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把门打开,正在厨房门口剁猪草的何爱萍吓了一大跳。

  “嗬?!吓死我了,我当是谁呢,叶枫你这么久干什么去了,回来也不说一声,当这里是旅店啊,说来就来,说走就走,你要是想走就永远别回来了!还有,我记得我给你说过,等你念完书就给我滚蛋,养你还不如养头狗,养狗还能看门呢。”何爱萍说话刻薄的嚷嚷道,好像生怕叶枫不走似的。

  “大娘,你别说了,我走就是了,马上就走。”叶枫本来也没有想留下来,简单的拿起了自己的那几件衣服和日用品,用书包一装,转身就准备离开。

  “走?你往哪里走?”一直在堂屋(在农村,正厅就叫做堂屋)门口一声不吭的编着簸箕的叶满贵突然停下手中的活说道,“既然你上不了大学了,那正好,咱们大槐树村连接县城的公路要加宽,我承包了一段,你就和我去铺路,自己学一门手艺,以后生活上总是饿不死的。”

  “我不去,我已经有自己的计划了。”

  叶满贵一口吐掉嘴里叼的旱烟,扔下手中的簸箕,瞪着叶枫说道:“叶枫,你是不是觉得你翅膀长硬了?老子管不住你了是吧?踏马的我告诉你,你今天踏出这么门就永远别再回来,饿死我都不管!我不是看在你爹妈的份上,早就让你滚蛋了,如今让你跟着我去学手艺还不是为你好,别不识好歹!”

  听到叶满贵说这话,叶枫都想“呵呵”了,跟他学手艺?从自己来到叶满贵家,自己就像一个打杂的一样,什么活不干,就这,别说给一分钱,就算自己学习上、生活上的必需品他们也是能扣就扣,自己哪里有一件像样的衣服?一本像样的书籍?或者说一个可以玩的玩具?所有的东西能从叶满贵他儿子叶有财身上淘汰下来给他的,一件不落,而且每次给他的时候何爱萍都很夸张的说,这件衣服多新,给了叶枫多少好东西,却都被叶枫穿的破破烂烂的云云,叶枫起初还回应几句,后来索性不理了。

  现在叶满贵打的如意算盘就是把叶枫圈下来,像一个免费的长工一样给他们干活,或者说像一个奴隶一样。

  叶枫面无惧色的迎着叶满贵的目光,坚定的说道:“大伯,为不为我好我心里清楚,不劳你操心了,我现在有手有脚,能养活自己!”

  说完,叶枫头也不回的往院子外走。

  “叶枫,你个没出息的东西,滚回来,小心打断你的腿!”刚刚一直没有开口的何爱萍这时候说话了,刚刚她很毒舌的说叶枫,本来以为叶枫不敢和自己顶嘴,也不敢离开这个家,所以句句诛心,可没想到叶枫这次这么硬气,说走就走,还和叶满贵顶嘴,这可不行啊,叶枫一走,那家里的那些粗活重活不又得她自己干了吗?这可不行,必须拦住。

  叶枫听着何爱萍的话,没有停顿,大步流星的往外走,这么多年了,就当自己对她作为一个长辈的尊重吧,就让她再骂一次又何妨,虽然自己其实很想走上去给她一巴掌,把这个疯狗的嘴给抽烂。

  俗话说,烂人自有烂人磨,以后,自然有人收拾她的!

  但是,并不是每个人都有这种宽广的胸襟,比如叶满贵。

  听了叶枫的话,叶满贵觉得仿佛叶枫的话再打自己的脸一样,脸一阵白一阵红,终于忍不住心中的怒气,弯腰抄起堂屋门口靠着的锄头,疾步追上叶枫,拿着锄头把照着叶枫的脖子抽去。

  如果这一下抽实在,叶枫肯定当场得昏倒在地。

  听到身后急促的脚步声,叶枫侧头看到叶满贵手中的锄头已经向自己砸来,连忙反手一击。

  只听咣当一声,锄头把在叶枫的拳劲下,仿佛共振一样剧烈震动起来,叶满贵没想到叶枫居然能够反应过来,一股巨大的力量从手中的锄头上传出,再也拿捏不住,锄头脱手而出,说巧不巧的正好飞向何爱萍的方向,锄头把一下子劈在了何爱萍的头上。

  “啊!”何爱萍脑袋一阵眩晕,捂着鲜血直流的脑门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叶枫直愣愣的看着自己的拳头,叶满贵傻傻的盯着何爱萍,何爱萍坐在地上捂着脑门哼哼,现场完全是一副怪异的画面。

  其中,叶枫是最震惊的,刚刚自己下意识的一拳击出,本以为自己的拳头肯定会被打的骨折或者出血,没想到一点疼痛的感觉都没有,而且还将锄头打飞了,这应该就是归元子传给自己一身内力的功劳。

  叶满贵反应过来,丝毫没有认识到自己的错误,马上恶人先告状:“叶枫,你娃居然敢打你大娘,下这么重的手,看我不打死你!”

  说完,叶满贵抄起一把铁铲又冲上前去,往叶枫身上招呼,这次叶枫没有丝毫退让,一拳就把叶满贵的铁铲打飞,顺带一掌把叶满贵推翻在地。

  叶枫冷冷的看着叶满贵,如果没有一身内力,就刚开始那一下,自己恐怕就难以承受了,自己念在两人都是亲戚,都是父母的兄长,自己已经给了足够的妥协,没想到自己的妥协让别人感到的却是懦弱,这一刻,叶枫内心的愤怒的,当然,愤怒归愤怒,叶枫出手还是留有余地的。

  也许是刚刚被打晕了头,何爱萍此刻终于感觉到了剧烈的疼痛,抱着头开始在地上打滚,嘴里“哎呦”不停。

  这一幕,把叶满贵给吓怕了,连忙爬起来跑过去抱着何爱萍关切的问道:“爱萍,爱萍?你怎么了?没事吧?”

  “叶满贵,从今天起,你不是我大伯,我也不再是你侄子,我顺带说一句,刚刚是你打我在先,到底是怎么打到何爱萍的,你自己清楚,反正锄头又不是我拿的,这件事,你想怎么折腾随便,我反正不怕你们,不过,我把丑话说在前面,如果你们再乱来,下死手,我可不会再念旧情留余地了!”

  “叶枫,你有本事了,翅膀硬了,我们两个老骨头收拾不了你,你娃等着,等有财回来我们再说,看我们不弄死你!”叶满贵抬头叫嚣道。

  本来准备就此离开的叶枫顿时步子一顿,冷笑一声,转过身向叶满贵夫妇二人走去,叶满贵满眼惊恐的叫了起来:“叶枫,你,你别乱来,现在是法治社会,你这样是逃不出制裁的。”

  然而,叶枫并没有去叶满贵身边,而是伸手捡起了刚刚被他打掉的铁铲,左手捏紧铲把,右手一拳轰在了铁铲上。

  “梆”的一声脆响,铁铲四分五裂,变成一块废铁。

  叶满贵和何爱萍都惊呆了,尤其是何爱萍,惊讶的都不哀嚎了,这么多年了,叶枫一直是唯唯诺诺的,虽然偶尔也顶撞他们,但是什么时候他会这么一手的,想想都觉得后怕,幸好以前没有给他们使出这一手来。

  没有再理会两个人惊讶的快掉出来的眼球,叶枫拍了拍手上的灰,重新夸了一下书包,消失在叶满贵家。

  刚刚的经历,对于长期受叶满贵一家压迫的叶枫来说,简直是大快人心,心里说不出的畅快,开心之余,也让叶枫更加感谢老天让自己能够遇到归元子,归元子对他的付出让他终于能够挺起腰杆做人,而这一切也更加坚定了叶枫遵从师父的嘱托,多行善事。

  原本打算先安顿好一切,比如找好住处,解决好吃饭问题之后再离开的,没想到发生了这些事情,一时之间,叶枫反倒不知道去哪里了。

  左思右想,叶枫记起在仙女山的山腰上有一个已经废弃很久的木屋,是很久以前一个名叫“猎人张”的猎户留下的,刚解放那会儿,从外地来了一个猎人,在仙女山定居下来,修建了这座木屋,后来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人就离开了,只留下这座木屋在山腰上,因为木屋全都是用松树实木搭建而成,经过了这么多年的风吹雨打,依旧挺立在山腰,大槐树村的村民有时候进山采野菜、野果还时不时会利用一下这个木屋储藏食物、器具什么的。

  “先去看看木屋还能不能住。”打定主意,叶枫就向仙女山进发。

  来到女神山,叶枫远远的就看到木屋矗立在山腰上,门前一片空旷的草地,不远处长着几棵皂角树和几丛杯鞘花,木屋上爬满了蔓藤,如果不是那木屋面积太过小,这里简直可以称作是神仙洞府了。

  叶枫很满意的来到木屋,很快的收拾了一下屋内的杂物,从不远处的树林中找了一些树叶铺在屋中的简易床上,又从书包里面弄了几件旧衣服铺在床上做褥子,索性7月底的天气还是很炎热的,不太需要被子什么的,拿衣服盖着就可以度过。

  就此,叶枫的小窝完成。

  “嗯,我身上还有二十块钱,可以买上二十包方便面,这里还有一个石锅,我再在山里面采点野菜、蘑菇什么的,应付上半个月应该还是一点问题都没有的,但这毕竟不是长久之计啊,看来我还是得尽快解决工作问题啊!”叶枫安顿好一切,思来想去,还是的赶紧把工作收入问题解决了,这样才是正途。

  “嗯,先去村子里买方便面吧,顺便看看这一个多月有什么变化没有,能不能找到什么生计。”做好计划,叶枫又背起自己那个补了又补的书包,下了山去。

  其实,说实话,这样有上顿没下顿的生活到底苦不苦,叶枫知道没有了叶满贵他们的帮衬,自己的生活很会艰难,但是这种苦却是他心甘情愿的,甚至在他心底,比这更困难又怎么样,他再也不用看谁的脸色,再也不用被别人吆五喝六,自由自在,甘之如饴。

  山路崎岖,却也丝毫影响不了内功深厚的叶枫,他健步如飞,边跑他还边想着,等自己以后有钱了,一定要把这通向木屋的路修的宽阔、平坦,让别人都羡慕自己。

  

章节目录

不死医圣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语无伦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语无伦次并收藏不死医圣手最新章节