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骆少东,你给我滚!滚出去!你一个大男人自己不知道出去挣钱,成天问我要钱,你还算不算个男人,啊?”李婉博的声音很愤怒。

  “李婉博!好啊,你说我不是男人,我不是男人,那个姓叶的就是男人了?你们在一起眉来眼去,不清不白的,你别以为我不知道,我眼睛还没瞎呢!”骆少东的声音。

  “骆少东你个混蛋!你侮辱我的清白没关系,但你怎么能侮辱人家叶枫的清白?你已经不止一次这样说了,好,咱们今天就把话敞开了说!你天天挂在嘴上我和叶枫不清不白的,好,如你所愿,我就是跟叶枫睡了,你想怎么样?离婚吗?走,我马上就跟你去民政局离婚!”

  “你……你真的和叶枫睡了?”骆少东的声音气急败坏的,气的快要吐血了的样子。

  “这不是你说的吗?你天天挂在嘴边我们怎么怎么样了,那我就承认了,我们就是睡了,你怎么样?你还别说,我今天就要去找叶枫跟他睡,让他随便搞,你能怎么样?离婚吗?走啊?”

  骆少东很备份的说道:“我的个天啊!爸,你听听,你听听你女儿说的什么话啊!气死我了,我简直都替脸红啊!”

  “闺女啊,你说什么胡话呢?人家叶枫还没有找对象呢,你们两口子吵架何必扯上人家叶枫,你们要吵,到山里没人的地方去吵,别在我跟前闹,烦球的!”李荣富不耐烦的声音。

  “爸,你也听到了,不是我要闹,是他总在我面前说我和叶枫不清不白的,你是知道的,我和叶枫清清白白,他明显就是嫉妒人家叶枫比他有本事,所以才污蔑人家的。”李婉博的声音。

  “污蔑?哼哼,你和叶枫有没有偷情,只有你自己最清楚!”骆少东的声音。

  “好,你说我和叶枫偷情,你拿出证据来!你拿得出来,我随便你怎么样,要杀要剐都行!”李婉博的声音。

  一家子吵得不可开交,叶枫伸出去要敲门的手也僵在了空中,落不下去。

  本来,依照他的性子,他很想冲进去照着骆少东的嘴先抽上几个嘴巴子再说,可是再怎么说,他也是人家李婉博的合法丈夫啊,俗话说的好,清官难断家务事,他一个外人又怎么好搅和进去呢?

  叶枫苦笑着叹息了一声,想想准备离开了。

  他绝对不会在这个时候冲进去揍骆少东的,否则那也就真的黑黑白白说不清了,到时候骆少东再一宣扬,他和李婉博就算是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

  “婉博姐也真是的,她这么好的条件,什么样的男人找不到啊,偏偏找个这种混账东西,好吃懒做不说,还很好色,就这样还没事欺负她,哎,我真是替她感到委屈。”叶枫的心里很不是滋味,他从小没了亲人,这段时间,李婉博对他的无私帮助,让他心里早就把李婉博当成了姐,李婉博被欺负,他的心里很难受。

  他听着院子里的吵闹声转身离开,但没走两步他又倒转回来。

  他很不放心,他害怕万一他就这样走了,骆少东那货动起手来那李婉博不是要吃亏。

  院子里越吵越凶。

  李婉博的声音:“骆少东,我最后再说一遍,你爱怎么想怎么想,我也管不了那么多,总之从今天起,我和你分床睡!我去上班了,你爱怎么着就怎么着吧!”

  “分床睡?你这是摆明了让我难堪是吧?”骆少东气急败坏的声音,“爸,你管不管这事?”

  “哎,你们的事情,我管不了,你们爱咋咋地吧!”李荣富心里也不通畅,这骆少东毕竟是自己招上门的女婿,如今这样闹,他管起来有心无力的。

  “好,既然你们一家人都这样把我往死路上逼,那行,我今天把话撂这,我活不痛快,你们也别想滋润的过,我活不了,死也要拉你们做垫背的!”

  “骆少东,你娃啥意思?你这是在威胁我们全家人是吧?你吃我们的用我们的,我们自问带你不薄,你好像怎么样?”李荣富的声音。

  “哼!一码归一码,吃穿用那是应该的!我威胁你们怎么了,是你们不把我当一家人的,既然这样,我也没有必要把你们当一家人!李婉博,我告诉你,你今天不把话说清楚,就别想出这个家门!”骆少东恶狠狠的声音。

  “哼!我就不信你还敢把我怎么样!”李婉博说。

  走路的声音。

  跑步的声音。

  “哎呦!”李婉博突然惨叫一声。

  “骆少东,你要干啥子?”

  “我******的蛋,滚!”骆少东叫骂道。

  “哎呦!”李婉博也惨叫一声。

  叶枫顿时慌了,迅速退后两步,然后往前冲,一脚踏在了院子的大门上。

  大门“哐”的一声,就这样被叶枫将门栓踹掉,大门左右完全打开。

  叶枫不做停留,快速冲到院子当中。

  此刻他才看清楚院子里的情况。

  院子里,李婉博捧着小腹坐在地上,神情十分痛苦,而李荣富则已经被打倒在地,蜷缩着身子在地上哀嚎。

  骆少东的手中则拿着一根扁担,正欲一扁担拍向已经被他打倒在地的李荣富身上。

  大门突然被踢开,再加上叶枫迅速冲进来,骆少东一下子就懵了,他手中的扁担也凝固在最高点,没有再落到李荣富的身上。

  “叶枫!”骆少东叫道。

  “叶枫?”李荣富叫道。

  “叶枫?!”李婉博也叫道。

  三个人在同一时间同时交出了叶枫的名字,不同的是,三个人的心情各不相同,从他们各自的语气和神情便可以区分开来。

  叶枫的出现,骆少东感到的惊愕和愤怒,李荣富感到的是突然和尴尬,而李婉博赶到的则是兴奋和安全。

  无疑,这其中,李婉博的感受是最复杂的,在她受欺负的时候,叶枫出现了,她心中的委屈和难受就好像找到了宣泄口一样,她好像现在立刻马上向叶枫倾诉出来,并让叶枫替她出头。

  “骆少东,你把扁担放下来!”叶枫厉声喝道。

  “我放你妈的蛋!”骆少东突然发疯似的将手中的扁担向叶枫劈砍过来。

  叶枫也不后退,瞅准虎虎生风的扁担的走向和速度,右手一探,以极快的速度顺着下落的方向将扁担夹住,然后用力一扯,骆少东顿时被他拽倒在了地上。

  叶枫冷冷的看着倒在地上的骆少东,心里在考虑要不要用扁担将骆少东打的爬不起来。

  “叶枫!我草你,你这时候出现果然和我婆娘有一腿!我给老子戴绿帽子,老子要杀了你!”骆少东突然从地上爬了起来,转身冲向厨房,要去拿菜刀。

  李荣富面无血色的吼道:“叶枫,你快跑,他去拿刀了!”

  “叶枫你快跑!快啊!”李婉博也惊呆了,连忙忍着疼痛起身冲了过来,要把叶枫往大门口推。

  叶枫却没有动,而是忽的将手中的扁担朝着骆少东的屁股投了过去。

  扁担以极高的速度在空中一闪而过,砰地一声就命中了骆少东的屁股。

  “哎呦!”骆少东惨叫一声,一头栽倒在地上。

  一个不可思议的现象出现了。

  他倒地之后,那根扁担居然还插在他的屁股中间,有些摇晃,但却并没有要倒下来的迹象!

  叶枫看着那根直立的扁担,只感觉自己的菊花一寒,心里也有些尴尬,刚才那情急之下出手,也只是想将骆少东打翻在地,为了准头,他使了一点内力,没想到那扁担居然能穿透骆少东的裤子,戳中骆少东的菊花!

  扁担和菊花,这是多么不和谐的搭配啊,从没听说过这么用的!

  骆少东刚刚惨叫一声之后便再也没了声音。

  李婉博早就吓得面无血色了,她赶忙慌慌张张的跑到骆少东身边,伸手去探骆少东的鼻息。

  这一探,她稍微松了一口气,还好还好,人并没有死,还有呼吸,他只是晕过去了而已。

  “叶枫,他……”李荣富也被吓得不轻,紧张巴巴的问道。

  叶枫说道:“没事的,那个地方不致命,骆少东只是痛晕过去而已,过不了多久就会醒过来的。”

  李婉博和李荣富这才松了一口气,叶枫的医术她们父女俩个是很清楚的,叶枫如果说没事,就是真的没事。

  把两个人吓住的当然还是插在骆少东菊花里的扁担了,这阵仗毕竟太唬人了,如果在家里闹出人命,那事情可就没办法收拾了。

  深呼吸了几口,等到心情稍微平定下来之后,李婉博才问道:“小枫,你是怎么找到我家来的?”

  叶枫指着地上的骆少东说道:“那还不是因为这家伙,我听邹茵阮说了一些骆少东的情况,这家伙已经生了害你们一家人的心思,我昨天给你打电话一直打不通,所以今天一早就来找你了,我就是想告诉你,让你小心一点。”

  多好的纯情小男生啊!

  听了叶枫的这番话,李婉博心中充满了感动,恨不得立刻就扑到叶枫的怀中向他诉苦,诉相思,可她悄悄地斜眼瞅了一眼面色依旧苍白的老爹李荣富,顿时就打消了这个念头,这样是当着她老爹的面搂搂抱抱那可不就是坐实了两人不清白。

  再说了,她现在就算是有这种想法,那也得人家叶枫愿意啊,他愿意吗?她现在一点都吃不准。

  “李叔,让我给你看看伤,你这一把年纪了,挨了一扁担,肯定受伤的。”叶枫说道。

  李荣富刚刚被扁担击中了肩膀,半边肩膀都红肿了起来,整条胳膊都已经抬不起来了。

  叶枫给他检查伤势,邹了邹眉头,他发现,李荣富的肩胛骨被打骨折了。

  “这黑心肺的****的,我可是他的老丈人,他居然下手这么狠!”身上疼痛,心里气也不顺,李荣富一脚就踢在了骆少东的腿上。

  他这一脚踢在骆少东的背上,可谓快准狠,可惜骆少东现在感觉不到。

  “李叔,你们吃过早饭了没有啊?”叶枫突然问道。

  

章节目录

不死医圣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语无伦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语无伦次并收藏不死医圣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