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食堂的一角,陆伟正在和王志平通电话。

  “喂,老王,吃了没有?”陆伟热情地招呼着。

  “刚准备吃呢,三哥有门路从山里面弄了一头棕熊,给了我两只熊掌,我这带着兄弟们弄了一只尝尝味呢,另一只留着呢,等你啥时候过来,我让厨子给做了,咱哥两好好喝一杯,你看行不行?”手机里,王志平乐呵呵的说道。

  “呵呵,那感情好啊,这都能想着兄弟,我在这就先谢谢了啊!”陆伟心中高兴的很,熊掌啊,这种保护动物可是不容易弄到。

  “看你客气的,咱两谁跟谁啊,对了,我拜托老陆你的事情办的怎么样了?”

  “那都是小事,你昨晚上和我一说,今天早上我就好好收拾了一顿,那不是我吹,人只要到了我这里你就放心吧,我让他这段时间不死也得脱层皮下来!”陆伟说道。

  “嗯,老陆你办事我绝对放心,那我也先谢了。还有一件事,如果你们那里有一个柯书冉的女人去探监的话,你想办法把她给我拦下来,然后给我打个电话。”

  “嗯,行,没问题,你昨天给我说了重点关注这个叶枫,我就查了一下,前几天你说的这个柯书冉就来过,但是没见到,这后面如果再过来,我立马帮你拿下!”陆伟尽心尽力的说道。

  “那好,费心了,再见啊!”

  “嗯,再见。”

  挂了电话,陆伟顿时觉得神清气爽的,仿佛胃口都好了很多。

  人逢喜事精神爽!

  过去,他陆伟,虽然是这看守所的狱警队大队长,权力也很大,但是在这看守所当中,想捞点钱什么的就只能从犯人身上入手,捞到手的毕竟不多,和老早就认识的王志平一比,简直是天上地下的差别。

  陆伟从王志平口中得知,邹安的种种行为,那简直是一尊财神爷啊,只可惜自己在这看守所当中,不会和邹安有什么交集。

  这次好了,好不容易能和邹安有所联系,他自然要全力以赴,凭借这次的事情,让自己和邹安捆绑在一起,以后自然有自己的锦衣玉食。

  心里越是想着今后的美好生活,金钱美女、美酒佳肴、名车豪宅,陆伟简直感觉自己就像是要飘起来了一样,美滋滋的坐在那里,用手指敲击着桌面,颇有规律,陆伟边敲击边想道:“叶枫,哼哼,一个小山沟沟里面出来的穷小子,如此不知天高地厚,什么人都敢惹,今天市长来视察,我先暂时放过你,等到晚上,老子让你好好尝尝看守所的手段,说起来好久没有玩过电棍、针刺和老虎凳了,今天晚上都给你一个一个试试,让你知道惹了不敢惹的人是什么滋味!”

  在这看守所里,一个狱警想收拾一个犯人那简直太容易了,更何况陆伟不是一般的狱警,他一个大队长想怎么审犯人还不都随意的很,什么电棍、针刺都是些不会留下痕迹的刑罚,你想上诉也没有证据,或者说如果你想反抗的话,那就更简单了,在看守所这种地方,是非黑白也都是人家狱警说了算,你一旦反抗,什么袭警、不服从管教等等罪名就扣下来了,没有罪也变成有罪了,这样一来三十天的关押有可能就变成一年到三年了。

  在这看守所的一亩三分地上,陆伟虽然钱捞不到多少,但是权力还是很大的,而且他向来就是这么使用的。

  “这齐市长怎么还不下来吃饭啊,他不来,这兄弟们也吃不成饭,还得等着。”坐在陆伟对边的一个中队长有些不耐烦的唠叨道。

  陆伟笑了笑说道:“你看你,这点时间就不耐烦了,人家齐市长那是在摆清官架子呢,再小等一会儿,把这官戏演好就收工了,你说早吃晚吃有什么关系?这食堂也没什么好吃的。”

  “呵呵,还是陆哥看得明白。”中队长一脸谄媚的附和道。

  “嘿嘿,那是,我看这些问题看的还是很透彻的……”话刚说到这里,陆伟的视线刚好看到从食堂门口一前一后走进来的三个人影,话就说不下去了。

  陆伟看到齐国兴的女秘书急冲冲的跑进了食堂,径直跑到包间里点菜去了,没多一会儿,齐国兴拉着一个穿着囚服的犯人的手也进入了食堂,两个人边走边有说有笑的,神情非常高兴。

  这是神马情况?就一个厕所的功夫,齐国兴怎么就和犯人交起朋友来了?

  等陆伟的视线落到那穿着囚服的犯人的脸上时,陆伟愣住了,他甚至感觉自己的下巴好像掉在了地上。

  西岭市的行政一把手齐国兴正拉着他准备好好收拾的叶枫一起进了食堂?!

  这是基情?两个人口味不至于都这么重吧?岁数差太多了。

  是交情已久朋友?

  是失散好兄弟的儿子?

  还是失散多年的父子?

  不对不对不对!

  这大庭广众之下的,如果是这些,齐国兴应该不会表现得如此明显。

  一时间,陆伟的脑子里乱了,各种奇葩的想象,各种疯狂的猜测,但每当想说服自己,都感觉好像少了点什么东西,所以不真实。

  无论两个人是什么关系,有一件事,陆伟特别肯定,那就是今天安排叶枫去扫办公楼卫生间,绝绝对对是自己做的最大的一个错误决定!

  在陆伟的目瞪口呆的注目礼中,齐国兴旁若无人的拉着叶枫走进了食堂单间,从玻璃橱窗可以看到,即便是两个人落座了,齐国兴还是拉着叶枫的手,一脸兴奋的和叶枫说着什么东西。

  陆伟不禁怀疑,难道这就是跨越年龄、跨越性别、跨越地位的重口味基情?

  邓静宜点完菜,写好菜单交给厨师,给齐国兴和叶枫两人一人倒了一杯水之后,也坐了下来。

  齐国兴刚才刚好询问着叶枫爱吃什么,得到回应连忙招呼厨师:“师傅,再给来一盘农家小炒肉,我这小兄弟得意这一口。”

  “得嘞!”肥头大耳的厨师大声回应,干劲十足的做着菜。

  能给市长单独做饭吃,可不是什么人都有这个机会的,得好好表现。

  隐隐约约听着包间里传来的声音,陆伟极其鄙视那肥头大耳的厨师的那股热火劲,低声叫骂道:“得尼玛的!”

  看着那边聊得火热,陆伟再也坐不住了,心里盘算了一下该怎么询问,罢了,他站起来整理了一下衣服,朝着包房走了过去。

  此刻,陆伟的心中特别忐忑,他不知道叶枫和齐国兴到底是什么关系,但从这亲密的交谈,他心里有些惴惴不安,因为他深知,只要齐国兴发一句话,他这个看守所狱警队大队长就马上可以调去给犯人送饭了。

  从陆伟进入包房的那一刻,叶枫就似笑非笑的看着他。

  “叶枫,原来你认识齐市长啊!”陆伟以前一直在思索如何能和市长搭上话,想来想去,只能从叶枫这里突破。

  说完这句,陆伟连忙讨好的对着齐国兴点头哈腰道:“齐市长,您好,欢迎来咱们看守所视察工作。”

  叶枫还是没有说话,还是看着陆伟。

  此刻的陆伟在叶枫眼中,就好像那一直只哈皮狗,一扫给自己安排打扫卫生间时的狼性。

  和一只狗,有什么好说的呢?

  “你有什么事情吗?”齐国兴看着这个冒冒失失闯进来的警员。

  “没什么没什么,就是过来打个招呼而已,这个,这个叶枫,我们关系比较好,所以过来问问。”陆伟结结巴巴的说道。

  “哼,关系好?你们关系好到安排他一个人打扫一整栋办公楼的卫生间?还不干完不许吃饭?”齐国兴一脸冷漠,斜着眼睛,看都不看陆伟。

  陆伟讨好的笑容直接凝固在脸上,说什么也不是,只好低下头,同时他也用眼角的余光瞪了叶枫一眼,心里狠狠地骂了娘:“草,小王八羔子,居然敢向市长告状!好,你等着,等市长走了,老子弄不死你!”

  “去,把赵志强给我叫过来,我有话和他说。”齐国兴本不想再和陆伟说什么,但想了想,出声道。

  陆伟赶紧满脸堆笑着应承下来,屁颠屁颠地去叫赵志强了。

  很快,赵志强就过来了,陆伟不甘心的想听听说什么,也跟着过来了。

  

章节目录

不死医圣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语无伦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语无伦次并收藏不死医圣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