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所长,你请坐。”齐国兴说道。

  “好的,这在职工食堂招待齐市长还请齐市长不要嫌弃。”赵志强客套道。

  陆伟在一旁只能陪笑,心中尴尬的要死,一般情况下,他一个大队长跟在领导身边,赐坐应该包括他在内,可这齐国兴偏偏指明赵志强“你请坐”,摆明了不让他坐。

  简单交谈几句,赵志强进入正题:“齐市长,不知您叫我来有什么指示?”

  齐国兴说道:“是这样的,这个小伙子叫叶枫,是你们看守所前几天刚刚抓进来的,我刚才询问了一下他的案子,根据我初步了解和掌握的情况来看,这是一件典型的冤假错案,这该被关进来的人还在外面快活自在,这不该被关进来的人却这样被限制了人身自由,我们现在好歹也是法治社会了,怎么在咱们康定县还会发生这样的严重渎职事件呢?”

  赵志强感觉手心已经有些出汗了。

  陆伟全身紧绷,竟微微的在颤抖。

  齐国兴顿了顿,又说道:“赵所长,我刚刚说的这些并不是要向你问责,你是看守所所长,职责也只是看管犯人而不是抓犯人,所以,我想给你提个要求,这件事请我会再做调查,但这我调查的这两天里,你要保证叶枫在这里吃好住好,要是他掉一根头发,我可就要追究你的责任了。”

  赵志强听了这话,心里暗暗地也松了一口气,说起来,他赵志强人品也还算可以,大奸大恶的事情他从来没有做到,一些小事倒是有时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所以他和那王志平、邹安不是一路人,基本上也没什么接触,齐国兴所说之事既然牵连不到他,自然可以应承下来,顺便也算是给了齐国兴的一个人情。

  赵志强当即表态:“齐市长,您请放心,在这康定县看守所,我赵志强说话还是有人听的,我向您保证,谁要敢在这里给叶枫小鞋穿,我一定让他没鞋可穿!”

  说完,赵志强还特意横了陆伟一眼。

  赵志强作为看守所一把手,自然知道陆伟在背后搞得小动作。

  陆伟则心里一下子起了毛,冒出阵阵寒意,顺带着将王志平和邹安的全家问候了一个遍!

  “好,既然这样,那我就先谢谢赵所长了。”齐国兴客气的说道。

  赵志强见没什么别的可说的,识趣的站了起来,笑着说道:“应该的应该的,齐市长,叶兄弟,那你们慢慢吃,有什么需要我随叫随到。”

  齐国兴这时只是点了点头,再没有多说一句话。

  像平时,他这个市局一把手,轻易也是不会和一个所长唠叨这么多的,一般都是秘书或者下级开干这种事,叶枫的事情比较重要,所以他才再三强调。

  赵志强起身离开,走了两步,见陆伟还不动作,回头瞪了一眼,没好气的说道:“陆伟,你还站在这里做什么?还不走?!”

  说罢,赵志强走了,陆伟脸上青一阵红一阵,也跟着跑了。

  “老弟,这两天就委屈你先待在这看守所了,等我查明事实真相,再接你出去。”齐国兴说道。

  叶枫笑了笑,说道:“没什么的,大哥,能还我公道就行了。”

  正说话间,服务员将之前点的菜都端了上来,顺带着上了一瓶酒。

  叶枫和齐国兴举杯对饮,相谈甚欢。

  邓静宜一双美丽的大眼睛透过那黑框眼镜眨巴眨巴的看着眼前的两个人,尤其是这个穿着囚服,但稚气未脱的叶枫。

  这个高高帅帅的大男孩到底有什么特殊?现在仔细看起来,他好像确实不像什么坏人,甚至身上有着一种淡然、脱俗的气质。

  到现在,邓静宜都没明白,到底在卫生间里,发生了什么样的事情,让齐市长这样一个公正无私的人会相信一个犯人的申辩,会如此不顾是否得体拉着一个犯人的手到处行走,会和一个犯人在一起把酒言欢。

  邓静宜回想,她做了三年齐国兴的秘书,从来没有见到他如此高兴的和别人吃饭喝酒。

  她的心情也受到了两人的感染,高兴起来。

  “小静,你也给小叶倒点酒嘛,你们都是年轻人,更好交流嘛,别拘谨!”齐国兴说道。

  “哦,叶枫,来,我给你倒一杯。”邓静宜顺从的站起来给叶枫倒酒。

  叶枫连忙站起来,双手捧着酒杯伸出手,等邓静宜给他将酒杯倒满时,他也不多说,仰头一口就喝了下去。

  邓静宜又给空了的酒杯倒满,笑着说道:“叶枫,看不出来,你的酒量很好嘛,挺厉害。”

  叶枫看着邓静宜那笑的时候露出的两只可爱的小酒窝,微微的呆了一下,放酒杯的手一下子不小心将筷子打落到了地上。

  他赶忙俯下身子去桌子下面捡,将筷子抓到手里准备起身,视线正好落在了坐在自己斜对面的邓静宜的腿上。

  此刻,邓静宜摆着很淑女的造型,但因为有桌布挡住,她也就没有过分在乎腿上的仪态,双腿微微分开,从叶枫的位置看过去,那紧身过膝的制度短裙下露出的两段凝脂白玉般的大腿一直延伸到黑暗中,诱惑指数太高了。

  作为一个精力旺盛的小男生,叶枫此刻直接呆住了,目不转睛的。

  对面,邓静宜女人的第六感突然意识到什么,连忙并拢双腿。

  美好的风景消失了。

  叶枫终于回过神来,连忙爬起身来。

  “小叶啊,筷子掉了让服务员重新换一双就好了,何必再拣呢?”齐国兴说。

  “没事没事,只是掉在地上,用卫生纸擦一下就好了,不用麻烦服务员的,”叶枫用纸擦了擦筷子,举起杯子岔开话题,“来,大哥,邓小姐,刚才一直是你们敬我,也给我一个表现的机会,敬你们一杯!”

  邓静宜端着酒杯,看着叶枫,还没喝酒,脸蛋却红了!

  心里思绪万千。

  他怎么能那样做呢?

  他是故意的还是无意的啊?

  太糗了,真是的……

  吃完饭后,齐国兴一行人离开了,叶枫却成了看守所里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名人,无论是犯人还是狱警都在议论他和齐国兴的事情。

  有人说,叶枫其实是齐国兴的亲戚,这次视察就是专门安排好,找机会要放他出去的。

  有人说,叶枫其实给齐国兴许下了很大的好处,走了后门,齐国兴这才放下话要把他弄出去。

  也有人说,其实是叶枫治好了齐国兴的顽疾,齐国兴为了感谢叶枫,才承诺要把他弄出去。

  总而言之,这真真假假的,各种说法都有,但到底哪一个说法是真的,恐怕除了叶枫,没有人知道。

  卫生间没有再让叶枫去打扫,赵志强还特意去叶枫所在的牢房给所有犯人训了话,犯人们对叶枫更加敬若神明,叶枫也乐得清静。

  下午放风时间,叶枫一个人坐在操场的一角的两米来高的单杠上,百无聊赖的看着拉着铁丝网的高墙外的蓝天,脑海里翻滚的确实今天在餐桌下窥视到的邓静宜那一双细滑、白皙的大长腿和幽暗中传来的诱惑,心里痒痒的。

  “哎,我今天是怎么了,怎么楞个神就会想这些事呢?这心里不健康啊!”叶枫回过神来,有些无奈的嘲笑了自己一把,心中除了不好意思,隐隐的更多的是期待。

  其实,作为一个已经成年的大男孩,谁不会对这种事情感兴趣呢?

  “叶枫。”陆伟走了过来,脸上没有什么表情,说话的语调也很冷漠。

  叶枫坐在单杠上回过头,看了陆伟一眼:“陆队长,有事吗?”

  “没什么事,只是想和你聊聊。”陆伟说。

  “你想聊什么?我不觉得我们之间有什么好聊的。”跟陆伟这样比罪犯更肮脏的人说话,叶枫提不起一丝的兴趣。

  “我听有人说你治好了齐市长的顽疾,这是不是真的?”陆伟没有在意叶枫话语中的不屑,试探的问道。

  他现在特别想知道,到底叶枫和齐市长是什么关系,因为这关系到他对叶枫的态度,也关系到他和邹安以后的合作,如果治愈顽疾是真的,那他就客气一些,收敛一些,以后再谋求合作,如果不是,那他也就不用再客气了。

  陆伟的那点小心思,叶枫又怎么会不明白,他没有立即说话,只是双手抓住单杠,一个鲤鱼打挺,顺势就是一圈,当转到最高点,他的双手突然一松手,借着惯性在空中翻转了一圈半才稳稳地落在地上。

  “你还是去问齐市长吧。”叶枫拍了拍手,头也不回的说完走掉了。

  陆伟差点捡起地上的石头仍过去,但扫了一眼那已经被捏的有个手印的单杠,他愣是忍了下来。

  聪明如陆伟,自然知道,叶枫当着他的面露这一手,等于是在回答他的问题,你陆伟如果要用强,就看你有没有那个本事了。

  等叶枫走远,陆伟恨恨的一跺脚,朝着叶枫离开的方向呸了一口:“******,老子让你先拽着,齐国兴现在能照顾你,那又怎么样?我就不信他能一直照着你,等他齐国兴忘了看守所还有你这个人的时候,老子再弄你不迟!”

  

章节目录

不死医圣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语无伦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语无伦次并收藏不死医圣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