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委会里此刻静悄悄的,村长办公室的门关着,业务办公室的门关着,临时诊所的门也关着,一个工作的人都没有。

  唯一有动静的就是低保户张大爷了。

  张大爷正在院子里活动身体。

  “张大爷,你见到李村长没有?”叶枫走了过去。

  “老早就走了,早上她男人来过之后,没多一会儿她就走了,你去她家或者田里看看吧!”张大爷啰啰嗦嗦的说道。

  骆少东来干什么?

  叶枫一听,隐隐觉得有些不安。

  “哦,那张大爷,谢谢你了,再见。”叶枫道了声谢,转身离开了村委会。

  快到李婉博的家里时,叶枫忽然看到杨冰凝从山坡上走了下来。

  杨冰凝还是一身轻便自然的休闲装,白色的圆领t恤搭配藏青色的精神牛仔短裤,脚上一双白色的板鞋,俏皮的低跟袜,浑身上下都洋溢着青春活泼的气息。

  她的这一身干净、整洁、时髦的装扮,让她和农村的村民有一种特别明显的区别,很醒目,一眼就能认出来。

  “嗨,是叶医生啊,你这是去找李村长吗?”离得老远,杨冰凝就看到了叶枫,走近了,她热情地和叶枫打招呼。

  叶枫点了点头:“嗯,是啊,杨小姐,李村长在家吗?”

  “没有,”杨冰凝轻轻耸了一下肩膀,“我也刚从她们家出来,李大叔说她去镇上了,让我打她的手机,可她手机一直关机,打不通。”

  叶枫也正是因为李婉博的手机打不通才先去村委会,再去她家的。

  “你找她有什么事情啊?”杨冰凝好奇的问道。

  叶枫说:“我只是一点小事,既然她不在,那就算了。”

  顿了一下,他反问道:“杨小姐,你找李村长又有什么事情啊?”

  “我嘛,当然是洽谈投资的事情了,不然还能有什么事?”杨冰凝贝齿一露,微笑道。

  她的牙齿洁白晶莹的仿佛是用白玉象牙雕琢而成的一样。

  “哦,那你去镇上找她吧,如果找到了她,麻烦你给我打个电话,”边说,叶枫边掏出手机,“杨小姐,你手机号多少,我拨给你,你把我手机号存下来就行了。”

  杨冰凝笑着说道:“叶医生,你该不会是在用这个借口要我的电话号码,然后再约我吃饭什么的吧?我可先告诉你,我这个人的胃口还是很大的哦!”

  杨冰凝借着开玩笑,一句话包含了很多意思。

  叶枫也笑着说道:“杨小姐,那我是不是可以理解,你是在暗示我应该请你吃饭啊?”

  “咯咯咯咯……”杨冰凝闻言笑的花枝乱颤的,心情很好的样子。

  交换了手机号码,两个人莫名其妙的相视一笑。

  叶枫的心里暗暗地想道:“杨冰凝,演,你使劲演,总有一天我会让你再也演不下去的。”

  杨冰凝的心里也暗暗地想道:“叶枫,藏,你好好藏,总有一天我会让你再也藏不住,你就等着我给你挖个坑,自己掉进去吧!”

  针尖对麦芒。

  表面上看两个人客客气气的,但两个人已经在背地里刀枪棍棒的拼斗起来,火热朝天。

  “叶医生,你现在是要回家吧?”

  “是吧。”

  “那我们正好顺路,一起走一段吧。”

  “嗯,好啊。”

  两个人一起走,一路上说说聊聊,很快走到了岔路口,杨冰凝和叶枫分了手,杨冰凝向镇上走去,叶枫也往仙女山的方向走去。

  走了大概二三十米远的时候,叶枫回头看了一眼,恰巧的,杨冰凝也正好回头在看他。

  他和她,仿佛有着一种默契一样,就连选择观察对方的时机和距离都一模一样。

  叶枫尴尬的干咳一声,举起右手,向杨冰凝挥了挥手:“杨小姐,慢走啊,路上小心。”

  杨冰凝的脸上也露出甜美的笑容,她也伸出玉臂向叶枫挥挥手,用宛如黄莺啼叫般好听的声音说道:“叶医生,你也慢走啊,有事给我打电话。”

  说着,她还比划了一个打电话的姿势,看上去很可爱,很萌的样子。

  各自往前走,叶枫没有再回头,杨冰凝也在没有回头。

  转过一道大弯,叶枫消失在了村道上,杨冰凝这才掏出手机,熟练的快速拨号,然后用命令的口吻说道:“黑鹰,李婉博那边可能出事了,叶枫肯定会帮忙,这是一个机会,你那边准备一下,制定一个行动计划,我回来和你再商量一下。”

  黑鹰,是她的贴身保镖韩宵云的外号。

  “嗯,知道了,大小姐。”韩宵云声音低沉,一句废话没有。

  杨冰凝的嘴角露出一丝笑意,她挂了电话,继续向镇上走去。

  同一时间,村道的另一边,叶枫也正拿着手机在打电话:“茵阮吗?目标正从大槐树村的山路上往镇上走,你那边进行的怎么样了?”

  邹茵阮的声音从手机听筒里传来:“早就准备好了,我挑了几个机灵的小子,他们会把这事办好的,你就放心吧。”

  “那我就先谢谢了啊。”叶枫客气道。

  “你看你,又跟我客气了不是?”

  叶枫:“……”

  挂了电话,叶枫慢吞吞的穿过仙女湖向山坡上的木屋走去。

  他的嘴角上挂着一丝笑意。

  回到家,叶枫又试着拨了一次李婉博的电话,仍然打不通。

  “奇怪了,婉博姐的手机怎么老是打不通呢?她究竟是在干什么呢?”叶枫的心里想着这个问题,越想越纳闷。

  心里的那一丝不安越发浓重起来。

  张大爷说骆少东早上去找过李婉博,然后没多一会儿她就走了,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吗?那就算发生了什么事,她也不用关手机啊?再说了,就算骆少东真的敢对李婉博怎么样,他也不会大白天冲到村委会去把人带走,再做出什么吧?而且,骆少东一看就是那种色内厉荏的人,他敢不敢这么做都没法说,他也应该能想到,如果他真的做了什么他的后果!

  “或许是我太多虑了吧,骆少东本就是个扶不上墙的烂泥,就算他去找邹茵阮说写什么坏话,以他的性格,恐怕也不会实现的,算了,不想他了,如果他敢动婉博姐一下,看我不揍扁他!”叶枫的心里暗暗地想道。

  李婉博是骆少东的老婆,但也是他叶枫的朋友,过去,在他最需要帮助的时候李婉博热情的帮助过他,现在如果有人要欺负她,他肯定是要帮忙的。

  接下来的时间就是等待了。

  现在。

  谁是猎人?

  谁是猎物?

  答案很快就会揭晓。

  ******

  黑夜悄然而至,天上没有月亮,也没有星辰,这连绵起伏的群山,全部都如被墨水沁染过一样,完全沉浸在黑暗之中。

  在这静谧的山村当中,零零星星的散落着点点灯光。

  两个黑影出现在仙女山脚下的山坡上,快速向山坡上的木屋潜行过去。

  这两个黑影,一个身形健硕,体格威武,明显是个男人,另一个身材苗条,胸部丰满,臀部紧实,完美的曲线,明显是个女人。

  男儿和女人从头到脚一身黑,就连头上都带着黑色的头套,根本看不到脸,只留下一双明锐的眼睛。

  黑夜,黑衣人,山坡上孤立的小木屋,这一幅画面看上去好像武侠大片中大屠杀前的那份诡异的宁静。

  男人和女人慢慢接近木屋,靠近窗户。

  窗户上玻璃已经残破不全了,有的地方是用纸张糊着,有的地方则漏着风。

  男人侧头在窗户上悄悄看了一眼,透过玻璃,一眼就可以看见屋子里的情况。

  一切如故,药材、书包、衣服,还有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毫无规则的摆放着,很杂乱的样子。

  床板上此刻躺着一个人,身上盖着一床薄被子,侧头向屋里,正呼呼大睡。

  “呼噜……呼噜……”床上的人,呼噜打得很有节奏感,一点也没有察觉到窗外来了人。

  女人轻哼了一声:“这家伙还真是能睡,睡得跟死猪一样。”

  顿了一下,她打了一个手势。

  男人取出了一支小型手枪,慢慢将枪口伸进漏洞,对准床上的懒汉的屁股,然后,他扣动了扳机。

  噗!没有那种剧烈的响动,只是一声轻响,床上的懒汉的屁股上顿时就多了一支针头一样的东西。

  原来这把枪是麻醉枪。

  “嗯?呼……”床上的懒汉哼了一声,顿时没了动静。

  “他昏过去了吗?”女人小声说道。

  “昏迷饿睡觉,其实都是一样的状态,只是程度的深浅而已。”男人说。

  “怎么判断呢?”女人说。

  “很简答,你先他现在已经没有打呼噜了,从这点上就可以看出来。”男人很自信的说道,很有经验的样子。

  “好吧,那开门吧,我们进去办事。”女人说。

  男人应了一声,拿出小刀来到门前,三两下就将木门撬开了。

  木屋的木门还是很古老的那种木头插销式的,安全性一般。

  女人进了屋,接着手电的光很自然的想去摸电灯开关,看了一圈,才发现原来这个木屋这么简陋,连个电都没有。

  无奈,她只能摸索着找到煤油灯点了起来。

  灯一点亮,屋子里顿时明亮起来。

  床头的那个人还是侧躺着,纹丝不动。

  女人将头套摘了下来,摇晃了一下,一头瀑布般的黑发在空中飘荡两下,很自然的柔顺下来。

  这个女人,赫然就是杨冰凝。

  他身边的男人,不用说就是韩宵云了,侦察兵出身的贴身保镖。

  韩宵云并没有像杨冰凝那样摘掉头套,他是专业的,很专业的那种,在他当侦察兵的时候所养成的习惯不允许他在这种时候环境下摘掉他的头套。

  不过,他也很理解杨冰凝为什么会立刻摘掉头套,因为杨冰凝有洁癖,虽然头套是干净的,但她的感觉一定也是糟透了。

  “哼哼,再怎么厉害也不过是个毛头小子罢了,没想到这么容易就得手了,一点防备之心都没有!”杨冰凝开心的笑了起来。

  韩宵云向床边走去。

  “不,让我来。”杨冰凝制止道,她也走向床边上去。

  但是,这是收获胜利果实、体验暴爽的时刻,杨冰凝怎么会让一个保镖代劳呢?

  韩宵云就此束手站在床边。

  杨冰凝伸手一把将侧卧着的男人翻了过来。

  一张陌生的脸孔顿时映入杨冰凝和韩宵云的眼中。

  

章节目录

不死医圣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语无伦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语无伦次并收藏不死医圣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