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枫也不磨叽,一边吃就开始将自己那天和她分手之后,参加聚会,在聚会上被灌酒,再到邹安带着一帮混混拦住他和柯书冉。

  “邹安?哎呀,那可是一个有名的混蛋啊,你怎么惹上他了啊?”李婉博听到这里,忍不住打断叶枫。

  叶枫豪气的笑了笑说道:“邹安又怎么样?那天如果不是他跑得快,我肯定打得他至少一个月下不了床!后来那个派出所所长王志平我不也没当一回事嘛,哼哼,婉博姐,别担心,事情都已经过去了,没什么的。”

  李婉博大眼睛眨巴眨巴地盯着叶枫,眼神之中充满了兴奋和崇拜的神光。

  要知道,就连她这个远近闻名的村长,见了邹安的面也要自动矮三分,恭恭敬敬地叫一声“三哥”,可叶枫这小子不仅不怕邹安,还把邹安的手下都收拾了一顿,进医院的进医院!

  这是什么?这是能耐啊!

  叶枫不再是一个刚满十八岁的大男孩了,而是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

  哪个女人不希望自己喜欢的男人是顶天立地的男子汉大英雄呢?李婉博这种性格的女人尤甚,叶枫口沫横飞地说出那一句“如果不是他跑得快,我肯定打得他至少一个月下不了床!”的时候,她的眼神都有些放光了。

  叶枫却不知道李婉博在想些什么,他依旧大口吃饭,大块吃肉,他实在是饿坏了,李婉博带来的几样炒菜还有一大碗白米饭都被他干掉了。

  “后来呢?后来发生了什么?”李婉博兴奋地继续追问道。

  “后来,后来我被王志平抓进了看守所,今天才放出来。”

  “什么?!”李婉博惊讶道。

  叶枫将这其中发生的事情简单地讲给李婉博,包括在看守所里发生的事情。

  李婉博听完,气愤填膺的说道:“哼,邹安真不是可好东西,那个王志平也不是好东西,一帮败类,人渣!总有一天他们会遭到报应的!”

  叶枫笑嘻嘻的看着柯书冉,此刻叶枫觉得柯书冉生气的样子也好美。

  “哦对了,姐,光顾着吃了,差点把正事都给忘了,这是我的照片,弄好了,给你。”叶枫突然想起事儿来,将照片拿了出来,放在李婉博手中,继续吃饭。

  李婉博将照片收了起来,脑子里却想着其他的事情,愣了愣,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叶枫,试探的问道:“你柯老师什么地方受伤了,严重吗?”

  “嗯?那个……那个,腿,腿上,不是很严重。”叶枫本来要实话实说的,但是话到嘴边了,想想又觉得不妥,哪有一个学生给老师治疗屁股上和胸上的伤的,那多难为情啊,他孤家寡人一个可以不在乎名声,但是他却不能不为柯书冉考虑,让别人在背后戳她的脊梁骨那是万万不行的。所以,这些话,该保留还是要保留,该隐瞒还是要隐瞒。

  “那她的伤是你给治的吧?”李婉博追问道。

  “那是自然,我可是神医呢。”叶枫边吃饭边笑着说道。

  “那她的腿白不白,嫩不嫩?”

  叶枫一脸无语:“……”

  这算是问题吗?吃干醋的节奏?!

  吃完饭,李婉博将碗筷收拾好装进篮子,对叶枫说道:“时间不早了,你休息吧,我也该回去了。”

  一听李婉博现在就要走,叶枫顿时觉得心里空荡荡的,他吞吞吐吐的说道:“婉博姐,你这就要走啊,再,再坐一会儿呗?”

  李婉博白了叶枫一眼说道:“你现在也是一个成年的男人了,我一个已婚妇女,这黑灯瞎火的在你这坐这么坐呀?万一被人瞧见了,还不得说我背着男人偷汉子啊?”

  叶枫听着这酸酸的话,想到了那天在山路上她突然吻了他的情景,心里暗暗想到:“她上次都吻我了,多大胆啊,这个时候怎么不怕被别人看到说她背着男人偷汉子呢,这会儿又说害怕了,真搞不懂她心里到底想的是啥。”

  叶枫现在总算体会到了一句广为流传的话的真意了,那就是,女人心海底针!

  李婉博提着篮子就往外走。

  叶枫不再乱想,起身送客:“婉博姐,我……我送送你。”

  叶枫本想顺口说出上次她吻他的事情,但是说不出口啊,万一适得其反,这说出来得多尴尬啊!

  “嗯。”李婉博也没有推辞,轻轻应了一声。

  此刻屋外月朗星稀,皎洁的月光像仙女从天空洒下的银粉一样,将这连绵的仙女山、宽广的仙女湖都笼罩在其中,远山近岭,瓦砾石屋,远处星星点点的灯火,一副如仙境般的美丽画卷呈现在叶枫和李婉博眼前,心情都不禁舒畅了几分。

  美景在前,美人在侧,如梦如幻。

  叶枫心里有话,可就是不知道如何说出口,就这样,心里揣着话,他闷闷的跟着李婉博身边一句话没说,很快就来到了村里。

  “行了,就送到这里吧,已经到村里了,路我熟,你也回去吧。”李婉博让叶枫回去。

  “那好,婉博姐,你小心一点回去。”叶枫叮嘱道。

  “对了,那天……”李婉博有些说不出口,扭捏道,“那天在路上……”

  叶枫眉毛一抖,心中一荡,暗想道:“她主动提出来了,难道是在暗示……”

  “那天是我一时冲动,你别当真啊,就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李婉博接着说道。

  叶枫心中顿时一阵失落,这大起大落的感觉真的不是太好受啊。

  “我先走了啊。”李婉博说完,也不管叶枫感受,小跑着离开了,筷子在篮子里晃动敲击着瓷碗,发出叮叮咚咚的响声。

  叶枫看着远去的身影,叹了一口气说道:“哎,其实也是的,她说的没错,她毕竟是一个结了婚的女人,她肯定还是有她的顾忌,而且我也不能给她男人戴绿帽子吧,那样的话也就太不仗义了,成小人了,”说到这里,他笑了笑,“不过,我有她这样一个朋友也是不错的,值得!”

  李婉博这样一个直爽的女能人,对叶枫帮助这么大,没有心眼,是一个值得交的朋友。

  ******

  夏季的白天长,晚上短,一夜很快过去。

  叶枫生物钟一醒,也不拖沓,爬起来就准备开始一天的生活。

  先洗漱一下,他就开始在木屋前打拳,活动筋骨,感觉差不多之后,又拿出《归元内经》研习一下医术。

  太阳缓缓升起,叶枫这才弄了一包泡面吃了,背上包准备上山采药。

  这次上山,叶枫的工作量还是很大的。

  他不仅要为齐国兴采药,还要给兰翠娥采药,同时还要准备一些药材再做一些小病丸。上次他虽然也采了不少药,但都是为炼制小病丸准备的,齐国兴和兰翠娥的这个病可都是大病,必须要用大病丸治疗了。

  此外,他还要准备一些小病丸。

  在《归元内经》当中,医术篇灵方章中,对于病痛大体上分了三类,小病、大病和绝症。这齐国兴和兰翠娥的病按照分类属于大病范畴,所以叶枫这一次只能炼制大病丸了。

  其实就算叶枫拥有《归元内经》,想要治疗大病也是很麻烦的事情,炼制大病丸也很麻烦,药材多了,炼制手段复杂,而且还不仅仅依靠大病丸就可以治愈,还需要配合其他手段才行。

  所以,叶枫在诊断出兰翠娥的病情后,仔细研究后,才提出了让兰翠娥准备木桶来沐浴药材。

  总而言之,叶枫的医术虽然接受传承的时间短,基础很薄弱,但是他的进步是每天都能用肉眼看到的,虽然现在他还不能治愈绝症,但是就以现在叶枫每天温习、时常实践这个状态和速度下去,那都是迟早的事情。

  早晨的山林好像还没有睡醒一样,静悄悄的,鸟儿、松鼠等等小动物都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叶枫就这样背着包,在仙女山上地毯式的扫描,从前山到后山,溪边、涧底、崖边、石顶,叶枫不仅包里装满了药材,肩上还扛着好大一捆药材,这些药材,有的随处可见,属于西贝货,有的就算是大的药房里面也不见得有货,甚至有的药材,从来没有被人当做是药草,在古籍里面都没有记载。

  收获颇丰,叶枫不舍离开,一直到日落西山才下山回家。

  奔波一天虽然辛苦,但收获却是大大的,炼制大病丸所需要的药材已经全部筹齐,给兰翠娥泡汤药的药材也准备好了,还有小病丸的药材,这次只要将大病丸炼制出来,他就可以去给齐国兴和兰翠娥治病了。

  草草吃了晚饭,叶枫便开始准备炼制。

  

章节目录

不死医圣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语无伦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语无伦次并收藏不死医圣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