如果不是他和宁新柔那个贱人,我怎么会落到今天这种被动的境地?不管了,反正我一口咬定是叶枫煽动村民们闹事,将责任都推卸到他的身上。”杜泽涛的心里暗暗地想着。

  杜泽涛走出山神庙,孔怡悄悄地跟了出去,她的手里捏着她的手机。

  信号站已经被关闭了,手机没有信号,她拿着手机出去,这是很奇怪的事情,不过,眼下这种时候谁也没有注意到她的存在,更没人去关心她要去做什么了。

  叶枫和邓静宜正在劝说那些怒气未平的村民们。

  “大家都散了吧,我保证,明天就给所有的人发我的小病丸,增强你们对病毒的免疫力,还有,你们想啊,你们要是烧了山神庙,打伤甚至打死了警察和专家,你们就犯法了啊,杀人放火可是很重的罪,你们现在倒是觉得解气,可以后呢,你们想过以后没有?”叶枫苦口婆心地劝着村民们。

  “大家都散了吧,帮忙把陈家的棺材送回去安葬,鬼缠身的事情,叶医生肯定会帮大家解决的。”莴晓燕大声地说道,给叶枫帮腔。

  叶枫和莴晓燕在锁龙沟都算得上是名人,说话很有份量,叶枫和莴晓燕这么一劝,村民们这才三三两两地散去,就连闹得最厉害最凶的高云寨的陈家的人也都在亲戚朋友的帮助下抬着棺材散去了。

  陈家的人很清楚,他们放火,他们冲击特警,还用石头打伤了特警,如果被追究,那都是犯法的事情,有个台阶下,不走还等坐牢啊?

  村民散去,何绪文和齐国兴,还有杜泽涛走了过来,堵在庙门口的特警们也走了出来,一个个如释重担的样子。

  “叶枫,来来来,我来给你介绍一下,这位就是省卫生厅何绪文何厅长。”齐国兴一走近,跟着就给叶枫介绍起人来。

  叶枫这才发现齐国兴来了,他的脸上露出了笑容,”齐大哥好,何厅长好。”

  “叶医生,你好你好,”何绪文走了上去,亲切地握住了叶枫的手,“你的事情我听齐市长说了一些,你是个很有本事的小伙子啊,这次的事情,也多亏你来帮忙了。”

  “何厅长客气了,治病救人,本来就是医生的份内的事情嘛。”叶枫说何绪文客气,可他自己比何绪文还要客气一些,毕竟,他见过最大的领导就是齐国兴,何绪文是厅长级别的领导,那就更大了,他不擅长和这类人打交道,但他觉得客气一些总是好的。

  不过,他这种客气不是谄媚,给人很自然且谦谦有礼的感觉。

  杜泽涛本来是要诬陷叶枫,告叶枫的恶状的,却见何绪文一来就和叶枫这么亲热,他的喉咙里就像卡着一只绿头大苍蝇,吞也不是,吐又吐不出来,憋得难受死了。

  孔怡慢吞吞地走到了跟随何绪文一起来的一个工作人员身边,低声和那个工作人员说了几句话。

  那个工作人员一边听她说话,一边斜着眼睛看着杜泽涛,眉头都快拧成麻花了。

  “叶枫,你能给我谈谈这里所发生的事情吗?”闲聊了几句,何绪文就切入了正题。

  叶枫看了站在何绪文旁边的杜泽涛一眼,正要说话,杜泽涛却抢先一步说道:“何厅长,还用问他吗?他煽动村民闹事,我们的特警队伍都不能驱散他们,这个叶枫一出来,几句话,村民就散了,如果不是他煽动的,谁信啊?”顿了一下,他跟着又说道,“我这脸,就是释放叶枫的时候被他打的,我以大局为重,忍了!”

  叶枫看着满嘴胡言乱语的杜泽涛,没有生气的感觉,却觉得很好笑,他的嘴角还真就露出了一丝笑容,很好看。

  “叶医生,杜主任说的是真的吗?”何绪文想听到的是叶枫的说法。

  叶枫这才出声说道:“何厅长,不是我不想解释,只是这个姓杜的在这里,我看着他就觉得恶心,我也懒得解释什么了,你们去问那些村民们吧,他们会给这个姓杜的一个最中肯的评价的。”

  “叶枫,你是做贼心虚吧?”杜泽涛本以为叶枫会说出对他不利的话来,可没想到叶枫是这种说法,他心中顿时松了一口气,同时又变本加厉地死咬叶枫了。

  叶枫不评价,是不屑去评价,但莴晓燕却不同。

  莴晓燕指着杜泽涛的鼻子就骂道:“就是这个混蛋!他来锁龙沟,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天天躲在山神庙里,我们村民患病了,他还不给治疗,生怕给他传染上了病毒,小病就不说了,我们村民患了大病的时候又不能出去,我们找谁去?这不是让我们等死吗?叶医生来了,帮助我们村民治病,免费发他自己的药,我们村民都感激叶医生,这个姓杜的却把叶医生抓起来了,村民们气不过,才聚集起来讨个说法的,我们来了,这个姓杜的不正面对话,直接让特警放那个烟雾弹,拿棍子打人……”

  “够了!你胡说八道!”不等莴晓燕说完,杜泽涛就沉不住气了,赶紧打断莴晓燕的话头。

  “你们看,你们看,他又凶我了,如果你们几个领导不在,他肯定打我!”莴晓燕说,很害怕的样子。

  杜泽涛顿时被气得脸色铁青,想吓唬一下莴晓燕,可当着何绪文和齐国兴的面,他又不敢,但如果继续让莴晓燕的嘴巴子说下去,他又接受不了。

  总之,此时此刻,他觉得他已经进入了整个人生最黑暗的时期。

  叶枫是不屑更杜泽涛吵架,是个性使然,但莴晓燕却完全不同,她是喜欢吵架,是乐在其中,以她的吵架的能力,杜泽涛又哪里是她的对手啊。

  杜泽涛无话可说,莴晓燕的话匣子却才刚刚打开,她说话的速度非常快,叽里呱啦,连气都不带喘一下的,杜泽涛做过的事情她说,杜泽涛没做过的事情,她也想方设法栽赃到杜泽涛的身上。

  在她的一张嘴巴子下,杜泽涛摇身一变,变成了抗战时期的大汉奸、大奸臣之流,简直就是个人渣!

  开始,何绪文还饶有兴趣地听着,不过很快他就听不下去了,“好了好了,这位姑娘,我知道你要说的情况了,谢谢你。”

  “我还没说完呢。”莴晓燕不乐意了。

  邓静宜赶紧在后面拉了一下莴晓燕的衣袖,莴晓燕这才闭上了嘴巴子。

  

章节目录

不死医圣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语无伦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语无伦次并收藏不死医圣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