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枫将双掌贴在兰翠娥的后背上,她的肌肤好滑好嫩,仿佛羊脂白玉一样,叶枫心中摇曳,轻微移动感受了一下那丝滑的感觉,兰翠娥紧张的轻轻一颤。

  接下来,叶枫的双掌运起内力,从肩胛骨下侧开始注入到兰翠娥的身体之中,然后缓缓移动,保证内力全面覆盖到她的肺部。

  此刻,叶枫的内力就如同是一个个与病毒战斗的战士,而兰翠娥刚刚服下大病丸就如同战士所需要的武器,内力战士拿着锋利的武器在肺泡里扫荡,将所有发现的病毒全部收押,一些弱小的直接杀灭。

  内力配合着大病丸的药力,一个治标,一个治本,双管齐下,兰翠娥肺里的结核分歧杆菌也越来越少。

  叶枫的大病丸和内力疗法,结合在一起,比那些大医院的动辄几百万的医疗设备还要管用,比那些所谓的进口药物还要有效,而且,他的药和内力都是纯天然的东西,都是直接针对病患的,不仅没有半点激素,也不会留下半点副作用,不象现在那些医学上化疗、放射等检查、治疗方式,一种病治好了,另一种病又激发出来了,运气好点的半条命也没了。

  “啊,好舒服,叶枫,你给我治疗的好舒服,感觉我的肺也被侵润过一样……我感觉好多了……”兰翠娥本来很紧张,很害羞,但随着叶枫的治疗,完全进入了梦幻般的状态,樱桃小口微张,吐出一连串含混不清带着呢喃的话语。

  那呢喃声让人感觉好像她很痛苦,又好像很舒服,冰火两重天的感觉,如果不看画面,只听身影,会让人误解兰翠娥现在正在做一项令人害羞的运动呢!

  而得到兰翠娥肯定的话语,叶枫更加卖力的治疗了。

  半个小时后,叶枫终于结束了这一次推拿治疗。

  此刻,他的额头上满是疲惫的汗水,身上穿的短袖也几乎被汗水打湿了。

  扭了扭发酸的脖子,甩了甩发麻的手臂,动了动发涨的腿,叶枫抹了一把额头的汗水,笑着说道:“好了,翠娥姐,这次治疗就这样就可以了,十天之后我再来给你做第二次治疗,你只要按时服药就可以了,我给你的药是一个月的量,每十天我给你治疗一次,三次刚好药吃完,病也就痊愈了。”

  “呜呜……呜呜……”兰翠娥却莫名其妙地突然哭了起来。

  叶枫一头雾水,却突然心惶惶的,以为是自己什么东西没考虑到伤害到了她,赶紧问道:“翠娥姐,你怎么了?是不是我刚刚给你治疗伤到你了,哪里疼?”

  “啊,不不不,我哭,是我因为我太高兴了,我运气这么好,遇到你给我治病,分文不取不说,对我还关怀备至,我,我都不知道该怎么报答你了。”兰翠娥边说眼角的眼泪边顺着脸颊往下落。

  “原来是这个原因啊,”叶枫虚惊一场,笑着说道,“翠娥姐,你看你还在想这个,我不都说了吗,我真不需要你报答的,吓我一跳,呵呵,你以后不要这样了,要开开心心的生活,开心对你的身体才有好处呢。”

  “嗯。”兰翠娥应了一声,也不再说话,眼泪却也不再落下。

  杂货屋理一下子气氛变得尴尬起来。

  叶枫就等在一旁。

  突然,兰翠娥出声道:“你不出去,让我怎么穿衣服啊?”

  叶枫顿时脸色红窘,逃也似的跑了出去。

  等兰翠娥出来,叶枫告别回家。

  接下来的几天,叶枫过得简单充实,每天钻研《归元内经》上的各种医术,学累了就到木屋外的空旷处练习功夫,有空没空再去山里转一转,采摘一些草药,顺便再炼制一些小病丸备用,日子倒也充实,丝毫没有空档。

  这一天大早,叶枫还在床上睡觉,李婉博就火急火燎的推开了他的门。

  叶枫听到动静,看了一眼来人,又侧过身子继续睡了。他昨天晚上又炼制了一些小病丸到很晚,虽然睡了一觉但还是很困乏,还想再睡一觉。

  “叶枫,你个懒虫,赶快起来,邓秘书来了,说是要见你,现在正在村委会等你呢。”李婉博看叶枫没理他,伸手扯掉叶枫身上盖着的衣服。

  “邓秘书来了?这么快一周都过去了啊!”叶枫嘴里嘟嘟囔囔的,极不情愿的从床上爬起来。

  李婉博皱着秀气的小眉头,看着慢吞吞的叶枫说道:“本来邓秘书想要直接来找你的,但她穿的鞋不太合适,走不了这么远的路,所以我才来叫你,带你去村委会的。”

  “邓秘书一定是来拿齐市长的药的,那你等我一下,我和你一起去把药给她,让她给齐市长带回去。”叶枫穿好了衣服,简单的洗漱了一下,跟着李婉博去了村委会。

  村委会门口的大槐树下停着邓静宜那辆奥迪A1。

  邓静宜此刻正坐在李婉博的办公室里喝着李婉博给她泡的茉莉花茶,凝脂玉一般的手指拿着一个勺子轻轻地搅动着。

  她身上还是穿着那套白衬衣配黑黑套裙的标准办公装,那美好的身段依旧被勾勒得玲珑浮现,再配上她鼻梁上的黑框眼镜,文静中带着一丝俏皮的性感,书卷气中又透露出一丝慵懒妩媚。

  叶枫的视线落在了她的脚上,她的脚上穿着一双抹跟的小皮鞋,这种鞋虽然也能走稍长的距离,但在这山村里确实不太方便。

  看着叶枫进来,邓静宜马上就站了起来,脸上带着笑意道:“叶枫,你这家伙也太懒了吧,我都在这里等你半天了,你才来,肯定是在睡懒觉。”

  叶枫不好意思的挠挠头,说道:“静宜姐,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我昨晚上处理药材睡得有些迟,早上就多睡了一会儿。”

  邓静宜和叶枫说话,李婉博则在一旁一脸不爽的瞪着叶枫,心里暗暗说道:“好你小子,这个姐姐,那个姐姐,你究竟有多少个姐姐啊?真是的,小色狼,坏东西!”

  聊了几句闲话,邓静宜便转到正事上来了:“对了,叶枫,上次你说过一周再过来,不知道那个药做好了没有?”

  “早就弄好了,”叶枫说道,“齐大哥这次也没有和你一起来,本来我还希望他过来我给他再嘱咐几句呢!”

  “他啊,本来说好了是和我一起来的,可是突然接到去省里开会的通知,他还需要准备一些汇报材料,所以我就来了,等下我还得赶紧赶回去和他一起走呢。”邓静宜说道。

  “这样啊,那也行,你先把药带给他,让他每天吃一粒,坚持一个月,一个月以后我在给他看看,平时忌酒忌辣。”叶枫将准备好的纸包交给了邓静宜,纸包里面是他之前炼制的三十颗青黑色的大病丸。

  叶枫本来是想,齐国兴过来的话,他用内力辅助治疗一下,内力和大病丸双管齐下,效果会更佳一些,现在齐国兴忙的来不了,也就算了,刚好可以检验一下只依靠大病丸治疗的效果到底如何。

  邓静宜接过药,突然想起来什么似的,说道:“哎呀,差点都忘了,齐市长给你准备了一份礼物让我带给你,你等我一下,我去车里拿。”

  “什么礼物啊?”叶枫问道。

  “等下你看了就知道了,反正是你能用得上的。”邓静宜边往奥迪A1跟前走,边说道。

  叶枫李婉博跟着也走出了村长办公室。

  李婉博悄悄地问叶枫:“小枫,你说会不会是一袋子钱?”

  叶枫一阵无语。

  邓静宜打开车门,从副驾驶位拿出一个红布包,交给叶枫。

  叶枫打开布包,是一个做工精美,用料考究的木盒子,再打开,红色的灯芯绒布料上插着一排排银针。

  银针从粗到细,从长到短,每一根针顶上都雕刻着精美的花纹,一看就知道这是上等货。

  

章节目录

不死医圣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语无伦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语无伦次并收藏不死医圣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