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枫和柯书冉顿时被惊醒了,视线都转移到邹安这边。

  此刻,邹安手里拿着一把仿制五四手枪一样的钢珠枪,正对着叶枫这边,枪口因为刚刚火药爆炸后高速发射钢珠摩擦的冒出丝丝青烟,距离叶枫不远处的地上,钢珠打出一个小坑,看样子,这把钢珠枪的威力还是非常大的。

  邹安本来是要射击叶枫的,可是他真的还害怕了,以至于射偏了。

  也难怪他害怕,跟着他来的这八个人,除了两个人是一般小弟,其他的都是他的心腹,身手自然不用说,可面对叶枫,甚至连衣服角都没有摸到就全被打趴下了,站都站不起来,这种攻击力达到他自己身上,可以想象结果,于是他就先发制人了,趁着叶枫和柯书冉的注意力没有在他身上,赶忙掏出钢珠枪先下手为强,奈何刚刚叶枫的动作太过惊世骇俗,他半天也没有缓过劲来,颤颤抖抖的开枪就没打中。

  看着邹安手中的枪,叶枫一下子神经紧绷,心跳加速起来。俗话说“天下武功,唯快不破”,自己的动作纵然再快,遇到武器攻击,动作就会受到大幅度的限制,更何况是枪呢,看看刚刚那一枪的威力就知道,被这钢珠枪打到,不死也得脱层皮。

  “哈哈哈,叶枫是吧?你不是很能打吗?我到要看看到底是你动作快还是老子手中的枪快,来啊,再嚣张啊!”邹安看着叶枫和柯书冉紧张的表情,心中大爽,叫嚣道。

  “邹……邹哥,你别乱来啊,你开枪打人是犯法的。”柯书冉大气不敢喘,小心翼翼的说道。

  “犯法?在老子的字典里,就没有法律两个字!”邹安依旧很嚣张,边说边把枪口对准了叶枫的肚子。

  “邹哥,你别这样,那你要怎么样才肯放了我们?我给你钱,行吧?我工作到现在存的钱都给你,好吧?一万多呢,你放了我们,我明天一早就把钱取出来给你,行不行啊?”柯书冉急的快哭了,有些语无伦次了。

  然而,柯书冉越是这个样子,邹安心中越是爽,表现的越是嚣张:“哼哼,要我放了你们当然可以,这个小子,立马跪下来给老子磕头,磕到老子满意为止,另外再给老子这群兄弟付五万块钱医药费,老子就饶了他,而你,老子也不要你的钱,你就当我三个月的女朋友,我想干什么你都得听我的,这样,这事就这么算了,要不然,休想老子饶了你们!”

  “你不要脸!”柯书冉终于忍不住流下了眼泪,五万块钱虽然现在没有,但是一起努力总是能凑够的,但是三个月女朋友,柯书冉就是再傻也知道这意味着什么,折磨她三个月还不如让她去死,只是如果自己拒绝,那叶枫怎么办?一时间,柯书冉陷入矛盾,只是原地哭泣着。

  而此刻的叶枫,看着嚣张的邹安,感受着柯书冉内心所受的委屈和要救自己却又不甘心失去清白身体的矛盾,他的心就好像被一把无形的刀一点一点扎进心脏,要逼停心脏跳动一样难受。

  想办法,一定要改变这种局面,叶枫盯着邹安手中的那把枪,如果把那把让他忌惮的枪解决掉,一切问题都迎刃而解了。

  “对了!我有刀啊!”叶枫突然先到自己随身带着那把切药的刀的,只要趁着邹安分心之时,投掷过去打掉他手里的枪,这个危机就解决了。

  叶枫表情上没有变化,右手悄悄地摸到腰后,抓住挂在腰带上的藏刀,悄无声息的从他利用树皮制作的刀鞘中拔了出来,耐心的等待邹安分心。

  就在叶枫思考如何解决问题的时候,邹安盯着柯书冉瞅了良久,却终于不安分起来。

  “柯书冉,既然你说老子不要脸,那老子就真正不要脸给你看,你现在马上把上衣脱了,快点,现在就脱,要不然老子马上一枪蹦了你的小男朋友!”邹安原本就对柯书冉有色心,只是他原本是想凭实力弄到手的,这才忍住冲动,现在眼见没有可能了,这才露出本来面目。

  邹安的话,像一把大锤重重的锤在柯书冉的心头,她整个人一下子松开了叶枫的手,后退两步。

  在柯书冉心里,她是一丝一毫也不愿意将自己清白的身子就这样露出来给邹安这样的混蛋看,可是这关系到叶枫的生死,由不得她。

  “快点!”见柯书冉退了一步之后不见动静,邹安心急了,吼道。

  柯书冉又是一个哆嗦,终于极不情愿的,握着已经有些使劲使的关键发白的手缓慢的把上身的短袖下摆往上拉。

  随着衣服上拉,柯书冉平滑的小腹、盈盈细腰以及吹弹可破的皮肤暴露在空气当中,衣服还在升高,黑色的边缘已经露出,那丰满的山丘马上就要露出来了……

  如今的农村中,太阳能路灯早已经普及,虽然光线有限,但是那些许昏暗不清的视线下,看美女脱衣有着别样的诱惑。

  邹安此刻眼睛已经有些直了,那贪婪的目光,脑中甚至已经幻想着衣服是他动手脱掉的,接下来就是内衣,再然后就是被自己骑在身下,肆意摧残,边想着边看着,邹安露出了淫邪的笑容。

  就趁现在!

  叶枫终于找到机会,原本握紧的藏刀调转方向,刀尖朝里,手慢慢抬起,转手就准备甩出去。

  就在这关键时刻,被叶枫打倒在地的一个小青年突然清醒,大声喊道:“三哥,小心他的暗器!”

  听到背后有人叫喊,叶枫就知道要糟,但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叶枫还是全力掷出。

  然而,叶枫和邹安的距离毕竟在那里摆着,他出手再快,也快不过声音,邹安猛然惊醒,连忙朝一旁闪了两步,藏刀就这样几乎是贴着他的胳膊飞过去,狠狠的扎在邹安背后的一颗老树上,没入一寸。

  “特码的,老子弄死你!”躲过袭击的邹安,勃然大怒,抬手就要射击。

  叶枫眼见没有击中,就知道要遭,连忙反身拉着柯书冉准备跑,可枪就是枪。

  邹安瞄准叶枫抬手就是一枪,钢珠呼啸着就飞了出去,眼看着马上就要达到叶枫身上,柯书冉一个趔趄,正扶着柯书冉的叶枫很自然的身子跟着一倾,钢珠就这样躲了过去。

  眼见多了过去,邹安马上上膛,再次攻击。

  柯书冉回头张望,正好看见邹安上膛射击,顾不上别的,连忙用力一扑,将叶枫推倒在地,可这一次就没有那么幸运了。

  “啊——”柯书冉发出惨叫,倒在地上。

  叶枫只觉得脑子里嗡的一声,双眼顿时就红了,一边发疯似的冲向邹安,一边怒吼道:“邹安,老子杀了你!”

  砰!

  邹安上好膛,急忙对着叶枫又是一枪,这一次却没有射中,钢珠擦着叶枫耳朵过去,拂动叶枫的头发。

  叶枫没有丝毫情绪变化,依旧朝着邹安靠近。

  邹安再上膛,开枪,钢珠枪却因为连续射击过热而卡壳了。

  “我屮艸芔茻,破枪!”邹安连忙拿手敲打枪,心里怕的要死,看没有作用,而叶枫又快到自己身边了,突然对着叶枫身后喊道,“二狗,立马把那个女的给我弄死!”

  叶枫立马回头,却发现刚刚被他打倒的小青年们正相互帮扶着一瘸一拐的往去镇上的方向跑,根本没有人靠近柯书冉。

  再转过身,邹安正准备开溜。

  叶枫哪能让他就这么跑掉,拔腿就追。

  “叶枫…叶枫…”柯书冉发出叫喊声。

  叶枫不得不马上停下脚步,狠狠的看着在路灯下跑远的邹安:“邹安,你等着,连本带利下次一起算!”

  以叶枫的速度,想要追上叶枫那都是分分钟的事情,追上之后,叶枫少不得要让他断筋挫骨,只是现在柯书冉这个状况,叶枫还没来得及查看她伤到哪里了,万一伤到要害部位,那耽误一分钟都有可能是要命的事情。

  算了,有的是机会再找邹安,先救人要紧!

  叶枫赶忙靠近柯书冉,查看柯书冉伤势。

  “柯老师,你怎么样?哪里受伤了?”叶枫将疼的全身发抖的柯书冉抱在怀里,询问道,见柯书冉不见回答,只能自己查看起来。

  他很快的查看柯书冉的全身,找到了伤口。在柯书冉上身内衣的下沿处和臀部的最高处,分别有一个正汩汩冒着血的伤口,看伤口的形状,内衣下沿的伤口应该是钢珠反弹击伤的,而臀部的则是刚刚推开自己是被打倒的,索性是斜着达到臀部,钢珠并没有进入体内,而是直接贯穿出去,已是万幸。

  先后都有伤口,叶枫检查时的活动,牵动了柯书冉的伤口,柯书冉再也忍受不住,咬着牙,嘴里吸着冷气哼哼“嘶…疼…嘶…疼…”

  听着柯书冉的话,叶枫疼在心里。

  就在这一瞬间,叶枫的脑海中闪过好几个念头。

  去村上的诊所,以赵铭那低劣的医术,最多能给柯书冉清理一下伤口,想要缝合贯穿伤有点可能性都没有,而且更有可能的是,赵铭都不会接诊,现在时间又晚,这血流的又厉害。

  如果联系县上的医院,等救护车过来,至少得半个小时时间,这还是丝毫不耽误的情况下,如果再半路有什么突发情况的话,多长时间就没准了,那样的话,恐怕还没等到救护车来,柯书冉就失血过多死了。

  还是靠自己比较靠谱!

  

章节目录

不死医圣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语无伦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语无伦次并收藏不死医圣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