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枫提出要走,邓静宜苦口相劝,他这边又摆出一副臭脸,讥讽道:“我说你们俩在这演什么戏呢?黄盖打周瑜吗?我劝你们还是省省吧,在场的都是某个领域的专家教授,都是高级知识分子,社会精英,岂是你们相骗就能骗的了的?”

  叶枫静静的看着杜泽涛,不是反驳不了而是不想反驳,他觉得和杜泽涛说话,真的很浪费精力。

  此刻,杜泽涛在他的眼里,其实跟一只疯狗没什么区别。

  张志远在杜泽涛的耳朵边嘀咕了一句什么。

  “嗯。”杜泽涛应了一声。

  张志远站了出来,看着叶枫,用调侃的口吻说道:“你是叫叶枫是吧?”

  叶枫点了点头。

  “你说你学中医的是吧?”张志远又问道。

  叶枫又点了点头。

  张志远冷笑两声:“那好吧,本人也是学中医出身,前半辈子研究中医,现在又研究西医,可以说是中西合璧,中西融会贯通,这样吧,我们来比试比试医术,怎么样?”

  叶枫看着他:“你想怎么比?”

  “文的武的都来,我们先来文的吧,我给你出题,你背出来,当然,我出的都是与中医有关的题。”

  说到这里,张志远清了一下嗓子,接着又说道:“听好了,十二经脉歌,手太阴肺经脉歌,背吧!”

  那些专家教授和特警的实现都聚集到了叶枫的身上,他们的眼神有的质疑,有的鄙夷,有的幸灾乐祸,他们都在等着看一场好戏。

  十二经脉歌是中医中很基本的一个东西,几乎每个学中医的人都学过,都背诵过,但能完整背出来的却肯定很少。

  而对于叶枫来说,可从来没有学过什么十二经脉歌。

  他这个中医,是以内力为根基的中医,可不是那种普普通通的只会背背十二经脉歌,给人没事把把脉,开点中药的中医。

  叶枫没吭声。

  “哈哈哈哈,背不出来吧,我就知道你是个冒牌货,十多岁的中医,你以为你是神童啊!”张志远笑的一身肥肉颤个不停。

  杜泽涛和孔怡,还有身边一大群专家教授们都哄笑起来,笑声特别刺耳。

  “小子,你听好了!”张志远脱口而出道,“手太阴肺中焦生,下络大肠出贲门,上膈属肺从肺系,系横出腋中行,肘臂寸口上鱼际,大指内侧爪甲根,支络还从腕后出,接次指属阳明经。此经多气而少血,是动则病喘与咳,肺胀膨膨缺盆痛,两手交瞀为臂厥。所生病者为气咳,喘渴烦心胸满结。臂之内前痛,小便频数掌中热。气虚肩背痛而寒,气盛亦疼风汗出。欠伸少气不足息,遗矢无度溺变别。你师父没教过你吗?我现在教给你,你记住了吗?”

  “你很无聊啊!”叶枫说。

  正在洋洋得意的张志远顿时楞了一下,先是笑容僵在脸上,然后发怒道:“你小子,老祖宗传下来的最基本的东西都没学会,你还敢妄称中医,我现在教你,你居然还敢对我不敬,岂有此理!”

  叶枫慢吞吞地从裤兜里抽出一支皮卷来,里面露出一排银光闪闪的银针。

  张志远讥讽道:“连十二经脉歌都不会背的人,难不成你想说你会针灸吧?”

  一大群专家教授又哄笑起来,他们觉得叶枫就是一个跳梁小丑,戴着红色的橡皮鼻头表演着笨拙的游戏,专程逗他们开心的。

  等他们笑够了,叶枫才出声说道:“你说你前半辈子都在研究中医,后半辈子研究西医,现在是中西合璧,是吗?”

  张志远傲然的说道:“当然!”

  “那好,十二经脉歌什么的都是小孩才玩的东西,我们都是成年人,就没有必要再玩了,”叶枫笑了一下,然后抽出了两根银针,“我给你一根针,我自己拿一根针,你一针能把我一根手指头扎的抬不起头来,就算你赢,我一针不能把你扎趴下,就算我输,行不行?”

  “气死我了,比就比!”张志远气急败坏的说道,他这辈子被人尊敬惯了,还从来没有人敢在他面前这么放肆过!

  叶枫递给张志远一根银针,面带笑意的说道:“虽然你没什么修养,但我依然尊敬是你长者,让你先来吧。”

  针灸是中意的一门技术,既可以治病救人,也可以用于养生保健,作为资深的老中医,张志远肯定很清楚里面的门道。

  所以,叶枫说的,张志远是一点也不相信。

  一针就能把人扎晕,开什么玩笑?

  算算是一针把一根手指头扎的抬不起来,那就非得在针灸领域浸淫几十年不可,而他自问是做不到了,他相信叶风这样的毛头小子就更不用说了。

  所以,经验和智商都在告诉他自己,叶枫这是在坑他,谁先出手谁就先丢脸。

  “哈哈哈哈,”张志远笑得很有智商感,“你都说我是长辈了,我哪里还能先出手,你先来吧,我最后出手,不然,别人会说我以大欺小的。”

  叶枫微微耸了一下肩头:“你们可都听见了吧?是他让我先扎的,我一针下去,他昏死过去,可不关我的事。”

  “扎吧扎吧,你就别在那里演戏了。”张志远不耐烦的说道。

  “就是,你不会是在故意拖延时间吧?”孔怡的嘴角浮出一丝轻蔑的笑意。

  叶枫不说话了,径直走了上去,照着张志远的百会穴依旧一针,狠狠扎了下去。

  银针一扎入张志远的穴位,一丝内力便顺着银针而下,在穴位里剧烈震荡了一下。

  那一瞬间,张志远的眼睛向外鼓了一下。

  叶枫随即收针,前后差不多只有两秒钟的时间。

  叶枫退回原位,张志远却还像木头桩子一样站在地上。

  “嘿,我就说你是骗子嘛,你扎了张院长一针,他怎么没像你说的那样晕厥过去呢?”孔怡讥讽道。

  就在这时,直挺挺的站着的张志远突然向前栽倒在地,肥胖的身体重重地摔倒在了地上。

  众人目瞪口呆看着他,足足一分钟他都没有动弹一下。

  那些专家教授还有看热闹的特警们都惊呆了。

  “你,你把张院长怎么了?”孔怡最先回过神来,紧张的问道。

  “就是,你把张院长怎么了?姓叶的,张院长要是有个什么三长两短,你吃不了兜着走!”杜泽涛也惊怒道。

  叶枫没有说话,走到张志远身边蹲下,将张志远翻转过来,伸手掐了一下张志远的人中,张志远才闷哼一声,醒转过来。

  张志远惊恐的看着叶枫,肥肥的身子下意识的往后缩了缩,一边惊慌的说道:“你,你不要靠近我!”

  “该你了,张院长。”叶枫笑着说道。

  “我……我才没你那么无聊!”张志远哆嗦道心中一阵后怕。

  叶枫看着一大群专家教授,淡淡的说道:“那好,张院长不愿意比了,你们还有谁质疑我的,站出来比试比试吧,我们就比一下一针把人扎瘫痪怎么样?”

  一大群专家教授还有专一的医护人员都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生怕被身边的同僚推出去,抑或是被叶枫指着挑战。

  叶枫气定神闲的说道:“那要不这样吧,你们谁出来,我可以让你们扎我一百针,而我就扎你们一针,你们看如何?”

  专家教授们没人敢出去。

  杜泽涛的脸色铁青,却没有发作了。

  他虽然不明白叶枫是怎么做到的,但他却已经相信,叶枫虽然看上去还只是一个毛头小子,但却绝不简单。

  现在,他却相信叶枫是齐国兴很辛苦才请到这里来的了。

  可是,明白了这些也没用,不给面子就是不行,他照样不会给叶枫好脸色看!

  所以,就算叶枫已经证明了自己,他也是摆出一张臭脸,很不爽的样子。

  “杜主任,你现在没话说了吧?我和叶医生要加入你们的团队,麻烦杜主任给安排一下吧。”邓静宜的脸上终于露出了笑容,叶枫刚才露的一手针灸绝技,她也算是长脸了。

  杜泽涛则慢吞吞的说道:“叶枫是中医,这件事情我现在倒是相信了,不过他要进入核心团队,却还是要经过组织的调查和考验的,这样吧,就先委屈邓秘书和叶医生先搞一下后勤工作吧,具体的工作嘛,就由孔怡通知来安排,就这么说定了。”

  你有能力又怎么样?谁叫咱是领导呢?老子就是不用你!

  孔怡的嘴角浮出意思玩味的笑容,在叶枫来之前,她便提出说要将叶枫安排给她使唤,现在心愿达成了。

  他之前想象的叶枫是一个年过半百的糟老头子,却没想到叶枫这么年轻,更重要的是还这么帅气,这么有能耐,她心里可高兴了。

  邓静宜却不喜欢这样的安排,她生气地说道:“杜主任,你这是歧视性的安排!我不同意!”

  “黑?邓秘书,你这是怎么说话呢?”杜泽涛冷笑的说道,“我说叶枫是个中医,那是给他面子,也是给你面子,我说他不是中医,他就什么都不是,一针把人扎晕,就证明他是中医了吗?我看,那是罪犯还差不多!”

  “你……”邓静宜顿时气结当场。

  叶枫说道:“算了,懒得跟这种瘪三们再说什么,不就是仗着自己是个官么,我当他是个官,他才是个官,我不当他是个官,他连屁都不是,走吧,不加入他们,我们也能做事,只要能帮到这里的老百姓,帮到齐大哥就行了。”

  

章节目录

不死医圣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语无伦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语无伦次并收藏不死医圣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