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小时放风很快结束了,所有犯人都回了牢房,叶枫也回去了。

  陆伟监护的职责也暂时没有了,想了想,回到办公室,准备打电话。

  “喂,老王啊,我陆伟,你好你好,今天……事情有些麻烦,不过你放心,不就是一个山村小子嘛,我分分钟就搞定了,你放心,那个工程队入股的事情,你看……呵呵,好,好,那必须的,什么时候一起喝一杯,好,一起发财啊,嗯,再见。”

  一通电话下来,刚刚叶枫给陆伟带来的不开心马上被忘得一干二净,陆伟甚至高兴的双脚架在办公桌上,翘起二郎腿,点上一根烟惬意的抽了起来。

  突然,赵志强突然不敲门就走了进来,右手拿着一个文件夹。

  “哎,赵所,你怎么来了,请坐请坐。”陆伟赶紧放下腿,撂下烟,站了起来。

  赵志强却没有顺应陆伟的话,阴着一张脸说道:“你自己看看吧,这些都是你干的好事,你看着办吧。”

  说完,赵志强将手中的文件夹撂在了陆伟的办公桌上。

  “这个……是什么?”陆伟不敢动作,试探的问道。

  “哼!都是一些举报你的材料,你看不看都没什么关系,我相信你自己做的事情自己应该记的比这更清楚!”

  “什么?!”陆伟顿时傻掉了。

  “不是……赵所,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陆伟有点摸不着头脑了。

  “我就老实告诉你吧,这一次是齐市长亲自下的指示,你也别再指望什么,谁都就不了你了!”赵志强说完,摔门而出。

  陆伟则一下子瘫坐在了沙发上,满头是汗。

  他怎么也想不到,他刚刚还在盘算怎么去收拾叶枫,一转眼,却被齐国兴给收拾了!

  有句话叫不作死就不会死,这句话用在陆伟的身上是再适合不过的了。

  按照举报材料处理陆伟,赵志强再次找到叶枫,给叶枫亲自换了一间狱警的专用休息室,并且安排的妥妥的,一日三餐必须有酒有肉。

  从齐国兴的指示,赵志强看到了叶枫的重要性,他可不想因为自己的疏忽,让自己被陆伟有所牵连。

  就这样,又过了两天,齐国兴的秘书邓静宜打电话来让赵志强放人。

  赵志强正愁着什么时候才能把叶枫这座菩萨从看守所送走,这一听高兴不已,赶紧给叶枫办了无罪释放手续。

  等叶枫办好手续,邓静宜已经开着她的奥迪A1在看守所门口等了很久了,接了叶枫,车子就直奔大槐树村而去。

  在车上,叶枫还用邓静宜的手机和齐国兴聊了很久,最后彼此留下地址、号码。

  邓静宜一直没有说话,只是很专注的开着车,但眼角的余光却是不是的瞄一眼坐在副驾驶位上的叶枫。

  这离开的两天,她从齐国兴口中,已经知道了一些关于这个大男孩的事情,但这却更加勾起了她的好奇心。

  这么一个十八岁的大男孩居然是一个深藏不露的神医?

  在大槐树村这种山村当中,竟然还有如此神医?

  邓静宜虽然亲耳从齐国兴口中听到叶枫治好了他的顽疾,但是,她依旧表示怀疑,这个还没有自己大的男孩,会是神医?

  挂了电话的叶枫,看着窗外略过的景色,内心中也有自己的想法。

  看着邓静宜专注的神情和窗外的景色,叶枫很想让邓静宜把车停下来,让他也开一下感受一下,但是一想到自己既没学过车,又没有驾照,甚至连油门和刹车都分不清楚,想归想,叶枫最终还是没有说出来。

  车子很快就开到了沔阳镇,邓静宜却没有停车的意思,叶枫却不想太过招摇,连忙制止邓静宜。

  “邓小姐,就到这里就可以了,你快停车吧。”叶枫客气的说道。

  “没关系,你们大槐树村离这镇上还有段距离,我把你送回去吧。”

  “没事,我坐了这一路车,想下去活动活动筋骨了,谢谢你了,邓小姐。”叶枫依旧客客气气的。

  “哎呀,你跟我这么客气干什么啊?我也才比你大三岁而已,你就叫我邓姐就好了。”邓静宜大方的说道,虽然说的大方,但是特别容易害羞的她,就说了这么一句话,白皙娇嫩的脸蛋上又有些泛红了,那两个可爱的小酒窝在粉嫩的小脸蛋上更加可爱了。

  “静宜姐。”既然要叫姐,那叶枫索性叫的更亲热一些。

  “嗯,嗯。”邓静宜脸越来越红,却也点点头,表示同意叶枫这么称呼她。

  叶枫又说道:“静宜姐,我就从这里下车就可以了,我还得上山去采些药,然后还要制药,这大概需要一个星期左右的时间,一个星期以后的今天,你来接我,我就去给齐大哥治病,好吧?”

  “嗯,反正越快越好,你应该看得出来,齐市长是一个好人,一个难得的清官。我已经在他身边工作了三年了,我知道他为老百姓做了很多很多好事,要是他最后,真的因为病痛不得不离开岗位,我想这真的是老百姓的损失。”邓静宜毕竟在齐国兴身边待了三年时间,为人、疾病什么的都还是比较了解的。

  “嗯,你放心,有我在,一定治好齐大哥的病。”叶枫自信的说道。

  “嗯,我相信你,对了,齐市长说你上次给他的那些小药丸已经吃完了,你还有没有了,我在给他带一些回去。说起来你这个小药丸还真的挺神奇的,吃了之后就能缓解他的痛苦呢。”

  “有,我这还有一些,”说着,叶枫从兜里将剩余的小病丸全部掏了出来,一共剩下来了十八颗,叶枫留下三颗,其他的全部交给了邓静宜。

  “谢谢你了,叶枫,那我一个星期以后到大槐树村找你,走啦,再见。”

  “嗯,再见。”叶枫和邓静宜挥手告别。

  目送邓静宜的车走远,叶枫这才转身往大槐树村走,他也打定主意,要先去柯书冉家中看看情况。

  一路上,叶枫也倒是问了一下王志平、苗国伟和邹安的情况,邓静宜只是说目前还在调查取证阶段,还没有处理结果,他便不好再多问什么了。

  其实,这样的结果,叶枫也还是很能理解的,王志平是一个派出所所长,邹安也等于是一个个体户老板,要处理这样的人,就算是市长也是需要搜集到各种证据才能定罪的,如果他真的一句话就把人给办了,那不就成了只手遮天了,那和王志平、苗国伟这样的人又有什么区别呢?

  “那我就先暂且等上一等,如果最后齐大哥找不到足够的证据来处理王志平、苗国伟、邹安这样的人渣,那我就自己想办法出手,总不能让他们就这样逍遥法外!”叶枫边走,心里边默默地想着。

  很快,到了柯书冉的家门口,叶枫敲了敲门,没有动静。

  正在叶枫怀疑柯书冉是不是出去躲避了,门突然开了,柯书冉冲了出来,一把就将叶枫抱住,竟然有些喜极而泣了。

  叶枫有些不知所措的看着紧紧抱住自己的柯书冉,片刻之后,也就放松了。

  叶枫知道,这些天,柯书冉肯定是在提心吊胆中渡过的,一个人无依无靠,又害怕邹安随时过来骚扰。

  叶枫也抱住柯书冉,双手拍着柯书冉的后背。

  可是他的心思却没有在安慰柯书冉上,因为,此刻柯书冉紧紧地搂住叶枫的腰,那丰满挺拔的胸部也紧紧地抵在他的胸膛上,叶枫隔着那薄薄的衣服感觉到了那十足的柔软、温暖,在自己胸膛上变形,那种感觉是他从来没有体会过的。

  本来正在叶枫怀里激动的落泪的柯书冉,突然感觉到了叶枫的变化,小腹处的一个活物在顶撞自己,她先是楞了一下,突然就明白了怎么回事。

  柯书冉连忙松开叶枫,又羞又恼的锤了叶枫一粉拳,娇媚的说道:“叶枫!你……你在想什么!”

  柯书冉退了一步,低头看了一眼叶枫裤裆处的突起,脸越发红了。

  叶枫却有些无地自容,在这么纯情的时刻,自己却干出这种事,真恨不得立马找一条地缝钻进去。

  

章节目录

不死医圣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语无伦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语无伦次并收藏不死医圣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