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嘛,现在的自己高中毕业,力气大可以干粗活但是这出卖力气的活对自己来说也太没前途了一点,还会什么?医术!对,医术,师父教授予我的《归元内经》可是绝品的医术,利用它,一来我可以救死扶伤,二来还可以顺便赚点钱解决生活问题,嗯嗯,这个点子应该不错,等我买了面再做研究。”胡思乱想着,叶枫想到自己的医术确实是自己现在唯一可以充分利用的唯一技能了。

  “嘶~~啊~~疼死我了~~啊~~”

  正在边胡思乱想边快步疾行的叶枫突然间听到附近传来断断续续的哀嚎声,是一个女人的声音,听上去应该是受伤了。

  “有没有人啊?喂?谁来帮帮我啊!”叶枫停了下来,这回清楚地听到路旁的坡下传来声音。

  大槐树村因为背靠大山,所以道路都是修在山腰的半坡上的,路虽然还算宽,但是路的一侧向下总有个至少三到五米的落差。

  叶枫寻着声音,来到路边沿一看,原来是大槐树村的女能人——李婉博掉到了沟里。

  说起李婉博,那在大槐树村可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甚至附近的村子也都美名远扬,因为李婉博可是康定县唯一的一个女村长。

  康定县地处西北,属于落后地区的小县城,只因为县区内的几处历史遗迹还稍有名气,所以发展的还算过得去,但大槐树村就不行了,大山之中的村子,只有一条土路通到村中,而且还路途遥远,干什么都不方便,村子里面的人想要发家致富,困难重重。

  而这个李婉博之所以能成为大槐树村的村长,说到底还是能力强的缘故。高中毕业以后,李婉博没有去上大学,就开始研究发家致富的事情了,聪明伶俐的她克服困难,自学了大棚蔬菜种植技术和乌鸡养殖技术,利用自家的山地办了一个乌鸡养殖场,又通过承包村上土地的形式弄起了大棚蔬菜和药材种植,收成好、价格高的时候每年靠着卖乌鸡、卖药材和反季节蔬菜都能赚近十万元,也因此,大槐树村的村民,希望在李婉博的带领下,能够把大槐树村的养殖业和种植业带出来,让大家都能过上好日子,在村长的换届选举中,以大比分获得村长职位。

  李婉博心地也很善良,在当选村长后,毫无保留的把自己自学的知识和养殖、种植的经验都一一传授给村民,经过这近两年的发展,大槐树村出现了越来越多的养殖专业户,种植大户,甚至很多外出打工的年轻人也都回到村里开始大展拳脚。

  当然,李婉博不仅能干人好,人也是长的很漂亮的。现在有二十五六岁的她,长得五官精致,落落大方,谁见她都夸她漂亮、旺夫。

  此刻的李婉博在山沟里蜷缩着抱着腿,右腿流出的血将他的蓝色小洋裙都沁透了一大块,上身的白衬衣也因为翻滚而刮开了两颗扣子,露出粉红色的内衣和丰满的……

  这一刻,叶枫的眼睛看呆了。

  “小枫,你愣什么神啊,还不赶紧下来把你李姐拉上去?”李婉博还没有脱掉青年人的活泼,自称姐姐老气横秋,还完全没有发现自己已经春光乍泄了不少,而且全被小色狼看光光了。

  叶枫这才回过神来,又看了两眼,这才赶紧从路上跳进这一段将近有四米深的沟中。

  “额,小枫,你让我说你什么好,从这么高的地方跳下来,没摔伤吧?”李婉博紧张道。

  “嘿嘿,不打紧,不打紧,我身体好,再高点都没有问题的。”叶枫挠头笑笑。

  “你是不要紧了,这少说也有四米高,我们现在怎么上去啊?”李婉博一脸幽怨的看着傻兮兮的叶枫。

  “呵呵,李姐,这不高,能上去,能上去,”叶枫只能再挠挠头,转移话题道,“那个,李姐啊,你怎么会掉下来的啊?”

  “这不是咱们沔阳镇落实县上的安排,让我去每家宣传一下防止艾滋病……”顺口一说,李婉博这才反应过来,叶枫不过是一个高中学生,让她给小年轻说这个,她可再也说不出口了,“哎呀,具体的你也不用知道,等以后上大学接触到了再说吧!”

  “李姐,我别觉得不好意思说啊,我都是大人了,你可别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不就是防治艾滋病的那三种传播途径嘛,我都懂,还有,我不上大学了,你应该知道的吧?”叶枫自从上次想开之后,没有再觉得说出口有什么难为情的。

  “不上大学了?你不是考上了吗,为什么不上了?”李婉博惊讶的看着叶枫,她完全无法相信叶枫考上了京都一流的大学竟然也会放弃,就算是经济问题也没听说求助什么的啊。

  其实也不怪李婉博不知道这个消息,一来李婉博平日里忙于村上和自家的事务,二来叶枫考学的事也只是在一定范围内传播着,大部分其实都是不知道的。

  “没什么,李姐,当时没赶上确认信息,不上就不上吧,不说我的事情了,来让我看看你的伤吧。”叶枫换了话题。

  “你又不是医生,给我看什么伤啊?你还是赶紧想想办法怎么把我弄上去,去咱们镇上赵铭诊所看下吧,刚刚摔下来把我的手机屏幕也给摔碎了,要不我刚刚就打电话了。”李婉博边说边拿起手边的一个小米智能手机,果然屏幕摔的稀巴烂,叶枫试了试,屏幕直接都不亮了。

  “李姐,其实我有学过一段时间医的,你让我给你看看伤势吧,说不定我就给你治好了呢。”学了一个半月医术的叶枫,早就想这个患者一试身手了,此刻眼前的李婉博正好是自己测试医术的绝佳机会,更何况,归元子要求他多行善事。

  “你快别闹了,我这伤你治不了的,来,快点,你帮忙把我推上去。”李婉博还是很不相信叶枫会医术的事。

  叶枫有些心里不爽,这明明就是不相信自己的能力嘛,哎,难道自己真的要空有一身的医术而无处施展,这可是自己的第一次啊!

  “好吧,李姐,那我先扶你起来。”无奈之下,叶枫只能妥协,上前一手拉住李婉博,一手准备抱腰把她扶起来。

  叶枫刚刚拉住李婉博,还没抱腰,李婉博就挣扎着要起来。

  “嘶~~哎呦~~不行,小枫,快别动了,疼得厉害,”李婉博连忙制止叶枫,“这明明刚刚都不怎么痛了,这么回事这是?”

  叶枫此刻注意到刚刚一使劲,李婉博右腿上的伤口好像有渗出了不少血。

  “李姐,还是让我给你治治吧,你看你的腿又渗出血了,我们学医最讲究治疗时机,尤其是这腰腿等关键部位,早一刻和晚一刻的结果是全然不同的,说不定稍晚几十分钟在治疗,你这腿会留下残疾的,你看着血流不止必然伤到了血管,失血过多严重的可是有截肢的风险的。”叶枫趁机劝阻着李婉博。

  “啊?不是吧,没有那么严重吧!”李婉博显然是被吓到了。

  “那你看嘛,如果你执意不然我给你治疗,依你现在的状况,想要爬上这个坡没有可能,那只能我去把赵大夫请过来给你治疗,但这一来一回加上赵大夫准备药材、器具肯定得花费近半个钟头,若是赵大夫那里再有什么急诊病人,耽误的时间更长,以你现在流血的情况,不等到我回来,你有失血昏迷的生命危险。”叶枫一板一眼的说道。

  “那……那你还是先给我看看吧!”李婉博显然已经被吓到了,有些紧张地说道。

  “好,你先给我说说伤到哪里了?”叶枫给李婉博找了一个舒服的姿势做好。

  “现在小腿和膝盖疼得厉害。”

  叶枫也不多话,慢慢揭起李婉博的裙子,露出右腿膝盖。

  只见李婉博的膝盖肿了起来,甚至已经看不到膝盖骨了,而且骨节宽大,看样子像是脱臼错位了,在膝盖的侧下方,一块指头大小的地方破了皮,附近应该是有小血管,鲜血正一丝一丝的往外冒着。

  “嗯,看来这伤还不算难治,应该先止血还是先正骨呢?”叶枫也毕竟是第一次实战,不紧张也是假的,这治疗之前必然就此思索一番。

  看到叶枫看着自己的伤处发呆,李婉博有些不安的问道:“小枫子,严不严重啊?”

  “哦,不严重不严重,你别这么严肃,这点伤我还是可以治好的,退一万步说,如果我治不好你的伤,让你成了瘸子,那我就当你的拐棍,以后照顾你一辈子行不行啊?”叶枫开玩笑的说道。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李婉博心里甜滋滋的,表现出来却是羞恼地啐了叶枫一口:“呸呸呸,谁要你当我的拐棍,我可是结了婚的女人,你一个毛都没长齐的孩子,才多大点啊,就敢跟你姐开这种玩……哎呦,小枫子,你刚刚干什么呢,怎么疼了一下,咦,好奇怪,怎么又不疼了?怎么肿也下消了,好神奇!”

  就在刚刚,叶枫趁着李婉博羞恼转移注意力的空档,先用内力护住经脉,再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凭借外力推动,内力引导的方式将膝盖回正,最后再利用内力抚顺膝盖附近李婉博的那一下疼还是叶枫手法不纯熟,用力过大导致的,如若不是,也许李婉博根本察觉不到。

  

章节目录

不死医圣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语无伦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语无伦次并收藏不死医圣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