邹安一下子陷入了恐惧和绝望之中,

  那只优盘里面装着什么东西,别人不知道,他可是比谁都清楚的,那里面装的那些证据,本就是为了威胁官员的,所以自然每一个里面都有他,甚至有的视频是他帮别人处理一些违法犯罪事情的,这些证据一旦被警方发现,二十年?无期徒刑?死刑?总之他这辈子休想再爬起来了!

  叶枫!

  一切都是叶枫造成的!

  如果不是叶枫,柯书冉早就成了他胯下的女人!

  如果不是叶枫,他日子只会越过越好,生意只会越做做大!

  如果不是叶枫,他今天绝对不会落到如此地步!

  “******!叶枫,老子就是死,也要拉上你做垫背的!”邹安失控了,他飞快的反手伸进腰背,一把将别再腰间的钢珠枪拔了出来。

  叶枫时刻关注着邹安的动向,刚看到他手抓腰间,就知道他要拼命了,连忙大喊道:“邹安有枪!小心!”

  “放下枪!”一个警察对着邹安吼道。

  然而邹安现在已经几近疯狂,哪还听得进去警察的警告,自顾自的疯狂的抬起了枪,准备向叶枫射击。

  砰!

  一声枪响,邹安应声倒地,头上的伤口汩汩的流着血,很快在地上形成一滩血水,这在工地之上,看上去异常的恐怖与狰狞。

  邹安终究没有来得及向叶枫开一枪,自己就被干掉了。

  对于邹安这类非法持有枪械的重度危险分子,在警察出言警告无效后,通常选择的处理方式都是直接击毙的,因为,手中持有枪械,不比手持刀枪棍棒,他随时都有可能威胁到在场所有人的生命安全。

  “你……”王志平有些失神,一切发生的实在太快了,等他回过神来,邹安已经在叶枫的刺激之下失控被警察打死,他恨恨的看着叶枫,却没有勇气拔枪出手。

  “王志平,你被捕了,现在把你的配枪拿出来放在地上,然后双手抱头,听到没有?”一个靠近王志平一些的警察说道。

  王志平顺从的按照要求拔下配枪放在地上,退步抱头争辩道:“我犯了什么罪?你们拼什么抓我?我是沔阳镇的派出所长!”

  这时,齐国兴走了过来,对王志平说道:“王志平,你身为人民警察,本应公正无私,惩恶扬善的,你却与黑道头目厮混在一起,不仅谋取私利,还帮助、纵容他人犯罪,既然你想不通,那我便给你说个明白,让你死心。恐怕你还不知道吧,邹安在每一次向你们行贿,招待你们接受******等等龌龊行为时都用视频记录了下来,同时还记着账本,现在这些东西都成立你们的罪证!这下明白了吧,死心了吧!”

  轰!王志平感觉到自己心底那仅存的一丝侥幸之心也破灭了,双臂、双腿仿佛抽筋了一样,摇摇晃晃的,仿佛随时都有可能倒在地上一样。

  叶枫心中出了一口恶气,戏谑的看着王志平说道:“王所长,你就把屁股洗干净,好好去坐牢吧,我相信监狱里面应该会有很多人等着你的!”

  “你******去死吧!”王志平突然发疯似的冲到了叶枫面前,他一把抓住叶枫的衣领,挥拳打向叶枫的鼻梁骨正中央。

  叶枫很轻松的偏着头躲过了他的拳头,一只手伸出格挡,一只手快速将早就准备在手指间的一根银针向下悄无声息的扎进了王志平的下体之中。

  银针一入体内,叶枫瞬间将内力顺着经脉向王志平的下体蜂拥而去,在下体之内进行了彻彻底底的器质性破坏。

  当然,这种破坏是基于内力的,疼痛也就是那么一下下的感觉,此刻正处于极度亢奋状态的王志平显然不会察觉到,他或许在当时会有那么一阵刺痛的感觉,但此刻这点刺痛和他精神上的刺激和挫败相比,简直可以忽略掉,所以他没有在乎。

  “******,叶枫,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为什么?为什么啊?”王志平一击不成,却不在出拳,一边疯了一样的咆哮着,一边推推嚷嚷着叶枫。

  叶枫没有还手,任凭他推嚷也没有退半步,只是靠近他的耳朵边,用只有他能听到的声音说道:“王志平,我说过,咱们的帐随后算,我也说过,我这个人什么都吃,就是不吃亏,我会让你这辈子都记得我的,记住我的话,就算你将来从监狱出来,你也别想再和任何女人上床,以后,记得多准备一些尿不湿,以后你会尿床的!”

  王志平有写听不懂叶枫说的话,明显愣了一下。

  然而他却没有时间再去问了。

  两个警察一拥而上,一下子将王志平按倒在地,然后,迅速将手拷上,拖到了一辆警车上。

  而站在一旁的苗国伟早就已经被警察控制,押上了警车。

  一切就这样结束了。

  叶枫终于长长的出了一口气,他分明的感觉到,太极戒中流出一股股温暖的能量将他的身体包裹在里面,好不舒服。

  这一次捣毁了这个以邹安、王志平为首的黑社会团伙,抓住了像樊安民、苗国伟这样知法犯法、贪赃枉法的人民蛀虫,拯救了像柯书冉这样被欺负、被压迫的老百姓,挽救了如柳树村公路这样的惠民工程……这一条条,一件件,都是叶枫的功劳,太极戒对叶枫的奖赏自然是大的。

  而且不仅如此,叶枫在治病救人方面,救治了齐国兴这样一心为民的清廉官员,有一个齐国兴在,会少多少贪腐,救治了兰翠娥这样的穷苦百姓,不仅仅是治好了她的病,也让杨宝儿这样的孩子有了母亲,甚至是让兰翠娥的人生轨迹有了新的变化。

  如果单从佛家和道家的角度来看,叶枫不仅仅是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那么简单了。

  一个警察来到叶枫跟前,打开了他手上的手铐。

  刚刚情况紧急,他虽然将手铐之间的链子崩断了,但是手铐却没有取掉。

  叶枫还准备和齐国兴和邓静宜打一声招呼,身后的柯书冉就冲了过来,一把将他抱住。

  被柯书冉抱着,叶枫觉得心里暖暖的,很充实,很舒服。自己想要保护的人,终究没有受到伤害。

  “叶枫,你没事吧?你头上流了好多血,要不要紧?”柯书冉抬起头看着叶枫一脸的血迹,急切地问道。

  “没事没事,都是些皮外伤,只是流了些血而已,没什么的。”叶枫轻声安慰着她,他此刻很想伸手抚摸一下柯书冉的后背,帮她压压惊,但发现周围有很多的警察都在看着,抬起的手愣是没好意思放,最后只能搭在柯书冉的肩上,轻轻的拍拍。

  将心中积压的情绪都发泄了出来,柯书冉此刻也才注意到周围的情况,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赶紧松开了叶枫,同时她的脸上也顿时浮现出了两团羞涩的红晕。

  是啊,她一个老师,当着这么多的人的面抱着一个学生,这叫什么事呢?

  邓静宜远远看着叶枫和柯书冉,黑色镜框之下的大眼睛之中隐约的透露着一种让人捉摸不透的笑意。

  “叶枫啊,你小子可真能干,你这次提供的证据,可是能就出好多蛀虫来呢,这可是大大的好事啊,少了这些蛀虫,老百姓们会生活的更好,我相信老百姓们都会感激你的,我也打心底感激你!”齐国兴总算找到了机会和叶枫说话。

  无论是哪里,老百姓最最痛恨的就是贪官,还有那些包庇纵容犯罪行为,给黑社会人员充当保护伞的官员了,他们时刻压榨着老百姓,剥削着老百姓的血汗,在老百姓的眼中,谁要是能够拔掉这些蛀虫,谁就是他们的大英雄。

  就如同今天在工地上,叶枫帮农民工修理了那些天天欺诈他们的管事一样,农民工就拥护他。

  叶枫被齐国兴这么一夸,反倒是有些不好意思了,他只好伸手挠挠头,腼腆的对着齐国兴笑了笑。

  “呵呵,走,今天老哥我一定要和你好好喝一杯,给你庆个功,顺便你也给我好好再瞧瞧我的这老毛病好的怎么样了,”齐国兴笑着说道,“吃了你让小邓给我带回来的药,我的病情已经比以前好多了,我觉得要是你亲自在给我治疗一下,我肯定能好得更快。”

  “嗯,好的,我一定尽全力治好齐大哥。”叶枫真诚的说道,话却没有说太满,做到谦虚有度。

  该高调的时候要高调,该低调的时候要低调,这是他的人生准则。

  现场,警车对邹安的所有手下也都实施了抓捕,索性齐国兴过来之前准备充足,几辆用来装犯人的囚车也是塞的满满的。

  邹安的尸体已经交由本地派出所联系人员处理。

  在经过一辆警车的时候,叶枫看见了被关在警车里面的王志平。

  王志平见到叶枫,立刻凶光毕露的瞪着他,冲着他咆哮,并且用拳头狠狠地砸着车窗,表达自己心中的怒火。

  本来,叶枫还觉得自己对王志平下手是不是太重了。

  他用《归元内经》当中逆行针法来惩治坏人的方法,将王志平下体上的一个穴位给破掉,从今以后,王志平再也不能在女人身上逞威风,虽然他的雄性激素还正常分泌,但是他的下体器官会从此失去知觉,不举、性无能,甚至尿失禁,这些症状没有人能治疗好,甚至说,没有人能看出病因,会这样伴随着他一生,这算是相当重的一个惩罚了。

  叶枫本来还在考虑,一直关注着王志平,如果他坐牢之后能够改过自新,重新做人,他或许会出手帮他再次恢复功能。

  可是,当叶枫看见王志平那副穷凶极恶的样子的时候,他不仅心中的那一丝同情和怜悯消失了,他甚至可以断定,王志平即使从监狱出来,再也不会变成好人。

  叶枫心里暗暗地想道:“别想了,这是他应得的,我要是去同情他,那谁又来同情那些被他伤害过的人呢?这个家伙与邹安勾结在一起那么久,胁迫百姓,贪腐钱财,甚至不知道糟蹋了多少善良老百姓家的姑娘,我这样做,不仅是对他的惩罚,更是对以后的一种预防,我做的是对的。”

  确实如此,王志平和邹安勾结在一起后,他不仅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放任邹安自己乱搞,邹安也没有少给他找女人玩,这其中很多女人都是这附近村镇普通老百姓家的闺女、儿媳妇什么的,那些被玩弄的女人,要不是家里欠了邹安的高利贷无力偿还,要不就是害怕邹安的手段,忍着屈辱让王志平玩弄的。

  王志平糟蹋了那么多的良家妇女,叶枫没收了他的作案工具,合情合理!

  想通了,叶枫也就没有心理负担了。

  

章节目录

不死医圣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语无伦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语无伦次并收藏不死医圣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