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在你们来之前,这个地方已经被特警封锁了,不能进出,你们这种情况,如果不是有人受伤的话,其实还是可以从原路放回的,但现在看来是不行了,”叶枫说道,“我现在要回沈华寨,你们可以跟我一起去,让后找个地方住下来,让你们受伤的同伴接受进一步的治疗,当然,你们也可以选择冒险离开,前提是你们觉得可行的话。”

  “那个,叶医生,我们不知道会发生这种情况,你稍等一下,让我们商量一下好不好?”宁新柔用期盼的眼神看着叶枫。

  叶枫点了点头。

  他现在把真相说出来,就是要让这三个人明白他们的处境,让他们自己做选择。

  宁新柔、聂东和冯军开始商量了起来。

  “这里有致命的病毒,全世界都没有疫苗,我们怎么能去那个地方啊?不行,我不去,我坚决不去!”聂东态度很坚决,看得出他也很紧张。

  宁新柔着急的说道:“东哥,你要想清楚,现在出去的路只能翻过这几座山,而你的这种情况根本就爬不了山,不仅你爬不了山,而且你还需要进一步进行治疗,你现在不去沈华寨,难道在这里等死吗?”

  “可是,万一染上了那种致命的病毒怎么办?”聂东还是很害怕的说道。

  “有叶医生这样的神医照顾着,应该不会有问题的。”宁新柔说道。

  聂东看着冯军说道:“冯哥,你有什么意义,说说看吧?”

  冯军想了一下说道:“我有一个建议,我先从原路返回省里,然后组织一个经验丰富的团队来接应你们,我大概需要三天时间,聂东,你在这里安心疗养三天时间,等我再次过来的时候,你的情况应该就会好转一些,到时候我再带你们离开这个地方,你们看行不行?”

  宁新柔点头说道:“嗯,我同意,东哥你呢?”

  聂东看了冯军一眼,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点头同意。

  “好,那就这么说定了,叶医生,我的两个朋友就拜托你来照顾了。”聂东感激的对叶枫说道。

  叶枫说道:“没问题,我尽我所能吧,另外,你等会要在山里活动,还是有一定的隐患的,我给你一颗药,你把它吃了吧。”

  冯军笑着说道:“叶医生,你看我这身板,进国家特种部队都没有问题,呵呵,哪还需要吃什么药?我看得出来你的药非常的珍贵,你还是留给有需要的人吧,我就不要了,我赶时间,聂东、新柔,你们保重,我走了。”

  冯军背着登山包转身离开了。

  聂东望着冯军的背影,嘴唇动了动,似乎想说什么,最终却没有说出来。

  叶枫看得出来,他是担心冯军这一去再也不回来了,他开口本想将自己的想法说出来,可又怕宁新柔不高兴。

  叶枫心里有些好笑,这个聂东,多半是一个精于算计的商人吧?

  “叶医生,你帮我背着背包,我来背东哥吧。”宁新柔说。

  叶枫笑了一下说道:“还是我来吧,你一个女人家体力有限,这下山的路走起来很费劲的,而且你的同伴可是重伤,不能有一点磕着碰着,还是我来带他下山吧。”

  “这怎么好意思啊?”宁新柔有些难为情地说道。

  “没事,你帮我背着背篼吧,这可是我借的。”叶枫说。

  宁新柔嘴角露出一丝笑容:“好的,我来背。”

  她将她的背包和聂东的背包一起放进了叶枫的背篼中,然后背了起来。

  叶枫则走到聂东身边,弯腰将他抱了起来,然后向山下走去。

  他的脚步很轻快,聂东那一百多斤的身体就仿佛没有重量似的。

  宁新柔迈着小碎步追赶上叶枫,心中惊讶道:“叶医生,你的力气怎么这么大啊?原来我都以为冯军大哥的力气是最大的了,可他都只能背着东哥,而你居然能这么一直抱着,走路速度还这么快!”

  背着肯定是比抱着轻松得多,反之,抱着肯定会比背着费力,但无论是抱着还是背着,对于叶枫这个身怀一百四十年内力的叶枫而言,其实是没有多大区别的。

  “你的朋友肋骨断了,背着其实是错误的做法,那样有可能加重病情,正确的做法其实应该是用担架抬着,没有担架的话,那就应该抱着。”

  宁新柔赞叹道:“叶医生,看不出来呢,你年纪轻轻的,医术就这么厉害呢,我觉得比那些大医院的专家教授都厉害呢。”

  叶枫只是笑笑。

  聂东闭上眼睛装睡了,他实在不想看到宁新柔和叶枫说说笑笑的样子。

  更让他感觉到糟糕的是,他这样一个成功的男人居然被一个练二十岁都不到的少年抱着下山,丢脸啊。

  所以,他干脆闭上了眼睛,假装什么都没看见,什么都没听见。

  天色开始暗下来的时候,叶枫才带着宁新柔和聂东下了山,回到罗大爷家。

  还没进门,叶枫就看到邓静宜站在门口张望着,很焦急的样子,仿佛苦等丈夫回家的小媳妇一样。

  看见叶枫出现在视线里,邓静宜顿时激动起来:“叶枫,叶枫!你怎么现在才回来啊?担心死我了。”

  “我跑到深山老林去采药了,又遇上一点事,所以就回来晚了。”叶枫心里暖暖的,被人关心的感觉真好。

  “这两位是?”邓静宜的注意力转移到了宁新柔和聂东身上。

  刚才距离远看的不是很清楚,她还以为是锁龙沟里的村民,叶峰帮忙带回来给治病的,但距离近了才看到,宁新柔和聂东身上的冲锋衣和一些专业户外装备,她顿时就明白过来,这两个人不是锁龙沟里的人。

  这山里的人虽然天天都爬山捡柴、种地什么的,但从来不会穿冲锋衣,这东西太贵!

  宁新柔正要做个自我介绍,叶枫却打断了她:“还是进去再说吧。”

  邓静宜很温柔的应了一声,又接着说道:“晓燕杀了一只鸡,炖了一锅土豆和铁山药,说是你跑了一天辛苦了,要给你补补,这会儿正在屋里等你吃饭呢。”

  叶枫的嘴角浮出了一丝苦笑,他想起了昨天晚上莴晓燕敲木板墙的事情。

  其实,叶枫还是挺理解莴晓燕的那份心思,她的男人常年在外,而且还和别的女人鬼混,只留她一个人在家里守活寡,她也只是一个年轻的女人,是个正常女人,就会有生理需求。

  而说巧不巧,自己治好了她的病,并且在她家里住了下来,还跟她一起在村里拜访村民,和她很熟了,还听了她的心里话,她或许是看到叶枫年轻帅气心地善良,亦或是他医术神奇治病救人,谁知道呢?

  莴晓燕果然真的炖了一锅鸡汤,鸡是那种农村放样的土鸡,土豆和铁山药都是依靠人工肥料种植的纯天然的蔬菜,炖在一起,那味道真是相当的地道和美味。

  宁新柔和聂东的出现让莴晓燕感到很意外,不过等叶枫把原因一说,她就很爽快的同意让宁新柔和聂东住下来。

  罗大爷招呼大家吃饭,还是那么热情,叶枫他们碗里的肉就没有断过。

  吃饭间,莴晓燕将叶枫拉到一边,低声说道:“叶医生,你今天怎么不带我上山采药啊?我今天一天都在担心你呢。”

  “谢谢你了,我早上想多采一些药所以走得比较匆忙,那个时候你还在睡觉呢,所以我就没忍心叫你。”叶枫笑着说道。

  “那个,”莴晓燕话题一转,不再说采药的事情了,神色有些不自然问道,“叶医生,你昨晚上听到什么特别的动静了吗?”

  叶枫故作惊讶状说道:“没有啊,我没听到什么声音啊,难道你听到有什么声音么?”

  莴晓燕的脸色一红:“我好想听到了一点什么动静,不过没事,你没听到就算了,我也就是随便问问。”

  叶枫心里暗暗好笑:“你自己弄出来的声音你会不知道?”

  莴晓燕的心里也暗暗想道:“这个叶枫也真是的,难道睡觉这么沉吗?比猪还死?”

  罗大爷出现在门口,大声说道:“你们别聊了,先来把饭吃完再说。”

  叶枫闻言赶紧开溜。

  莴晓燕郁闷的叹了一口气,也走了过去。

  吃了晚饭,莴晓燕给宁新柔和聂东安排了房间。

  房间倒是有,但床和家具就没有多余的了,毕竟农村人也用不了那么多的床和家具。

  好在这是夏天,罗大爷用砖头石块还有木板给宁新柔和聂东各搭了一张床,床上铺上干草和床单,放上枕头和被子,睡上去也还是很舒服的。

  一切准备妥当,聂东住进了他的房间里,躺在床上,叶枫给他做了接下来的治疗。

  首先,叶枫为他接上断了的骨头,固定上木板,缠上绷带,接下来就是清理了一下外伤,用热水消了一下毒,再缠上纱布。

  整个治疗过程,宁新柔都在旁边看着,时不时还与叶枫说说话,看着叶枫如此神奇的将聂东的伤势处理好,她的那一双灵动的眼眸似乎闪耀着点点光芒,她对叶枫那神医的医术感到很好奇。

  

章节目录

不死医圣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语无伦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语无伦次并收藏不死医圣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