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李婉博不成,叶枫只能改变计划,先去山里采药。

  刚走到距离赵铭诊所不远的地方,一个浑身弄得脏兮兮的小女孩哭着鼻子从诊所里面被赶了出来,哭得还很伤心,脸都花了。

  “这不是兰姐家的小娃杨宝儿吗?这孩子怎么了,怎么哭得这么伤心?”看着杨宝儿哭得那个可怜,叶枫心中实在不忍,似乎看到了自己小时候的可怜样子,于是,他走向杨宝儿身边。

  这是,赵铭诊所门口的门帘又动了,赵铭从里面走了出来。

  赵铭就是这家诊所的医生,虽然穿着一个白大褂,但怎么看都不像一个医生,因为他不仅肥头大耳,满脸横肉,还长着一副恶人像。

  自大叶枫记事起,叶枫就听村里的人对这个赵铭各种抱怨,说他那一身肥肉都是从大槐树村民身上刮下来的民脂民膏,说他长得难看是恶由心生,他心都是黑的。

  虽然大家都很抱怨,但是毕竟这是村里的唯一一家诊所,有什么小病小痛还得来这看。

  赵铭一出来就对着杨宝儿吼道:“杨宝儿,我告诉你,不要在我家门前哭哭啼啼的,你要哭到别处哭去,赶紧走,别呆在这,让别人看到还以为我一个大人欺负你一个小孩呢!”

  杨宝儿哭声依旧止不住,乞求道:“赵叔叔,你行行好去给我妈看看病吧,我妈疼得厉害,要不你以前给我妈开的那个药再赊点给我吧,我妈吃了能管用的,求求你了,赵叔叔,等我妈病好了,挣到钱马上就还给你。”

  “赊?又是赊?你以为我家是开慈善馆的啊,你们都已经欠了快两百块钱了,每次都是那个说辞,赶紧走赶紧走,看着你我都心烦,真是的,晦气!”说罢,赵铭直接将杨宝儿往诊所的一边推了一下,转身进了诊所。

  杨宝儿一听赵铭不愿意,哭的就更伤心了,边哭边用手去抹眼泪和鼻涕,没一会儿脸上、衣服上都是花的了。

  叶枫这会儿算是听明白了,原来是兰姐有病了,杨宝儿来求医,但总是欠钱,赵铭不愿意给看病。

  叶枫刚才就有和杨宝儿同病相怜的感觉,这会感觉更明显了。

  这就是穷人的生活,不仅吃不饱、穿不暖,就连看个病都要饱受别人的冷嘲热讽。

  “宝儿,来,不哭,到叔叔这里,叔叔给你买糖吃好不好?”叶枫想要先止住杨宝儿的哭声。

  “不要不要,我不要,我只要我妈妈好起来,呜呜……呜呜……”杨宝儿一心想着怎么让她妈妈好起来,哭声不止。

  叶枫蹲下身子,将杨宝儿抱在怀里,哄道:“宝儿,那叔叔陪你回家看妈妈好不好?”

  “叔叔,你能不能借给我一点钱,我给妈妈买点药啊?妈妈在家疼得厉害,翻来覆去的疼,我害怕没有妈妈……呜呜……呜呜……”杨宝儿哭声依旧止不住。

  叶枫拍了拍杨宝儿后背,嘴贴在她的耳朵上悄悄的说道:“宝儿,叔叔就是医生哦,你带叔叔去给你妈妈看病,好不好?叔叔看病不收钱的。”

  “真的吗?”杨宝儿一下子就止住了哭声。

  “嘘,这是个秘密哦,不能说出去,说出去我就不能去给你妈妈看病了。”叶枫小声说道。

  “好,我不说。”杨宝儿花着脸,使劲抿着嘴,止住抽泣,虽然脏兮兮的,但样子很可爱。

  叶枫抱着杨宝儿就离开了。

  虽然现在叶枫身上已经没有小病丸了,但是他有医术,等见到兰姐的症状如何再做计较也不晚。

  这治病救人、惩恶扬善可是自己坚守的准则。

  刚进屋的赵铭没多一会儿就听到屋外没有了哭声,伸头在屋外一看,却发现是叶枫抱着杨宝儿离开了,百思不得其解,半饷才冒出一句:“这穷的叮当响的叶枫和这寡妇兰翠娥的境遇倒是相似的很,可以凑一家子,嘿嘿嘿嘿……”

  好在叶枫没有听到赵铭说的这句损人的话,不然的话,以叶枫的脾气肯定要把这赵铭打的他妈都不认识他。

  去兰翠娥家的路上路过卖店,叶枫顺手给杨宝儿就买了两个棒棒糖,杨宝儿很少能吃到糖,马上开心的咯咯咯的。

  叶枫边走边在揣测兰翠娥的病情。

  杨宝儿她爹杨安平是大槐树村里出了名的老实人,为了多赚钱,跟兰翠娥刚结婚没多久就去县城打工了,在建筑工地出意外给摔死了,但是黑心的承包商不想赔钱,于是卷着工程款就跑了,那时候,兰翠娥才怀胎八个月,而后就独自拉扯杨宝儿到如今5岁。

  兰翠娥在村里面其实是出了名的漂亮的,因为杨安平老实,兰翠娥从很远的山沟沟里嫁了过来,刚过来的时候,村里的人都管她叫“仙女”,虽然结婚了,村里面很多男的见了她都要流口水,女的也是各种羡慕嫉妒恨。

  可是在农村,男的一旦死了,这山野村妇可就有嚼头了,都说兰翠娥有克夫命,克死了她丈夫,很不祥,因此都开始排挤这对苦命的母女,也因此,两个人的生活越来越困苦。

  叶枫推测兰翠娥的病应该还是与劳累有关系。

  到了兰翠娥的家,叶枫有些心酸。这哪是一个家啊,简直太破烂了。一座破破烂烂的茅草屋,墙使用黄泥巴做的,茅草也东少一块西少一块的,那个门破破烂烂的似乎你稍微一使劲就会完全垮掉一样。

  “杨宝儿的这个家简直比我那木屋还要破烂,真是难为这母女二人了,哎,这穷苦的人想要生活在这社会上,真是太难太难了。我一定要开一个可以让穷人看病不要钱的卫生所,让所有人都过上好日子。”叶枫心中暗下决定。

  “叔叔,我家到了,我妈还在床上躺着呢,你跟我进去给我妈治病吧。”杨宝儿拉着叶枫的手,就往屋里走。

  一进屋,扑面而来一股潮湿发霉的味道。

  屋子里没有电灯,空空旷旷的几乎没有什么家具,只有一张漆已经掉的差不多的桌子,两个木板凳,还有一张用砖头垫着床脚的床,以及一个变了形歪歪扭扭的衣柜。

  杨宝儿的妈妈兰翠娥此刻正躺在床上,身上盖着一床已经洗得花纹都快掉光了的被子,眼睛紧闭,头发散乱着,脸色苍白,没有一丝血色。

  不过,就是这么凄凉的情况,也掩盖不了她那美丽的容颜。巴掌大的鹅蛋脸,弯弯的眉毛,长长的睫毛,小巧的嘴巴和鼻子,虽然闭着眼睛,但是那脸上的五官好像会说话一样吸引着看她的人。

  说她比电视上那些明星好看都一点也不过分。

  听到屋里的动静,兰翠娥连忙挣扎这支起身子,看到杨宝儿带着一个大男孩在屋里,刚想招呼一下,她就又开始剧烈的咳嗽起来。

  兰翠娥抬头的那一刹那,叶枫看到了那全部的美貌,叶枫第一反应,这个人好像那不带一点人间烟火的刘亦菲。

  太惊艳的感觉,叶枫也不禁为她感到可惜。

  这么漂亮的一个女人,如果她生活在城市里,就算丈夫死了,他要想再改嫁的话,追求她的人也很排起长龙,她也会过上衣食无忧的生活,如果她不想改嫁的话,凭她的相貌,想要找到一份收入合适的工作也很简单。可是她生活在了这么一个思路落后、经济落后的山村里,那一个“克夫”的名声就将葬送她一辈子的幸福。

  看着兰翠娥咳嗽的厉害,叶枫赶紧上前帮忙拍了拍后背,边说道:“兰姐,我是叶枫,你还记得我吧?”

  “记得……咳咳……咳……叶枫,你怎么会到我家来了?你看,我都没法起来招呼你了……咳咳……”

  “不用不用,兰姐,是这样的,我刚路过赵铭诊所,看到宝儿在哭,宝儿说你生病了,赵铭却不肯给赊药,所以我就带宝儿回来了,我可以给你看病。”叶枫说明了来意。

  “你给我看病?咳咳……”兰翠娥终于撑起身子,完全坐了起来,背靠着床头架子,极其虚弱的说道:“叶枫,你不是还在读书吗?什么时候会看病了?咳咳……”

  兰翠娥又剧烈的咳嗽起来,因为只是穿的一个吊带衫,里面什么内衣都没有穿,所以那丰满胸部随着咳嗽晃动着,幅度很大,尺寸很惊人。

  可惜了如此好的一个女人,没有男人关心爱护,一个人卧床度日。

  可是这世间就是这么无情、冷漠和无常,有些人一出生就大富大贵,要什么有什么,一辈子没有忧愁,而有的却什么都没有,从出生就开始挣扎、拼搏,无论是什么样的人生,我们都得去面对。

  叶枫心中为兰翠娥叹息,手依旧没停下给兰翠娥顺气,耐心的解释道:“兰姐,我学医好些年了,大家都不知道而已,让我给你治病吧,你这病很严重啊,不能拖的。”

  “可是我没钱啊……咳咳……”

  “不要钱的,我给你治病不要钱的,实在你要感谢我,等你好了你给我我做一顿饭吃就可以了。”叶枫笑着说道。

  看兰翠娥没有再说什么,叶枫便当作她默认同意了。

  于是,抓住兰翠娥的手腕就把起脉来。

  

章节目录

不死医圣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语无伦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语无伦次并收藏不死医圣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