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雪进厨房做饭,叶枫在她家的浴室里洗澡。

  曹雪家的浴室也和柯书冉家是一样的,都是和卫生间在一起,用的是太阳能热水器供应的热水。

  叶枫在身上抹上沐浴液,拿起搓澡巾,左搓搓右搓搓,很快身上就出现了很多泡泡。

  洗着洗着,突然没水了。

  正搓的起劲,叶枫不禁一愣,连忙重新开关了一下开关,没水,又拍了拍莲蓬头,还是没水,他只能郁闷将门拉开一条小缝,喊道:“雪儿,雪儿,怎么回事,没水了!”

  正系着围裙在炒菜的曹雪赶忙从厨房出来,隔着门说道:“叶枫哥,让我想想,那个浴室里有一个阀门,你看到没有?有可能是阀门关上了,你打开应该就行了。”

  叶枫左看右看,却没看到什么阀门,疑惑道:“没找到啊?”

  “没找到,不会吧,你看看上面。”

  叶枫抬头看了一眼,摇头道:“上面也没有啊!”

  曹雪急了,她锅里面还炒着菜呢,再这样耽搁久了菜可就不能吃了,说道:“真是的,你找个东西遮一下,我进来给你弄!”

  叶枫一听这话,赶忙找东西遮挡,但他在浴室里面瞅了一圈也没有见到什么可以遮挡的东西。

  曹雪家的浴室简单到连衣服都没有地方堆,叶枫刚刚进来洗澡的时候都是把衣服放在门口的,至于浴巾,叶枫进来洗澡的时候压根就没想起来,这时候那个悔啊!

  就在叶枫还在后悔的时候,哗啦一声,浴室的门被打开了,曹雪急冲冲的就冲进来了。

  “啊——”曹雪一张脸刷的一下就红透了。

  叶枫赶紧转过身去,很慌张地说道:“雪儿,你怎么突然就进来了呢?”

  “我还以为你已经用衣服遮好了呢嘛!”曹雪很委屈,羞涩的别过头去。

  “你,你快把阀门打开吧。”叶枫觉得他亏大了,以前都是他占别人便宜,今天反被占便宜了。

  曹雪闻言,连忙走到墙角,伸手打开了一个小木盒子门,使劲一下就拧开了里面的阀门。

  莲蓬头里的水哗的一下就喷了出来,顿时喷到了曹雪的身上,曹雪赶忙手忙脚乱的将喷头关上,但水已经落下不少了。

  夏季的衣服本来就穿得很少,曹雪的身上仅有的一条学生短袖配裙子,被水一喷,虽然还有围裙遮挡,但根本就遮挡不住,那薄薄的布料顿时全都沁透贴在了她的皮肤上,将她的小衣和小裤都明显的透露出来,叶枫甚至看到了曹雪那饱满的胸部在小衣的固定下挤出的那一条深深的沟壑。

  从表面上看不出来,原来曹雪的身材这么有料!

  叶枫就这样一眼不眨的看着眼前的湿身尤物,心里充血了。

  曹雪也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惊得有些不知所措,再看看叶枫看向自己的眼神那么富有侵略性,就更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她的心里隐隐有些欢喜,叶枫还是对自己有感觉的。

  突然,从厨房飘进来一股焦糊的臭味。

  “哎呀,我的菜!”曹雪终于惊醒,夺门而去。

  ……

  接下来的这一顿饭,和曹雪坐在一个桌子上,叶枫吃的是魂不守舍的,满脑子都是那旖旎的画面。

  吃完饭,叶枫不好意思在和曹雪坐在一起,借着曹雪要给伯母喂水的档口,落荒而逃。

  ******

  俗话说得好,人怕出名猪怕壮,叶枫则不然,他现在可谓是混的风生水起。

  自从上一次的事件后,叶枫神医的名声是越来越响亮了,来找他看病的人也越来越多,本地的很多,外地的也不少,但他依旧始终坚持原则,每天只看五个符合条件的病种病人,当然,如果有特殊的重症病人,他也还是会随叫随到给细心治疗的。

  至于一般的普通病人,如果非要让他给看病,或者是要买他的病丸,那么他就会收很高的诊金和药材费。

  附近的这些个贪小便宜的村民和投机倒把的村民一看再也占不到便宜,普通的小病痛也就不来找叶枫了。

  比如一般的流感感冒,在赵铭的诊所十五元左右就能治好,但如果非要找叶枫治疗的话,光诊金就要收五十,再加上他开的小病丸的二百元一粒这样算下来,一个小病就要花费二百五,实在是不划算。

  可是要说叶枫是在高价行医,贪图钱财吧,他每天都给病重的病人和家庭困难的病人看病,对于这些人,叶枫分文不取诊金,还根据情况免除药材费,对于有些实在想要感谢他非要给他塞钱的人,他也只是象征性的收取二三十元钱。

  当然,叶枫对于村里面的影响还在于赵铭给大家看病的态度一下子好了不少,用药也不敢再像以前那样挑贵的用了,因为一旦这样,叶枫就会把他的生意都抢走。

  不过,就算是叶枫每天只看五个病人,叶枫依旧还是很忙。

  每天上午,他在村委会给病人看病,顺便和柯书冉聊聊天、打打屁。

  下午,他便会到仙女山的深山老林中采药制药。

  隔段时间晚上,它还要抽时间去看看兰翠娥或者曹雪的母亲庄馨怡,给兰翠娥做药浴,给庄馨怡施针治疗。

  在不去治疗的时候,他则是在家里每天总结治疗各类重症病人是的心得,潜心研究《归元内经》,提高自己的医术。

  总之,他的时间是安排的满满的,非常的充实。

  一转眼,一个星期的时间就这样过去了。

  这个星期,虽然忙碌,但叶枫的收获也是很巨大的。

  兰翠娥的病情康复的比想象中还要快,预计治愈的时间会提前很多。

  而庄馨怡,经过这一个多星期的治疗,情况也好的很快,已经能够张嘴进食和简单的说话了,四肢虽然还不能活动,但也能够在精神的控制下轻微的颤动几下了,这是一个很好的迹象,说明在叶枫的针灸内力刺激疗法,中枢神经系统正在被刺激,神经元的传导障碍也逐步开始恢复,只要这样坚持下去,庄馨怡就一定能够完全恢复,健健康康的站起来。

  然而,这些都不是叶枫最激动地,最让他激动的是这段时间以来,叶枫赚到了人生的第一桶金。

  陆陆续续慕名而来的有钱人找他看病,仅仅这一周时间,他靠着收诊金和卖小病丸赚了三千多块钱,再加上刚开业的那几天赚到的一千多块钱,他现在已经有四千多五千块钱了,这可是他这一辈子见过的最多的一次钱了。

  回想当初,叶枫从大伯家离开的时候,他的兜里仅有二十块钱,自己还是买着方便面省吃俭用的渡日的。

  即使现在想想,那段日子都让人感到心酸!

  有了这些钱,叶枫第一动作就是去买了一部小米5手机,又买了几件新衣服,同时又给木屋里面添置了方桌、风扇、新床单被褥和电磁炉、电饭锅什么的,木屋一进去看着也有了几分家的感觉。

  “嗯,不错不错,等我将来有钱了,就把这木屋就地翻修一下,也修一个大大的浴室,然后再娶一个媳妇,这个家就更有味道了。”看着眼前这个木屋被自己布置之后,一下子有了温馨的感觉,叶枫乐呵呵的想到。

  不过,到底要娶一个什么样的媳妇呢?虽然他对柯书冉有着幻想,但终究没有仔细想过是不是可以过一辈子。

  这一天晚饭过后,他带上一个装药材的口袋,还有齐国兴送他的那盒银针就出门了。

  他现在出门无论到哪里,都带着那盒银针,就像他走到哪里都带上小病丸一样。

  傍晚的天空依旧是那火烧云的美景,夜幕的蓝黑色从天空中缓缓洒下,走在乡村小道上,叶枫甚至感觉到心情都随着美景好了起来。

  很快,叶枫就来到了兰翠娥家中。

  经过这段时间的治疗,叶枫诊断兰翠娥基本上已经治愈了,今天晚上的这一次治疗,叶枫是为了保证疗效,再给兰翠娥巩固一下的。

  想起兰翠娥,叶枫的嘴角便不自觉的露出一丝坏坏的笑容,这么美丽诱人的俏寡妇,每一次都在自己面前脱光光泡药澡,他在人家身上上下其手治疗,这简直就是一种福利啊,对于一个小处男来说的一种欲罢不能的福利!

  兰翠娥的家里亮着灯,那朦胧的灯光就像是在等待丈夫归家的小妻子为丈夫留下的归家灯一样,充满了温馨。

  说起这个灯,还是托叶枫的福,叶枫实在是不忍兰翠娥和杨宝儿如此艰苦,联系李婉博交了点钱就给通上了电。

  叶枫伸手敲了敲门,轻轻咳嗽了一声。

  这是叶枫和兰翠娥之前约定的暗号,先敲门三下,再咳嗽一声,这样兰翠娥就知道是他来了。

  果然,屋里的俏寡妇连问都没问门外是谁,直接就开了门。

  这个约定还是兰翠娥提出来的,她是怕叶枫出出进进她家里,别人嚼叶枫的舌根。

  兰翠娥的身上依旧穿着那件洗得有些发白的衬衣,那美好的身材全部暴露在空气当中。

  上面的衬衣领口打开,暴露出一大片雪白的嫩白肌肤,隐隐浮现的沟壑让人充满了幻想,衬衣下面,那一双雪白晶莹的大白腿毫无遮掩的暴露在空气当中,在灯光的照着下散发出莹莹白光,让人忍不住想要摸一下。

  虽然这种情况已经不是第一次看见了,但叶枫还是为之一呆,心中顿时浮想联翩起来。

  “宝儿已经睡了。”兰翠娥的声音低低的。

  “嗯,我们开始吧。”叶枫也低声回到道。

  

章节目录

不死医圣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语无伦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语无伦次并收藏不死医圣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