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书冉渐渐地平静下来,因为哭得有些厉害,再说话时声音有些哽咽:“枫,你说,这种日子,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啊?邹安和王志平,难道就真的没人能管得了他们了吗?”

  “小冉姐,你放心吧,有我在,我会把事情处理好的,真的,你要相信我,我不会让邹安他们再伤害到你一丝一毫的。”叶枫抱着柯书冉,一只手抚摸着柯书冉柔顺的长发。

  为了让柯书冉更加舒服一些,叶枫也做到了地上,放平双腿,让柯书冉倒在自己的怀里,这样,柯书冉会更加舒服一些。

  侧卧在叶枫怀里的柯书冉,心里一片安宁,刚刚的恐惧、紧张什么的一下都全都消失了,有的只是叶枫身上的男子汉气息,甚至在这安静的环境当中,柯书冉能够听到叶枫强壮有力的心跳声,而叶枫也能听到柯书冉的心跳和呼吸声。

  这一刻,时间仿佛在两人之间定格,两个人就这样静静的感受这这一份温馨。

  经过这一切,原本就相互吸引的两颗心,靠的更近了,几乎就要突破柯书冉心中的那一点矜持和犹豫。

  突然,柯书冉感受到了叶枫下半身坚硬的变化,她的脸刷的一下就红了,赶紧从叶枫的怀里爬了起来,说道:“枫,我没事了。”

  叶枫也尴尬的赶紧站起来,说道:“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两人四目相对,却都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楞了一下,叶枫思维一变,将房门打开,说道:“书冉姐,要不我们还是出去走走吧,散散心也是好的。”

  叶枫和柯书冉对对方的称呼都微妙的变化了。

  柯书冉颔首,轻轻的应了一声:“嗯。”

  此刻屋外依旧是夕阳西下,半边天空都被太阳烧红了,整个山村都在余晖的映射下分外美丽。

  可两个人的心情却没有之前出来那么好了。

  这都是邹安出现的原因,他不仅破坏了这个山村的宁静,还破坏了柯书冉的生活。

  走在山坡小路上,叶枫心里暗暗道:“邹安,你给我等着,有你哭的时候!”

  突然,柯书冉停下脚步,心中似乎做了什么决定似的,对叶枫说道:“枫,我要去报案,我就不相信没有人管这种事情。”

  “证据呢?”叶枫说道,“你想想,上一次我们不也报了案吗?可是结果是什么?”

  “可是”……柯书冉欲言又止。

  叶枫跟着说道:“这个邹安是远近闻名恶霸,又有王志平给他当保护伞,苗国伟也在背后为他撑腰,他如今有钱有势,说不定上面还有更大的官给他当保护伞,你去告,没有什么直接的证据,谁会理你呢?”

  “那,那难道就这么算了?你保护我一次两次还可以,难道你还能保护我一辈子吗?”

  “可以啊,我就算保护你一辈子也没关系的。”叶枫笑了一下,但话语中带着认真。

  柯书冉面色绯红,白了他一眼道:“去,不许开老师玩笑。”

  一会儿亲密的可以抱在怀里叫书冉,一会儿有连心里话都不让说的叫老师,她想变成什么身份就变成什么身份,叶枫一时还真拿她没脾气。

  “我说过了,我不会再让你收到一丝一毫的伤害,你说到做到。”叶枫这次没有笑,认真地说道。

  “你要怎么做?”柯书冉有些担心的看着叶枫,说道,“你这么年轻,可不要做傻事啊,你要是真的因为我而做了什么傻事,我这辈子都原谅不了自己的。”

  叶枫笑着说道:“你放心吧,我不会做违法的事情的。”

  听到叶枫这么说,柯书冉这才放心,她的脸上也终于挤出一丝笑容:“算了,我们不说邹安那个混蛋了,破坏心情,我们聊点别的吧,嗯,我想想,就聊聊你最近做医生的事情吧。”

  叶枫自然很乐意柯书冉不在陷在邹安的事情上不开心,他就一边走一边说,将这两天给别人看病的趣事讲给柯书冉,有意思的地方,柯书冉甚至会笑起来。

  两个人短暂的将邹安忘记了。

  夜色笼罩,天色越来越深了,大槐树村和沔阳镇上的人们不同于大城市,没什么事情很早就睡觉了,从高空看去,灯火一盏盏熄灭,只剩下零星的灯火闪烁着。

  但是有一个地方却是例外。

  邹安的家里,此刻却是灯火通明,热闹得很。

  邹安的家是两层的小洋房,此刻,一楼中,十几个跟着邹安混的小青年正在喝着酒,划拳、聊天,气氛很是热闹。

  在二楼的书房里,邹安、王志平、苗国伟正和一个中年男人交谈着,四人的手里也各端着一只高脚玻璃杯,杯里装着小半杯红酒。

  同样是喝酒,这四个人的品味和格调显然是要高上很多。

  这个中年男人,正式齐国兴安排下来调查柯书冉被枪击一案的官员,他姓樊,叫樊安民。

  “樊哥,还得麻烦你在齐市长那里,多多帮我美言几句啊。”邹安讨好的说道。

  樊安民那一张肉多到满脸褶子的脸,露出一丝笑容:“小安啊,你就放心吧,这种事情要讲证据的,那个女老师没有证据,这件事到最后也只能不了了之的,齐市长那边,我会帮你说话的,不过,我也告诉你,在这个节骨眼上,你可是要收敛一点啊,要是在这个时候再捅出乱子,那我就是想帮你和稀泥也和不了啊。”说完,他转头看着王志平,“王所长,我说的是不是啊?”

  王志平点了点头,给邹安递了一个眼色过去。

  邹安了然,拉开书桌的抽屉,将一只早就准备好的装的鼓鼓囊囊的牛皮纸档案袋拿了出来,然后放到了樊安民手中。

  一只手接下了邹安递过来的牛皮纸档案袋,樊安民另一只手却摆个不停:“小安啊,你这是什么意思啊?这可不行,这可不行,我不能拿。”

  邹安连忙奉承道:“樊哥,你看你说这话就见外了,兄弟第一次见你,这里面只是一些土特产,一点意思意思而已,没什么的,你就收下吧。”

  牛皮纸档案袋装土特产,这自然是面子上的话,实际上,里面装的是一张张毛爷爷。

  邹安这一次足足装了六万块钱在里面,表面上是请樊安民解决问题,更重要的是,邹安是想借着这个机会,攀上樊安民,他打的如意算盘是,只要自己能够攀上市上的领导,那以后在这康定县上,那就更加说一不二了。

  俗话说,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虽然六万块钱也很多了,但是邹安知道,一旦将樊安民绑在自己的船上,自己将获得更多的好处。

  “呵呵,那既然这样,小安的面子我还是要给的,我就收下了,来,这一杯我先干了啊!”樊安民假装客气了一句,端起酒杯,一口就将杯中的红酒全部喝了下去。

  “干。”王志平和苗国伟附和道,一口将杯中的酒干掉。

  邹安喝掉杯中的红酒,又对樊安民说道:“樊哥,今天我们算是认识了,希望樊哥以后有什么发财的门路也给兄弟指点一下,兄弟一定唯樊哥是从,樊哥你放心,我邹安也绝对是一个开窍之人,但凡什么发财路,本钱我来出,利润我和樊哥你们一起分,你看行不行?”

  “那没问题,小安和我这么投缘,必须照顾,这不正好我手里就有一个修路的工程,改天我们再好好谈谈这事。”樊安民嘿嘿的笑了起来。

  王志平在一旁也乐的合不拢嘴了,忙着给大家倒酒。

  刚刚邹安说的“和你们一起分”,那是自然包括了他的。在座的,除了邹安之外,他、苗国伟和樊安民都是政府官员,根本就不让干盈利的活,但是他们却有很大的权力,现在有邹安出面承包各种工程,他们一分钱不用出却能赚的盆满钵满,这样天上掉馅饼的事情,怎么能不开心呢?

  三个人就这样说说笑笑,聊生意,聊女人,还有一些吹牛打屁的事情,楼下的客厅了,一群小青年们此刻酒也拼的是差不多了,大多是人都已经喝的醉醺醺的了,仅剩下的几个清醒的,也在热火朝天的拼着酒,完全没有人留意到这个时候,一道黑影从邹安家洋房的后院嗖的一下跃过围墙,跳进了后院之中。

  黑影没入后院的围墙后,快速靠近洋房墙角,却并没有停下,反而双脚接着冲刺的速度和墙上的力道,轻轻一踩,身体高高跃起,顿时拔地而起靠近二层的一扇窗户,双手一扣,往上一拉,她整个人就站在了二楼窗户下预留的放置空调的位置。

  这个黑影,就是叶枫。

  为了隐藏身份,避免万一露出马脚被人识破身份,叶枫头上还带着他从柯书冉家里拿来的一只黑色丝袜,而此刻,他的身上也穿着黑短袖、黑裤子和黑鞋子,仅留下半截手臂在外面。

  叶枫背贴着墙壁,借着墙边缘,很快移动到了邹安的书房附近。

  四个人的谈话声一字不漏的被他听进了耳朵里,他的心里徒然生气了一团怒火——难怪调查已经过去这么久都没什么进展,原来齐国兴安排下来调查的人已经被邹安给收买了!

  

章节目录

不死医圣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语无伦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语无伦次并收藏不死医圣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