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翠娥打开诊所的门,摆好桌子椅子,就拿起扫帚还是打扫为什,扫完地拖地,脱完又将桌子椅子和诊所门窗都查了一遍,半刻也不闲着。

  叶枫给她两千块钱一个月的工资,还有奖金,虽然叶枫说的很简单,但她心中始终有些惴惴不安的,她要干出足够的工作才能对得起这份工资啊!

  所以,她现在唯一的念头就是,帮助叶枫把诊所打理好,同时叶枫让她做什么她就做什么,而且尽自己最大努力。

  打扫完卫生,兰翠娥立马拿出了叶枫给她买的那几本书看了起来。

  她的文化程度不高,书念得也很少,但认字还是没有问题的,虽然这医护只是博大精深,她这个时候半路出家来学,困难很大,但只要能坚持下去,在实践中不断提高自己的见识和能力,说不定会比在学校里面埋头苦读的学生们达到的效果更好。

  而其实,这并不是叶枫的本意,叶枫买书给兰翠娥看,只是想要让她打发无聊时间罢了,改变生活品质才是主要目的。

  村长办公室,李婉博处理了一些村务,然后掏出手机,准备叶枫打个电话。

  今天一大早,她就听到了村里面传的一些风言风语,说什么她和叶枫之间有不正当关系,相互勾搭什么的,还有就是她男人骆少东正在找人要想收拾叶枫。

  她得提醒一下叶枫,让他小心一点。

  刚拨完号码,还没有接通,办公室就走进来一个人。

  李婉博看到来人的面孔,接着就将手机从耳朵上取下,手指一划,就挂断了还没有接通的电话。

  来人是骆少东,她的男人。

  “老婆,在给谁打电话呢?”骆少东看上去和蔼的笑着问道。

  “镇上的一个领导,你跑这里来,有啥事?咱家地里的活你都干完了?”李婉博看到骆少东就没什么好脾气。

  “咱家大棚里面已经没什么活了,还有就是一些除草、通渠的杂货,咱爸一个人就能干了,我想去县里一趟。”骆少东说道。

  “那你就去吧,不用跟我汇报。”李婉博说道。

  “那老婆,你给我拿点钱吧,我身上没钱了。”

  “没钱?我前天不是才给你了二百块钱吗?怎么这么快就没了?”李婉博一脸不高兴,皱着眉头说道。

  “就那两百块钱够什么啊?我这一天一包烟还要四十块钱呢,这不,我要去县里找朋友办正事,请朋友吃顿饭,这怎么地也得个两三百块吧?这样吧,你给我三百块,省的我玩意付不了账可就丢人了。”说完,骆少东向李婉博伸出了手。

  李婉博那火爆脾气,顿时怒了:“骆少东,我告诉你,没钱!你是不是当我欠你的啊?今天一百,明天两百,后天三百,你一个大男人,一点担当没有,自己也不出去找工作,就知道窝在家里上网聊天打游戏,我真是瞎了眼当时投资钱让你买车,连车都让你亏掉了,你现在居然还好意思向我要钱?!”

  咚!

  骆少东一巴掌拍在李婉博的办公桌上,另一个手恶狠狠的指着李婉博骂道:“李婉博,我****先人个板板!我他妈问你要三百块,又不是三千块,你凶什么凶,我是上门女婿,我不花你的钱花谁的?我一天在家里各种农活的干着,我凭什么不能问你要钱花?”

  “你给我滚出去!”李婉博气的浑身发抖。

  “我草,你给不给?好,你不给也没关系,老子今天就在这里好好和你闹,让村里人都来看一看,反正最终丢人的是你这个村长,又不是我!”

  “你……”李婉博被骆少东的无耻气的说不出话来。

  “还有,我告诉你,你别以为我看不出来,你是不是看上叶枫那个小白脸了?昨天在家里你居然当着我的面和那小子眉来眼去的,你个臭婊子!你信不信我现在就出去把叶枫那小子的名声给搞臭!反正一直以来你们都说我没出息,既然这样,我也不在乎别人给我戴顶绿帽子!”

  李婉博楞了一下,然后恨恨的掏出钱包,从中抽出三张一百元的毛爷爷,使劲往骆少东脸上砸去。

  她倒是使出了浑身的气力,可钞票平展展的,根本不受力,在空中飘了飘,全都掉在了地上。

  骆少东得意的捡起三张钞票,恶狠狠的瞪了李婉博一眼:“李婉博,你给老子记住!这事没完!”

  说完,他气冲冲地走了。

  李婉博则一下子瘫坐在办公椅上,眼泪如断了线的风筝不争气的流了下来。

  ******

  曹雪家中,叶枫最后一针扎了下去,感到筋疲力尽的他,身体虚晃一下,有些站立不稳了。

  曹雪连忙从后面抱住他。

  “叶枫哥,你没事吧?”每一次施针结束,叶枫都会出现这种虚脱的迹象,曹雪虽然见怪不怪了,但依然害怕因为给她妈妈治病,会把叶枫累倒,所以,每次她都站在一旁,随时准备扶助叶枫。

  太极戒释放出一股暖流,流遍全身,叶枫立马有了精神,虽然消耗的内力不至于马上就能恢复如初,但体力至少有了。

  “我好多了,雪儿,谢谢。”叶枫一恢复,立马站起身来,赖在人家女孩子怀里确实有些尴尬,尤其是还有旁人在。

  曹雪松开了叶枫,脸上红扑扑的。

  等待片刻,叶枫将银针一根根的从庄馨怡的身上捻下来。

  “叶医生,谢谢你啊,我舒服多了。”庄馨怡突然说话了。

  叶枫腼腆的笑了下:“伯母,看您客气的,这是应该的。”

  “怎么客气?你这可是救了我的命啊,如今雪儿也可以去正常的上大学了,这可都是你的功劳呢!你第一次给我治疗的时候,我虽然不能说话,但我也知道自己的身体状况,坚持不了多久的,你对我如此大恩大德,我都实在是不知道如何报答你了。”庄馨怡感激之词不离嘴,但可以看得出,她那是真真切切的感谢,没有半点虚假。

  因为,只有她这种几乎已经被小鬼勾魂走到鬼门关口,又被叶枫硬生生的拽回来的人才能体会到这种感激。

  叶枫被赞美的有些不好意思了,挠了挠头,他说道:“伯母,你现在的恢复情况很好,今天过后,你就可以开始慢慢锻炼活动你的手脚了,中枢神经上的毛病基本上已经被治疗好了,现在身体还不听使唤主要是之前神经元传导被阻隔的时间太长了,想要恢复完全,还得慢慢适应,总之,你只要坚持锻炼,再加上服用我给你的药,我相信你完全康复也用不了多长时间的。”

  “真的吗?实在太好了,太好了!”庄馨怡激动地眼泪都流了下来。

  “妈,你真是的,这是好事,你哭什么啊?”看着庄馨怡激动得哭了,曹雪收到感染,眼泪也落了下来。

  “雪儿啊,你一定要好好读书,学好本事,将来好好报答叶医生,听到没有?”庄馨怡喉头哽咽道。

  “我会的,妈,你放心吧。”曹雪流着眼泪,点着头,却不敢去看叶枫了。

  因为,她想起了当初请求叶枫来给她妈妈治病的时候,自己许下的那个承诺,一旦叶枫治好了她妈妈的病,她就要做叶枫的女人,现在叶枫基本上已经治好了庄馨怡的病,那她是不是该兑现自己的承诺了呢?

  情况紧急她的承诺容易,可现在要去兑现,她要怎么做呢?想想都感到脸红!

  “雪儿,你们治疗完没有?”卧室外传来曹雪的父亲曹建宏的声音,“完了的话,就叫叶医生出来吃饭吧,我把鸡都炖好了!”

  半饷,曹雪和叶枫走出了房间。

  床上,庄馨怡在联系恢复活动,抬手、放下,抬腿、放下,虽然动作简单,但庄馨怡心里开心极了。

  这原本已经被医院都放弃了的病人,现如今居然能够活动四肢了,这简直就是一个奇迹。

  而叶枫,就是这个奇迹的缔造者。

  满怀感激,曹建宏热情地招呼着叶枫,三个人饭吃的很融洽,叶枫还陪曹建宏喝了不少酒。

  曹建宏确实很高兴,借着酒劲,和叶枫说了很多话,有关庄馨怡事故的,病情的,曹雪上学的,他自己上班的,有营养没营养都在说,似乎也是在借着高兴,将最近憋闷在心里的话都说出来。

  “叶医生,你和我们家雪儿是同学,可你看看,我们家雪儿还得再读四年书才能出来工作呢,而你现在已经是声名远扬的神医了,你比我们家雪儿有出息多了啊!”曹建宏有些感叹的说道,他打心眼里佩服叶枫。

  “伯父,你就不要叫我叶医生了,本来你就是长辈,我是晚辈,我还是雪儿的同学,你就叫我小枫就好了。”叶枫客气的说道。

  “嘿嘿,瞧瞧,多谦虚的小伙子啊,我喜欢,我喜欢!”曹建宏哈哈大笑起来,边笑边有意无意的看着他的女儿曹雪。

  又碰了几杯酒。

  “小枫啊,你现在还没……没找……对象呢吧?”酒也喝里不少,曹建宏的舌头有些拧巴了。

  “没有没有,伯父,我才刚十八岁,还不到找对象的年龄呢,还早呢,还早呢。”叶枫谦虚的说道。

  曹建宏立刻晃了晃脑袋:“胡说!十八岁就不能找对象了吗?想当年,我……我十八岁的时候已经和雪儿他妈结婚了,不行,得找一个,得找一个,你看啊,你……你要是没有合适的话,你曹伯伯我今天就把我们家雪儿介绍给你……怎么……怎么样?”

  

章节目录

不死医圣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语无伦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语无伦次并收藏不死医圣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